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五十四章 长海礁石话生死

大家都摇头,表示并不清楚。
布鱼耐心的解释,说:“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听起上面的人谈及,说这五十人大名单里面呢,并非是孤立的,有很多人其实彼此认识,相熟的话还好,但也有一些彼此却是视如仇寇的,毕竟在这江湖之上,不可能永远都只有朋友,没有敌人,为了避免这些人打起来,所以会暂时做一些规划隔离。”
王明在旁边沉吟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你们说,如果参与评选的这五十人,都没有能够回来,会是一个什么情况?”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海边的时候,远处走来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帅气男人来。
杂毛小道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我清楚他的性子,做任何事情,都是谋定而后动的,而且总是出其不意,陆左说的,不是没有可能。”
跟我们同车前往宾馆住下的,是布鱼办公室的一个女孩子,叫做童子凌,我们叫她小童,而布鱼则留在了机场,准备接待下一批的抵达人员。
陆左有些诧异,说为什么要分批出海呢,不能一起么?
我犹豫了一下,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那个小鹿岛上,说是有洞天福地——那是个什么情况,难不成跟茅山宗一样?那样的地方,一般来说都是最为珍稀的,为何会抛出来,给这天下十大评选来作封闭式评选的场地?如果真的是封闭式的,弄一个无人岛,目的就达到了啊……”
如果真的有和_图_书那么一个计划,赵承风他们能够置之不理么?
布鱼说本来大部分人属意陈老大来操盘此事,不过被陈老大给推了——他与你们熟识,算得上是老交情,又与符钧掌教是师门兄弟,如果参与其中的话,未免有些失衡;为了避嫌,他便没有应承下来,不过答应可以帮忙参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他随时支援。
布鱼说这一次啊,差不多有两百多人,负责后勤和服务的占去了一半,另外其他的都是保卫啊,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真正的主事者是组委会六人团成员,领头的是陈副委员长,他现在是天下十大评选组委会的主席,而我作为宗教局外联办的代表,也是其中一员,所以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直接联络我。
他朝着我挥了挥手,说嗨,陆言,屈胖三,好久不见——我下了飞机就在找你们,原来你们在这儿啊……
陆左眯着眼睛,打量着远处拍打礁石的海浪,等王明说完,方才说道:“不,恰是如此,方才更加可能有问题。”
这一次的组委会主席并不是我们预计之中的黑手双城,而是民顾委的一位副委员长。
譬如龙虎山的善扬真人,他门下在朝中的弟子不知多少。
飞机落地之后,布鱼领着我们下了舷梯,这才对我们说道:“今天我们在这里集合,明天分四批出海,前往小鹿岛。”
杂毛小道在旁边笑了,说京畿重地,怎么可能www.hetushu.com让我们这帮“侠以武犯禁”的江湖人物四处晃荡呢?还是这儿好。
这海边的礁石挺多,沙滩有,但是小,而且沙砾繁多,算不得风光秀美,我们走在岸边那礁石之上,望着远处的风景,心情不知不觉舒展了许多。
他也姓陈,叫做陈应龙。
陆左点头,没有再说话。
一个未知之地,五十个当今江湖上最顶尖的高手,再加上两百多号从各个部门抽调过来的工作人员……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陆左还是认真地请教屈胖三,说如果真的是洞天福地,他能不能在进入的时候,仔细研究一下那地方的开启,免得给人关闭了去,最终给囚禁其中,不得离开。
陆左皱着眉头,仔细回忆了一下,说我好像记得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为什么是他呢?
陆左点头,说阿言说得对,恐怕问题最终就要落到那个小鹿岛上来了——你们谁知道那地方,到底是干嘛的么?
