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7章 升级

王小军恍然,感动道:“道长,下次不管你去找我也好,我来武当也好,我一定陪好你。”灵风依依不舍的样子王小军都看在眼里,知道他远远还没尽兴,有的人喝酒半斤才开始话多,今天硬是刚喝了二两就不给倒了,这份人情可不轻,也足见武当七子之磊落。
灵风本来打得大呼过瘾,听王小军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居然认真地应了一声:“你的武功当然不错,不然怎么能跟我对付到现在?”他说完这句话神色一变,忽然撤身站住,幽幽道,“罢了,别打了,算平手吧。”
王小军离着老远冲他推出一掌,灵风向前一接,忽觉就像打在了厚厚的气垫之上,他急忙脚尖点地,利用暗劲周旋才没有被推个趔趄,不禁又惊又喜道:“这就是你我第一次交手时你用的游龙劲?”
灵风道:“听说你内力出了问题,那咱们就只在招式上见高低。”王小军见他在说这句话时不自然地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不禁心中一动:“我虽然出招没有偷奸耍滑,不过已经默认了结局,这何尝不是一种消极态度,灵风武功那么高又怎会看不出来,人家把你当个人物,珍而重之地来和你比武,你这么做未免太不仗义了。灵风也是看出这一点才失望的。”
王小军愕然道:“是不是我这牛吹得你没心情了?”
其实王小军这次上武m.hetushu.com当有个念头跟谁也没说。他知道他要做的事对一个门派来说是犯了大忌讳,但他并不想和武当派结成死仇,这既为了铁掌帮也为了陈觅觅。二来,他也清楚无论如何自己也不可能在一群道士的围攻下还能全身而退,所以他早就打好了主意——在适当的时候挨一顿揍,也算对武当有个交代。净尘子是他的老对头,说话又难听,王小军不肯败在他手里,周冲和摆明了要抢陈觅觅,王小军当然要拼命,而这时,他觉得时机成熟了,灵风是武当七子之一,代表的是武当派,为人也让王小军十分敬慕,最主要的,就算自己身体不出毛病多半也不是灵风的对手,所以王小军很坦然,心里做好了认输的准备,虽然手上一点也不软,但已经没了求胜的欲望。
灵风二话不说地跳到台下,也不和旁人解释什么,凭他的身份自然也没人敢质问他。
王小军笑道:“道长也不差。”两人说话间又打在一处,这一次王小军没有再刻意防御,游龙劲终于渐渐融入他的武功体系之中,不像以前每次使用都是目的明显的防守——无论是防守还是进攻都是为了取胜,那些他学过的、见识过的各种功夫、掌法也慢慢模糊了界线,只要能拿来用的就拿来用,再也不去想这一招的前身后世,如果说和www.hetushu.com周冲和一战是奠定了王小军的理论基础,那么和灵风交手的过程就是在不断夯实和积累实践经验,经此一役,王小军又提升了一层境界。两个人越往后打招式越质朴简单。下面的人也分成了两种情况:看不懂的人觉得乏味无聊哈欠连天;看得懂的人战战兢兢自叹弗如。
王小军为了不让他扫兴,干脆反攻了过去。他要打人,就得调度一部分内力回归好运用在掌上,那些漫游在身前的气龙被他收回去一半。灵风是感觉何等灵敏之人,他早瞧出要想破解游龙劲,最便宜的法子就是找准气龙与气龙之间的空隙,这也是上次周冲和采取的战略。王小军这一冒进,灵风猛的一掌探出,顺时应节地在两条气龙游走的空档撞进了气墙,灵风大喜,心说只需在王小军身上再拍一下就可以宣告胜利,不料王小军脚下突兀地一拧,整个人靠了上来,灵风直道这是王小军无奈之下的昏招,照旧一掌拍去,结果对方气龙游走续接,这一掌又打在了气层之上,他身子失衡向后一个趔趄,王小军也老实不客气地趁胜用手掌托向他的小腹,灵风骤然跃起,接连踢出七八脚,王小军无暇多想,也是以快掌相迎,双方在半空中对了一招,各自退了十几步。
灵风裹挟着一股疾劲飞扑向王小军,王小军专心致志地把全和图书部能调动的内力全都在身周布置成游动的气龙,灵风掌掌犀利绵长,又屡屡被那些气龙弹回,他脸上神色又是雀跃又是凝重,绞尽脑汁地要突破这层防护。二人这次都用上了赖以成名和自保的绝学,但光从表面上看反而不如刚才激烈,而且越打离得距离越远。
