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章 以二敌百

王小军看看表,现在正好离10点还差几分,他远远地站在义和楼对面四下张望着,这个点儿食客基本都散得差不多了,街上除了偶尔驰过的汽车并没有其他人。
胡泰来跑着跑着觉得很轻松,回头一看,见王小军正在卖力地帮他清理后路,他又不忍心一味自己跑,索性转回身一拳把个举着棍子刚进入他攻击范围的混混打得人仰马翻,俩人就这样跑一跑打一打,一条街晃荡下来,他俩身后留下一大串被打倒的混混,在局限的地势里,追兵最多只有四五个能同时面对二人,这就导致了他们作死一样的节奏,一盆水或许能浇灭两团火,但四五滴四五滴地往上撩只能被蒸发成一股股水汽——他们本来就不该追的!
就这样,胡泰来和王小军在敌人的“配合”下很顺利地就到了胡同尽头的另一条大街上,到了宽阔地混混们重新集结起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很纳闷自己大几十号人怎么还没追住两个人。
王小军道:“而且咱俩现在跑了庞通以后还是得找谢君君。”
王小军道:“一会你俩机灵点啊。”
王小军一掌拍出就清了一条线路,于是赶紧站在那个空档处快手快脚地又拍倒几串人,同时招呼胡泰来:“老胡,这边跑!”他等胡泰来钻进身后的胡同马上挡在口子上,手掌噼里啪啦地一通乱拍,中掌者无不立刻扑街,混混们一时不敢上前,各自用武器试探性瞎捅。
两个人突入敌群左挑右打,这些没练过任何功夫的人虽然拿着武器,但在他们眼中呆滞、迟缓,有的更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王小军巴掌挥出之后很多人就那么不声不响地倒hetushu.com地,连纸人都不如,王小军想了想,还是把手套给戴上了,在这场以二敌百的战役里,他硬是怕伤敌太重又去做了萌猫。以至于后来有人回忆起今夜的事,在承认自己一百多人被对方两个人团灭之后还要心有余悸地补充一句“那俩里头有一个是变态!”似乎这一点比前面说的事情还要恐怖。
“主要是思思不知道咱俩什么情况肯定会担心的。”
“你说。”胡泰来也完全没觉得这个时候问问题有点不合时宜。
两个人鬼鬼祟祟地从暗处踱出来,不住地四下打量,王小军故作轻松道:“说不定对方就是瞎咋呼,几个小混混能叫多少——我艹!”他话没说完,街两边人头涌动,瞬间就把两个口都封死了,这些人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后生,他们拿着棒球棍和砍刀,在手里上下掂着,脸上挂着讥诮慢慢向两人走来,前排的人走完,后面只能看到人头攒动,人数起码得在100以上……
王小军认真道:“既然那群家伙打不过咱俩,那咱俩为啥还要跑?”
其实王小军和胡泰来一开始也确实有点懵,尤其乍一见对方百十来号人把自己围起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跑,因为在普通人或说正常人的认知里,以一敌二已属难得,更别说以二敌百,可这俩人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后已经很难再算正常人,他们是在漫长的逃亡过程中忽然发现了敌人其实没那么可怕,这俩人受了一整天的欺负,胸中的憋闷正无处可发,尤其刚刚还被人撵得像狗一样,这会发起狂来又像狗撵鸡一样撵了回来!
胡泰来索性停下了脚步道:“说得是啊。”
胡泰来嘴上不满,www•hetushu•com自然也明白王小军当时瞒着他是因为原本他今天要去少林,王小军是想让他安安心心地走。
唐思思眼睁睁看着两个人被几十个人追得逃窜进胡同,又看着那两个原样从胡同里杀回来,她有些意外,但还没到惊诧的地步,她现在已经很了解这两个人的脾性,前街上还有几十个混混是刚才没能挤进胡同里的,没人能想到前方已发生突变,所有人都在享受胜利,混混们正在和他们的大哥——纹着虎头的虎头哥和纹着豹头的豹头哥还有刀疤脸在空地上抽烟、闲谈、说笑,只等有人汇报结果。随着一阵哗然,王小军和胡泰来朝这边冲了过来。
“砍死他们!”混混们当然早就观察过地形,怎会让他俩有机可乘——他们距离那条胡同口更近!两边的混混们举着刀棍飞扑而上,犹如千军万马一样杀过来。
三个人心思各异,车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两个人止住步伐面面相觑,忽然异口同声道:“杀回去!”王小军双掌一错,胡泰来一摆单拳,杀气腾腾地顺原路折返回来!
王小军也是往前跑了十几步忽然放慢脚步,他擦了一把额头上汗道:“老胡,我问你个问题。”
最后面的混混们仍然还被蒙在鼓里,但他们这会已经在琢磨回去怎么交代的事儿了——就说那俩孙子跑得太快给他们溜了。大哥想必也不会过分为难他们,既然是约的局,跑了就顶如栽了,以后再堵上门就是了。
曾玉一边开车一边赌气道:“行,你们都是江湖儿女,是大侠,我就纳闷了,老师从小没教你们蛮干和勇敢的区别吗?从高台阶上往下蹦就能证明自己比别人强吗?”
