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五十一章 白狼王重现世间

我愣了一下,想拦住他,问是去找冯溪,还是破阵,结果他跑得飞快,我倘若是不跟上的话,只怕就失去了他的踪影。
他说完话,便朝着前方快步走去。
难怪这个地方,居然能够限制我的大虚空术,显然对方是早就有所防备的。
我骂完脏话之后,恶狠狠地说道:“等我回去,一定要把这帮居心叵测的家伙给揪出来,全部都给我弄死去……”
而安又将毒龙壁虎精血在西南冤越一族的消息告诉了我。
想到这里,我的手摸进了怀里,随时等待着拔剑。
因为我们在小香港的时候,就已经透露了这来意,而这个消息比我们更早的传达到了汉城,使得白狼王提前得知,派人将此物全部收购,让我们扑了一个空,而在自己暴露了身份之后,在汉城混不下去了,他又通过这玩意,将我从千里之外的汉城勾到了这儿来。
他盯着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将我的脸面全部都践踏在了地上,害我失去了华族的权力,失去了自己的爱人,甚至失去了一切,你觉得我会让你这般轻易就离开这里么?”
虎皮猫大人的擅自主张让我有点儿头大,不过我毕竟没有跟之前的他有过交集,并不清楚他的脾气和秉性,但知道他是传奇人物,跟屈胖三的性格也很像,喜欢自作主张,将一切都把握在自己的手中来,所以在这个时候,我除了保持对他的绝对信任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和*图*书这家伙居然也在冤越一族的老巢?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有点儿把握不到对方的身影,不过眼看着就要失去的时候,隐约间又瞧见前面显露出了一些来,这才没有跟丢去。
他自信满满地往村子里走去,我不放心他一个人独闯那龙潭虎穴,没有办法,也只有跟着他往前走。
抛开这人的装波伊模样,我总感觉他给我的印象,很像是一个人。
走了那么远的路,在这涅罗谷中又遭受到如此际遇,不管是死去的虎妞,还是那头斑斓猛虎,以及始终不见的冯溪,都将我心头的怒火点燃。
这是故意的,还是本来就如此?
难不成都出去了么?
他笑得很开心,哈哈大笑之后,脸色一点一点儿的阴沉下来。
毒龙壁虎精血根本不是几个月前被收走的,也不是半个月前,而就是我们抵达华族之前的几天时间里,而对方之所以要这么做,恐怕也是因为我。
一声响动之后,原本空寂无声的村子里,从各处角落,一下子涌来了一两百号人来。
这两件事情办妥了,别的事情再说。
这让我不得不硬着头皮,紧紧地朝着他的背影追去。
结果那帮家伙不但不说,而且还助纣为虐,这才导致了冤越一族的消息传达到了安那儿。
敌方对于空间的禁闭,居然让我连虚空都无法遁入。
这个位于山谷深处的村子,应该就是我们所要找寻的冤越一族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http://m•hetushu.com候,我却感觉到后脑勺被某种重物恶狠狠地一拍,随后便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仿佛都要黑了下去。
我走进去几步,停住了脚步来,然后招呼虎皮猫大人,说大人,先别进去,等一等,有古怪……
我不知道他是否适应了自己的这具身体,是否有足够的战斗力,但我觉得对方既然早就有所准备,自然会有足够的力量将我拦在这里。
虎皮猫大人却头也不回地说道:“你放心,有任何事情,我来负责。”
不要跟我说不知道冯溪到底在不在,这事儿跟他们无关——对方的老巢就在涅罗谷,这里面的一切布置如果不是在冤越一族的掌控之下,那又是谁在背后捣的鬼呢?
