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9章 复仇者联盟

沙丽冷笑道:“改变?谈何容易,在这种身不由己的体制里,我们也会慢慢变成他们那样的人,到我们七老八十了,成了面目模糊的老前辈,一心想的也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地位和权利。至于挖墙脚,这重要吗?”她讥诮道,“我没想到看起来洒脱不羁的王小军也是个刻板的小夫子。”
王小军还没等去想,沙丽已经自问自答道:“老头多!”
沙丽掷地有声道:“所以我们年轻人该有自己的协会,一个真正公正、友爱、互助,能积极发挥自己能量的协会,你应该也在这样的协会里。”她顿了顿道,“你不知道,我们的协会已经初具规模,如果你肯来,副会长的位置就是你的。”
沙丽神色一闪道:“你不肯退出武协不会是真的迷恋常委的位子吧?”
王小军道:“沙美女,你说的武协的那些不足我有同感,但你我现在都已经是常委了,那就说明我们有能力慢慢改变它,最主要的,我对你这种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的做法瞧不上,你要么大张旗鼓地和武协唱对台戏,甚至光明正大地拆台也可以,但是这么鬼鬼祟祟地搞偷袭可有点卑鄙。”
王小军道:“你跟我说这些,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沙丽道:“我明白了,你留在武协是为了http://m•hetushu•com对付余巴川,你这么做值得吗?”
王小军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协会,或者说,是沙丽描述中的这样的协会,他一时怅然,忽然反应过来道:“你叫我来其实是为了挖墙脚的?”
“没什么值不值,人家要跳到我头上,我只是反抗。”
王小军道:“所以你加入武协压根就是为了捣乱来的?”
王小军诧异道:“用武功赚钱?这可是武协的大忌啊。”
“为什么?”沙丽纳闷道。
“你会重新考虑加入我们的协会吗?”
王小军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王小军道:“至少净禅子道长不是这样。”
沙丽却像在故意磨他的性子,她浅浅一笑道:“你就这么讨厌跟我在一起?”她这种高冷范儿的女神,展颜之下顿时美艳不可方物。相比之下,陈觅觅常年待在山上,有种清纯质朴的气质,江轻霞柔媚入骨,沙丽年纪轻轻,却是女王气场十足。
沙丽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们新协会的宗旨和目的吗?”
沙丽道:“武协被老头把持着,已经在走向没落,武林里那么多有天分有热情的人在这个组织里得不到发挥,只能无尽地消磨在内耗里,老家伙们功成名就,去不让会员参与社会,你想想看,就和图书算你成了常委,又有什么好处呢?”
沙丽接着道:“而且还都是那种自以为是、蛮横跋扈的老头。”
王小军道:“这个倒不妨听听。”
沙丽一句话把王小军问愣了,自从到了河南他就事儿赶事儿地忙,直到成了武协的常委也没顾上思考这个问题。以前武协在王小军心里是一个高大上的地方,现在回顾这两天的事情,只觉得自己根本应付不来,就像一个毫无社会经验的小年轻忽然加入了一个庞大的机构一样,尽管绵月和净禅子这些长辈没有刁难过他,但还是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沙丽道:“这个道理谁都懂,不过加以严格控制是可以解决的——我们可以让它彻底合法化,形成新的职业甚至是部门,就像复仇者联盟那样。”
“谈不上聪明,不蠢而已。你们和武协的事其实我也不关心,你只要别搞破坏,武协和你的新协会也谈不上敌对。”
沙丽道:“我只不过稍微挤兑了一下你的小美人掌门,你就这么耿耿于怀?”
王小军索性不理她,抠树上的树皮去了……
沙丽错愕道:“你果然是聪明人。”
沙丽道:“如果你加入我的协会,我们会帮你一起对付余巴川。”
沙丽道:“你参加了武协,感觉怎么样?”
沙丽道:“你和图书这么理解也可以,你愿意来吗?”
