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2章 愤怒的雷登尔

王小军他们在这当口赶到了,胡泰来的伤口被按满了药粉,重重包扎起来,王小军学着对面的助手那样帮雷登尔喂水、擦汗,一边道:“老雷,悠着点啊。”他这个外行也看出雷登尔这样打不行,12回合的比赛这才第一回合雷登尔已经打得气喘吁吁,对面却连身还没热呢。
瓦肯斯基来参加这场比赛的性质更像是一场正式的暴力登基仪式,作为职业拳手,雷登尔的状态和境况他都了若指掌,他猜测到了雷登尔只是为了钱来被他打倒的,他们本来应该是一对很有默契的选手,其实谁也不用说什么,老拳王会把皇冠传递到新拳王的手里,失败者骗点养老金,胜利者则会开启自己的时代,但是他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做的那些出格的事,这个舞台本就是弱肉强食,和和气气打完一场结局并不难猜的比赛,会让那些渴望激战的粉丝感到失望,想到这瓦科斯基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
“完了完了完了。”王小军道,“没想到老雷是这么个直筒子脾气,他是怎么当上拳王的?”
“别冲动了啊——”王小军小心地嘱咐了雷登尔一句。
当裁判用力挥下手时,雷登尔的拳头暴风骤雨一样倾泻了过来,他没有给瓦肯斯基任何反击的机会,俨然就像体力测试时在打一和图书个无辜的沙包,台下的欢呼叫好声此起彼伏,当然也夹杂着一些失望的嘘声。
现在充填在雷登尔胸膛里的,只有漫天的怒火!
他走进体育馆,走进后台,又出现在拳台上,他所过之处,到处弥漫着拳迷的呐喊,有的是他的粉丝在为他助威,也有瓦肯斯基粉丝们的起哄嘘声,主持人在用亢奋的声音介绍他的出场,这一切在他耳朵里全都置若罔闻,他这时忽然真的体会到了他战斗宣言里那句话的情绪——快点结束战斗!但结束以后不是为了回去洗澡睡觉,而是去看看老胡,因为他的手心里还攥着老胡的鲜血,他知道朋友们所受的伤全是因为有人不想让他出现在这个拳台上,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他只有将满腔的怒火全转移到了瓦肯斯基的身上,在某一刻,他甚至有点感激自己的职业,这是一个可以将怒火发泄到拳头上的职业,如果他是一个保龄球手,以他的脾气也一定忍不住会抄起一个保龄球砸在瓦肯斯基的头上!在他最强大的时候,他也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迫不及待地要战斗!
这时胡泰来忽然道:“老雷,别冲动!”
瓦肯斯基清楚自己的时机已经慢慢成熟了,经过两局的疯狂出拳,雷登尔的体力一定已经消耗大半,在第和_图_书三局里,他像头野兽一样扑了过来,雷登尔毫不示弱地展开对攻,但他的拳头确实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劲爆了。
陈觅觅忧心道:“老雷这不是比赛,是拼命!”
