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8章 同样的问题

王小军道:“既然你让我挑,那还是按着你选的路走吧。”
唐思思道:“你们说沙丽为什么这么做呀?先是阴了自己的爷爷,大家本来就对她没有好感,这会又这么叫嚣,我总感觉她就是捣乱来的。”
“那我怎么把图给你?”
沙丽冷冷道:“你是看我不顺眼所以要走吗?”
这两个人说着话,王小军和陈觅觅却忽然都陷入了沉默。王小军见陈觅觅目光灼灼,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楚中石道:“你录个视频给我发过来,别忘了是23掌。”
绵月道:“别管他了,随他去吧。”
众人闻言散场,王小军暗暗松了口气道:“终于糊弄过去一天。”
“我会再联系你的!”楚中石气咻咻地挂了电话。
……
陈觅觅道:“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别说咱们和江轻霞有旧,就算素不相识,沙丽那么霸道我都想打这个抱不平。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真正有身份有本事的人不见得对你这个位子感兴趣,就算感兴趣,也要考虑打赢一个20岁的小子露不露脸。”
胡泰来道:“她看似打着改革的旗号,其实是要把武协变成弱肉强食的地狱炼厂,她的提议真要被这么执行下去,以后武协会员之间就不用再干别的了,每天就是你争我夺这六个常委的位子。别人固然想上位,丢了位子的人也想有朝一日报仇雪耻。”
唐思思道:“她自己的武功也未必能和-图-书艺压群雄,她就没想过失手的后果吗?”
“应该应该。”王小军端起酒杯道,“我祝各位前辈们多子多寿。”
楚中石失声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千面人的情儿?”
“你……找我干什么?”王小军对这个姑娘实在没什么好感,经过分析还觉得她很有可能是余巴川的帮凶,不禁带着几分戒备。
陈觅觅道:“对了,当初我还特意拍了小军化装后的照片,这就去让我师兄看看认不认识。”
陈觅觅道:“替人强出头就是这样的下场。”
净禅子微笑道:“我年轻的时候也不爱跟老头子们一起吃饭。”
沙丽无语道:“你做事向来这么出人意表吗?”
有了郭怒和冯月的先例,一些自认比他们武功高的人也跃跃欲试起来。绵月沉声道:“晚饭时间到了,各位先请用餐。今日大会告一段落,饭后大家可以自行在山上观赏风景,也可相互切磋武艺,只是务必记住武协的条例,不得强迫他人比武,更不许伤了和气。”
唐思思道:“听楚中石的意思,他似乎落在那人手里吃了不少苦。”
“总之离你很远。”
沙丽愕然,她没想到王小军居然会承认,她不禁有些失措道:“那你挑一个地方吧。”
王小军道:“没事,她了解我,我叫菜市场的大妈也是美女。”
楚中石愤然道:“王小军,你可不能说了不算!”
王小军笑嘻嘻道:“我可hetushu.com是很在乎自己的名声的。”
王小军道:“就算我说没有时间你也不会放我进屋的吧?”
王小军道:“算了,该来的总会来的,咱们瞎担心也没用——我再去拿点吃的。”
绵月见王小军进来,笑呵呵道:“小军,你是不是也该敬大家一杯?”
胡泰来缓缓摇头……
王小军使劲点头:“是。”
其实在场的十有八九都看出冯月压根不是王小军的对手,这倒也在常理之中,这样的事只要用“他是王东来的孙子”就都解释得通,人们诧异就诧异在两个高手上场,竟然没试出王小军深浅来。
陈觅觅接口道:“所以一旦弱肉强食成为规矩,余巴川就能利用这个规矩渗入武协,顺利完成他的夙愿。”
“咦,这么说我猜对了?”王小军怔了片刻,忽然恍然道,“他是不是对你做什么过分的行为了?”
王小军看看她道:“你不会怪我吧?”
楚中石恼火道:“你到底给不给我录视频?”
王小军道:“谁?”
王小军道:“像我这种喜怒不形于色、长袖善舞的人物怎么可能意气用事嘛?”
胡泰来道:“楚中石轻功那么高,就算打不过也应该跑得了才对,看来这人武功轻功都很高!”
“没想过要赖,你现在在哪?”
“我还是跟朋友们待着更舒服,所以先告退了。”
“王小军,你欠我的帐该还了吧?”楚中石开门见山道。和图书
楚中石意兴阑珊道:“不想说。”
唐思思道:“可余巴川不是武协的人,他就算想挑战你也没有资格。”
沙丽不苟言笑道:“你叫我美女,就不怕你女朋友吃醋吗?”
