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六十七章 各出奇谋

闻铭。
铛、铛、铛、铛……
要知道,午时三刻虽然恐怖,但它已然过去了,夜先生正因为如此,方才会选择脱离屈胖三的身体束缚,想要毫无牵挂地将我给拿下。
他想要阻止我。
随后她低声说道:“我们在前面顶住,你帮着屈胖三还魂。”
这说明了我们面前的这帮人,大部分人都有着绝对统一的默契,以及应变一切的思维,而这些人,则都是秋水先生教出来的弟子。
那个双眼紧闭、仿佛沉睡了一般的胖墩儿突然间睁开了双眼,宛如星空一般深邃的眼珠子眨了眨,然后开口说道:“我操,什么情况,怎么感觉身体被掏空,就像被几十个大汉抡了大米?”
而何谓“午时三刻”呢?
而下一秒,他拔出了手中的长剑来。
我没有办法与他拼斗,伸手一抹,止戈剑出现,被我掐着剑诀,倏然飞出,落到了那人的身前去。
根据历法而来,最具体的,就是11:31:12,此时太阳挂在天空中央,是地面上阴影最短的时候,阳气最盛,阴气即时消散,根本无法存留,一般来讲,古代对于最罪大恶极的罪犯,都会放在这个时候问斩,原因就是让其连鬼都做不得。
他一人一剑,冲向了人群之中。
鲜血洒落泥土之中,惨叫连绵。
这是绝对不能妥协的力量,没有什么盛极而衰,没有什么阳极而阴。
啊……
那身体无意识地呼吸,将这青色气息吸入体内。
夜先生在这一刻,突然www.hetushu.com间爆发出了尖锐而恐惧的叫声来,而我也感受到了午时三刻那种莫名的阳刚之气。
统统消弭。
我愣了一下,感觉到在万丈光芒之下,这金色法印却充斥着一股柔和的生命之力,将我周遭包裹着。
惨叫声连连,而闻铭这个时候也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将息灵瓶塞进了我的手里,随后返身而去,朝着趴在了地上的夜先生冲了过去。
藏龙卧虎。
而在半空中化作一大团妖云黑雾的夜先生猛然晃荡一番,忍不住开口说道:“虚张声势,搞笑……”
此时此刻,夜先生已经完全脱离了屈胖三的身体,也摆脱了捆仙索的束缚,力量迅速蔓延,天空一抹黑云遮掩住了阳光,大地变得阴霾,温度都陡然降低了数度,而与此同时,那家伙就如同黑山老妖一般,变成了一大团乌黑如墨的妖云,仿佛要将整个头顶遮盖。
虽然她逆转的是天时,但即便如此,也是一种恐怖到极致的手段,听到这话儿的人,大多都感觉到了夜先生危险的处境,下意识地朝着他靠拢而去。
想要将这个幕后真凶擒拿,这个时候,方才是最好的机会。
这些金光有的是从天空之上的太阳垂落而来,有的则是从小观音的身上发出。
啊?
闻铭不是寻常人,我隐约知道,他有着西方血族高阶血统,修行的路线与我们有着截然不同的走向,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南海一脉的当代支柱。
好多原本就虎和-图-书视眈眈的家伙,在这一刻,也如同绷紧的弹簧一般,陡然发动,有的朝着半空中的那息灵瓶抓去,有的则拔出利刃,朝着我的这边发动而来。
正午的太阳光洒落而下,然而就在此时,被我用捆仙索束缚住的夜先生,在这一刻却脱离了被束缚住的身子,一抹浓黑浮现出来。
啊……
他尽管并没有能够很好的与此刻的屈胖三身体融合,但也不至于一下子就给擒住。
这人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
她这是怕夜长梦多,让我赶紧帮着屈胖三还魂。
这个点,与正午的盛极而衰截然不同,任何阴气一旦生成,立即就会湮灭,没有半分缓和的可能。
她的手晶莹如玉,就好像是娇嫩的春笋一般,而她仿佛小孩儿一般的饱满樱唇则微微张开,吐出了几颗字来:“时空逆转,午时三刻!”