这也只是一个保障,事实上,拥有着天龙真火的陆左,即便是有人将那洞天福地的通道给封禁住了,他也绝对能够将我们给带出来。
这些人集合在一起的力量,就算是宗教总局加上民顾委,再加上军方或者其他部门的人一起来,也未必能够敌得住。
聊完了正事,大家便不再多谈,伸伸腰,在海边随意而走,感受着这样的风景。
而光凭着黑手双城一人,想要对付这些人m.hetushu•com,那简直就是在做梦。
无缺道长是崂山派的掌教,平日里严肃惯了,与我们这些年轻人倒也凑不到一块儿来,他没有在院子里逗留,告罪一声,便回房间里去了。
组委会在下这个决定之前,肯定是经过反复论证的,不可能出现太多的纰漏,所以这事儿怎么看,危险都不会太大。
王明说哦,这怎么讲。
布鱼说原则上按照几大片区来分化,不过像你们这样彼此相熟的人,凑在一起,我们也是不会强制打散的,而至于上岛之后如何处理,这事儿就得听从陈主席的安排了。
他说没问题。
王明平静地说道:“如果黑手双城真的如同我们猜测的一般,入了魔,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干的呢?”
更何况这些人还跟这些有关部门的人千丝万缕,根本逃脱不了瓜葛。
陆左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那五十人的大名单我认真研究过了,除了那些隐世不出的大拿之外,几乎囊括了当今天下间愿意出来的那一批最顶尖的高手,想要对付这些人,说句实话,就算是弄几颗核武器,也未必能够赶尽杀绝——况且他们也不敢这么做……”
王明低声说道:“这事儿既然不是陈志程操盘的话,会不会是我们之前有什么误会,这一次的天下十大评选,应该只是上一次的延续而已……”
能够挤进五十人大名单的人,都是当世之间的强者,而这修为,大部分人都需要岁http://www.hetushu.com月的积累。
要知道,杂毛小道不但是他的小师弟,而且还是他老婆的亲侄子。
的确,修行者的修为和法门各异,有的真的是核武器都轰不死的——便比如我。
那人穿着一套修身的灰色西服,裁剪径直,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这么亲近的关系都下得了手,更何况是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呢?
毕竟像我们这样年少成名的人,并不算多。
曾经的黑手双城,义薄云天,无数人为之敬仰,然而现如今他调转枪头,对付起自己曾经的小师弟来,没有留下半点情面。
陆左说如果是他操盘的话,我想不管是我们,很多人或许都会有所疑虑,防范重重,而如果主持此事的,是民顾委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陈应龙,那么许多人都松懈了精神,反而会给他以可乘之机。
这女子一走,陆左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随后她又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以及关于食宿的情形,然后离开了。
长海机场位于滨城以东的长海县,这是辽东半岛以东的一片群岛,从飞机上面往下看,能够瞧见郁郁葱葱的树林,还有远处海平面的波涛。
他说得坦荡,随后有机场大巴送我们离开,而布鱼却并没有随同我们一起。
正因为如此,使得大家都比较轻松。
从京都飞往辽东的滨城,不过飞机并没有在滨城停留,而是来到了长海机场。
对啊……
他伸了一个懒腰,说原本以为这一次得在京都之地,来m.hetushu.com一场龙争虎斗,没想到给弄到这边来度假了,只可惜天气不太好,要不然真的是一场不错的旅行。
走了一会儿,在瞧见四周没有人之后,我们几个凑到了一块儿来。
不过也不是没有。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可以算得上是陆左的一张底牌。
至于那个洞天福地……
我说你们这一次跟过来的工作人员,有多少个?
我们待了没一会儿,太阳就快要落山了,这个时候海边的人多了起来,各色打扮的都有,而一眼望去,许多都是年纪颇大的老者。
此番前来参加天下十大评选的,陆左、杂毛小道、我、屈胖三和王明,应该都算是年轻人,朝气蓬勃,自然不可能像无缺道长一样,一抵达地点便回到房间里面去静修,屈胖三提出去海边逛一逛,大家都附议,于是便出了这边的度假村,朝着海边那儿走去。
组委会给我们安排的,是一片靠海的度假村,我们六个人安排了两套联排别墅,抵达之后,小童告诉我们,说今天暂时住在这里,有任何需求,都可以联系她——她是专门负责我们几个的联络人员。
他一离开,我们这儿的气氛更加放松。
杂毛小道说原来如此,那我们这个怎么安排?
这盘棋下得可真够大的。
对于这事儿,屈胖三信心满满,拍着胸脯给我们打包票。
听到他突然提出的这么一个问题,大家都为之错愕,陆左也有些懵,说不可能吧,谁会这么胆大包天?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