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章 门派的未来

刘老六笑道:“小子挺机灵,也挺财迷呀。”
“没有。”
刘老六道:“要说余巴川这个人,平时是专横霸道了一点,凭实力想当常委还是可以的,但这个时候有个人站了出来一力反对,这件事儿居然就此作罢。”
唐思思道:“不是说武协会员之间不能动手吗?”
刘老六哂笑道:“凭你的本事,要是能打过余二,那他必然也没这份内功,若你打不过他一切更是扯淡,连自己也得栽进去。”
胡泰来又感动又惭愧道:“可惜我让他老人家失望了。”
唐思思道:“铁掌帮和青城派有什么过节吗?”
唐思思把胸针也递过去道:“我只有这个了。”
王小军吃了一惊,想到大师兄的话更是忧心如焚,爷爷行事往往出人意表,以前也经常玩失踪,所以王小军之前并没有太担心,但这次不同了。他欲言又止,最终没说什么。胡泰来知道他心里着急,把手放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刘老六轻笑一声道:“这话说早了——两个老头因为这个动起了手,你爷爷用大嘴巴子把余巴川扇出了武协的大门,这才是两个人的恩怨由来……”
王小军点头。
王小军喃喃地说了一句话,像是对身边的胡泰来说的,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王小军猛然站起道:“这群王八蛋也太歹毒了!”
唐思思着慌道:“那现在怎么办?”
刘老六翻个白眼道:“那还跟你客气?”
王小军幽幽道:“所以余巴川一旦推断出我爷爷可能已经病了,马上就派人来灭铁掌帮?”
唐思思道:“这话倒是没错,后来呢?”
爷爷和父亲深受反噬之苦恐怕已不能和人动手,大师兄限于身份和天分的双重障碍注定不能带领铁掌帮重返巅峰,小师妹更不用说,现在只有自己这个铁掌帮第四顺位继承人在艰辛的路上独行。
王小军道:“那总得试试才知道!”
刘老六道:“余巴川心心念念想的是直接当常委,所以他名义上从没当过武协的会员,这事儿一出之后,他想着要亲自报仇,更不会入武协给自己添条无形的枷锁限制了,不但如此,他甚至不让门和-图-书下弟子入会,这样一来他就算找铁掌帮的麻烦,也只能是门派矛盾,武协无权出面干涉。”
王小军顿足捶胸道:“我特么都看见那药瓶上的字了!”
唐思思马上道:“你想让我们去加入武协?”
唐思思微微失望道:“竟然没有我们唐门。”
王小军歉然道:“老胡,你是代我受过啊——六爷,青城派来找我报仇,为什么只打了一架就跑了呢?”
胡泰来的疼痛似乎也抑制了不少,他问:“青城派老提到‘常委’这个词,看来六大派的掌门就相当于武协的六个常委?”
刘老六道:“他们把老胡当成了你,就是想凭孙子逼爷爷露面,先要挟你爷爷让出常委的位子,私仇以后再报也不晚。”
刘老六点头:“除了老王有这个本事和胆量,还有谁敢公开和余巴川作仇?”
刘老六露出了一个难得的,貌似和蔼的笑容:“你爷爷对我有恩,我总得替他为铁掌帮做点什么。”
王小军深情道:“那那四万块钱能不给吗?”
王小军忙不迭道:“好!您就告诉我们该怎么替老胡解毒?”
王小军好奇道:“老胡,你师父让你走访的门派是哪几个?”
王小军盯着刘老六那沧桑的老脸,缓缓道:“六爷,你为什么帮我?”随即他马上道,“这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
胡泰来恍然道:“原来他老人家是想让我进入武协。”
刘老六道:“你考试的时候只要有这三个门派的掌门点头,那就相当于通过了,你师父让你到这三个门派拜山,不是让你踢馆,是让你挨挨打受受教训,收起狂妄之心,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让你在三个掌门面前露露脸,你师父看来很以你为傲,觉得你肯定能入会成功。”
刘老六这才赔笑道:“无论哪个协会都是需要文职人员的嘛,六爷绰号是什么——武林百科全书啊,活哒!那些常委也好高手也好,总有需要咨询我的时候不是?”
唐思思无语道:“算我欠的!”