王小军也是这时才意识到这一点,他放下酒杯道:“各位掌门慢用。”
王小军道:“如果是你,眼看机会已经成熟,会再等一年吗?”
两人出了包厢穿过餐厅去和胡泰来他们汇合,就听一桌上有个背对他们的大汉大声道:“咱们吃完饭就去比试,先两两对战淘汰,然后再决出最后的胜者去挑战王小军。”
王小军拱拱手出来,陈觅觅好笑道:“你这个卯点的,要不是我师兄和绵月大师是出家人不和你计较,你还不如不去。”她又道,“不过你能敬沙丽酒倒是挺让我意外的。”
胡泰来和唐思思悚然一惊道:“没错!”
王小军刚到铁掌帮的别墅前,就听小树林里有人道:“王小军。”
沙丽瞟了他一眼,绵月打岔道:“今天武协新上任了两位常委,以后咱们武协可就有三个年轻常委了,可谓是新人新气象。”
王小军道:“这也是咱们目前唯一可以倚仗的优势了。”
“……”沙丽又觉无语,她这会也感觉到了,论掌法他们两个各有千秋说不定鹿死谁手,但说起跳脱和涎皮赖脸来,她远不是王小军的对手。沙丽止住脚步,正色道:“王小军,你学武功是为了什么?”
王小军hetushu.com道:“怎么上次在四川的时候你突然就不见了——你把千面人的情儿引开,后来发生什么了?”
回到桌上,王小军托着下巴叹气道:“可想而知,明天又是忙活的一天,现在山上好多人都憋着挑战我呢。”
四个人吃饭完在山上闲逛了一圈,王小军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他低头一看道:“是楚中石!”
沙丽一指树林深处道:“边走边聊吧。”
沙丽道:“王少帮主是怕我设下陷阱等着害你不成?”
这时天色已晚,四人分手各自回自己的住处。
王小军道:“我在想‘弱肉强食’这四个字,山上的人虽然大部分都打不过我,但是余巴川可以!”
“有什么话就说吧。”王小军无奈道。
王小军挥挥手道:“吃你的吧,你想多了。”
王小军嘿嘿一笑,又冲沙丽一举杯道:“美女恭喜你。”
王小军道:“我虽然不知道沙丽为什么要弹劾沙胜,但她很有可能是余巴川的马前卒,她卧底进来,就是为了制造乱子让余巴川有机可乘!”
沙丽却不似白天那么富于攻击性,她淡淡道:“想跟你聊两句,有时间吗?”
沙丽干瘪地一笑,竟来了个默认。
晚饭时间,江轻霞借故身体不舒服,峨眉派都没出席。王小军作为新上任的常委,这个卯还是必须要点,他刚进包厢,就见沙丽正在端着杯敬酒,虽然下午她和另外几位常委闹得不太愉快,但此刻面带微笑、言辞恳切,和-图-书其他几个前辈也就乐得顺祝顺祷。
沙丽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胡泰来道:“也许这是他的第一步,然后他明年再来,通过考试对他来说毫无难度,到时候他再光明正大地挑战你。”
王小军道:“你也太不把我们铁掌三十式当回事儿了,视频里说不清,你亲自来见我我再给你。”王小军当初答应楚中石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想顺藤摸瓜,想看他把掌法给谁,自然不肯答应他的要求。
陈觅觅道:“你先说。”
净禅子莞尔道:“混账小子!”这里面他和绵月都是出家人,华涛也过了结婚生子的年龄。
陈觅觅:“……”
“嗯?”
王小军笑得打跌道:“看来你付出了不少啊。”
沙丽大步走到灯光下道:“我。”
华涛道:“你去哪?”
王小军道:“我不会食言,你亲自来了我一定给你要的东西,这也是对我们铁掌帮和你负责嘛。”
华涛愕然道:“你……”
王小军也不搭茬,两人顺着小树林走了一阵,他道:“有话就说吧,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给人撞见,虽然是两大常委,人家肯定也不会认为我们是在谈工作。”
“咦?”王小军挠头道,“怎么又是这个问题?”
那大汉对面坐的人一眼看见了王小军,急忙用眼神示意他,大汉回头一看,顿时从脸红到了脖子里。
王小军安之若素道:“你们这法子好,替我省了不少劲儿,我谢谢你们,大家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