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9章 抢亲计划

“呃,可以。”女店员犹豫了片刻才捧出一套雪白的婚纱来。
陈觅觅一哆嗦道:“瞅你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曾玉是你情敌呢。”
华涛愕然道:“诶,别走呀,我事还没说呢。”
王小军笑道:“就知道你还有事。”说实话他有点看不惯华涛的小商人嘴脸,所以故意调戏了他一把。
“呸,把你卖了也不值20万。”这时她的电话响起,陈觅觅道,“是华涛。”
陈觅觅接起来又是简单地说了几句就挂了,她对王小军道:“他要咱们去跟他见一面。”
陈觅觅瞪大了眼睛:“你要去抢亲?”
华涛眼睛一亮道:“为什么这么说?”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你吃醋了?”
王小军假装很随意地问了一句:“刚才出去那人也是订婚纱吗?”
王小军道:“什么意思?”
女店员打量一眼陈觅觅,不留痕迹地吹捧了一句:“这很容易。”不过小圣女多年习武,身材十分匀称,而且还肤白貌美大长腿。女店员道,“凭这位小姐的底子,我们店里随便一套婚纱绝对都能穿出公主范儿来。”
陈觅觅被他拉着手本来就微感不自在,这时不禁瞪大了眼睛。
王小军接过来一看,时间地点和自己在婚纱店看到的一样,新郎果然是曾玉。他干笑道:“嗨,早知道就不白跑一趟了。”显然,唐门嫁闺女,华涛作为本地有头有脸的武林人士是被奉为上宾收到邀请的。
华涛问王小军:“你们要找的那辆车找到了吧?”
王小军道:“押宝本来就有风险,就看回报率怎么样了,对吧?”
华涛道:“我打听过了,这个曾玉家在四川是很有实力的,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是怎么回事,不过奉劝一句,这世上无非就是有钱人终成眷属,唐思思和*图*书现在嚷嚷着不乐意,说不定很快就会改变主意的,你们也别往心里去了。”
“我们再去别处看看。”王小军敷衍了女店员一句,拉着陈觅觅快步走了出来。
王小军坐下,自给自足地泡起了茶。
华涛道:“我听说他来中国以后天天花天酒地,有这事儿吗?”
陈觅觅憋着笑,也不知道王小军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会不会。”王小军懒得在这件事上跟他多说,直接问,“华叔找我们来是有事?”
“什么?”
“婚纱啊,迟早也用得上的。”
王小军道:“通过他这几天的刻苦训练就能看出,他还有强烈的求胜欲望,如果他只是想敛钱,本来不用吃这份苦的。”
王小军道:“那还不简单,你买瓦肯斯基赢了也就赢70万,万一雷登尔赢了你这200万可就变600万啦!”
王小军道:“华叔打算压多少钱?”
华涛道:“这种快钱谁不想赚?”
华涛这才咬牙道:“好,那我就信你一次!”
……
王小军道:“专业人士怎么看?”
华涛道:“我手上所有的活钱加上东挪西凑了一点,大概200来万吧。”
华涛道:“绝大多数人看好瓦肯斯基,他拳头重速度快,而且比雷登尔年轻很多,有人推测,雷登尔这次来中国主要目的是为了敛钱,他已经不是当年的拳王了,所以他的赔率达到了一比三,就是说所有人都看好瓦肯斯基,我就是想问问你们的意见,你们觉得雷登尔有赢的可能吗?”
王小军无语,他也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但总归是这么大一个掌门就差痛哭流涕了,他想了想郑重道:“那我也还是建议你压雷登尔,至少他的胜算不像大部分人想的那么少,起码也有五五开。”
hetushu.com王小军道:“进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王小军道:“我们能看看他那套吗?”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了一眼,原来华涛的真实目的就是花三万块钱买一个内幕消息,这笔买卖可做精了。
“你算什么呢?”
王小军道:“我们不差钱儿,你得把我未婚妻打扮得秒杀Anglababy才行。”
王小军道:“你能办起这么重大的比赛还在乎这点钱?”
华涛道:“那我就直说了吧,雷登尔和瓦肯斯基的比赛外围下注已经如火如荼,我就是想知道雷登尔的真实情况,你们觉得他和瓦肯斯基谁能赢?”
王小军欠了欠身道:“找到了,谢谢华叔。”
“后天,也就是老雷和老毛子比赛的日子——”王小军掰着指头,掐诀念咒一样地嘟囔着。
说到这华涛回身拿过一个鼓鼓囊囊的纸袋放在桌上道:“这是三万块钱,是你们这几天的酬劳。”
陈觅觅道:“这点上你又怪不着她,她甚至都不知道老胡喜欢她吧?”转而她也有些愤愤道,“可是作为朋友她结婚都不叫我们就太过分了。”
王小军不悦道:“别随便一套啊,我们要挑就挑万里无一的,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俩都是富二代,结婚纯属是联姻性质的,婚纱穿在我未婚妻身上得有那种让人一看就发出‘哇,这家人好有钱诶’的效果。”
华涛咬了咬牙道:“好,你们就说雷登尔状态怎么样吧?”
王小军劈头盖脸道:“我们下个月结婚,想选套婚纱。”
女店员二话不说就领着王小军到了一面墙壁前,口若悬河地介绍起了里面的婚纱,这些婚纱果然是价值不菲,最便宜的也要三四万。
“接呀,看他有什么事儿。”
“看我眼色行事!”王小军下了和-图-书车,抬头打量着这家婚纱店,从硕大的玻璃窗和它所处的地段看来,这家店的规模很不小,陈觅觅也下了车小声问:“你打算怎么办?”