刘老六道:“没错,这六个常委常年主持着武协的工作,而其他门派的高手想加入武协,只能以个人m.hetushu.com名义去进行考试和评定,所以只要是实力差不多的门派,他们的掌门或帮中的第一高手一般都是武协的成员,武协还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定那就是保密性,武协成员不会宣扬武协的存在,除了马上有望能进入它的高手可能会得到师父长辈一些有意无意的提醒,已经进了武协的人对同一门派的师兄弟也是要保密的。”
刘老六蹦出三个字:“上峨眉。”
唐思思皱眉道:“这又不是说我逃婚的事儿,又上峨眉干什么?”
胡泰来兴奋道:“果然!”
唐思思挣脱王小军道:“那老胡还有多长时间?”
“你知道你该做什么吗?”
王小军一头杵在桌子上:“我去,这么严重?”
“噗——”唐思思又笑又气道,“谁要你拿主意了?”
胡泰来道:“你们铁掌帮是头一个,然后是少林和武当,却没有说另外三个。”
王小军想了想,也觉得这个问题十分重要,便跟刘老六点了点头。
“我该做什么?”
唐思思道:“那个人就是小军的爷爷?”
刘老六道:“唐门虽然不在六大里,但你爷爷一定是武协的人。”
“我爷爷为什么要反对啊?”王小军问。
王小军愤愤道:“找到余二他们,逼他们交出解药!”
刘老六仰天打个哈哈:“笑话,六爷要不是武协的会员能跟你们白呼半天?”
三个人走出门口,最终还是在胡泰来的带领下冲屋里的刘老六鞠了一躬。
“余巴川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被人当众打成狗,你说这仇他能忘吗?”
“嘿,看在你们还小的份上,下面几句话算是我送的——峨眉自古就和青城派互为天敌,两派的许多功夫都是为克制对方而创立的,峨眉绝技‘缠丝手’可以更改贯通练功者手臂上的经脉,只要老胡学会了缠丝手就能自行解毒了。”
王小军叹了口气,瞬间觉得肩上的担子沉重无比,但他紧接着又长出了一口气,强敌压境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王小军就是这样的人,在没有压力的时候他可能像根羽毛一样随遇而安又飘摇不定,但越在狂风席卷中就越恣http://m.hetushu.com意昂扬,他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让青城派得逞,他要重振铁掌帮!
唐思思道:“武协有六大常委,这跟青城派找铁掌帮麻烦有什么关系?”
王小军刚要说什么,刘老六已经抢先道:
“王小军!”刘老六忽然叫了一声。
王小军赶紧捂住她的嘴道:“这不算一个问题!”
“止疼片——三万了!”
“两万了啊——青木掌发作以后十天之内不会有事,无非就是间发性的阵痛,所以你们还有10天的时间,不过这10天你们不但得到达峨眉,还得确保老胡学到缠丝手。”刘老六忍不住道,“六爷心善,再额外送你们个建议——如今峨眉派前任掌门一年前刚刚去世,派中几乎没有长辈撑腰,小一辈的则太小,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你们要打着拜师的名义他们一定欢迎。”说到这老家伙贼忒兮兮道,“现任峨眉掌门江轻霞是武林四大美人之一,两个臭小子可有眼福了。”
刘老六摆手道:“哪有什么解药?中了青木掌以后必须得由青城派本派的高手用内功逼毒,不然他们一边练毒掌一边还随身带着解药等你去抢吗?”
刘老六嘿然道:“你师父让你游历江湖,你难道看不出来他对你的期许吗?”
刘老六道:“没错,张庭雷也是武协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们只要加入了武协,和他侄儿那点事也就不算事了,至少他不能跟你们明目张胆地动手了。你们自己说这主意值不值一万块?”
