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五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孔老二的状况让他又惊又疑,而就在这个时候,止戈剑已然挥了起来,朝着对方刺去。
因为我想起了两人刚才说的话来,那个什么“空间界碑石”我虽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但被专门从天山神池宫弄来,并且已经给我重大创伤的情况下,它是否也能够抑制住我的大虚空术,这个也很难知道。
按道理说,如果没有聚血蛊的保护,说不定我真的就在昏迷之中给人绑了。
随后我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去。
一声闷响,那家伙给我撞得有些懵,双眼下意识地翻起了白眼来。
十米、八米、五米、三米……
时间已经不容许我再做多余的思考,几乎是一瞬间,我的身体就已经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如同一只牛蛙一般,整个人从地上陡然弹起,扑向了对方。
我摇头,说你说错了,第一,我不会逃走,而是要杀了你;第二,哪里有两人?
他一边抖着剑花,一边笑道:“对,怎么了?”
给我吓得心神慌乱的老狼瞧见孔老二整个人宛如木头一般,一动也不动,仿佛死去一般的样子,下意识地往后退开,却给我连绵不绝的剑招缠住,下意识地与我拼了几剑,感觉到我的力量似乎并没有减弱几分,更是心里没底。
我笑了。
我没有能够将他留下。
这个家伙,老奸巨猾,脸皮真的是够厚的。
能够将这样的老狐狸玩弄,对于我来说,着实是一http://m.hetushu•com件很让人快意的事情。
看起来,刚才的那一下,对我的伤害还是太重了。
好稳。
两人跃跃欲试,却最终还是没有走过来。
听到我的这话儿,老狼下意识地朝着旁边很久都没有说话的孔老二望去,发现他整个人僵硬地站立在旁边,一动也不动。
只可惜……
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提出的那一脚,因为在一秒钟之前,我们两人还是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总之一句话,杀气十足。
老狼瞧见了,有些诧异,说九州鼎?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也有?
另外一个叫做老狼的家伙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京都那边传来了消息,说这个家伙十分难缠,又会易容术,又会神出鬼没的大虚空术,而且抗打击能力特别强,要万一这家伙躺那儿诈我们,那事情可不就严重了?”
而到了这个时候,真正比拼的,就是演技了。
对方一点一点的靠近,而我则真的就是在沉浸了全部的情绪在演绎着昏迷的人。
孔老二不乐意了,说老狼你个龟儿子,你干嘛不上?
当确定来的那两人,居然是萧家小姑和小玉儿之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这一剑,拼尽了全力,无数力量汇聚,再加上了一剑斩的气势。
我深吸了一口气,止戈剑上面力量积累,却是也凝聚出了一道虚无的光芒来。
我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然后拔出了止戈剑和_图_书来,护住了身前。
老狼给我出言一说,顿时就黑了脸。
雪地上出现了一道长约两丈多的剑痕,雪花飞溅。
在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自己的这点儿小花招最终没有能够在稳得一匹的孔老二面前奏效,对方居然没有再靠近,而是想要先将我双手手腕上面的手筋断掉,让我彻底丧失战斗能力去。
我用大易容术将自己血肉模糊的额头给强化了去,然后一个头槌,重重撞向了对方。
啊?
这话儿说得没错,躺在雪地上的我在脑海里想着一个昏迷之人的模样,尽可能让自己的心跳、脉搏以及一切的症状,都如同一个真正昏死过去的人一般。
能够想到示敌以弱、以退为守这种花板子,这两人都是老奸巨猾之辈,远比我们之前遇到的那帮人要狡猾许多,也谨慎得很,那孔老二即便口中说得大大咧咧,但靠近我的时候,却显得十分谨慎,人未至,一股气息就蔓延了过来。
那老狼倘若是有些锐气,没有被我唬住的话,此刻应该也是拿下了我的人头,而不是如同一条野狗般狼狈逃窜。
这个时候,这样的距离,拔剑啊什么的,已经不能够给对方造成太多突然性的袭击。
孔老二说这人有大虚空术没错,有地遁术也没错,但王老大从天山神池宫中搜罗来的空间界碑石摆阵,专门克制这家伙所有的腾挪手段,他可是硬生生撞到了铁板上,这情况你我都是亲眼瞧见的,你到底在担hetushu.com心什么?这家伙都昏死在了那儿,你居然畏首畏尾,我都替你觉得丢脸——行、行、行,老子去把捆仙索给他弄了,回头的时候,这功劳可没有你的了……
在聚血蛊小红脱离了我的身体,附在了孔老二身上,将其控制住之后,没有了小红支撑的我,身体近乎于崩溃状态,而即便是刚才看起来虎虎生风的我,其实也不过是强弩之末。
几秒钟之后,我平静地说道:“你们身上,可是有九州鼎的力量?”
