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5章 风云突变

沙丽冷笑道:“有些难听话老前辈们不好说,那就由我来说,在座的中论资历论武功,有不少人和门派已然强过六大派,凭什么常委的位子就长在了这六大派的屁股下面?咱们既然是武协,那就以武功论英雄,有谁能胜过我们这六个常委的,我们的位子就该由人家替上,我这么说也是为了武协好,我也同样欢迎大家来挑战我。”
在掌声中,沙丽只是矜持地点了点头。华涛边鼓掌边笑眯眯道:“沙姑娘,你今年芳龄方便透露吗?”
这时沙胜缓缓站起道:“不必了,我宣布,自此刻起,本人不再和武协有任何关系,至于崆峒派掌门的位子,也一并辞去。”他面对净禅子,惨然一笑道,“道长,你保留我武协会员的资格是怕我找在场的某些人报复,想留下个制约我的把柄,你小瞧我了,我沙胜不是那样的人。”他看了一眼沙丽道,“至于沙丽,她是我孙女,我又能对她做什么呢?”沙胜说完这番话,慢慢从台子上走下来,又慢慢从众委员之间走向门口。王小军眼见他背影佝偻,已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沙胜不停地和他作对,此时身败名裂被逐出武协,本来是件该值得高兴的事,不知为什么王小军心里却有一丝恻然。
王小军自打沙丽出现就进入看戏模式,这时不禁www•hetushu.com嘀咕道:“这小妞把我要干的事都干了,而且干得很漂亮啊!”
华涛率先道:“我建议革除沙胜武协常委一职。”沙胜不能继续担任常委几乎已经是既成事实,他说孙立干的事和他无关,谁都能看出只是一种无力辩解,这且不说,就凭他作为武协常委放走孙立一事就板上钉钉地能让他下台。在这种时候,华涛是不介意先当恶人的,乘胜追击和痛打落水狗也是秀存在感的好方法,想巩固自己的位置,华山派可不能永远和稀泥。
沙丽无动于衷道:“如果你们现在主动放弃常委的席位,我还能夸你们一句有自知之明,可是要一直这么赖着就没意思了吧?”
净禅子淡然道:“事关重大,还是先看看委员们的意思吧。”
陈觅觅奇道:“师兄,这是为什么?”
有王小军做先例,其他常委也就借坡下驴地点着头,委员们更不会有什么异议,而且所有人都觉得,这姑娘年纪虽轻,但使出的雷霆手段一点也不比老而弥辣的前辈们逊色,竟然隐隐的对她有种畏惧感。
王石璞缓缓摇头,迟疑道:“这里面……恐怕没那么简单。”
绵月顿了顿忽然一笑道:“我才刚说像王小军这么年轻的常委前无古人,这点肯定是没错,不过后无来者却说错了,http://m•hetushu.com沙姑娘比他还小一岁,是货真价实的最年轻常委。”
众人知道这无疑是江湖通缉令,一起凛然答应。
下面的与会者此时大多已经有了从众心理,少数人本来还在犹豫,但绵月说的是有意见的举手,自然也不会有人冒这个大不韪。
绵月望向净禅子道:“道长,你怎么说?”
绵月道:“诸位常委、委员,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下面就崆峒派掌门沙胜在武协的去留问题进行投票,大家有什么意见?”
绵月道:“崆峒派孙立系为武协会员,以后大家行走江湖,如遇到此人请务必把他缉拿归案,此人武功甚高,大家要在有把握的前提下再行动。”
绵月道:“呃……各位有什么看法?”
沙丽盯着江轻霞道:“你说对了,我就找茬打架,你敢不敢下个赌注,谁要是输了谁就退出武协?”
绵月对沙胜道:“沙掌门,对沙丽指控你的罪状,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绵月道:“请讲。”
绵月见沙丽在座位上一直站着,微笑道:“沙姑娘,你请坐吧。”
不料沙丽忽然远远看着江轻霞道:“江掌门,你们峨眉派不觉得脸红吗?”
绵月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有两位新常委上任,大家鼓掌。”
沙丽道:“我想知道所谓的六大派是怎么选www.hetushu.com出来的,根据是什么?”
