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四十一章 那一吻的风情

我听到,紧张地说道:“不是的、不是的,是我每一次见到你的时候,都有些自惭形秽,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想要努力变得更加强大一些,所以才会选择去了荒域;我那时其实挺犹豫的,说过不会再扔下你,但我觉得自己如果一直藏在你的阴影里的话,永远都无法用肩膀,给你撑起一片天来。”
如此十几次之后,却突然间出现在了最开始那遍地白芒的空间里来,屈胖三算准一处,猛然拍了一掌,然后出到了那陷空洞的门口来,而后依旧是十二品功德莲台,他与我奋力而走,过了弱水寒潭,他带着我往旁边的山崖边藏匿而去。
虫虫说你若是在这里,下一次凤长老进来的时候,不但你,我也留不下来了。
这般想着,我开口说道:“对不起,虫虫,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当时我……”
我反手拧住了那人的双手,而屈胖三则揪住了那人的喉咙,低声说道:“赵公明在哪儿?”
两人来到了陷地宫的侧面,屈胖三破开禁制,然后翻过了宫墙,一路往前走,前方突然有人晃过,匆匆而行,他朝着我打了一个手势,两人一同出手,将那人给拽进了旁边的草丛之中去。
我听他说得笃定,心中稍安。
屈胖三说谁要你们亲得那么响,后面呢,我没有注意,有没有趁着这机会来上一发?
听到这朝思暮想的声音,我的身体一阵僵直,艰难地回过身来,那张无数次出现在hetushu•com我梦境中的俏脸,此刻却就在我的跟前来。
我原本内心挺自责的,结果给这小家伙搅合,顿时就有些无语了,扶着额头,说你脑瓜子到底咋整的,简直就是一大流氓——再说了,五分钟能整啥?
我盯着虫虫那双黝黑晶亮的眼睛,认真地说道:“快点儿出来,我等你,一直等着你……”
虫虫的眼睛似乎也有一些湿润,使劲儿拍了我胳膊一巴掌,说快点讲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没有等她反应过来,我便盯着她那宛如鲜花绽放的红唇,俯身亲了下去。
一直到现在我才回过神来,知道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得勇敢地去面对,而且我费劲了千辛万苦,可不就是为了过来,将虫虫一面的么?
我说你不一起么?
在那一刻,我突然间发现自己的语言是如此的贫乏,根本无法形容亲到虫虫之时的感受,感觉到她鼻子里喷出来真实而具有女性特殊荷尔蒙的气息,灼热而颤抖的红唇里面,有着宛如琼浆玉液的东西,让我忍不住伸出了舌头去探索……
我低头,斟酌着话语说道:“我、我是过来找你的。”
我不敢耽搁,立即运转,而屈胖三则哈哈说道:“余元道友,你我今日休战,改日再叙,到时候我再来领教你的通天手段!”
屈胖三嘿嘿一笑,说那守门人是个傻波伊,我骗他是他的一位故友,逼着他约束神力与我拼斗,如此坚持了几分和-图-书钟,最后逃脱,没想到他发现自己被骗了,勃然大怒,将陷空洞中支撑所有禁制的修为收回,朝着我留下的虚影击去……哈哈哈,真是个傻波伊!
她同样也是紧张极了,绷得就像一张弓。
我大为惊讶,说这你也能够听得到?
事关男人尊严,屈胖三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也不是……”
小娘们儿出手没轻没重地,掐得我“啊”的叫了一声,疼得眼泪星子都快出来了。
虫虫一直耐心地听着,但听到蚩丽花婆婆惨死牢中的时候,却还是落下了眼泪来。
我深吸一口气,用最简单的话语,将我与她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跟她概括了一遍,包括在荒域里的种种,以及回来之后四处找她,甚至去了缅甸,帮着寨黎苗村报仇的事情。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心中哪儿来得勇气,猛然上前,一把就把虫虫充满了清新香气的娇躯给抱住了。
听到这话儿,我一下子就从与虫虫相会的种种温馨之中惊醒过来,赶忙对她说道:“我得走了,不然我朋友坚持不住了。”
我对屈胖三的气息十分熟悉,他伸手过来的时候,我立刻就感受到了,也没有半分挣扎。
我说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够见面?
呼……
我身上有一股极大的压力,从头往下,不过好在几秒钟之后,那四面八方而来的压力陡然一消,而身后则宛如天塌了一般,传来一声巨响。
屈胖三拉着我的手,http://www.hetushu.com对我说道:“地遁术,我指引你,别犹豫……”
屈胖三问那里现在什么情况,人多么?