“完蛋!”和-图-书王小军骂了一声,眼瞅着唯一的胡同被十几个混混挡住了,可这时也只能垂死挣扎往那边冲,他眼见三四把刀朝他劈来,下意识地一推最前面那个混混,那人本来立首功心切,忽觉痛彻胸口,然后自己就很神奇地飞了起来,再然后就像颗保龄球似的砸倒很多同伙。
三个人下了车,在曾玉的瞠目结舌中,又勾肩搭背地走了。
王小军见胡泰来已经跑了进去,转身跟上,身后的混混们便立即蜂拥了进来。
胡泰来手上有伤跑不了太快,十几米之后眼看就要被两边的混混超过围住,王小军停下脚步,伸手先把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混混推到马路对面的花坛里,又反手把吊在胡泰来屁股后面的那位推到那边的花坛里,这些天以来,不论是他揍的还是揍他的都是武林高手,王小军可以适应的游戏难度已经升级,寻常人拿着片刀棍棒在他眼里也无非就是树懒手上绑了碎酒瓶子,乌央乌央一大堆看着是挺吓人,其实只要留神对他造成的威胁并不大,他跑几步就推几个人到路边,慢慢的业务越来越熟练,就像个不讲体育精神的领跑者,无论谁想超过他都会被他推出界外……
胡泰来道:“思思留在这,我俩先去看看情况。”
混混们眼见着两个人本来都已经跑了,这会突然又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冲了回来,这个时候观察力的强弱就决定了一个人的前途——有些人已经敏锐地观察到:这两人虽然都是汗津津的,但毫发无伤,再看路两边已经成了摆设的同伙,大略就可以推测出发生了怎样的悲惨事情,于是自觉地躲在边上,正如对方是在百万军中来去自如的赵子龙,你顶头碰上的时候要是和图书默不作声地闪开他肯定不会主动找你麻烦,可你还喊打喊杀地冲上去那就死了活该了。但是这样的聪明人毕竟是少数,不少人成为了曹军中的伤兵甲乙丙,被王小军的巴掌和胡泰来的拳头呼在了马路上……
这是一条非常窄的胡同,这会摆满了各家各户下班人的电动车和自行车还有垃圾筐,胡泰来在前面跑得深一脚浅一脚,还得考虑为王小军开路,但这样一来王小军就每每被混混们撵上,他感觉身后有人贴上来了就得回身拍一掌,就这样他跑两三步回头拍一掌,跑两三步回头拍一掌,离他最近的混混全都被拍地上了。
唐思思下了车又把头探进副驾驶,认真道:“你真的回家去吧,我们都是问题少年,你需要的是一个贤良文静的少奶奶,我肯定成不了这样的人。”
王小军道:“就是,我们思思既不绿茶也不心机,让你娶回去家去还不得被欺负死啊。”
唐思思看看表,推断出陈长亭这个时间大概还在义和楼里,她缓缓走过街心,躲闪着那些被王小军和胡泰来不断打飞的混混们进了义和楼的后厨,她要和陈长亭道个别。
曾玉听了他们的对话,结合他们的处境,不禁道:“你们可想好了,后面那位爷只要找到你们就没好,你们自己都朝不保夕了,这当口还要帮人打架去?”
“你闭嘴!”唐思思道,她也是从小出生在武林世家,对诺言的分量有深刻了解,所以虽然曾玉说的都是实情,但唐思思就绝不会问这种话。
这些混混平时也参加类似的约架局,但真正动手的时候很少,毕竟在当代社会打架就是打钱,医药费、从局子里往外捞人都是一大笔花销,大多时候哪一方人多就和_图_书会自动获胜,失败方的老大最多就是借台阶认栽,摆个酒道个歉双方以后明面上还是朋友。今天的局尤其不同,是好几个老大一起攒的,也就说以前是各路诸侯割据,今天终于拧成了一股绳一致对外了,炫耀武力的意义实在大于实际意义,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想到对方敢来,既然来了,跑了自然也正常,可万万没想到跑了之后还杀个回马枪。以少胜多的个例他们只在演义小说里听过,而那些个例还有个专用名词叫经典战役,他们没料到自己今天就身处一场经典战役中,只是好死不死地成了注定要退出历史舞台的那一方……
曾玉停下车道:“你们真的要去啊?”
“说得是啊。”
“说得是啊!”
“快跑!”王小军拽了一把胡泰来撒腿就要往前面小胡同里钻,胡泰来也是有点眼晕,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
曾玉道:“你们可以报警啊。”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距离义和楼还有一条街的方位,王小军道:“停车!”
胡泰来微微一笑道:“当然不能,可是如果你不蹦就会有人受伤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眼瞅着前面的同伙一个又一个倒下,再后面的混混也不是傻子,知道挨得太前必定倒霉,可要说在自己手里让两个人跑远又不好交代,于是保持着一边呐喊一边控制速度的节奏,王小军几次转身要等他过来,他都是脚拼命动却不往前,在原地玩登云步,嘴里哇哇大叫,一边使劲冲王小军抛媚眼,示意他快走……
而这件事对王小军而言很简单,侠义、诺言都不在他的考虑之内,他满脑子都是如果他不去赴这个约庞通以后还会找谢君君的麻烦,而且会变本加厉,他不能变相害了谢君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