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1章 雄狮

王东来不耐烦道:“这么弱智的主意是谁出的?”
王东来道:“我的内力在全身乱窜,一旦上脑就会发疯,为了见你我已经强力压服了它们太久,我……我感觉已经到了极限……我也不知道下次发作起来会闹出多大的乱子……”
有人小声评论道:“绵月这是要破釜沉舟了。”
张庭雷不说话,只是无声地指了指顶棚。
张庭雷和金刀王等老委员面面相觑,都是会心一笑,这才是王东来的风格,原汁原味。
陈觅觅被臊了个红脸,可又不方便多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道:“王老爷子好!”
绵月一笑道:“不管一天还是一年,哪有比武比这么长时间的,还是速战速决为好,王帮主嘴上说要按规矩来,不会是已经想反悔了吧?”
王东来淡淡道:“你们可不要想着跑!”
王东来再次道:“出去!”
王东来端详了陈觅觅几眼,点头道:“不错,不错,配得上我家小军。”他又转向唐思思道,“我不能让我孙子说话成了放屁,说好什么,咱们就按规矩来。”众人知道,这是老头看在唐思思是王小军好朋友的面子上才这么温和的,不然最起码应该是“你以为我孙子说话是放屁吗”的口气……
狮王虽然平时好吃懒做、蛮横霸道,可当狮群受到威胁时它是它们唯一的仰仗!
王东来摆手示意他住嘴,忽然大步走进了卫生间。
王东来冷笑道:“比武又不是投胎,连一天都等不了吗?你要是执意今天完事,那剩下两场就都和我打,你自己选吧。”
王东来想了想道:“石璞也hetushu.com出去!”
王东来看看绵月道:“咱们打完之后,第三场就成了我孙子和姓余的的决胜局?”
王东来瞬间领悟了王小军的用意,点点头道:“嗯,也算你小子动了脑筋了。”
“是。”王石璞也出去了。
王小军吃惊道:“你怎么了爷爷?”
“你是我孙子,难道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余巴川打死?”
江轻霞讨了个没趣,只好悻悻道:“那我们就先行告退了。”
唐思思道:“老爷子,您管他什么约定,只要出手把和尚和余巴川打跑就是了。”
王小军赶紧道:“这是我的好朋友。”说着他把陈觅觅推到王东来面前道,“这才是您孙媳妇。”
王小军道:“爷爷,他们都是我死党。”
王小军失笑道:“我知道人老憋不住尿,那你也不用把所有人都赶出去吧?”王小军和王东来最合得来,自幼就和爷爷没大没小的,他以前入铁掌帮混混沌沌的,并没有把爷爷当过师父,甚至没把他当过长辈,这时调侃的话张口就来。
王东来往门口扫了一眼道:“挤在那里做什么,都给我滚进来!”
众人听到这无不兴奋,绵月挑战王东来,江湖上两个顶尖高手的对决,这样的机会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当下有人道:“王帮主武功再高,毕竟上了岁数,绵月是抓住这一点才敢出头的。”虎鹤蛇形门的后辈弟子们都下意识地围在张庭雷身边,七嘴八舌道:“前辈,您觉得这一战谁能赢?”
唐傲红着脸道:“王老前辈,第一局让我给输了。”
“你http://m.hetushu.com……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但愿被我这么一吓……绵月他们已经跑了……”
绵月自从见了王东来之后脸上神色变幻不已,这时稳了稳情绪,慢慢走上台,微笑道:“王帮主,久违了,故人相见,何必恶语相向呢?”
王小军叫道:“那你刚才就该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绵月和余巴川打跑了再说啊!”
绵月道:“好吧,那明天一早,咱们还是这里见。”
王小军只觉天塌地陷道:“爷爷,你这是何苦啊?”
绵月愕然道:“王帮主,这时候再临阵磨枪恐怕来不及了吧?难道你想拖到下次武协大会再比不成?”
王东来道:“我走火入魔程度已深,到了无法控制自己的地步,发起疯来会神智失常六亲不认,一会你要见我打破玻璃就马上逃走,有多快跑多快,听见了吗?”
王小军道:“还不是因为你失踪了太久,这位绵月大师在武协待烦了,所以重组了一个协会,现在两个协会正在火拼!”
这边众人轰然围在主席台前一起仰视着王东来,有的拱手有的招呼,更有一些年轻的晚辈跪下给王东来行磕头礼,王东来一概不理,挥挥手道:“先教我孙子功夫,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接着拉着王小军跳下主席台,大步就往外走。
王东来喘息道:“打余巴川是小事……绵月是打不了的……我现在的状态……一动内力就会加速崩溃!”
刘老六道:“绵月,王东来至今还是武协的主席,他现在回来了你还不死心吗?”
