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8章 树床

陈觅觅道:“你爷爷留下的秘籍里不是也有轻功吗?怎么不见你再有进境了?”
周冲和道:“师父让我来打个前站。”
张庭雷正色道:“绵月大师肯对你青眼有加是你的运气,以后你们的路还长,结识这样的人物有好处。”
陈觅觅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她刚要起身,忽听树下人声嘈杂极其热闹,她拨开一条缝隙往下看去,只见断崖边上是一道台阶,这时各式各样的武林人士正在沿阶而上,彼此说说笑笑,一副络绎不绝的样子。陈觅觅大吃一惊,急忙碰了碰王小军,王小军微微翻个身,张嘴就想打个哈欠,陈觅觅赶紧捂住他的嘴,低声道:“别出声!”
陈觅觅看看近处一棵树的高度道:“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王小军摊手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阻止余巴川到底有什么好处?或者说加入武协有什么好处,又不给工资,又没有万人景仰。”
王小军只看了一眼也惊诧道:“这……这想必是上山的必经之路,咱俩放着那么多树不睡,偏偏睡到人家‘迎客松’上了!”
陈觅觅跳下来,拉着王小军的手道:“跟着我的步伐,身子放松。”说着再次腾空而起,王小军不敢使力,随着陈觅觅身形到了hetushu.com树干中间,此时两人开始下坠,陈觅觅甩手把王小军抛上树顶,接着一口气吐故纳新,只微微一坠又轻飘飘地跟着上来。
王小军无限赞叹道:“会轻功就是牛,只要有树的地方就省得住宾馆了。”
王小军仰着脸眼巴巴道:“那你拉我上去啊。”
陈觅觅说干就干,她腾空而起,脚在树干上一踩,高高地跃到了树枝上,她挪动了一下身子道:“就是上面地方太小,待不下两个人。”
王小军看差不多了,拍拍手道:“够大了吧?”
王小军涎皮赖脸道:“来呀,我看看你这段时间功夫有没有长进。”
王小军笑道:“不管怎么样,肯帮忙就好。”
陈觅觅的住处离铁掌帮的别墅还有一段距离,王小军和她徜徉在山道上,边走边闲聊。
王小军叹气道:“借着张庭雷的内功心法,我能让全身内力逆流,算勉强把第六张软盘里的内容补上了,可是因为没有连续性,第七张软盘上的东西无论如何也练不下去了。”
陈觅觅这会也慌了神,对周冲和道:“我们再去逛逛,你先睡吧。”虽说别墅里房间很多,要她和周冲和这么待一晚,她也觉尴尬。
陈觅觅脸一红道:“好了好了,我要去睡了。”
陈觅觅道:“那你和图书最终找到答案了吗?”
陈觅觅道:“人家都说秀恩爱死得快,另外,乱立Flag也不吉利哟。”
王小军笑嘻嘻道:“我们没骨气呗。”
这时两人置身在一处断崖边,周围全是参天古树,陈觅觅忽然一笑道:“你还记得青城山上那位‘老前辈’吗?”
陈觅觅知道不遂了他的心愿还得纠缠半天,干脆大大方方地亲了上去,不料王小军一把将她抱在怀里,陈觅觅嘻嘻一笑道:“你再不走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王小军脸皮再厚这会也觉尴尬,他放开陈觅觅,不自在地看着天。
陈觅觅笑道:“六大派掌门都没到,说句托大的话这山上我还不怕谁,不过你除外。”
陈觅觅低头看着他,掩口娇笑道:“哟,你不说都把你忘了。”
陈觅觅见他又要开始胡说八道了,嫣然一笑道:“我到了,王少帮主请回吧。”
陈觅觅道:“小军,你可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好办!”王小军劈手把就近的粗壮树枝拍断,随手扔了上去,陈觅觅瞬间了然,把那些树枝搭在一起,两个人齐心协力,很快就在树顶上搭建起一张巨大的床。
唐思思道:“我爷爷答应了,他说你替我们唐家堡挡过一回贼,这次是还你一个人情。”
王小军既好笑又无奈和*图*书道:“你会飞嘛,我掉下去就悲剧了呗。”
张庭雷点点头道:“好,大武这孩子也算有骨气。”
王小军一笑,两人此刻面对漫天繁星,心中都充满着柔情蜜意,随口闲聊不知不觉就到了东方泛白的时候。困到极点的时候二人相拥入睡。
回到分手的地方,唐思思和胡泰来他们也都回来了。
王小军道:“反正我是不会让你回去的。”
张庭雷这时又问王小军:“大武呢?他不会是考试没过吧?”
