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6章 我不做张无忌

王小军道:“那就不多说了。”
陈觅觅好奇道:“你跟他嘀咕什么呢?”
“等等。”灵风忽然面对台下道,“诸位,今天是我们武当派新掌门上任的日子,王小军搅闹上山,我们势必要他给个说法,不过他是只身上山,我们武当派现场就有好几百人,为了不让人说我们以多欺少,这样吧,别门别支我管不着,我谨代表武当七子出战,要是王小军赢了我,剩下的几位师兄能不再过问此事了吗?”
灵风道:“我们武当七子个个名满江湖,难道能群殴你不成?所以我把话说在头里,不过我还得跟你说一声,我之后肯定还会有武当派的人找你麻烦,那我就无能为力了。”
王小军挡在陈觅觅面前道:“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当一丝惶惑进入周冲和的心里时,他的脑子很快就被一种苍凉的情绪填满了,他是学道之人,知道“道”是不可违背的规律,所以这时他满心都是宿命论,他在想,他有句话可能一语成谶了——王小军真的是他的天敌。
“那你看招!”灵风满眼都是兴奋,但他的起手式居然用的是拳,而且像是外家拳,也就是说跟太极功夫不沾边。王小军一时兴起,也用拳头挡了过去,灵风伸手招架,忽然点了点头道:“你这是黑虎拳的路和_图_书数。”
这时候场上起了微妙的变化:原本险象环生节节败退的那一个现在心无旁骛,而另一个变得失魂落魄神游天外。这时候技巧、功底、天分这些都已不重要,看上去两个人打得仍然十分激烈,但刘平已经一眼看到了结局,他面色凝重地喃喃道:“以冲和的性子可受不了在一个地方摔两次跟头……”
“你!”周冲和瞬间脸色铁青。
陈觅觅无奈,对灵风道:“论辈分你可是他的长辈,希望你们点到为止。”
周冲和眼神渐渐黯淡,本来应该抬手化解掉的一掌他居然慢了一个步调,索性也懒得再躲,就那么呆呆地站在了原地,眼瞅王小军的手掌就要拍上他的前额,众人都是一声惊呼。
周冲和一步一步走向陈觅觅,表情渐渐激动道:“刚才他也是这么直接地求你,现在我也来求你一次,你留下来好吗?”台下众人都觉不自在,至此刻起,周冲和就算是身败名裂了,在人家的地盘上目睹人家的家丑,任谁都不会自在的……至于武当派的那些老道,有的痛惜,有的无动于衷,也有的幸灾乐祸,人们这时才想到,武当派真正的家丑不是当晚辈的喜欢上了师叔,而是起了内讧,今天之事还不知道要怎么善后。
“不要谢我。”灵hetushu.com风跃跃欲试道,“我提个要求,要打就好好打,你能不能把我当成你的仇人那样对付?”
周冲和这才勉强上前,王小军搂着他的肩膀走到台子一角,随即在周冲和耳边一字一句道:“你当你的宋青书,我可不是张无忌,你再对我老婆起歪念,我一定打得你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周冲和和王小军再战在一处,两人以快打快瞬间就过了五十多招。从局面上来说,周冲和就像正经科班出身的服装设计师,设计出来的东西一板一眼完全是主流审美观的体现,不论你是要中世纪古典风还是后现代主义魔幻风,做什么就是什么,绮丽繁复也好、简单质朴也罢,一看就知道是经过正规学习且又不流于刻板。这种设计师是所有人都欢迎的,他们的未来星途坦荡,势必会成为炙手可热的宠儿。而王小军就不太好形容了,他就是那种然让模特身上挂条床单或者窗帘就敢上T型台的设计师,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天才还是疯子,甚至是鱼目混珠的混子,但他就是HOLD住。说话的工夫他正在朝周冲和亮飞脚——那是他跟湖北三踢秦祥林学的,虽然只学了一踢(后两踢没来得及施展),不过配合金刚掌其中的一招恰好克制了周冲和中宫直进的一掌。
面对周和*图*书冲和的恳求,陈觅觅摇头道:“我答应和王小军走,是因为我知道我就算不和他走他也不会逼我,而你从来没给过我选择的余地。”
王小军道:“是关于觅觅的。”
王小军放下手掌道:“其实就算现在,你的武功也绝对在我之上,可是你知道你为什么输吗?”