白狼王哈哈一笑,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在充满了浓雾的山谷林地里跑了差不多一刻钟,前面突然间一空,却是跑出了林子里来。
若是如此,我宁愿自己一个人身陷囹圄,也不愿意虎皮猫大人陪我一起死。
简单吩咐过后,他带着我走进了那村子。
这个村庄跟我们在荒域里看到的其他村庄有着很大的不同,最主要的,便是吊脚楼的设计,也就是整个屋子都离地,高高而起,差不多有一米多高,然后上面铺着厚厚的茅草,金黄色,堆叠高高,就好像是谷堆一般。
村子看上去没有什么人气,走入其中,别说人,就连狗叫都没有一声,这让我感觉到十分奇怪。
白狼和_图_书王说那家伙其实是河佛的党羽,在你们来之前,早已飞鸽传书,将消息通知给了我们,而我们这边也是连夜布置,并且跟所有的被收购者都讲清楚了,让他们隐瞒时间……
白狼王傲然说道:“自然,我不但要将你留下来,而且还会将你解剖,一刀一刀的切碎,让你受尽痛苦,以解我心头之恨!”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村子里面的时候,突然间瞧见前面有一个人。
白狼王。
我说着狠话,而白狼王却笑了。
想到这里,我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虎皮猫大人的胳膊,将他往我的身后塞了过去,嘴唇没动,却用胸腔共鸣低声说道:“一会儿我们打起来了,你就往后跑,别回头,离开这里……”
一切都是算计,可笑的是我居然还傻乎乎地一头撞进了人家的圈套里面来。
要知道,冤越一族可是以训犬出了名,如果连狗叫都没有,这事儿可就古怪了。
啊……
我将虎皮猫大人往后面一推,让他逃离,然后伸手进怀里,准备拔剑。
所以我没有太多的期待,幻想着人家会看在安给的信物和介绍信上,对我们以礼相待。
虎皮猫大人在等我,待我走到跟前的时候,他低声说了一句话:“小心。”
这情况让我心头沉重,事实上,我刚才之所以当着虎皮猫大人的面前吹牛,主要就是想通过地煞陷阵,将这地方的法阵和布置给弄垮塌了去,从而挣脱出来,然而虎皮猫大人这般一闹,http://www.hetushu.com弄得我根本没有施展的机会。
我知道这个冤越一族肯定是有古怪,要不然也不会在我抵达之前,就将毒龙壁虎精血给收购离开去。
这些家伙个个都穿着各种花纹的兽皮,新旧不一,而每一个人的身边,都有一头,或者好几头的猛犬。
而且冯溪生死未知,我也不想他有事。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一阵火气从胸口冒出。
如果那些知情人能够在河佛倒台,白狼王逃离华族之后,说了实话的话,我就不至于千里迢迢跑到这儿来送死了。
我现在最想做的,除了从这儿找到毒龙壁虎的精血之外,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他们把冯溪给交出来。
蠢啊,这是真蠢。
他就如同一位浊世佳公子,遗世独立。
站在村道不远处的那家伙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我冷笑了起来,说你想凭你这点儿人,就把我留下来?
只不过,为什么这个鬼地方,居然有能够让我无法遁入虚空之中的限制呢?
当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我的心头一紧,顿时就觉得自己进入了圈套里面来。
对方穿着一袭白衫,风度翩翩,还摇着一把扇子。
白狼王双手一伸,然后开口说道:“什么杜撰的?冤越一族,本来就是我的母族,而在下不才,正是冤越一族的族长,白狼王是我的外号,我的真名,却是叫做冤越白。”
虎皮猫大人已经出现在了村子的口子处,然后回望而来,www.hetushu•com显然是在等待着我。
我将虎皮猫大人拉到了身后,然后抬头,眯眼看着白狼王,说当真是冤家路窄,什么冤越一族,想来都是阁下杜撰而出的故事吧?
直到此刻,我方才明白虎皮猫大人刚才说“我们被困住了”的真正意思。
这些猛犬可比电视上的那些藏獒还要高大,黑乎乎的身子,凶恶狰狞的长嘴,张开之后,露出鲜红色的舌头,以及腥臭的口涎来,十分凶猛。
不可能。
冤越一族的族长?
毕竟地煞陷阵一出,大地震颤,无数的地缝生出,又有板块挤压,天翻地覆的变化,危险也大大增加,倘若是误伤了,那可不妙。
没有办法进入虚空之中的我,失去了对于周遭情况的掌控能力,这且不谈,一会儿倘若是碰见了什么情况,我甚至都无法通过大虚空术来规避危险,这样一来,我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就没有了,形势也变得格外危险起来。
这一静一动的对比,着实是挺刺激人的。
操!
是他,白狼王,那个从华族逃走的家伙,也就是想要骗婚安的家伙。
而在我们前面的,则是一个小村庄。
要不然我们的人也不会死。
尽管知道自己被设计了,但我的心中还是牵挂着虎皮猫大人。
我心中生疑,而这个时候,虎皮猫大人则对我说道:“跟我来。”
而对方一开口,我顿时就想起来了。
我大笑,说那来吧!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小香港的那个执事长老,其实也是你们收买的人,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