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十一章 大佬和谈

车上的时候,我与黄胖子简单沟通了一下,这才得知在慈元阁出事之后,方志龙不愿逃离,直接被捕,而他则偷偷藏了起来,随后赶往京都,试图与朝堂之上的关系进行沟通。
军子嘻嘻一笑,说我可不管,该摸的我也摸了,尝个新鲜,哈哈……
信少爷或许感觉到了我的杀心,慌忙说道:“是杨康,清辉同盟的杨康,他是清辉同盟的带头人,也是他杀了那个、那个牛娟的,我当时还拦着他了,我说以和为贵,不要妄动杀心,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谈嘛……”
我说他很强么?
闻铭的脸色转冷来,说没别的,我原本还想给这帮人一些面子,毕竟他们之前创造的格局,挺给咱们国人争气的,却不想这帮人之所以抵制十三氏族的侵袭,并不是为了国人,而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霸权主义,表面上谦卑有礼,实际上残忍无情,他们既然如此对我,就不要怪我不讲规矩了……
之后的事情,他知道的也不多了,那个时候他体内的毒深重,整日昏昏沉沉,什么也不知晓了。
啊!
咚!
暗中突袭,我将双手折断的信少爷脖子掐住,高高举起了,然后平静地说道:“昨天的时候,是谁杀了牛娟?”
另外,也是他瞧见了Andy吴空荡荡的腿。
信少爷不说话了,因为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
黄胖子给扶上了车,Andy吴和信少爷则给押上了另外一辆车去。
经过这一路上www.hetushu•com的处置,再加上修行者的体质,Andy吴虽然左腿被啃了去,不过到底没有失血而死。
我没有跟这家伙废话,抬手一记重拳,将其砸晕了去。
我苦笑一声,说这人你认识么?
当初慈元阁红火的时候,半个江湖都得给他们面子,无数人追捧着,何等辉煌。
听到黄胖子讲述的经历,让人颇为感慨。
信少爷是昨天那件事情的参与者,货柜车里面的人,也一定有。
我笑了,说怎么会?
那信少爷刚才还狂妄无比,此刻却如同一绣花枕头,对于未知充满了恐惧,哆哆嗦嗦地说道:“哥们儿,有话好说,放我下来——啊、啊,牛娟是谁啊?”
当他瞧见闻铭那张关切的脸时,忍不住呻吟一声,说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车里一面混乱,随后传来一阵拳脚交错的声音,其间还夹杂着几声尖叫。
笑声戛然而止,那军子的脑袋被黑暗中伸出来的一只手给抓住,然后朝着车厢的铁皮上重重地撞了过去。
当她被目莲、徐晓晓从车上扶下来的时候,被人用水泼醒的信少爷瞧见,顿时就恼怒起来,指着那女人怒声大骂道:“果然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们还帮你救人呢,结果回头就把爷出卖了,真尼玛不是个好鸟儿……”
我将人带到了闻铭等人的跟前来,确定了人,闻铭通知埋伏在路口的人立刻行动。
“可是,京都可是我们的地盘哎,和*图*书几个乡巴佬,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此刻的她脸色苍白而虚弱,显然很不好受。
闻铭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论血脉的醇厚,他或许比我差一些,不过清辉同盟之所以能够在全世界的血族之中独树一帜,独立于十三氏族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双修——我们既遵循于血族的传统,依靠鲜血的力量,感受着血族先民的指引,又继承中华之地的修行法门,如此混合,效果还是很强大的,而清辉同盟能够与有关部门和谐相处,这与它们的强大,也不无关系……”
邢少爷听到,忍不住笑了,说是啊,清辉同盟的人的确猛,这帮吸血鬼,对付同类,从来都是辣手无情——听说他们之中厉害的,能够变成一大片的蝙蝠,不快一些,根本抓不到,所以才会这样;老子纵横花丛这么多年,还没玩过这东西呢,只可惜,唯一的女吸血鬼长得贼鸡巴丑……
我说在审人。
他想要动,结果浑身酸疼,就好像肌肉里面灌注了水泥。
过了十几秒钟,能够站着的人里面,只有一个。
我听他说得愤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这事儿,叫上我。
办完了事儿,我们乘车离开怀柔。
闻铭恨意浓烈,而亲手将京都站势力一点点构建出来的吴格非又岂能少,此刻也是丝毫不留力道,那一巴掌下去,半边脸都迅速肿了起来,就跟蜜蜂蛰了一般。
随后我目光走移,发现了被藏在一裹尸袋中http://www.hetushu.com的黄胖子。
黄胖子越发惊喜,说我操,陆言你也来了?
