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2章 胜者的要求

胡泰来也不知道他是认真的还是胡说八道,不禁愕然。
不过王小军本人可没工夫觉得自己酷炫——他双臂酸得都快抬不起来了,原因很简单,那些影钉虽然根根细如发丝,可是将近一万根加起来也是不小的重量,又在空中盘旋飞舞了这半天,自重加上势能,王小军的活儿可不比舞龙的轻。游龙劲讲究让内力倾巢而出形成防护罩,王小军这时内功日深,平时使用游龙劲已经不用把全部内力都倾泻出去,不过此刻为了让这条龙游动起来,内力的运用已经达到了临界点,然而与此同时,他竟然觉得体内丝丝熨帖,先前受过风衣人两掌的地方,就像两股温泉出口一样咕嘟嘟地冒出阵阵暖意,当真是说不出的舒服,王小军心中惊诧,浑然不明所以。但当下亟待解决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该怎么收场——这条针龙可不是说放就放的!
陈觅觅点了点头,她知道这一役游龙劲立了不世之功,可她也清楚若无非凡的掌力,王小军最后照样会被困在针龙里难以脱身,说是合两派之力打败唐门,这话一点不假。
绵月笑嘻嘻道:“唐兄,佛说众生平等,佛都这么说了,你老兄还有什么放不下架子的?”
唐听风在别人面前威风八面,被唐德一声呵斥也只得畏畏缩缩地站到了后面。
陈觅觅也看出了王小军的窘境,不禁道:“坏了!”
唐德赌气地http://m•hetushu.com一抱拳道:“多谢两位!”说着扭头就走。
“你放肆!”唐听风虽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听有人敢跟父亲这么说话还是忍不住暴跳起来。
唐听风正想再问,唐德带着唐门弟子从唐家堡里走了出来,老头表情复杂,短短几步路走得特别迟疑,唐门弟子和他一般无二地把惊恐、忧郁、沮丧都写在脸上,在见识了王小军这样的功夫以后,的确不是生气和失落就能准确形容他们此刻心情的。
王小军知道唐傲的针上都带着各种性状的毒,最轻的那种也能让人瞬间失去知觉,如果他骤然收功,将近上万根毒针就会一起落在他身上,到时候恐怕就算唐傲都救不了他,可是又不能就这么一直游着,有句形容尴尬处境的话叫骑虎难下,王小军这时则面临着游龙难下的局面。
这时胡泰来有点于心不忍,拉了王小军一把小声道:“差不多行了,见好就收。”
唐德勃然道:“你还想干什么?”
王小军道:“唐门第一高手,名不虚传。”他这倒不是说便宜话或者无营养的恭维,他知道自己今天能赢实属侥幸,在来唐门之前,他一直打定主意要靠轻功摆脱散花天女,如果不是昨天和风衣人动手受了伤后来放弃了这个念头,他现在早已倒在了地上。就说用游龙劲破解了散花天女,也是因为他今天和图书状态特别好,这就跟运动员破纪录一样,要求体能、心态、甚至是天气情况都特别契合,然后再加上三分幸运,可以说,让他再面对一次这样的情况,他仍然没有把握做到这么好,而且唐傲没有一开始就用绝招,给了他很多缓冲的时间,起到了预热的效果,从某种角度上讲,唐傲是那种最好的对手!
唐德最终无奈地对周佳道:“以后无论吃饭开会……你坐唐缺的位子。”
王小军嘿然道:“咱们说好的是谁赢了听谁的,可没规定几个条件——”他性格里从没有“息事宁人”这四个字,这场架赢得如此艰辛,要是不好好利用岂不是连自己都对不起?
此刻条件成熟,王小军终于冲着龙身拍出一掌,一簇影针被他击出,“蓬蓬蓬蓬”全部钉进墙壁,接着王小军连连发掌,这条巨大的针龙被他片片肢解,分解成一簇簇的针群四处散落,其中好几簇就扎在玻璃房的钢化玻璃上,居然无一根掉落,吓得里面的众人下意识地闪身后退,其实谁都知道,以钢化玻璃的厚度和这个距离,就算子弹也不能穿透,但就是不自觉地惊惧。
唐傲道:“父亲,我比武输了。”那人正是唐家大爷唐听风,而他身后那人是唐思思的父亲,两个人从西安赶回来,一进家门就碰上了这样的场面。
唐德沉着脸道:“以后思思跟她两个哥哥享受一样的待遇,至于http://www.hetushu.com那门婚事,谁也不许再提!”他怒视王小军道,“你还有什么要求?”