沙胜不置可否道:“虽然孙立干的那些事不是我唆使的,但他来找我,我总不能真把他交给警察。”
绵月朗声道:“在场的四位常委中已有三位同意将沙胜革职,下面进行委员投票,有不同意见的请举手。”
“那就是说你也同意革职的提议?”
沙胜猛然回头瞪了他一眼,圆通不禁退了半步,沙胜冷冷地笑了两声,这才走出了大门。
沙胜只是摇头,似乎是不想多说。
华涛结巴道:“你……就算你的提议被通过了,也该由别人挑战咱们六大派才对,你怎么能挑战峨眉派呢?”
江轻霞被问了个大愣怔,脱口道:“你什么意思?”她也以为沙丽的矛头指向的是王小军,错愕之下被打了个猝不及防……
此言一出,礼堂内外一片寂然。武协自成立以来还没有发生过弹劾常委的事,今天算是头一遭。
圆通大声道:“既然不是武协成员,请即刻下山,不得逗留!”
沙丽道:“我唯一不明白的是,这六大派选出来会就这么一直不换人了吗?是不是以前帮里出过几个厉害人物,他的子子孙孙都要受祖辈的余荫,就算没什么本事也可以占住一个座位?就这么世世代代的下去,这个门派的后人哪怕不会一点武功了,仍然有资格当着武协的常委吗?http://m.hetushu•com
沙丽道:“我不坐是因为还有一个问题想当着众位的面问问。”
这时沙丽脆声道:“我听说只要是六大派,帮中出了事并不影响门人担任常委——”她大步走到沙胜以前的位置上道,“那我就当仁不让了。”
江轻霞道:“我也同意将沙胜革职。”
绵月也被闹了个莫名其妙,挥手道:“两位息怒,这……这是什么情况?”下面的人也是惊诧莫名,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其乐融融,这会忽然就剑拔弩张起来。
王小军下意识地点点头,他看看沙胜,只见沙胜木着一张脸,毫无表示。
众人无不惘然,不知道下面该干什么了。
华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沙丽说峨眉派的话,换上他华山派的名字攻击效果几乎一模一样,他假作劝解道:“沙姑娘,你新官上任三把火可以理解,不过怎么冲自己人来了?”
沙丽道:“你们峨眉派自武协成立就是常委,初期或许还有些贡献,可是到了你师父那一代,开会就只会应景,唯唯诺诺毫无建树,到了你这更是连存在感都没有了,你们峨眉除了空担着一个常委的名头,对武协有什么用?”
江轻霞霍然站起,柳眉倒竖道:“你想干什么?”
绵月语气严厉道:“身为武协成员,你包庇纵容门人行凶,还配当常委吗?”众人从未见过他如此怒气冲冲和_图_书的样子,会场上压力骤然升高!
江轻霞怒极而笑道:“好啊,无非是找茬打架嘛,谁怕谁?”
王小军笑嘻嘻道:“我是帅不过三秒。”
众人愕然,不知道她要说什么,王小军却觉得这两句话无比顺耳,比那些虚头巴脑的粉饰要痛快得多。
绵月点点头,温和道:“小军,你也是常委了,你的意见呢?”
峨眉三姐妹一起变色道:“你放肆!”
华涛刚想搭茬,沙丽摆摆手阻止了他,继续道:“我知道,武林嘛,能者居之,说白了就是武功高的人说了算,这也很正常。”
王小军听她话峰急转,哭笑不得道:“怎么又冲我来了?看来崆峒派是世世代代要和铁掌帮过不去啊。”众人一听这话也都一起看向王小军。
台下一片笑声,气氛终于缓和了不少。
绵月一皱眉头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沙丽道:“我挑战峨眉派,纯粹是不服她们而已。”
王小军看得发晕,下意识地问王石璞:“大师兄,崆峒派和峨眉派有什么积怨吗?”
绵月道:“全票通过——”他刚要宣布结果,净禅子道:“且慢,撤销沙胜武协常委一职我没意见,但还是建议保留他武协会员资格,以观后效。”
绵月愤愤道:“害群之马!”
沙丽毫不掩饰道:“我今年20岁。”
沙胜依然摇了摇头。
王小军道:“我没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