屈胖三又问了一句,他方才回答,说上了顶峰去。
我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勇气,方才让自己逃离此处,跌跌撞撞地往回走,眼前一片黑暗,突然间旁边伸出了一只手来,将我给猛然一拽,然后朝着旁边冲去。
虫虫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找我?
瞧见真的是我,虫虫也是十分的惊讶,她使劲儿地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之后,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到了我的跟前,伸出手,使劲儿抓着我的胳膊,猛地掐了我一下。
屈胖三一脸八卦地说道:“怎么样,你们两个?我听到了亲嘴儿的声音。”
那人指着大殿方向,说后面有一个来风阁,一般的东西,都会放在里面收藏着。
屈胖三眨眼,说我不是说了么,五分钟都够生孩子了。
我和屈胖三两人振作起精神来,然后翻下了旁边一处断崖,直落到了一座陌生的宫中,然后横穿而过,其中自然又得破解许多禁制,如此一路转折,终于到了那陷地宫中来。
我说那是你,我可没这么短。
这事儿让我欢喜得快要炸了,然而我却也知道,接下来我们得去赵公明的陷地宫中,找那家伙的晦气,好报了先前肆意陷害的仇恨。
我说那我留下来陪你?
他摇头,说不知道,外海来了几个人,给长老安置在那儿和*图*书……
话语未落,屈胖三传来一声惨叫,说我操,陆言你大爷的!
两人劫后余生,彼此调笑几句,而陷空洞这边传来的动静,则引得整个定海峰碧游宫都为之震撼,但见山下有无数条黑影朝着这山上快速奔来,而那神女宫则宫门打开,有一大队女官从中跑了出来。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虫虫虽然没有反抗,但是身子显得十分僵硬。
我这边正想安慰她两句,远处传来了屈胖三的惊呼声:“陆言你大爷的,弄还了没有啊,五分钟已经够办很多事情了,孩子都可以生出来了,你有完没完?再拖下去,大人我可就要挂了……”
我有些担忧,问屈胖三我们会不会暴露,或者说会不会连累到虫虫?
屈胖三摇头,说无妨,那守门人只不过是一道先天灵光,很难与人沟通的,而即便是可以,也不会牵连到咱嫂子的。
虫虫?
虫虫说不,我在这里,有我的事情要做,这事儿很重要,关系到你师父陆左和很多人的未来,我不能走。
陷地宫是碧游宫定海峰的第八处洞府,我们赶到的时候,还有大量的人纷纷往外走,朝着山上跑去。
屈胖三来不及多问细节,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说得嘞,你这边密会情人的事儿妥了,不过咱们下一步可还有计划,你别掉链子。
虫虫说我尽快,但是却不能够保证什么时候。
我话都还没有说完,虫虫便伸手说道:“你别说了,飞雨姐都跟我说了,没hetushu.com想到我竟然给了你这么大的压力……”
他这话儿说得轻描淡写,但我却是知道其中的凶险,绝对让人震撼,想起自己刚才就顾着跟虫虫叙话,居然连时间都忘记了,顿时就有些自责,说对不起,我……
这边刚刚停歇,我累得一声热汗,而陷空洞方向突然间传来一声巨大的炸响,整个定海峰都为之颤抖起来。
瞧见面前的这个女孩子,我心中有千言万语,却最终只说出了一句话来:“虫虫……”
虫虫盯着我,说我知道你去了荒域,然后呢?
我其实现在的整个脑子,都还沉浸在与虫虫的那一吻上,心中被满满的幸福感充满。
唇分。
然后我伸手捉住了虫虫光洁得如同新剥鸡蛋一般的下巴。
那人被抓着脖子,随时都得丧命,吓得直哆嗦,说求你,别杀我。
现如今碧游宫大部分的高手都汇聚在了陷空洞这儿,也正好给了我们绝佳的机会。
屈胖三又问,说赵公明平日里放东西的库房在哪里?
啊……
虫虫也十分慌张,说守门的大神是上古天生的一缕魂魄,公正不阿,只识手拿碧游宫镇教法器风月宝鉴的人,其余的皆要被它炼化,你们赶紧走吧。
说罢,我们陡然向前,如此一走一截,屈胖三向前拍了一掌,打出印法无数。
而在此之前,已经有人敲响了警钟,似乎整个碧游宫对陷空洞的异变十分紧张。
我吓了一跳,说什么个情况?
虫虫没有推开我,也没有反抗,任我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