他到底还是没有忍耐住。
呼……
孔老二叹气,说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排到了显定极风天去——就这点儿胆子,我都替你丢脸。
我给对方猛然一脚弹开,落到了四五米的地方去,而我刚刚一落下,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扑,立刻有一道凌厉的剑气在刚才停留的地方划过。
好恐怖的小擒拿手,好强大的体术。
我微笑着说道:“你的同伴,每杀一个,我就积累了一份九州鼎的力量,杀得越多,积累得越多,所以说,你们对于我来说,就是升级打怪路上的经验宝宝——这么说,你能够感受到我心中的欢喜了么?”
我不能够再陷入被动了,只有拼尽全力,与对方硬碰硬了。
老狼狂奔而走,而我却并没有追击其后,而是停住了脚步,将止戈剑护在了身前,然后望着另外一个方向。
然而理智却压制住了我的这种冲动。
这是要断了我的手筋。
砰!
前面那人停顿了和*图*书几秒钟,然后问道:“孔老二,你上去啊,把他拿下。”
坐在雪地之中的我有些遗憾,叹了一口气,而萧家小姑和小玉儿则匆匆赶了过来,瞧见我和旁边僵立着的孔老二,双双惊呼了起来。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我又吐了一口血,感觉郁积沉闷的胸口终于舒畅了几分,然后认真地打量着对方。
两人一番交流,终于有人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从我的感知之中,来人却是那位孔老二。
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接近对方。
他用那激将法,然而老狼却很是沉稳,有点儿都没有跟他较劲,只是在笑。
那两道想要断我手筋的劲风与我差之毫厘地错过,随后我整个人将处理我的那个孔老二给扑倒在地,而对方几乎是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虽然被我扑倒,但是身体一扭,却是想要反过来将我给压住。
“孔老二?你怎么了?”
他脸色十分难看,变得无比的凶戾起来,说是么?不过现如今的你,想必是身受重伤,根本发挥不出之前的实力来吧?在我们两人的包围下,你觉得你能够逃走?
他几个起伏,人就消失不见了去。
很强的敌人,我在与对方一接触的瞬间,就明白了,没有了退路,所以就会变得格外凶狠。
我溅得对方一脸血,不过那家伙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远比我们之前遇到的剑主更加强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够依靠身体的本能反应过来,膝盖猛然顶到了我的和图书胸口,然后猛然一记谭腿。
那个名号为“显定极风天”的老狼冲到了我跟前来,冷冷笑道:“果然不愧是最近国内江湖上快速崛起的千面人屠,居然能够在吃了这么大亏的前提之下,还想着反杀我们,好强的胆识……”
这是要试探我的身体,随时都准备反制。
不过此刻的我,是清醒的,而且并非没有还手之力。
小擒拿手。
唉。
只是,我能够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战而胜之么?
很明显,我这边反应及时,想要躺着装昏迷阴对方一手,但他们也不是吃素的,对我也是多有防范,没有太过于掉以轻心。
一直到离我还有两米左右的时候,那人却没有再靠近了,而是手上一抖,却有两道劲风,朝着我的双手飞来。
老狼说你这元载孔升天的排名也不低,你干嘛不上?
那光芒汇聚,却是凝成了一方鼎。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施展大虚空术,遁入虚空之中,躲避这一击。
老狼手中有一把很有意思的青锋剑,比起他之前的同伴来说,这把剑的配置相当高,我甚至能够感受到浓烈的杀气和法力蕴积。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他仅仅是看了一眼,却是身子一转,人便如同豹子一般,朝着旁边的雪林飞跃而过。
当然,他们之所以不敢拖太久,也是害怕我从昏迷之中醒过来,到时候出点儿什么事,又得费些功夫,所以就想要在我昏迷的时候,将人给捆住,免得多生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