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章 大乱斗

王小军惊讶不已,但很快就摆正了心态,对方是大名鼎鼎的武当小圣女,自己刚才没出全力是怕她空有盛名,既然双方势均力敌,那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他摆开双掌大开大阖地狂轰过去,陈觅觅迎着这波风暴竟然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她步距短而轻快,在王小军面前左一晃右一晃,左手划个圆圈把王小军双掌绞在一边,右手找个空档“啪”的一下在他肩头打了一下——正是天下闻名的太极拳!
就在这时山边的树丛里忽然有人冒出头来不满道:“你们打架怎么不叫我?”
王小军喊道:“不是这个,你就说我骗过你吗?”
王小军这次可不淡定了,他见对方年纪比自己小,又是个姑娘,心里最怕的就是陈觅觅和他打太极耗时间,没想到人家进攻的欲望一点也不比他小,说到底太极拳不是太极盾,既然有个拳字,那就是要打人的!王小军自以为没有轻敌,其实恰恰犯了最大的错误那就是自以为是,他才是“太年轻”的那一个。他肩头中拳尚无大碍,当下振奋精神舞动双掌再次攻了过去。
“那我不客气了。”王小军心里有气,起掌向陈觅觅肩头拍去,不过自然还是有分寸的,这一掌主要吸引陈觅觅的注意力,而且只用了一两成力道。
“老疯子!”
就在这时原先给王小军领路的那俩小道姑也从路边钻了出来,她们见三和-图-书个人大打出手,不禁叫道:“这是怎么了?”
“老疯子!你得替我说句话啊,这两天我对你怎么样?”
陈觅觅沉着脸,一手拨打来掌,另一只手直接来抓王小军胸口,竟然是要和王小军展开对攻,王小军暗笑,心说你们太极拳防守也就罢了,和铁掌硬碰硬岂不是要自讨苦吃,看来对方还是太年轻。他任凭陈觅觅手掌贴近,自己左掌探出要反制她的手腕,两厢一撞,王小军只觉左掌像拍在了一个厚牛皮做成的气囊上,瞬间被弹得退了一步,这还不说,右掌被陈觅觅一拨,他半边身子就像失控一样栽歪了一下,一招之下,王小军又跳又退,陈觅觅跟身进步继续抢功。
以战力而言,苦孩儿高出另外两人甚多,本来他和这两个年轻人都是朋友,但一动上手就又没轻没重起来,苦孩儿一掌拍向陈觅觅,王小军怕陈觅觅接得吃力又急于要找老疯子辩白,于是斜插过去迎住了苦孩儿,猛出一掌要把他逼退,苦孩儿见王小军掌来,兴高采烈地等着用游龙劲把对方的劲道都弹回去,陈觅觅皱了皱眉,她是那种主次分明的女孩儿,见王小军这掌拍实了肯定反弹不轻,说不定还会受重伤,于是伸手在千钧一发之际把他扯了回来,用太极劲的柔力托住了苦孩儿的胳膊,这一招一过,陈觅觅和王小军同时发现他们两个一刚一柔和_图_书加起来正好匹敌苦孩儿,苦孩儿也又惊又喜道:“好,你们两个打我一个才有意思了!”说着加紧攻势,这一来王小军和陈觅觅既顾不上说话,更顾不得彼此提防攻击,被迫全心全意地合力对付苦孩儿。
明月纠正道:“也不是什么都没拍,他在镜头里和苦老爷子一起吃了块面包——”
“啰嗦!”
王小军是看见了希望,陈觅觅则被苦孩儿的新形象吓了一跳,老头儿头发胡须都修理过,穿了件新半袖,下面是七分裤,一看就是被年轻人捯饬过。两人自然而然地停下了手,苦孩儿却飞身出来道:“你俩玩够了,我还没玩呢!”他探身向王小军拍出一掌,旋即绕个圈子朝陈觅觅打出一拳,王陈二人分别从两边抵挡他的进攻,苦孩儿觉得不过瘾,把王小军赶在了陈觅觅身边,陈觅觅见了王小军仍是怒气不减,两人瞬息间过了几招,苦孩儿不甘寂寞,一手一个,分袭二人,三个人顿时来了个大乱战。
“苦孩儿?”