长剑翻飞,真龙之气在一瞬间充斥场中,在小观音的万道金光之下,显得如此的凶猛。
这剑的材质,不用看,一拔出来,我就能够感觉得到与我的止戈剑一般,都是真龙骸骨。
我对于飞剑的理解,还达不到杂毛小道、陆左他们的境界,不过拦住这人,倒也不在话下。
胜利的天平,仿佛在一瞬间就像夜先生那儿倾倒。
不过我确信这并非预谋已久的事情,因为在此之前,夜先生并不知道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的我,能够突然暴起,将他给束缚住。
一切就好像预谋好了的一般。
与这人www.hetushu.com交手的时候,闻铭下意识地回首过来,看了我一眼。
与他交手的人,要么艰难抵挡,要么栽倒在地。
青色气息缓缓流淌,有人瞧见,大声叫喊着,朝我这边冲来。
他显然是十分意外的。
而就在他浮现的一瞬间,整个空间平添了几分阴凉,天空的光芒也仿佛变得阴暗几分。
我心中一阵燥热,当下也是将屈胖三给扶坐在地,然后抓着息灵瓶,轻轻摇晃了一下,然后打开了瓶盖来。
这个家伙的身影,就仿佛幽灵鬼魅一般,倏然出现,而息灵瓶便已经被他牢固地掌握在了手中。
而就在闻铭与这帮人拼斗的时候,小观音也摇着桃花扇落到了我的旁边。
而小观音却是浮现在了半空之中。
一连串的金铁碰撞之声,闻铭宛如疾电一般,绝对没有半分停留。
大气、磅礴。
午时三刻,半分阴气都不得停留。
不过就在局势一下子变得莫名危急的时候,半空之中的息灵瓶却被人握在了手里。
那家伙对于夜先生的附体,一开始是抗拒的,然而还没有等他结印防身,旁边立刻就有好几人伸手过来,将他给死死按住,不让他有任何反抗。
但此时此刻发生的一切,却又是那般的自然。
但实际只是十几秒的时间。
他不单纯是青鹿王,而且是与我有着一般模样的家伙——那家伙的身上,披着的,是从我身上扒下来的人皮,通过特殊的手段法门,变成了如我一般的样子。
那家伙扑倒在了和*图*书地上,浑身都在颤抖。
一股宛如浓浆一般的青色气息,从里面缓缓流入了屈胖三的鼻翼处。
闻铭的剑,就好像陡然而生的闪电,在半空之中陡然浮现,然后一瞬间炸响,将好几个试图抢夺息灵瓶的家伙给直接逼退了去,有一个家伙似乎有点儿轻视我这位老同学,抓着一把陨铁弯刀,悍不畏死地要与他硬拼,却听到“铛、铛、铛”几声响动,直接被砍翻了去,整个人倒飞而去的时候,有一只手臂飞扬而起。
她的左手在我的跟前结了一个法印,金光闪闪。
这个是常识,众人都知晓的事情,不过小观音的出手,却让无数人倏然变色。
时间是如此的漫长,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半蹲在旁边的我,能够感觉得到这青色中夹杂着几分金芒的气息,正是屈胖三的神魂。
很显然,那家伙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就连气息也是一模一样的,这使得气势如虹的闻铭也不得不回头确认一眼,方才能够继续交手。
何谓“午时”?
在闻铭出现的一瞬间,我是返身而来,抱住了屈胖三的身体。
不过他手中的那把,并没有太多的精雕细琢,而是平添了几分沧桑历史之感。
此时此刻的她,在并不明艳的太阳光照耀下,就如同踏空而来的仙女,那明媚而不妖艳的脸庞,透着一股摄人心魄的美丽,而她手中的折扇陡然一展开,十里桃花如春风,扑面而来的同时,有她淡然的话语,与夜先生的冷笑相映成辉。
漫天的和图书妖云黑雾在一瞬间消弭无数,而下一秒,我瞧见它竟然慌不择路,落到了一个穿着黑衣的家伙身上去。
通常来说,就是上午11时正至下午1时整,这时候太阳最猛烈,但相传这时阳气达到极限,阴气将会产生,而马是阴类动物,故而有午马之名。
他的话语还未说完,被夜先生凝结出来的头顶黑云,在突然之间,竟然被万道金光刺破。
这时,小观音平平伸出小手。
那人却是青鹿王。
势不可挡的闻铭,在连续挑翻三人的情况下,终于被人拦住了。
她的身体,仿佛就如同一颗太阳一般,充斥着恐怖的热力。
她仿佛是在与夜先生在作问答:“盛极而衰,阴极而阳,这是正理,不过你既然能够引导阳时,别人为何不能掌控时间呢?”
天知道夜先生在这身体里是否种下什么手脚,若是等他缓过气来,午时三刻又过去了,凭着他那积年鬼王的手段,指不定又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而且他也没有办法提前知道,白狼王居然会和我们一起对他哄骗背叛。
轰……
我的老同学,一个打小光着屁股长大、却许久未曾见面的同学,一个被人称之为老鬼的家伙,连早有心理准备的我,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出现的,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出现。
但他却并不曾知晓,小观音却还有一手“时空逆转”。
这是一个身兼众家所长的强人,即便面前这帮家伙都是硬茬,却也没有任何的畏惧之心。
这话儿稍微一落,小观音便伸出了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