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0章 停车场伏击

王小军见雷登尔已经准备好了,他冲一行人点点头,拎着钥匙率先走出了酒店大门。
“也就是说你也不确定呗?”陈觅觅摊了摊手,跟着他出了门。
今天是雷登尔比赛的日子,一大早他起来又热了一下身,少量的运动使他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光泽,其实雷登尔也知道三天的训练改变不了什么,但是这至少让他心里踏实了很多。
用掌的那名杀手见王小军冲上,双掌齐发,王小军一看再好没有,同样是双掌齐发,四掌相对,那杀手一声不吭地被拍飞了出去,王小军瞬间又闪回到雷登尔身边,对陈觅觅道:“我那边的解决了。”
现在时间还早,酒店的停车场一片静谧,只有几个清洁工在慢慢地清扫地面。
“好!”陈觅觅像接力一样弹射出去,目标是停车场边上的一名杀手,那杀手刚发完一枚弩箭,这时把扫帚改装成的弩机朝陈觅觅砸来,陈觅觅一拧身已经欺到他身前,她手里还有接住的几支弩箭,一起按进了那杀手的后背,那人也知道这弩箭的威力,一失神之后再也顾不得别的,惊慌失措地爬出停车场的栏杆,踉踉跄跄地跑向马路对面。
这时五名杀手已去其三,剩下的两人怔忪不安地远远躲开,陈觅觅高声道:“不要恋战,快上车。”
陈觅觅不等那弩箭到王小军近前,已经一探手把它接住,她一双白皙的手掌翻动,那支弩箭就在她双掌之间流转——原来陈觅和-图-书觅也已觉察到了不对劲,王小军那句还没说完的疑虑也引起了她的警惕:为什么区区一个停车场要用这么多人来打扫?
……
就在这时,一名潜伏已久的杀手瞄准这个机会猛地从角落里扑向雷登尔,他左掌当先,右掌蓄势待发,王小军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雷登尔身前和他对了一掌,停车场的众人就觉耳朵里嗡嗡作响,两人一碰之下竟然发出了金属撞击的动静。
“有刺客!”陈觅觅急促地叫了一声,与此同时,“嘣嘣”之声不绝于耳,停车场四周四名杀手一起发弩,陈觅觅伸手又抓过一支,王小军则拍飞一支,胡泰来面对两支快弩,只用拳头砸断了其中的一支,另一支噗的一声扎进了他肩头,这种弩箭头是角度很钝的三棱锥,扎进身体里不会致命,但瞬间就会让人失血过多失去抵抗力,胡泰来低头看看那弩箭,伸手想拔最终忍住,他想也不想地飞扑向正对面的杀手,对面那人戴着口罩,见到胡泰来的那一刻有些意外,接着露出一丝冷笑,他似乎很清楚胡泰来的斤两,现在他受了伤,更是板上鱼肉一样。
最惨烈的战斗发生在胡泰来和蒙面杀手之间,两人都是用拳,一样是刚猛的路子,双拳相撞,那杀手眼中露出了惊诧的表情,二人顷刻就过了十几招,那杀手手臂隐隐作痛,他原本以为对付胡泰来手到擒来,不想对方功力大进,于是打定主意让胡泰http://m.hetushu.com来伤口发作自己倒下,于是一味躲闪,胡泰来双拳连击,那杀手身形摆动灵敏地躲避着,只听拳头破风之声不绝于耳,紧接着“砰”的一声那人面门中拳,身子直飞出去,口罩也掉在了一边,他还是低估了胡泰来的速度和威力,胡泰来厉声道:“原来是你!”这人居然是青城派的阿三。
王小军隐隐地觉着哪里不对,他随口对陈觅觅道:“为什么……”
两人作别华涛走出来的时候,陈觅觅问王小军:“你真的相信雷登尔能赢吗?”
王小军机警地打量着四周,如果余巴川亲至,恐怕他们三个联手也未必抵挡得住,这当口他也来不及细想青城派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样子要对付的不是他。
这名杀手同样戴着口罩帽子,但从眉眼看年纪已经不轻,王小军心中一动,起初怀疑是余巴川,但马上就打消了这个疑虑,余巴川的掌法云诡波谲,但尚不及眼前这人凌厉,王小军掌心热辣辣的,心里十分震惊,自从他练会铁掌第一重境,凡是和他对敌的人大多不愿意和他硬碰硬,而这名老者不但用掌,而且掌力同样刚猛,一掌既出,绝不留后退的余地,铁掌帮的掌法虽然霸道,毕竟还是有极其精微的招数做后盾的,这老者的掌法则更显质朴,他此刻看王小军的眼神也充满了不可思议,这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硬生生接了他一掌,居然浑若无事,他脾和图书气比掌法更烈,怒喝道:“你再吃我一掌!”
