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三十章 胖三断案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指向了旁边的龙五。
瞧见我走进灵堂来,屈胖三回头看我,说人呢?
至于龙八斤,大家虽然并没有在不落长老死后奉他为主,但对他却也是一直都很尊敬,不少人与他更是相交莫逆。
他点的人,都是众人之中最为得力的结果。
我走到一边生闷气,不过瞧见那龙八斤的身上居然多了一件衣服,就知道在我刚才离开的时候,应该是有一些变化的。
啊?
事实上,不但他疑惑,我也是一头雾水,不过在众人的面前,我也是不能丢了态度,平静地说道:“今天早上跟你谈过之后,我便立刻着手处理此事,免得大家一时间着急上火,反而落入别人的圈套——这位屈胖三小哥,是我特地请来的破案高手,现在将由他来讲述,事情最终的结果。”
屈胖三却扬起了手来,说且慢,事情还没完呢。
要不然屈胖三刚才对那盼娘这般和气,结果现如今她却给打晕在了地上去,丝毫不怜惜,这事儿怎么看都不合理。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再跟你开玩笑么?
我走进院子里,说好,你去叫他,我有急事。
屈胖三笑了笑,说五爷,您也别着急,长夜漫漫,我们慢慢说。
屈胖三点了点头,说对。
龙风说在,回来不久,已经睡了,要我叫他起来么?
作为不落长老的遗孀,自然也受到了大家的敬仰。
我说我,陆言。
他毕竟是老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先和_图_书是指着龙八斤和盼娘,说之所以没怎么穿衣服,是因为我们找到他俩的时候,这两人正在床上,赤身裸体地滚床单……
说罢,他赶紧拉着我,说到底是谁?
不过这些人的年纪都不算大,最大的也不超过四十,都是些年轻力壮、精力旺盛的年轻人。
龙云摇头,说不像。
我摇头,说不行。
作为新势力,他们没有强硬的手腕,和足以继承不落长老势力的大人物,在现如今的情况之下,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我点头,表示知道。
反倒是之前昏迷过去的龙八斤给安排在了一椅子上,屈胖三正在跟他聊着天呢,瞧那家伙的模样,苦大仇深的样子,我感觉好像有什么进展一般。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又跟龙八斤说道:“你死不死,这事儿跟我无关,我只不过是被陆言临时叫过来搞事的帮手而已,真正决定你命运的,不是我,也不是他,而是那些跟着你干爹讨饭的丘八们……”
屈胖三的套路我有点儿弄不懂,也不明白他怎么就知道了到底是谁杀了不落长老,不过他既然让我去找龙云纠集人马,我也不得不这般照做。
一刻钟的时间不算长,我正思索着这里面的种种关系时,龙云带着人来了。
他们很多时候,都是受龙五的指挥。
无论是管家龙五,还是不落长老的义子龙八斤,又或者是他的续弦盼娘,对于他们来说,都曾经是高高在上的人物。
然而此刻,这www•hetushu•com三人或躺或坐,看样子都不是很好,这情形也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撼。
与不落长老的大院子不同,龙云这儿的房子算不得大,也就一四合院的水平。
说到这儿,他总结了一下,说也就是说,龙八斤为了惧怕事情的东窗事发,所以在药里面动了手脚,害死了不落长老。
我说你若是想要解开当下的危机,你就得听我的,要不然你随意,这事儿我不管了……
我说人在灵堂,你将人召集了过去,一看便知。
而屈胖三却一声怒吼,说因为你心虚了,你说了谎——当然,你肯定还是有相好的,而不落长老,也是你跟你相好的,把他害死的,然后又勾引了龙八斤,将他拉下水……
啊?
我维持住了现场秩序之后,屈胖三继续说起。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英姿勃勃的年轻人站在门口,冲我点头,说你好,陆言先生,我是龙云的弟弟龙风,你找我哥有事?
听到他的话语,我忍不住地翻白眼,知道这个家伙的恶趣味,就是喜欢吊人胃口。
龙云瞧在眼里,立刻支开了他弟弟,说你去倒杯茶来。
我伸手指向了屈胖三,而那小子很满意我的介绍,走上前来,冲着大家微微一笑。
他指着灵堂里面的三人,一脸疑惑。
听到这话儿,龙云几个人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怒声吼道:“杀了那狗日的。”
这些人在不落长老还活着的时候,都是跟前的铁杆,也常常受龙五指挥,然而此刻,却没m.hetushu.com有一个人动。
来的人零零散散,我打量了一下,差不多二十多个。
盼娘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看了一眼龙风,没有说话。
这些人我有的眼熟,有的却感觉陌生。
我说已经跟龙云说好了,他去通知人,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应该都能够过来。
龙风将门给关上,然后匆匆跑进了屋子里去,没多一会儿,龙云披着一件衣服就急忙跑了出来,瞧见我,赶忙迎上前来,说陆言先生,发生什么事情了?