陈觅觅只得又跳到台下在边上站好。
灵风绷不住道:“可不是么,要不是你闹这么一出,我还真不知道该找个什么由头和你动手了。”
王小军愕然道:“诶?你怎么也这么不要脸!?”
周冲和神色一闪道:“为什么?”
王小军道:“刚才我那一掌没有往下拍不是不敢杀你,是看你不惜身败名裂地跳出来也算不容易——输就输得敞亮点。”周冲和不舍地最后看了陈觅觅一眼,默默跳到了台下。
灵风不耐烦道:“好了好了,你是怕我伤了他还是怕他伤了我,你快下去吧。”
陈觅觅歪着头道:“真的吗?这不像你能说出的话来。”
周冲和道:“什么?”
这时灵风蹦上台来,伸手一指道:“王小军,今天你让我们武当派颜面尽失,来来来,你我先比划比划,然后我再找你要个说法。”
王小军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要求,哭笑不得道:“我尽力吧。”
周冲和迟疑道:“你有什么话就http://www•hetushu•com在这说吧。”
王小军听陈觅觅多次说起过这位灵风师兄,他也是龙游道人的亲传弟子,年轻的时候交游广泛,又爱惹是生非,朋友多,仇人也多,是个极其热衷于和人切磋武功的武疯子,但也极得龙游道人的喜爱,正因如此,他的本门功夫不但精益求精,见识也很广博,他原是武当七子中最年轻的一个,这些年来师兄们都日渐老去,和人动手的情况越来越少,灵风的地位稳步提升,已隐然有武当七子代言人的架势。
王小军在距他面门前两三公分的地方停下手掌,周冲和淡淡道:“不用假惺惺,你打死我吧。”
王小军和灵风虽然只见过寥寥几面且并无过多交流,但觉得和这老头脾气相投,他身边都是武痴,也就明白这些人的趣味,这会为了表示对灵风的尊敬,真是毫无保留地把全部本事都拿了出来。这两个人一个是铁掌帮继承人,一个是武当派名宿,但打了半天也没人使用本门的功夫,台下的人也是越看越无语,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到武当山上看别人打拳……
灵风不慌不忙道:“王小军这回上武当,心里肯定早就做好了和所有老道都打一架的准备,不信你问他。”
王小军忽然冲他招手道:“来,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老兄共勉。”
王小军笑嘻嘻道:“和-图-书大意。”
王小军看了一眼陈觅觅,声音温柔道:“觅觅这么优秀,有别的男人喜欢她、追求她我一点也不介意——”他话风一转道,“可是你明知你们两个不能在一起还死乞白赖地要把她捆在山上我就恶心!觅觅就算不嫁我也绝不能让她留在你这个死变态身边!”
陈觅觅忙道:“灵风师兄,我是自愿放弃接任掌门的。”
王小军道:“因为你知道就算你赢了觅觅也不会留在武当。”
众人都朝武当派最前面那排看去,除了净禅子,剩下的五个老道个个面无表情,一副超然物外的样子。灵风顿了顿道:“好,看来没人有意见。”
王小军道:“多谢道长。”
王小军道:“我告诉他爱是奉献、爱是付出、爱是忘我和全心全意。”
周冲和勃然道:“你……”
王小军意外道:“灵风道长,你这是唱的哪出?”
周冲和忽然面向陈觅觅大声道:“觅觅,你留下来吧!”
王小军笑而不语,灵风顿时道:“你看你看,他自己都承认了。”王小军也小声道:“觅觅,你去吧,放心,你这师兄看着不像有坏心的样子,我们就是正常切磋。”
王小军见灵风表面上努力做出愤愤不平的样子,其实那股迫不及待的着急劲儿更是呼之欲出,不禁笑道:“道长,你等这一架已经等了很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