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四十章 大人,破阵

那巨人提着一把斧子,周遭一片混沌,他便这般举着,高高扬起,却仿佛凝固了一般。
屈胖三苦笑一声,说那斧头开的不是天,劈的也不是地,不过我们若是进了门里去,那斧头劈的,便是你我的头颅。
我惊诧万分,说那巨人便是陷空洞中的守门人呢?
我听他准备罢工,心里一下子就慌了,说别啊,再想想办法?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痛苦,小红这边也涌现出了一股巨力来,它将倾轧在我身上的力道自己给承受了去。
所谓弱水,便是说水弱不能载舟的意思。
既然有屈胖三动脑筋,我还是当一个看客就行了。
要晓得这寒潭之水,可与那传说中的弱水一般,飞鸟不渡,有着巨大的吸力,不管什么东西在上方飘过,都会落入其中,最后被弱水刷去神识,最终身死魂消了去。
我听不懂屈胖三说的话,也不敢多想,只是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耳边尽是一阵粗豪而恢宏的声音:“哪里来的苍蝇,去死吧……”
我四处望去,发现除了脚下三五米的地方之外,其余的四周都是一片柔和的光芒,仿佛仙境。
我眼前一花,下一秒,居然来到了一个除了脚下尽是青砖之外、遍地白光的地方。
我吓得魂飞魄散,不得不鼓荡起全身的修为,强行向前,然而即便如此,也是脚步沉重,那短短百米距离,就仿佛远在天边一般。
如此这般,我如释重负,与屈胖http://m•hetushu•com三连滚带爬地来到了对岸。
我说毛线,这家伙一看就顶厉害的,我能躲得开?
这世间,真的有神?
这简直就不是人所能够抵挡的。
我抬头一看,这才发现那巨人不知道有多几千米高,就连斧刃都宽阔得如同一座巨山。
屈胖三说他劈你,你不会躲?
这弱水之上的吸力,它不是以身高体重为衡量单位,而是一人一力,故而方才会这般困难,眼看着身后的莲台即将消失,就要到了我们这边,屈胖三大叫道:“你快想想办法啊?”
呃,如此说来,不就是两份重量?
屈胖三左右打量着,突然间笑了起来,说我以为陷空洞是个什么狗屁圣地呢,原来倒是故地重游了……
我心中更是惊讶,说你还来过这儿?
说是门口,其实就是一整块山壁,上面刻着各种复杂繁复的上古符文,屈胖三瞄了一眼,然后伸手按在了一块白色的山壁之上,口中轻声喝道:“芝麻开门……”
继而他就明白了,说我懂了,你身体里面的那蛊虫,也算是一份。
我忍不住吐槽,说你特么这是在逗我呢?
没曾想这一上莲台,整个人顿时就往下一沉,感觉有无边巨力在把我往下放拉扯,我吓了一大跳,咬着牙、拼了命地往前走去,如此行了几步,突然间感觉身后一空,回过头去,发现那十二功德莲台居然一个接着一个的消散了去。
我听不清楚他到和-图-书底在说些什么,但话语一落,突然间空间陡然一震,那白茫茫的水潭之上,居然出现了一朵又一朵的莲花。
两人蹲在寒潭边,一筹莫展,不知道如何是好。
大个儿,你还真的看得起我,在您面前,我特么就是一细菌啊?
没想到话语刚说完,一道白光闪耀,屈胖三消失无踪了去,看得我惊诧无比,左右打量一番,小心翼翼地走到他刚才站立的地方,蹲下来,手放上面,也喊道:“芝麻开门、芝麻开门,芝麻开门……”
我看得入迷,而正在此时,却听到有人在我身后惊讶地喊道:“陆言?你怎么在这里?”
我被屈胖三一拽,感觉身子一抖,整个神魂都有些漂浮。
我没有再犹豫,深吸一口气,箭步朝着那门里走去,刚一进入,突然间周边祥云滚滚,一道铺天盖地的劲风就从我脑袋上,从上而下的砸落而来。
屈胖三微微一笑,说你先进去。
虽然是跑,但弱水之上,有着巨大的吸力,即便是有着那冒牌十二品功德莲台支撑,屈胖三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有点儿像是那一格一格的慢动作。
我的心思大乱,眼看着那山峰一般的巨斧就要砸落在我的脑袋上来,我下意识地大叫一声,然后准备地遁,却感觉自己身子被一股庞大的气息锁定,根本就动弹不得。
屈胖三点头又摇头,说这儿应该是大千世界与小千世界的连接点,同样的情况,我在别的地方也是有见和*图*书过的,一样的构造、一样的道理,没事儿,你跟着我走就是了。
我被他一激,心中愤慨,说得了,死了也就死了,操……
如此不知道走了几个小时,一路上不断有风雷水火缠绕,各种凶险,不足而叙,而我们终于来到了一道门前,身后依然是柔和的白光,而那门之后,却站着一个巨人。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间出现在了一个黑乎乎的地方来,正犹豫间,脚底下突然间出现了亿万星河,无数星辰、星云旋转,千般璀璨,万般宏光。
瞧见这情况,我下意识地低声喊道:“盘古开天辟地?”