华涛犹疑道:“光凭这点就下结论是不是有点冒险?”
华涛忽然神秘一笑道:“其实没找到也没关系,你们找车主要是为了找人是吧?唐思思后天要举行婚礼,请柬刚送到我这。”说着把一份大红的帖子递了过来。
华涛苦笑道:“大侄子你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别看我又是华掌门又是华总的,可没看起来那么光鲜,华山派百十来号人要靠着我吃饭呢,六大派里就属我们华山最穷,一没地产二没资源的,我那些徒弟都是穷人家孩子,跟着我就为了混口吃的,大部分学几年功夫都给人当保安去了,人家叫你声师父,你不能就送这么个前程给人吧?我每天跟这总那总赔笑脸不就是为了能给徒弟们挣个前途吗?要不然谁愿意不人不鬼地在这个圈子里混,你以为我不想每天待在有山有水的地方享受生活呀?”也许是喝多了酒,华涛一股脑倒出一大堆苦水。
陈觅觅欢欣鼓舞道:“好浪漫啊,我终于也要干强抢民女的事儿了。”
“调皮。”华涛忽然凑上来道,“这几天你们跟雷登尔相处得还行吧?”
“这才说明咱俩配合默契嘛——诶,刚才有看上的没?”
华涛仍然闷头不语,王小军把怀里的大信封拍在桌上道:“这样吧,不管你压谁,替我压三万雷登尔。”
女店员顿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对,他订的是一套20万的婚纱。”
陈觅觅有些慌地问王小军:“那人为什么会进婚纱店?唐门有适婚的年轻人吗?”
王小军老实不客气地把钱揽在怀里道:“谢华叔,华叔讲究人,给人送钱还特和*图*书意打个电话——那我们就告辞了。”
王小军摊手道:“还有别的办法吗?两天的时间再想找到那辆奥迪不大现实了,好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尼姑,咱们到时候直杀入敌方大本营,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思思嫁不嫁老胡先不说,她必须不能嫁给曾玉!”
王小军道:“我没猜错的话她要嫁给那个曾玉,你是没见过那个奇葩,从头发到脚趾全是戏!我就是纳闷他们为什么会在西安结婚。”
陈觅觅笑道:“我看思思那套20万的就挺好。”
在车上,王小军恨铁不成钢道:“唐思思这个叛徒,她居然要背着老胡嫁给别人。”
王小军托着下巴不置可否,随即扭头问陈觅觅:“你觉得呢?”说着悄悄用力捏了她手一下,于是陈觅觅也故作深沉道:“总觉得还差点意思。”
王小军在婚纱的下面发现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唐思思,于X年X月X日送到XX酒店。陈觅觅显然也看到了,她冲王小军微微点点头。
女店员眼睛发亮道:“有有有!”这句话很好地解释了他们为什么小小年纪就要结婚的原因,还给了她无穷的动力,女店员马上就像上了发条擦了油的机器一样勤奋地转动起来。
陈觅觅大声道:“我也要这么贵的。”本来这会要按剧本来她应该是摇着王小军的胳膊撒娇,可陈觅觅在这方面的演技是零,只好临时演绎成了怒目横眉。
王小军点头:“嗯嗯。”
女店员一听这话顿时打起了精神道:“这位先生想选套什么价位的呢?”
婚纱店里负责接待的女店员见一对小年轻进来,并没有十足的热情,看这对年轻人年龄似乎还不到结婚的时候,大概就是闲逛到这里随便看看,她无精打采道:“有什么能帮两位的吗?”
陈觅觅道:“http://www.hetushu.com华叔叔,你还是直接说事吧。”
“老雷的比赛是上午,思思的婚礼是中午,我在算时间来不来得及。”
王小军道:“华叔难道是想当回朝阳群众?”
王小军道:“到时候还是按你说的,最好能‘兵不血刃’地把思思偷出来,实在不行只好杀个血溅当场,我就不信脑瓜瓤子打出来她这婚还结得成!”
陈觅觅道:“华叔叔也想参一脚?”
王小军按记忆把车开到上次华猛带他们来的那栋写字楼前,直接上了8楼,华涛在办公室里等他们,这会是半下午,华涛看样子又喝了不少酒,两眼通红,王小军他们进来的时候他正坐在茶几前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见两人来了他客气地招手道:“来,坐。”
“跟我走。”王小军在门口忽然拉起了陈觅觅的手,大步走了进去。
“切。”陈觅觅道,“下次你再有什么计划能不能先跟我打声招呼,刚才要不是我机灵谁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华涛失笑道:“你太瞧得起我了,我哪有这么大能耐?我无非就是承接了地陪这一块的业务,把你们安排进去你知道我陪着喝了多少酒吗?你们要不来我本来是想让华猛去的,不过我那徒弟你们也见了,人傻,还实心眼,再说华山派的人也不方便直接参与进来,所以我才问你们的意见。”
“x月x日,那不就是后天吗?”陈觅觅一惊道。
女店员遗憾道:“可惜两位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不然我们店是可以定做的。”
王小军道:“咱俩结婚的时候就照这个标准来。”
陈觅觅道:“人家凭什么告诉你?如果你是婚纱店的老板你会随便透露客户信息吗?”
华涛小心地问了一句:“到时候你们不会去现场闹事吧?”
王小军装模作样道:“领我看看你们店里最贵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