军子冷哼一声,说怕个鸡巴,昨天夜里的时候,人家清辉同盟那个才叫做厉害呢,一个活口都不留,那叫一个热血……
信少爷没好气地说道:“军子,你真的是越来越胆大包天了,知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咱们在京都,的确是地头蛇,但过江猛龙那么多,谁说咱会不会遇到一两个呢?”
一声突如其来的响声,在货柜箱里面回响着,随后那人一言不发、满头是血地滑落到地了去。
我听闻铭说得严肃,说那怎么办?
咔……
我带不了太多的人,一边抓着黄胖子,一边抓着那位信少爷,使用地遁术,离开了卡车的货柜箱。
Andy吴给黄胖子服了解药,又在他的身上扎了七针,据说这每一针都有讲究,穴道经脉的彼此牵连,一步都不能错,否者就相当于南辕北辙,缘木求鱼。
走过去,我解开袋子来,确定了是黄胖子本人之后,又伸手在他的鼻息之间试探了一下。
徐淡定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总局的孙老找到了我,问老鬼有没有时间,他想跟老鬼先生谈一谈。”
然而墙倒众人推,到了最后,能够帮忙的,还真没有几个。
我把我知道的跟他说起,他点头,说领头进入地底基地,并且杀了牛娟的那人,的确叫做杨康。
好。
闻铭将人带到了通州的一处落脚点,先安置好了黄胖子和_图_书,让他好好休息,然后准备审问起Andy吴和信少爷,以及他那帮狗腿子们,血债血偿,而就在这个时候,徐淡定的一个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来。
啊?
男人说话要算数,昨天参与此事的,一个都不能跑掉。
人活着,不过气若游丝。
我平静地说道:“就是你嫌丑的那个女吸血鬼。”
特别是左腿的失去,更是让她难以接受。
信少爷说道:“不知道,是总局的孙爷爷发来警告,说茅山和龙虎山的人在捞慈元阁,这件事情他们做得并不圆满,很有可能翻案,如果是这样的话,这胖子的身份就会逆转,而且昨天那件事情,听说清辉同盟并没有牵制住那燕尾老鬼,而且除了那家伙,还有几个神秘高手——不管如何,我们离开京都会好一些,让那帮家伙反应过来,扑一个空!”
闻铭走过来,问我里面的情形。
闻铭点头,说不但认识,而且还是老对头——这个杨康并不是他的真名,具体叫什么,已经无人得知了,之所以叫杨康,是因为他跟《射雕英雄传》里面的那一位一样,认贼作父,卖父求荣,抱了清辉同盟大首领的大腿,现如今是清辉同盟中出来活动的人里面,修为排得上第一的人物。
那里面的人全部都给我撂倒了,所以这事儿并不算麻烦,所以闻铭也没有亲自去监督,而是叫了Andy吴下车来,给黄胖子解了那相思痛的毒。
他先是求见了黑手双城,结果没有见着,只是m.hetushu•com跟王清华那帮人见了面,无功而返,随后又想着另外找关系,结果筹集了重金,却给人晃了。
黄胖子一愣,说你是谁,声音听着挺熟悉的……
电话里的徐淡定语气有点儿古怪,问我老鬼在哪儿。
信少爷尖叫了一声,感觉到脖子处的手掌传递来一股强大的力道,顿时就清醒了,一边哆嗦着,一边说道:“哥、大哥,我错了,我不该跟你们作对,我不知道情况啊,谁知道清辉同盟的那帮人这般猛啊,当时我也傻了……”
这小子还真的是嘴碎得很,我强压着心中想要杀人的冲动,开口问道:“谁?”
不但给晃了,而且人家还把他给卖得干干净净,被陷害之后,黄胖子身中剧毒,挣扎逃走,往北跑,结果给人一路追查,从滨城一路逃亡,辗转各地,最终回到京城,想要求助父亲的好友黑手双城,却不成想黑手双城现如今也是自身难保,最后落到了洪家手中。
“信少爷,到底出了什么事啊,怎么大爷一个电话,您二话不说,就带着人走了?”
他破口大骂,而旁边的吴格非自然没有给他好脸色,抬手就是一耳光去。
啪!
闻铭走了过来,将黄胖子扶了起来,说你能够醒过来,陆言可帮了很大的忙呢——好了,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问,不过这事儿我们回去慢慢聊,有的是时间给你答疑解惑……
第七针扎下去的时候,一直处于痛苦崩溃边缘的黄胖子,终于睁开了眼来。
我低头,变回了自己的模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