我听他吩咐,不敢犹豫,也跟着一起上了那莲台,一路往前走。
我下意识地往后面一缩,说我擦,你不是说我一进去,那大个子就要拿斧子劈死我么?
他回过神来,伸手将我给拉住。
感慨过后,他催促我道:“这莲台并非真品,凝聚不了多久身形,赶紧过去,免得消失。”
说罢,他率先跳上了那莲台,然后往前跑去。
苍蝇?
我心中诧异,说这是什么?
这情况跟之前上山、解除禁制是一个道理,面对着一种全新的体系,他需要耗费大量的精神去研究,甚至连跟我说话的精力都没有。
两人蹲了足有一刻钟,那屈胖三却豁然站了起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向某个地方祈祷着什么。
屈胖三瞧见我这边无比艰难,慌忙回来拉我,结果手一相交http://m•hetushu.com,他诧异地说道:“我擦,你怎么这么重?”
按理说屈胖三平日里是最不喜欢这种手拉手、黏黏糊糊的样子,不过在这个一片古怪的地方,他说得轻松,但心中还是有几分敬畏之意,缓步上前,走一步,斟酌一会儿,显得十分谨慎。
那莲花宛如高台,隐隐散发功德之光,一直蔓延到了那边的尽头去。
也是苏轼《金山妙高台》中描述的“蓬莱不可到,弱水三万里”的由来。
屈胖三过来拉我,说先别想这种屁事儿,神女宫那边,可以直视这儿,现如今冰丝斗篷没了效果,我们再在此处停留,若是被人瞧见了,麻烦可就大了——先进去再说。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尝试着用自己学过的算学卦术一起帮忙分析,结果忙活了一会儿,才发现让一个才学过加减算数的幼儿园小朋友去解决哥德巴赫猜,是一件多么难为人的事情。
我又是紧张又是惊讶,抓着屈胖三的手,说这是哪儿?
我心中一动,不由自主地往前跑去,顺着那小道向前,走了十几秒钟,突然间周遭一空。
那陷空洞门口第一关的弱水潭,已然让我和屈胖三精疲力竭,躺在了冰冷的石板上,我不断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心率,而这个时候,我发现身上的那冰丝斗篷,居然已经没有了隐形的功效。
我有些不舍,说那可怎么给洛飞雨交代啊?
而瞧那速度,没一会儿便轮到了我的这边来。
他拉着我,来到了那陷空hetushu.com洞门口处。
屈胖三得意一笑,说我道碧游宫是用了什么手段过去的呢,原来是模仿传说中接引道人的十二品功德莲台作了桥——世间事,居然这般奇妙,我当真还是孤陋寡闻了一些。
屈胖三说那不过是一具法相而已,不过说起来,这一次当真让我惊讶啊,没想到这个被众神抛弃了的废土世界,居然还有这般的地方,我真的很好奇,陷空洞的尽头,到底又是什么地方呢?
屈胖三说又想见美人,又不肯豁出性命,你到底是咋想的呢?当真以为这世间会有天上掉馅饼的美事?
我趁着脑袋还没有炸裂开,守住了神台,深吸一口气,不敢再继续。
我这边发愣,屈胖三却说道:“这玩意便是在弱水之中淬炼的,刚才那一下,功效已经被全数抽取了去,没有用了。”
这东西是我们不问而取的,而且又如此贵重,此刻损坏,实在郁闷,更何况我们进入陷空洞,还有无数法阵难关,以及守阵人,当真是让人头疼。
喊了三遍,一点儿用都没有,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山壁里伸出一只手来,不屑地说道:“开你妹啊,进来。”
就在我等待死亡的那一刻,突然间万千景象骤然消失,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小道来,屈胖三的声音在我耳边陡然响起:“你快去,我帮你撑五分钟。”
屈胖三眯着眼睛,说你特么黏黏糊糊的,到底进不进?不进我们回去了。
我深吸一口气,心境平静了下来,然后与小红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