王小军和胡泰来刚才分站在雷登尔的一前一后,这时两人突击出去,只剩了身侧的陈觅觅,这姑娘双脚自然分开,双臂缓缓舒展,在身前形成了一股神韵自然的气流,另外三个杀手射来的弩箭全被她看似轻描淡写地揽了下来。
三人围护着雷登尔转过一个拐角就看到了那辆商务车,这时忽然从车后冒出三名杀手,手里弩机连发,陈觅觅双手一晃,太极劲运出将弩箭全部撞开,她沉着脸道:“我们中埋伏了!”看来这批杀手远不止5人,他们按照雷登尔必行的路线处处设伏,一步步让目标暴露在更容易就范的地方,三名杀手片刻间就又换好了弩箭,眼看就要进行又一轮的发射,陈觅觅忽然拔地而起掠了过去,其中两名杀手觑准她身在半空不能转圜的优势,嗖嗖地射出两箭,陈觅觅双脚互蹬,身子冷丁又往上升了半尺,两支弩箭便全落空了。
胡泰来在雷登尔肩膀上一拍道:“跟我走!”他领着雷登尔原路返回,不料刚才那两名杀手已经封住去路,两把弩箭直指他和雷登尔,胡泰来视若不见继续大步流星地往前闯,“嘣嘣”两声,两支弩箭分射向胡雷二人,胡泰来先用肩膀吃住一支,接着跃起把射向雷登尔那支弩箭也用胸口挡住,他身子不停奔到第一个杀手前,那人似乎已被吓傻,只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就被胡泰来一拳砸在地上和-图-书,当他想扑向第二个杀手时,眼前已是一片金星,同时前胸两肩的三个伤口都有大量鲜血泅出,瞬间就把上衣湿透,别说继续打,就连站也站不稳了。
王小军见胡泰来冲了出去,而自己等人离车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他冲陈觅觅使个眼色,自己也飞身扑向前面的一名杀手,那杀手本来在换弩箭,见有人冲上索性把弩箭扔在一旁,他双掌摆在身侧,似乎对对付王小军胸有成竹。
胡泰来一直陪着他,到快出发的时候王小军和陈觅觅也来了,雷登尔欣慰地看着这三个他刚结交的中国朋友,他们可以说陪他度过了职业生涯中最黑暗最无助的几天。他这次来中国没带陪练也没带教练,这在行内人看来就知道雷登尔没有认真对待比赛,但此刻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他明白他仍然很难赢瓦肯斯基,但他会尽力打好这场比赛。
陈觅觅瞬间就和三名杀手战成一团,王小军还担心她伤势未愈,陈觅觅大声道:“我没事,小军,开我的车走!”
剩下的一名杀手见有便宜可捡,冷笑着漫步上前道:“这你可别怪别人——”他话音未落,只觉眼前被巨大的黑影笼罩,雷登尔俯视着他,满脸怒色,四五百公斤的拳头轰击而出,这人头部中拳,一声不吭地趴展在地,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们这次的目标不是富豪家的软萌小孙女,而是世界级的拳王……
胡泰来断后,一边跟王小军道:“是青城http://m.hetushu.com派的人!”
王小军不置可否道:“老雷怎么说也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不支持他谁支持他?”
他话音未落,“嘣”的一声响,他们正对面那个清洁工把扫帚样的东西对准王小军,发出一支弩箭!
那三名杀手见陈觅觅露了这一手轻功,心知必是劲敌,其中一人索性把弩箭对准车胎扣下扳机,“嗤——”的一声,那辆商务车车身歪在了一边,这样一来雷登尔他们就算上了车也走不了了。
王小军还是第一次见陈觅觅展露轻功,不禁吃惊道:“我擦,这个牛逼啊。”胡泰来也意外道:“武当梯云纵?”武当派的太极拳闻名天下,那是很多人亲眼见过的,而还有一门被传得玄而又玄的轻功就是梯云纵,据说掌握了这门功夫之后人在半空中能像攀着梯子一样上下自由,对这种毫无科学根据的传闻,别说王小军,就连胡泰来也怀疑态度,没想到今天能有幸亲见。
王小军却巴不得他只缠自己,当下晃动双掌和他剧斗开来,两个人在极短的时间里已经对了20多掌,而与此同时陈觅觅和三名杀手也才过了七八招而已,就听停车场里就像有十几个大汉围炉打铁,乒乒乓乓之声不绝于耳。
直到这时雷登尔才反应过来,这是有人不想让他顺利比赛派了杀手来阻碍他,雷登尔自幼在黑人聚集的贫民区长大,街头枪杀也看过不少,这时倒是没有六神无主,见了陈觅觅的手段之后还忍不住叫道:“嘿,好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