江轻霞道:“是啊老爷子,我们是想过来跟您和图书见个礼……”
马上有人感慨道:“事已至此,要是我我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王小军急道:“我现在能做什么?”
王东来背着手问王小军:“刚才那局输了赢了?”
王小军沮丧地摇头道:“打不过……”
余巴川噤若寒蝉,显然他是死也不肯再去面对王东来的巴掌了。
王东来道:“打个姓余的用得着一年吗?一晚上足够!”
王东来道:“少废话,看在你师兄的面子上,我给你个机会让你自己滚回少林面壁。”
王东来俯视着绵月骂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王东来道:“你只学了一些铁掌的皮毛,当然打不过,这样吧,我教你几招以后你再去和他打。”
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了王小军和王东来祖孙俩,王小军好奇道:“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大师兄他又不是外人……”
绵月道:“正是。”王东来轻描淡写一句话已经将他视若手下败将,绵月竟也不反驳。
众人都忍着笑看着王小军,王小军只好无语地指了指自己道:“我出的……”
王小军飞扑上台,激动道:“爷爷!”
绵月朗声道:“就算他主席之位还在,可是作为有投票权的常委位子已经移交给了王小军,况且,就算票数压过我,也不能代表所有人的想法!”
绵月干笑一声道:“我在这边还有事未完,所以不能如你所愿——令孙王小军和我们有约在先,以三局两胜为限,来决定武协是否就此解散。”
众人再次无语……
余巴川瞪起眼睛,可终究不敢跟王东来呛声,又活活地憋了回去。
王东和*图*书来却并不是上厕所,他隔着卫生间的磨砂玻璃,忽然加快语速道:“小军,有些话我还是只能说一遍,因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会失控!”
众人看过这个洞之后也就明白了张庭雷的意思——绵月是不可能战胜王东来的,只要王东来还在,那他就是天下无敌的代名词!
绵月道:“王帮主要有雅兴,就由在下奉陪,咱们把第二局打完!”
“那如果他们偏不跑呢?”
众人绝倒,这老头也太护犊子了!
绵月向余巴川看去,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余巴川目光闪烁,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意思是一天时间他还足以应付。
王东来点点头道:“好一个如意算盘——”他转头问王小军,“你打得过余巴川吗?”
王东来不满地瞟了他一眼,随即道:“行了,剩下的两局我和你们打,是你先来还是让姓余的先来?”
王东来看着孙子的眼神终于有了难得的温暖和藏不住的笑意:“臭小子倒是长壮实了不少。”接着他又道,“我在外面就听了个大概,这里好像有人打架,到底是怎么回事?”
绵月不再多说,带着沙丽和余巴川走了。
王小军呆若木鸡道:“你刚才不是挺好的吗?”
顶棚上那个被王东来一掌穿出来的大洞里,依然断续有残垣断壁掉落下来,礼堂里站满了人,只有这块地方被空了出来,这时人们一起抬头观望,只见那个洞足够同时容纳两三个人一起经过,又圆又大,且截面整齐,就像被一台巨大的机器锤猛然掼击而成,那些枝枝杈杈的钢筋水泥一起弯曲向下地耷拉着。可以说,从建筑层hetushu•com面来讲,这个顶子做得足工足料,但经不住王东来一掌,这位武协主席的掌力,似乎已经超越了人力所能达到的极限,人们抬头望去,有一种坐井观天的即视感,只这一掌,王东来已经让天下群雄寒意陡生。
王石璞对王东来言听计从,一语未发地往外就走,王东来又道:“在门口守着,别放任何人进来。”
王东来这一出现,顿时引起一阵哗然,瞬间传遍了礼堂内外,人们神情振奋,有不少老一辈不由自主地叫道:“王主席!”
王东来见有个漂亮姑娘横出来插话,不禁问王小军:“这是……”
这回无论是委员还是江湖散人,大家一拥而入,满满当当地站了一地。
王东来却不再说话,他的手掌抵在玻璃墙上,只能听到阵阵的玻璃震颤声,愕尔,王东来拼尽最后的力气喝道:“小军快跑!”
进了铁掌帮别墅的大门,王东来沉声道:“除了石璞和小军,其他人都出去。”尾随王小军而来的,除了王石璞和陈觅觅,还有胡泰来、唐思思、江轻霞一些很亲近的朋友。
绵月不动声色道:“我们有言在先,每人只能出场一次。”
众人无不悚然,其实就辈分来说绵月并不低于王东来,这位少林高僧从来都是养尊处优受人景仰,这会被王东来骂得像街边野狗一样,不过也有不少人觉得暗爽,当世之上,也只有王东来敢这么骂绵月了。
王东来意外道:“哈?这么巧,你们还真成了?”
王小军笑嘻嘻道:“这还得多谢您老人家高瞻远瞩,早早为我预定了一门亲事,这位姑娘就是龙游道人的小徒弟,陈觅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