王小军道:“诶等等,我还没说完呢。”
这时门口的那两个人大步走了进来,当先那人衣冠楚楚,见唐家堡满目疮痍,忍不住惊怒交集道:“这是怎么回事?”
唐家堡的操场上,王小军操纵着一条由暗器组成的针龙生猛地在身周游动,那头针龙外貌狰狞且呼呼带喘,真如洪荒巨兽一般,那场面可谓壮观!
周佳泪光莹然道:“谢老祖宗。”口气里既有欣喜,也有无尽的委屈和无奈。事到如今唐德始终不肯说出抱歉二字,那是最终也不服软,不过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破天荒了。
唐听风见唐思思和王小军都在,脸上挂着寒霜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众人就见一条针龙围绕着王小军不住盘旋,这时忽见龙身上有几处炸毛,却是谁也不知道王小军在搞什么鬼。
唐傲自始至终站在操场中央没动过地方,这时淡淡道:“我输了。”
唐思思也怕搞得难以收拾,冲王小军递了个白眼。
唐德沉着脸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唐德这才大步走了回去。
王小军看了胡泰来一眼道:“我还想着让老头把思思嫁给你呢,既然你说算了,那就算了。”
当王小军把针龙散尽,唐家堡也像受了重伤似的到处都是针孔了……
王小军一指周佳:“hetushu.com先跟我阿姨道歉。”
王小军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悠然道:“昨天有人夜袭唐家堡,我们几个可都是拼了命的,我就算了,陈姑娘和老胡却至今没人对他们表示过谢意。”
“你闭嘴!”唐德这会却是面临着越掰扯越丢人的尴尬局面,这就是典型的恼羞成怒。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周佳,面对这个自从进了家门他就没正眼瞧过的女人,一句道歉的话实在不知该如何出口。
对王小军而言,这几处“炸毛”可相当不易,他不但要不断挥出内力让针龙动起来,而且还得做手脚放出别的游龙劲让那些逆向的影针顺过来,虽然是不起眼的“炸毛”,其难度不亚于做了一台精密的手术。
唐门弟子哗然,唐门自古就不把女人当成正式的家庭成员,不光唐门这样,附近十里八乡的习俗向来如此,让周佳坐唐缺的位置,那就相当于承认她在家里的位次仅次于唐家大爷二爷。
王小军双掌随性而发,9000多根影针一簇簇一群群四散激射,纷纷钉在唐家堡的墙壁上、屋顶上、门上、窗上,院子里噼里啪啦像下着疾劲的雨,这时有两个人刚要从大门走进来,一阵针雨激射在破烂的门边上,吓得两人急忙躲了起来。
与其说王小军在舞龙,不如说是被这条针龙裹挟了起来,他强迫自己冷静,逐渐发现这些影针还是可以区分针尖和针尾的,它们细如发梢,本来是不太用刻和-图-书意磨尖儿的,不过针尾就特别明显,大小如同小蚂蚁的脑袋,是一个个的小圆点,王小军和这些针近在咫尺所以看得特别清楚,将近上万根针,规模形状如出一辙,而且一眼就能看出是经过后期人工打磨的,这么多针,随便拿出两根恐怕只有拿到显微镜下才能看出区别,这份做工不得不让人佩服,王小军不禁喃喃道:“奶奶的,手艺这么好唐门怎么不去给人做代工?”他发现了这个特点之后心里已经有了初步的办法却还没底——他要让所有的针尾都面冲自己,然后用掌力把它们推出去!因为只有针尾的地方无毒,所幸大部分影针都是尖儿朝上,操作起来不难,难的在于其中混迹了不少头尾相反的针,想做到这一点仍然只有靠游龙劲,不过考验的就是微操技术了。
唐缺愕然道:“诶?”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躺枪。但是他爹都被训得没脾气,他自然也不敢说什么。
唐德强压怒火道:“你说!”
王小军本来还想理论,周佳冲他微微摇头,王小军只好又一指唐思思道:“跟思思道歉。”
陈觅觅等人却欢呼一声扑到了王小军身边,王小军小声道:“惭愧,这次是武当派和铁掌帮合力打败了唐门。”
王小军摊手道:“好吧,我没别的要求了。”
王小军道:“老爷子,愿赌服输,你答应我的事儿怎么办?”
唐德满腔愤怒正无处发泄,这时咆哮道:“你给我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