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四十七章 枪炮战争

这个消息让我们所有人都有些震撼。
杂毛小道说你别逞强就是了。
但此刻的天山神池宫,与陶地仙其实并无沟通和联系,恐怕陶地仙也没有精力来管这种小事儿,使得对方居然将这样的大杀器给弄到了神池宫来。
这话儿一传到我们的耳朵里,立刻就引发了一阵骚动,紧接着那边组织部队的白发将军开始大声的呼喝起来,带着聚集得超过两百多的走马队骑士,举着手中的刀剑,朝着城门的方向冲了过去……
如果是在老山神的庇护之下,只怕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对付这样的敌手,应该会很难。
我们快步走在了大街上,不时有马队从身边飞掠而过,也有留下来的监察,瞧见我们,过来阻拦,问干嘛的,冯铁柱是卫木的身边人,出示了令牌过后,问那边的情况如何。
有人从身边匆匆走过,冯铁柱一把拉住其中一人,又问起了这个问题。
陆左没有多说什么,简单说了一个字,便让冯铁柱带着我们跟了过去,然而跑到半路的时候,我们便听到了城门方向,传来了一阵爆豆一般的响声,紧接着有呼啸而来的炮弹,落到了不远处的地方。
屈胖三早已摩拳擦掌,说就等着这会儿呢,上吧。
我心中惊骇,想着当初的山中老人难怪能够让周边无数的君王为之恐惧,原因恐怕就是对方不走寻常路吧。
走!
说好的江湖冲突,你们居然直接搞正规战?http://www•hetushu.com
杀、杀、杀……
他说得很诚恳,盯着卫木的眼睛,显得十分平静。
他刚说着,突然间城门方向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炸响声。
我心中一跳,而旁边的陆左却开口宽慰道:“有狙击枪,但又没有红外线观察仪,威胁不大——阿言、朵朵、胖三,一会儿我们得真出手了,不管怎么说,咱们不能见死不救。”
他们刚才的口号,仿佛是去堵住城门,因为外城破碎,这对于每一个走马队的成员来说,都是一份不可洗刷的耻辱。
那人毫不客气地说道:“帮什么忙?帮倒忙啊——走,赶紧走,找个地方躲起来,免得被误伤了去……”
卫木摇头,说没有,我觉得外婆是太过于纠结旧事,对于此事应该是没有意见的……
巨大的炸响充斥着神池宫的夜里。
这些人行进的速度飞快,健步如飞,不但如此,有的人身手矫健得不像话,三两下便跃上了制高点上去,然后开始瞄准四周。
面对着未知的敌人,这些走马队的战士显得热血沸腾。
但用枪那可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这事儿可就有些恐怖了,看来进攻神池宫的这帮人,根本就不讲规矩,一上来,直接就将桌子给掀翻了去。
狙击?
杂毛小道看了陆左一眼,说你能搞定?
两人一走,陆左转过身来,朝着那侍卫抱拳问道:“敢问小哥姓名。”
检察摇头,说不http://m.hetushu.com知道,现在到处都是一片混乱,他只是接到命令,在这里监督,不许有人在这里故意制造混乱。
冯铁柱也愣了,说咱们这儿不是禁枪么,再说了,这里一点儿电子产品都不可能存在的。
那人慌忙抱拳,说俺叫冯铁柱。
陆左点头,说好,我们上,注意安全。
我们在这里商量着,这个时候有一队十人骑士跑到了跟前来,领头的一个头目打量着我们,冷声说道:“你们是干嘛的,不知道现在已经戒严了么?”
本来大家真刀真枪地干,倒也没有什么畏惧的,毕竟都是修行者,谁的火气也不比谁小。
天山神池宫有一支武力组织,叫做走马队,不过这些队伍大部分都是表现得还算不错的修行者,对付的也都是林子里跑出来的些许野兽,以及同样为修行者的人,但是对于热兵器作战,或许还是有一些不太熟悉。
那人一脸郁闷,说人家是过来打仗的,带不带枪可不是我们说了算——再说了,对方没有带任何电子产品,枪还有小型速射炮,根本就不是电子产品好吧?