王小军嘿然道:“我有什么可怕的?”
王小军瞬间清醒道:“怎么了?”
王小军道:“找到了,我之所以跟余巴川作对,不是个人恩怨,而是因为他要针对的是铁掌帮,而我偏偏是铁掌帮的。这就好比祖宗给我留下一个豆腐摊,我不想干是我不想干,但你来掀摊我可不答应。”
王小军和陈觅觅逃跑一样离开那里,王小军道:“你还是跟我回我那里吧。”
王小军小声道:“我可不放心让你和他在一个屋子里。”
……
两个人又默默往前走了一段,王小军忽道:“武协的事情一完,我想我还是找个工作是正经,毕竟就算我当了铁掌帮的帮主也算不上是份职业,而房子车子这些压力却是实实在在的,我现在也是有老婆的人了,不能再以和人打架为重心和图书了。”
王小军道:“哪啊,我们几个是走了后门免试的,大武兄不肯沾这个光,所以他明天才能来跟您相会。”接着把在少林里的事说了一遍。
王小军道:“你们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两人都吃了一惊,急忙分开一看,却见周冲和站在房门口,惊讶地看着两人。
王小军也笑道:“你说的是那个老装逼犯吧,你别说,就他那身行头跑到武协大会来也能唬住不少人。”王小军眼珠一转道,“你是说咱俩在树上凑合一夜?”
王小军一笑道:“说决战更合适点。”
周冲和欲言又止,只得道:“是,师叔。”
“够了。”陈觅觅舒舒服服地躺在树床上伸了个懒腰。
王小军道:“可是凭我现在的功夫还打不过余巴川。”
胡泰来道:“大胜拳的掌门也同意了,不过他的说法跟思思她爷爷一样,也说是为了还你一个人情。”
王小军愕然道:“你不是吧?”
王小军虽然说得俏皮,但陈觅觅却知道他是无比认真的。
这张树床上挤下两个人后顿显局促,陈觅觅不自觉地靠在王小军身子上,预先警告道:“你可要老实点哟,野猪和乌鸦一起坐飞机的笑话听过吧?”
就在这时,就听有人吃惊道:“师叔?”
“哦。”陈觅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陈觅觅道和图书:“我是武当派的,却跑去铁掌帮住一夜,传出去让人家看笑话吗?”
陈觅觅道:“明天你就要正式在武林里露面了,感觉怎么样?”
陈觅觅道:“那我们就假设一切顺利,你爷爷的席位不丢,余巴川的野心没有得逞,武协大会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王小军指指脸上道:“主动点。”
晚饭的时候,山庄并没有安排大家在一起吃,而是挨个联络按人头送到房间。住宿更是如此,胡泰来作为黑虎门的掌门有单独的住处,唐思思则被安排到了唐门所在的别墅。这次大会主办方也算费尽心机,招待得十分周到。
陈觅觅道:“铁掌帮的内功存在着极大的隐患,偏偏第六张软盘里的内容丢失,所以你直到现在也没被反噬,这说不定是天意。”
陈觅觅也尴尬道:“你……也好,不是说你们明天才到吗?”
王小军左右张望道:“你师兄他们都没来,你一个人住在这不害怕吗?这荒山野岭的。”
周冲和狠狠瞪着王小军,眼里似乎要喷出火来,最终又恭恭敬敬地对陈觅觅鞠了半躬道:“师叔好。”
“你看。”陈觅觅让开那条缝隙给王小军。
王小军哈哈一笑道:“只要绳子够长,没有我上不去的树。”
王小军道:“凭他还不配,多暂你不要我了,我大概就要发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