当王小军听到刘老六说六大派第一个就是铁掌帮时,心里也莫名地燃起了一团火!看来大师兄没骗他,铁掌帮确实是六大派之首。
刘老六道:“你给我坐下,六爷教你个万全之策。”
王小军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又不敢得罪老家伙,只得赔笑道:“我们实在是没钱,时代发艺室的会员卡您要吗?”说着把谢君君给楚中石的金卡掏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唐思思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峨眉!”随即她又道,“六爷,您刚才给老胡吃的是什么药?”她见胡泰来这会脸色好看了很多,想来是那药管用了。
刘老和-图-书六叹口气道:“还能为什么,他就是看不惯余巴川的霸道呗,其实要说霸道谁能有你爷爷霸道。余巴川多年经营和武当还有崆峒的关系,当时这两派都同意他入常委了,除了峨眉,另两派也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这时候是你爷爷以常委主席的名义一个人投了两张反对票,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他怎么可能让余巴川得逞嘛。”
王小军立刻像汪星人一样乖乖坐下,两只手搭在桌子上道:“六爷您请说。”
刘老六一字一句道:“再有三个月你们铁掌帮就会被武林除名,但这三个月里你还可以干很多事情,比如游说其他五大派让他们同意延长你爷爷的任期,甚至让他们同意让你代替你爷爷接任常委,事在人为,四万了!”
唐思思道:“别闹了,您继续说。”
刘老六道:“废话,当然是。而且他这么做还有一个深意——武协有个规定,会员之间除了双方都认可的比武切磋之外,不得加诸于武力以他人,也就是说等你入了武协以后再想和这些门派的高手请教武功,人家只要说个不愿意你就永远没机会了。”
刘老六哼了一声道:“算了,先欠着吧,但你们记住,下面你们每问六爷一个问题就欠我一万块,下次见面的时候新账旧债得一起结算!”
以王小军的性子自然想问问另外三个美人是谁,可想到囊中羞涩还是忍住了……
“从现在开始,我就真的是一个门派所有的未来了!”
王小军脸一红道:“那我就让余老二替老胡逼毒。”
“青城派其实一直实力不俗,也就略略逊了六大派一点,当年青城掌门余巴川就提出要增加武协常委名额,把他自己加进去,理由是别人家常委都是奇数,六个常委如果遇到什么分歧投票三三对等的话就是个麻烦。”
刘老六道:“未必是心里有鬼,青木掌若不能伤人就只有自伤,铁掌帮盛名在外,他是怕弄巧成拙啊。”
“免谈!”刘老六把门摔上了,随即声音从里面传来,“这个问题算我送的,要不你们就欠六爷五万了!”
王小军直嘬牙花子:“这就是两个人的恩怨由来了。”
唐思思道http://m.hetushu.com:“那……峨眉派的人肯教吗?”
胡泰来悠然神往道:“也不知我师父……”
刘老六察言观色道:“小军,你爷爷也一直没和你私下联系过吗?”
“不要妄自菲薄嘛,凭你的本事基本上已经达到入会要求了,其实六爷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你们该想到上次我要给你们一万块的建议是什么了吧?”
王小军把手套摘了,手掌平平在桌面上滑过,实木桌子硬是被他又压瓷实了半寸。
“咱说到哪了?”
胡泰来苦笑道:“难怪那个阿四跟我动手心神不宁,原来是心里有鬼。”
刘老六忽然问王小军:“你爷爷这一年多没出现是真的吧?”
刘老六微微变色道:“六爷什么身份?我还偏不给你这个机会!”
“现在的社会毕竟不能再随便就出人命,再说余巴川的目的不是干掉你,而是取代你们铁掌帮,青城派的青木掌外人所知不多,会这门功夫的一般也不会显露,那是因为练习青木掌要用各种毒药淬炼手掌,最终导致掌上有毒,被青木掌击中以后起初的几天并无异常,随后毒性逐渐蔓延使经脉枯萎,若得不到救治,轻则废一条胳膊,重则丧命!”
“你小子,只有求着六爷的时候才知道客气哈?”刘老六端起架子道,“可六爷也不是白给人出主意的,别的不说,就刚才那些话就值一辆帕萨特的!”
“啊?”王小军愕然。
王小军斜眼道:“这么说来,六爷您也是武协的会员?”
刘老六道:“那就是了,武协里有规定,就算是常委,只要18个月不露面就等于自动放弃常委地位,你爷爷不但是常委,而且是常委主席,算起来再有三个月不出来你们铁掌帮就会丢掉常委的位置,江湖上有传言,说你爷爷很有可能已经练功走火入魔不能见人了!”
王小军笑嘻嘻道:“不知六爷最擅长什么功夫,我想领教领教!”
刘老六沉声道:“青城派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大肆反扑铁掌帮,他们押宝就押你爷爷出事了,这才趁机要全面取代你们,你们两派素来不睦,今天终于公之于天下了。”
刘老六打断他道:“你师父祁老爷子是武协的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