二十来招一过,下面的人看得倒是津津有味,灵风除了太极拳,其它的武功可谓又杂又精,加上王小军这会也是大乱炖,两个人交手看头十足。
王小军道:“就知道你惦记着呢,今天让你看看全版本的。”
灵风压低声音道:“咱俩这样打下去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我下去之后你还得对付很多人,我是不想让你把力气都耗光。”
说是不捣乱,其实也不尽然,高手切磋,讲究物我两忘,每一根神经每一寸肌肉都要配合无间,可是有这么洪大一股内力在全身乱跑,任谁都无法集中精神,就像你在读书,旁边的人虽然没抢下你的书,但在你耳边敲起了架子鼓一样。
灵风这会正是最兴高采烈的时候,王小军的游龙劲一使出来他顿觉奥妙无穷,从前都是自己用太极拳让别人晕头转向,这次终于轮到自己不得要领,灵风越打兴致越高,下决心一定要靠聪明才智破解掉对方的气龙,但他见王小军忽然变颜变色,接连出了几个纰漏,皱眉道:“小子,你怎么了和*图*书?”
灵风还没站稳眼神里就全是激赏和赞叹,大声道:“这招妙!”
不过王小军却看出灵风并未用全力,在擦肩转身的种种时刻他能感觉到灵风内功充沛,劲力悠长,但他每每刻意收敛。王小军忍不住道:“道长,你为什么要让着我?”
王小军接纳了爷爷60年功力,在地下车库一战终于尝到了反噬之苦,症状就是一经使用铁掌这些内力就会失控,导致身体僵硬经脉堵塞,不过万幸的是他发现只要不用铁掌的招式,这些内力也不为患,所以这两天他和人动手不下千招,用的全是东拼西凑的掌法,那些打底的内力也全是自己以前的那些,刚才还不怎样,一旦使用游龙劲就需要内力快进快出,似乎终于引起了寄存他身体里其它内力的波动,这股浑厚无比的内力在他体内各条经脉穿行奔走,王小军顿时慌了神,但他很快发现这股洪流只是被自己内力吸引得离开原来的位置而已,它既不帮忙也不捣乱,一副袖手旁观争先出来看热闹的样子。不过这也难怪,就像是这地方驻扎着一个集团军,现在本地有了战事,村长在鼓动全村青壮拿着铁锹草叉去和敌人拼命,这支集团军既不隶属村长,也没得到协助作战的命令,不过这样的好戏还是一定要看的——王小军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自己的杂牌军用起来捉襟见肘,偏偏有支www.hetushu.com强大的军队又不归他支配,只负责站在城头看热闹,王小军也只好暗暗叹气。
灵风欢喜道:“那最好了。”
灵风一愣道:“什么意思?”
王小军脸一红道:“我发现我的武功还挺高的……”这倒不是耍贫嘴,而是真心话,王小军就是一个从不吝惜真心赞美自己的人,之所以脸红,那是因为对手毕竟是自己尊重的老前辈,说这样的话还是有稍许不好意思的。王小军从上山的时候就开始费解——那些前去拦截他的道士们为何如此不堪一击,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那些道士武功并不低,而是他这段时间经历太丰富,可能真的是升级了……这得归功于绵月、余巴川、司机、妙云禅师这些超一流的高手,还有沙丽、净尘子、周冲和这些间接帮他稳步提升的绊脚石,就算是江湖里身份地位都拔尖的人物,一辈子也未必能和以上这些人都有交集,而他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做到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不能使用铁掌反而是件好事,它帮他从另一个角度走进了武学的殿堂。
王小军打着打着忽然嘿嘿地乐了起来,灵风疑惑道:“你怎么了?”
“听说游龙劲专克太极拳,我想试试,看招!”
想到这,王小军忽然大声道:“道长小心,我可要会什么使什么了!”
“所以你也不用藏着掖着,这是你师父发明的武功,你应该对他老人家有信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