陈觅觅托着下巴道:“而且,老胡教他的招数他一招都没用,我真不明白他这几天下这么大苦功图什么。”
王小军无奈道:“是,我们都看出来了,不同的是现在结束你还能走着回宾馆,下个回合结束你就得躺着回去了。”
雷登尔回头看着他,缓缓点了点头。
第一回合结束,瓦肯斯基上半身被打得像只红虾一样回到了角落,但他没受任何实质上的损伤,就如同两军交战,对方把一半的火力招呼上来只是烧了些旗帜锣鼓一样,他冷笑着,反而对这场比赛更有信心了。
场上气氛就因为两个拳王的眼神就进入了一个小高潮。
结果第二局一开始雷登尔又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一顿狂轰,瓦肯斯基双拳抱头,不停地换角度给雷登尔攻击,在拳击比赛中,跳跃、快速移动都是很好的协助防守手法,但瓦肯斯基并不愿意这么做,为的是就是引诱雷登尔不停出拳,消耗体力。
雷登尔扭头看着胡泰来,这次胡泰来没有说话,只是虚弱地冲他点点头。
瓦肯斯基不断防守,他的粉丝们可hetushu•com不干了,他和雷登尔的比赛之所以能引起这么大反响,就是因为他们同属于进攻型选手,粉丝们最希望看到的是两台螺旋桨互绞,看谁能把谁绞碎,结果瓦肯斯基的表现就像是一个生了锈的风扇,大大有玷战斗种族的名声,于是起哄和叫骂声渐渐高涨,现在的粉丝观赛水平都高,不少人直接用俄语开骂。瓦肯斯基一边心花怒放一边不屑,心说你们懂个屁,我这只不过是想赢得更稳妥一点。不过为了平衡粉丝们的心理,偶尔也递出一两拳,但看着就毫无诚意。
场上,雷登尔出拳已经明显迟钝,随着脸上吃了几下,他更显出恼羞成怒的样子,瓦肯斯基面带冷笑,他不断地移动、出拳,配合着他充沛的体力,就像一头穷凶极恶的袋鼠,谁都能看出来他就算第一回合这么打也占上风,相比起来雷登尔就是个任性胡闹的孩子,在极短的时间里挥霍完了本就不多的精力,这会呈现出了支持不住的景象。
这时,瓦肯斯基利用雷登尔一个空档右勾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下巴上,雷登尔一路踉跄着靠在了王小军前面的围栏上,随即慢慢往地上出溜下去,但是根据比赛规则,只要人不倒地比赛就得继续,瓦肯斯基满眼放光,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可他刚抡起右拳和图书就马上下意识地退了回去——王小军趴在围栏上张牙舞爪道:“过来啊,老子一掌拍死你!”
雷登尔一言不发地大口喘气,试图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恢复体力。
在第三回合开始前,一个长腿细腰的女郎举着牌子绕场一周。
雷登尔忽然呲牙道:“再有一个回合,我保证结束战斗。”
雷登尔缓缓坐倒在地上,晕了片刻才要抓着护栏往起站,王小军道:“老雷,要不咱不打了吧?”
瓦肯斯基对王小军记忆深刻,而且至今百思不得其解,一个瘦小的中国人是怎么抓住自己拳头让自己不能动弹的,面对这个克星他可不愿意冒险,万一这小子真会什么邪术给自己来一下子那就因小失大了,反正大势已定,也不急于这一刻解决,于是抓住裁判指着王小军大声申诉,裁判一脸茫然,只得对王小军做了一个警告的手势,全场的拳迷也是好几千脸懵逼,他们也想不通瓦肯斯基明明再补一拳就可以结束比赛,为什么会害怕对方一个助手毫无营养的场边恐吓……
第二回合结束,王小军直截了当道:“老雷,你这样不行啊!拿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一万米,那你后九千九百米怎么办?”他一边给雷登尔按摩膀子一边道,“咱不是为了解气来的,你得想办法赢,不然老胡的三箭不是http://m.hetushu.com白挨了吗?”
所以当裁判在声明比赛规则和注意事项的时候,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瓦肯斯基,他在极力忍耐着,只为等待那一声“开始”的命令。
瓦肯斯基有些惊讶,作为职业拳击手,他能判断出对方的拳头是带着怒意的,这是一个很微妙的事情,有些时候对手的拳头沉重无情,但你知道他并没有掺杂任何情绪,这样的对手反而是可怕的,而有一些拳手,会因为技艺粗糙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往往到了最后几局,他们会因为明知胜利无望和吃了太多憋屈发泄性地反攻,一般这种时候就已经接近尾声了,这种报复和自虐性的反攻绝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对体力也是极大的消耗,简单说,这种行为是非常不理智和业余的,所以让瓦肯斯基惊讶的有两点,一是享誉全球的拳王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误,二是纳闷自己到底触了雷登尔的什么霉头让他这么疯狂?如果说是为了饭桌上那次小小的冲突,雷登尔也太玻璃心了,在拳坛,两个拳手在赛前互相挑衅甚至是侮辱难道不是常事吗?
瓦肯斯基终于被盯得有点毛了——雷登尔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王小军搓手道:“这个老雷,只顾着自己爽,一点也不考虑后果。”
王小军泄气道:“我看也就是这回合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