王小军也不乐意了,心说我一个大男人会为了怕挨揍骗你一个小姑娘?好像我真的怕你似的。他还想再说什么,陈觅觅已经绕过车子来到他面前道:“来吧,我让你先出手。”
王小军又吐了半天,陈觅觅就真的在边上等了他半天,看来是非得揍王小军一顿她才能消气。
其实王小军是想多了,陈觅觅和-图-书这会也不轻松,这姑娘无论资质还是先天条件都是万里无一的人才,师父更是江湖顶尖人物,她之所以还能克制住王小军,是因为王小军根基太差,而王小军自己从来没想过自己是从一个多月前才开始练功的。陈觅觅只觉对手甚强,只要稍一疏忽就不免再难扳回,可是王小军表现得武功越高她就越生气,这时脸上挂着寒霜,把太极功法运用得妙到巅峰,王小军无语道:“咱们要不先停手,你总得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吧?”陈觅觅却不说话,王小军这一有罢斗之心顿时落了下风,他本来修为大不如陈觅觅,这时被太极劲摆布得东倒西歪,王小军身子后倾,双掌蕴力猛突向前,陈觅觅见这招太过刚猛不敢硬行化解,只得飘然后退,王小军怒道:“你再缠着我我可真不客气了!”
这两个人一旦对上,一个是力大招沉一个是借力打力,一个是招法精奇,一个是无迹可循,同时施展全力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刚才那种一面倒的局面,王小军学得杂,但不可谓不精,铁掌、缠丝手、余巴川的怪掌,甚至胡泰来的黑虎拳这时在他脑子里全都融为一体,随取随用已经没有了界线,但就算这样依然连个上风都没占到,陈觅觅双手忽拳忽掌,更是没有半点桎梏,往往是王小军几十掌拍来刚换得一点主动,被她手上划个小圈子就瞬间逆转,跟和-图-书王小军长篇大论滔滔不绝相比,陈觅觅更能一语中的画龙点睛,王小军直到今天才领教了太极拳的奥妙,他也能觉出对方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道有一半都是自己贡献的,可就是无法可施,王小军越打越心惊,越打越沮丧,自他上了武当山,随便一个疯老头一个小姑娘都让他束手无策,由此他眼中的武当派也无限神秘高大起来,深觉铁掌帮能排在武当之前实在是侥幸。
那个白脸叫明月的小道姑撇嘴道:“我师爷和师父他们在屋子里正生气呢,我们没地方待,只好找师叔祖你这个避风港来了。”
苦孩儿着恼道:“两个小丫头,一边去!”
陈觅觅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问:“明月、静静,你们来干什么?”
王小军其实也没吐出啥来,他渐渐直起腰道:“陈姑娘你冷静一下,那台DV是空的,我什么都没拍。”王小军也是看过偶像剧的人,知道这时候必须一句话把事情说清楚才有消解误会的可能,于是这句话里全是干货,像“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说”之类的话作料一概不用,可谓用心良苦。
明月看了看王小军,欲言又止。
王小军心里叫苦不迭,前天碰上老疯子不说,今天又遇到一个疯丫头,武当开派祖师叫张三丰,看来都是不疯魔不成活的主儿,自己没招谁没惹谁就成了全武当的公敌,也不知道该跟谁说理去。他情绪起伏波和_图_书动就不如陈觅觅那么一鼓作气,身上又中了一拳一掌。
静静接着道:“然后就什么也没有……”
心直口快的静静道:“还不是因为王小军,师祖他们给了王小军一个DV,让他把游龙劲拍回来,结果他什么都没拍。”
“来呀!”陈觅觅言简意赅道。
陈觅觅眉头紧皱道:“你是怕挨揍才这么说的吧?王小军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说到后来,小圣女又失望又痛心疾首,也不知她哪来这么痛的领悟。
不等苦孩儿说话,陈觅觅道:“苦孩儿只有八岁的智商,哪懂骗不骗的,再说你用DV偷拍他又怎么会知道?”
王小军郁闷到了极点,这可不是说不清了么?
王小军利用这个机会跳在一边道:“不打了,谁想揍我也随便吧。”
王小军和陈觅觅都曾和苦孩儿单独过招无数,两个人待遇也相同——只要苦孩儿一认真起来就马上会挨打,但此刻联手竟然和老头打了个旗鼓相当,但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两人必须抛开一切芥蒂通力合作,别说心怀鬼胎想着偷袭对方,就是抱有自私侥幸心理也不行,二人在错身盘桓之际总免不了要有眼神交流,王小军就发现陈觅觅终究是怒意难平。
王小军无奈道:“你想打架我陪你,不过话得说清楚,我可没做亏心事。”
陈觅觅纳闷道:“他们为什么生气?”
苦孩儿道:“你对我不错,就是脑子笨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