王小军道:“这个困惑我也有,不过不难理解,我们这个群体毕竟很特殊,如果毫无限制地允许大家使用武功,那最后很可能会给整个群体带来麻烦。毕竟你不能保证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正确无误的。为了让社会和谐,政府可以控制武器,但我们本身就是武器。”他笑嘻嘻道,“以上纯属说教,也是我从老前辈们那听来的。”
王小军道:“这也正是我要说的。”
王小军笑道:“没错。”
王小军一愣,笑着点头道:“还真是。”这句话算是说到他心坎上了,自从他得罪了虎鹤蛇形门以来,就一直在和老头打交道,余二、余巴川、净尘子、净禅子、祁青树、唐德、张庭雷、金刀王、沙胜、冯月……这里面固然还有几个算是满可爱的,但大多对他不友好。
王小军道:“说实话,确实有别的原因。”说到这他忽道,“你问了我这半夜,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跟武协作对,是不是受了余巴川的唆使?”
沙丽无奈,换了种口气道:“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武协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王小军迷惑道:“所以呢?”
沙丽道:“我解释得够清楚了吗?”
王小军板着脸道:“我怕你弹劾我hetushu.com,再有甚者直接抢我的小板凳。”
王小军嘿然道:“你也小看我了,余巴川的目的是代替我们铁掌帮成为武协老大,我留下来是为了阻止他,并不是叫一大帮人揍他一顿就行。敌人要喝豆浆我就打破他的豆浆碗,自己买个包子自我安慰的事我不干。”
王小军断然道:“如果是以前,你的这个邀请我或许会考虑一下,但是现在不行。”
沙丽道:“武协有几个净禅子呢?再说那是因为没有影响到他的地位他才会这么淡定,如果有人威胁到他武当派常委的位置,你猜他会怎么做?”
王小军道:“解释清楚了,我拭目以待。”
王小军转过身摆了摆手:“在我打破敌人的豆浆碗以前,先不考虑。”
沙丽淡然道:“你小看我了,凭他还操纵不了我。”
王小军失笑道:“没想到你也看美国大片啊。”
王小军摆摆手道:“这个问题我从来回答不上来,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别绕弯子了。”
王小军一摆手道:“别给我戴高帽子,我那不是洒脱不羁是油嘴滑舌,然后,我这也不是刻板,是做人的底限——武协再有不对,也不值得你潜入进来从内部破坏它,你这是不宣而战。”
沙丽道:“我一直不明白这一点是从何而来,律师有律师协会,医生有医生协www.hetushu.com会,难道他们加入协会以后反而不能再从事本职工作了吗?”
沙丽道:“还有谁问过这个问题?”
王小军道:“但愿如此吧。今晚你跟我说的话我就当没听过,武协这地方你愿意待就待,不愿意待也别再出幺蛾子了,不然我这个常委就该发挥作用了!”
沙丽道:“是,也不是。他们的嘴脸你也看到了,在武协里,老头们的权威才是第一,什么公平正义都是狗屁。”
沙丽道:“我们旨在创立一个真正服务于武林的协会,利用会员武功高强这一点造福社会,也给自己人最大限度地带来名利双收的局面……”
沙丽大声道:“只要你别和我们作对,我们就不把你当敌人!”
沙丽哼了一声道:“你有证据吗?”
王小军道:“我需要证据吗?武林只有一个,你们要重打锣鼓另唱戏,迟早要跳出来搞事,我不揭穿你你也会暴露的。”
沙丽道:“所以我想说武协并不是我们年轻人待的地方,你看看那些老头,一个个暮气沉沉、冥顽不化,平时只会充大辈、摆姿态,只有关系到自己利益的时候才会跳出来。武协也沾染了这些习气,他们肯让我们继任常委,只不过因为那是他们要维护现在的体制而已,你真正需要的帮助的时候,他们又有谁肯出面呢?哪怕是出于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