卫木将手指放在了嘴里,猛然一吹,一声唿哨陡然炸响,那天他骑着的那雪豹立刻从黑暗中飞了出来,落到了我们的跟前。
这声音震天响,我感觉脚底下的地皮都在抖了几抖,而周围的人脸色都变得十分难堪了起来。
说罢,他跳上了那雪豹的背上,这畜生扇动翅膀,驮着m.hetushu.com两人朝湖那边的雪峰之上飞去。
他带着我们来到了殿门之前,找到一个急匆匆的侍卫说道:“你带着我们的朋友过去前线帮忙,有任何人对此有所疑问,帮助他们解决,就说是我吩咐的。”
卫木给他一下子问住了,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不知道,这些年来神池宫风平浪静,按理说应该不会有人生出异心啊?”
而且这并不仅仅只是一支全副武装的部队,里面的人,应该还都是修行者。
然而现如今最应该做的,其实就是将人给引进城里面来,依托着建筑和街道打巷战。
那人显然是刚刚从前线撤下来的,本来很不耐烦,但见到了冯铁柱,显然是认识,于是耐着性子说道:“有点儿崩——那帮人一点儿都不讲究,居然是带枪进来的……”
在开阔地上面与一帮手持现代武器的军队打正面战,无疑是自杀。
卫木此刻本是满腔愤慨,听到陆左的话语,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说救神池宫?怎么救?
卫木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然而外面突然传来的喧闹却让他一下子就做出了决定来。
见问不出什么,我们继续走,离开了内城,通过长长的桥梁,来到了这边的码头区,瞧见有鲜衣怒马的走马队在这儿聚集,一个白胡子老将军在那里训话。
那人拱手,说好的,少主人。
陆左心平气和地说道:“刚才朱炳文已经说了,这神池宫里面,已经有贰心之人,在这和_图_书里应外合,而介入其中的那帮人,不用多猜,估计应该就是你之前跟我们提过的黑暗真空会——那么我问你,你觉得这神池宫中,有谁会背叛大家,背叛你母亲和外婆?”
陆左比了一个“OK”的手势,说你放心,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这点儿场面,算不了什么的。
这事儿在清末明初的时候,国人刚刚接触到火器的时候,就已经尝过了许多的苦头。
这事情变化得有点儿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冯铁柱赶忙说道:“这是我家少宫主的朋友,是过来帮忙的。”
巨大的爆炸声使得众人的耳朵都有一些耳鸣,嗡嗡地响着,过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听到有人大声尖叫道:“城破了,城破了,那帮拜火教的大胡子杀过来了,快去增援!”
陆左说好,你若是想救神池宫,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带着老萧,去见他师父,最后能够获得陶地仙的谅解,在这一场变故之中,站在我们的这一方;而战斗之事,请你放心,我还有陆言,已经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会出手帮助天山神池宫,帮助你母亲和外婆的——这一点,请你相信我们的战斗力。
卫木一下子跳上了雪豹的背上,然后招呼杂毛小道:“萧大哥,我们走。”
杀声震天,这场面让人惊叹,然而无论是我,还是陆左,脸上都露出了几分凝重来。
即便是刚才卫木的外婆允许了杂毛小道去见陶地仙,只怕也未必能够阻止对方。
冯铁柱应该是www.hetushu.com知道陆左的身份,十分兴奋,带着我们离开了内宫,一路匆匆而走,赶向了岛屿的边缘处去。
除了那种修炼外家硬派气功的人,一般来说,即便是再高的修为,理论上也有可能会被子弹给打死。
陆左说不管是谁,我还有一个问题,你觉得让老萧去见现如今的天山山神陶地仙,对神池宫会有什么坏处么?
毕竟大家都习惯了寻常的江湖争斗,不用火器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却没有想到对方不但带了枪,而且还拿了炮。
果然,当我们冲到了接近城门口的那片空地前时,瞧见了大批的尸体,还有许多无主的战马。
咬了一下嘴唇,卫木说道:“好,萧大哥跟我去,这里的事情,就拜托诸位了。”
然而没有等我们阻拦,这些人便如同风一般地消失在了街道尽头,唯有漫天的马蹄声留了下来。
陆左说铁柱兄弟,现如今情况紧急,你赶紧带我们去外城那边,看看能帮上一点儿什么。
陆左有些严肃,说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我们无须争辩了吧?
虽然我们早就已经有所估量,但这么快就传来了这样的消息,还是让人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的话语让卫木有些失神,这少年郎喃喃自语地说道:“是谁呢?”
而在鲜血横流的战场中,上百个穿着黑色长袍、戴着头巾、宛如幽灵一般的家伙正在朝这边的街道快速摸了过来,而在那被炸开的城门豁口处,还有同样装束的人,源源不断地冲进了这里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