与她同样躺在地上的,还有管家龙五。
而盼娘……
我说那谁是真凶?
我点头,说对,你哥在家么?
我却没有再问,哼了一声,便走开了。
他知道,其实华族这边的事情,与我并没有太多的关系,我之所以愿意留在这儿帮助他们,看的是大家往日的交情,以及对不落长老的尊重,但如果真的一意孤行的话,得到的结果,恐怕就是我的置之不理。
龙五一醒过来,瞧见众人都在,立刻变了脸色,怒声说道:“龙云、且介、兔六,牛二,你们几个快点过来,给我松绑,然后把这个扰乱老爷清静的家伙给我赶出去……”
龙云在这伙人里面的威望最高,也是他叫大家过来的,所以第一个走上前来,问我道:“陆言,你这是……”
我敲门,过了好一会儿,院里方才有人回应,问是谁。
他大概是希望我求他,然后他推推托托,最终方才答应。
众人听了,一脸诧异,而有人确信和_图_书之后,却抓紧了拳头,准备冲上来,教训一下这对狗男女,不过却被我拦住了。
我一摆出撂挑子的架势,龙云顿时就软了。
他回头叫了自己弟弟,还有一个妹子,出了门去,告诉我最迟一刻钟,他会带着大部分人赶到不落长老的灵堂。
龙云说我等不及了,现在就想去……
我低声说道:“害死不落长老的凶手,我已经找到了。”
我瞧见无尘道长在梁上蹲着,双手拢在袖子里,一副老子不爱管你们这闲事的模样,走上前来,低声说道:“事情搞清楚了?”
听到我的话语,龙云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紧紧抓着我的手臂,说真的?
大概是之前的关系就十分紧密,所以龙云的住处,离不落长老的府邸并不算远,很容易就找到。
众人点头,然后盯着屈胖三,等待答案的揭晓。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哎呀,一刻钟,眨眼就到了,我这边跟你解释一通,一会儿又来一帮人,我还得解释,多麻烦啦?你且等等吧,到时候来人了,一起解释。
他虽然是一将军,但华族这儿就是一大部落,摆不了太多的谱。
他把我们今天过来的举动,悉数说起,每个人的供词,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一直讲到了我离开之前。
屈胖三看着我,说你觉得呢?
依旧是翻墙而入,重新回来的时候,我发现盼娘并没有在小房间里面,而是躺在了地上。
而如果我退出了这一场权力的游戏,那么这些因为之前变故而跟随着不落长老升起来www•hetushu.com的众人,恐怕就会变成无头苍蝇。
龙云一愣,说为什么啊,这大晚上的?
屈胖三却并没有立刻说,而是走过去,将龙五和盼娘都给弄醒了来。
好在我来之前的时候,就已经询问过了鹊老,得知了龙云的住处,悄不作声地翻墙而出之后,我开始朝着龙云的住处摸了过去。
他笑过之后,缓缓说道:“想必大家对于这三位都很熟悉,也疑惑他们为什么会是这样,特别是龙八斤和盼娘,为什么连衣服都没有穿好……”
众人诧异,屈胖三却款款道来:“这里面有一个不合理的地方,那就是龙八斤说他昨天才跟盼娘相好,而盼娘却说他霸占了自己大半年,我不确定谁在撒谎,于是就让盼娘独自待在房间,结果她跑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龙云很果断地点头,说好,我去。
我顿时就火气四冒,说我觉得个屁啊,你到底说不说?
龙五跟随着不落长老二十年,忠心耿耿,跟这帮人的关系也是十分不错。
他说这个,就是你的那个相好,对吧?
他们要么给人收编,要么给人整死。
龙风有点儿委屈地走开,而当他进了屋子,我便低声对他说道:“龙云,你现在立刻召集你们的所有人,然后去不落长老的府邸灵堂。”
通知人的事情交给了龙云之后,我再一次地回到了不落长老的府邸。
他笑了,走到了盼娘的跟前来,说你为什么跑呢?
啊?
在进了灵堂的时候,不少人瞧见了屋子里面的这几人。
龙云一愣,说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