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3章 唐门会议

胡泰来和陈觅觅客气地跟他打招呼,王小军却小声对唐思思道:“你大伯叫唐听风,你爸叫唐听雨,这哥俩合起来听风就是雨啊,怪不得疑神疑鬼的!”
这个会开得其实也没什么结果,唐门也只能是派出人手去附近查查有没有陌生人留下的线索。
唐德沉吟道:“有人想要挟唐门?那他想干什么呢?”
王小军道:“从楚中石看神盗门的尿性,他们不得手是不会罢休的,所以我猜千面人必定没有走远,咱们给他来个守株待兔!”
陈觅觅嫣然道:“果然说到我心里去了。”
周佳小心翼翼道:“其实我更关心他们偷走暗器谱以后打算怎么用?”
胡泰来道:“可是咱们去哪找千面人?”
周佳道:“唐门现在是多事之秋,我得和你爸爸同甘共苦,再说你爷爷刚有示好的举动,我这一走不是不给他面子吗?”
王小军道:“我看武当真武剑和唐门暗器谱可以并案了,咱们这就去找千面人!”
唐听风道:“如今武林里精于轻功的人并不多,对方能收揽如此多的轻功高手集体行动,倒像是神盗门在作祟。”他顿了顿接着道,“那个风衣人有如此实力,也该是响当当的人http://m.hetushu.com物,假以时日,该不难查出才对。”
陈觅觅纳闷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唐缺上了一个恶当,本来深以为耻,可又不敢违抗爷爷的命令,于是把昨天四人夜袭唐门的事又讲了一遍,至于王小军他们硬闯大门也一语带过,说到有人冒充大太保的事情时,他没说细节,但是知道事关重大,也不敢杜撰什么,只说是自己和胡泰来一起抗敌,夺回了暗器谱。
散会之后,唐思思旧事重提,要带着周佳离开唐门。虽然唐德给她们母女俩提高了待遇,但在这种生存环境下仍很难保持愉悦那是一定的。
王小军见她眼神闪动,一笑道:“我跟你想得一样。”
唐思思不假思索道:“不了,我们这就走。”她对周佳道,“妈,如果你坚持的话,我过些日子再来接你。”
唐家二爷见陈觅觅和胡泰来甚至绵月大师脸上都有不以为然的表情,显然十分认同王小军的话,只好道:“唐门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暗器、毒药有成千上万种,不记载下来难免会有遗失,而且收藏暗器谱的暗室只有唐门直系儿孙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从没出过意外。和_图_书”唐缺听到这里郁闷地低下了头。
这时唐思思的父亲悻悻地走了过来,这位唐家二爷同样是面目俊朗,但总有股郁郁不得志的颓态,家族会议的时候也绝少说话,显得底气不足,用唐思思的话说,那是因为他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在家里抬不起头来。由此可知他们的父女感情也不会太好,他这一出现,唐思思果然不说话了。
回到会议室,唐德仍让绵月坐了首席,唐缺拉开椅子刚要坐,王小军咳嗽了一声,唐缺一凛,无奈地冲周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由此可见唐德说过的话跟圣旨无异,周佳怔忪地看了看唐家二爷,唐德已道:“都坐吧。”
唐听雨讷讷对唐思思道:“这次回来……会不会多住几天?”
绵月忽道:“在没有确定把握前,这种影响思路的断定还是少下。”他对唐德道,“唐兄,我说过这件事我不会袖手旁观,我在江湖里也还算有几分面子,我这就让他们行动起来调查此事,再有10多天就是武协大会的日子了,唐门也是武协的成员,到时候你在会上也提一提,总归是人多好办事。”
唐傲道:“我觉得婶娘的话说得对——对方偷了暗器谱以后想m.hetushu.com怎么用很让人费解,毋庸讳言,暗器谱里记录的大多数内容因为原材料等等各方面的局限都已经不能再用,至于使用手法,没有老师的亲自指点也很难具备威力,暗器谱对外人的实用价值其实很低,但它对我们唐门而言,却是一件宝贝和信物,所以我觉得对方偷走它的目的不是学上面的东西,而是利用它的特殊价值来要挟我们!”
王小军无法,上前道:“大师有话请说。”
王小军道:“我看行,只要出了唐家的门,老百姓又该对咱坚壁清野了。”
于是周佳挨着唐二爷坐了下来,唐缺和唐傲坐在她下首,唐思思因为得到了跟他们俩相同的待遇,坐在了唐家座位的最末,王小军他们也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客座。
唐思思道:“他那是因为赌输了!”
唐思思不忍拒绝母亲,只好点了点头。
唐思思眼睛一红道:“不知道,四海为家吧。”
陈觅觅小声道:“没错,真武剑也是一样!”
唐德道:“多谢绵月大师,我们这些俗人俗事还要劳烦您操心。”
王小军本来对绵月很有好感,可是在唐傲和自己对决的时候丝毫没见他有帮自己的意思,甚至连阻拦都没有,不禁hetushu.com疑窦丛生,他顿了顿道:“大师找我有事吗?”
陈觅觅问王小军:“我也要问你同样的问题了,吃了晚饭,咱们去哪?”
绵月却不着急,就带着王小军在唐家堡的草坪边上闲逛起来,两人并肩走出老远,眼见四下无人,王小军忍不住道:“大师?”
唐傲道:“总之,这人既然知道利用神盗门,想必也是武林人士,再有,他出手很阔绰!”
这时绵月远远地招手道:“王小军,你过来。”
唐德略过这个话题,他盯着唐傲道:“唐傲,你觉得的呢?”
胡泰来道:“你的意思是咱们并不真的离开唐门?”
唐听风听到大太保那已知唐缺中计,他狠狠瞪了唐缺一眼,道:“父亲,您怎么看?”
周佳道:“你要去哪里?”
周佳拉着女儿的手道:“怎么也得吃了晚饭再走吧?”
唐德道:“那我再问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要对付我们唐门?”
唐德对唐缺道:“你再把昨天的事讲述一遍。”
唐德瞪了他一眼,自打进了唐家堡他就努力让自己忘了王小军的存在,结果这小子又跳了出来,但见绵月也把疑惑的目光投来,只好解释道:“暗器谱上记录了自唐门开创以来所有暗器的铸造之法、使http://m.hetushu.com用手法,还有毒药的配制以及解毒的方法,是唐门最大的机密和生存根本。”
周佳道:“傻孩子,这种时候我更不能走了。”
唐听雨点点头,一副插不上话有点尴尬的样子。
唐思思郁闷道:“为什么呀?”
周佳急忙给王小军他们介绍道:“这是思思的父亲——听雨,这几位你都认识了吧?”
唐听风踟蹰道:“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比武的事情告一段落,众人都随着唐德回到唐家堡,唐听风和唐家二爷本来回来是为了迎接绵月,遇上唐门遭夜袭的事,自然将此事转为重点。
王小军忍不住举手道:“我很好奇暗器谱里面到底有什么?”
唐德沉着脸道:“我倒想问问你们!”
不料绵月忽然道:“王小军,你学武是为了什么?”
绵月又招了招手道:“闲聊几句。”
王小军嚷嚷道:“说那么惨干什么,好像我们都不管你似的。”
王小军无语道:“你们没事记录这些干什么,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哪有人把不传之秘写在纸上收留着的?简直一点保密意识都没有,王致和臭豆腐都没这么缺心眼!”
王小军点头:“没错!”
唐门弟子都对他怒目而视,王小军摊手道:“我说的是实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