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8章 试金石

陈觅觅笑道:“你不是才刚答应我师兄不放水吗?再说你未必打得过周冲和,说什么放水?”
刘平朗声道:“哪位师侄自告奋勇?谁赢了这一战我们就推他做掌门,不过我要啰嗦一句:上台的人必须是我武当派的。”
王小军道:“外人的刀枪剑戟不可怕,自己人的一盆脏水就足以让人心死,我要是你师兄,我也不管你们了。”
王小军道:“我听说其他三个的功夫也都是你师父教的,他们这么做不是忘恩负义吗?”
司机,或者说帅大叔轻轻摇头对王小军道:“只能说,是我见过你的面,但你没见过我。”
净尘子道:“我们这一辈人不算,晚辈弟子中谁能打败王小军我们就让他当掌门,如何?”
刘平道:“我们武当不是不辨是非,这也没问题。”
王小军道:“玩文字游戏有意思吗?你只不过是蒙了脸而已。”
刘平皱眉道:“而且恕我直言,咱们武当派中并非无人,只是有把握能拿下王小军的人起码是你我的同辈,咱们都这把年纪了,说不好听话不管谁当了掌门最多也就安稳不过10年,然后呢,不免又要陷入内乱——别忘了师尊在临终前安排让觅觅当掌门的深意,他老人家就是希望武当能长治久安啊!”
灵风道:“按你的说法,其实就是谁武功高谁来当掌门,武当派里除了净禅子师兄,谁也没有艺压群雄的把握,到时无非又是一场混战。”
武当诸人私下里交换着神色,仍和-图-书然沉默着,这条限制一加,那就只能由后辈出马,虽然目前的第二代年纪最大也有五十开外了,但整体实力并不乐观,最有希望夺旗的仍然是周冲和,至于道明,基本不用抱希望。
王小军叹气道:“我是看他可怜想补偿他一下,再说他要当了掌门就再也不能来纠缠你了。”
净尘子冷笑道:“刘师弟不用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们无非是怕掌门之位落在我们这些支系手里,不过陈觅觅是自愿放弃当掌门的,你们总不能为了把掌门的位子留在手里就一点体面也不要了吧?”
刘平思前想后,觉得这次净尘子肯定无法投机,这才一笑道:“我看可行,要是年轻人里有这样的人才,我们大家也放心把武当交到他手里。”
就在周冲和离台子还有十来米的时候,忽然有人高声道:“我来挑战王小军!”这人快步走出,一跃上台,他四十来岁的年纪,丰神俊朗,居然是位帅大叔。
慢慢的,众人的目光又都落在周冲和身上,周冲和也抬头看着王小军,他此刻心乱如麻,完全无暇去想当不当掌门的问题,就武功来说,他知道王小军和他尚有距离,但凭他现在的状态,二次上台鹿死谁手仍不好说。刘平使劲给他递眼色,那意思很明白,就是要他抓住这个机会一锤定音拿下掌门之位。净禅子被弹劾之后,周冲和作为继承人的身份也自动被取消,武当才有了今日之乱,所以在刘平看和*图*书来,这已是周冲和上位的最后契机,不然他又怎么会同意净尘子的提议。
刘平无奈道:“请讲。”
王小军笑嘻嘻地招手道:“明月、静静,你们俩谁想当掌门就赶紧上来,我送你们一份大礼。”明月和静静咯咯笑了起来。
王小军道:“第二,你们有啥不满就找我,不许牵连到我的朋友和铁掌帮。”
王小军道:“你们拿我当试金石,想让我配合总得给我点好处吧,不然我放水怎么办?”
刘平眼望武当诸人,沉吟道:“这……”
陈觅觅又叹了一口气,眼望净禅子的小屋道:“我师兄也真是耐得住,武当都这步田地了他还不出面。”
这时净尘子又大声道:“我刚才的提议大家都不同意没关系,那我再加一条限制。”
刘平无奈道:“你想要什么?”
王小军小声对陈觅觅道:“咱大侄子又要上来了,我把掌门之位让给他你没意见吧?”
王小军探头问台下的陈觅觅:“武当七子不是一势的吗?怎么也抬杠?”
那些武当弟子们面面相觑,过了好半天也没人搭茬,原因无非还是那两个:你现在上去就说明你有当掌门的野心,一旦输了还怎么做人?二来……对阵王小军八九成是要输!
大叔低头看了陈觅觅一眼道:“你认识我?”
“可以理解吧。”陈觅觅道,“所谓身不由己,就算他们没有世俗心,可哪一个不是弟子徒孙一大堆,他们不争自然有人替他们争,能保持中立不出http://m•hetushu.com来闹事就算不易了。”陈觅觅终于叹了一口气道,“我不当这个掌门,把大家都害惨了。”
帅大叔淡然笑道:“说这些都没用,你没有证据。而我,是代表武当弟子来挑战你,然后当掌门的。”
王小军蹲在台边道:“如果要是谁能打败我就让谁当武当派掌门,那我推选灵风道长,刚才那一战我认输。”
王小军点头道:“嗯,行了,你们叫人上来吧。”
刘平道:“她不当掌门,仍是我们的师妹,这个可以答应你。”
灵风下台之后,武当派一时再无人上前挑战。净尘子、周冲和、灵风都是本门顶尖人物,他们都没能收拾下王小军,后辈弟子一来自觉取胜无望,二来这时候贸然上去岂不是有小瞧前辈的意思?至于武当七子,已经有言在先不再继续挑战,可是这时王小军还在公然叫号,作为武林里影响至深的大派,总不能就这么僵着吧?
王小军道:“等等!我们是不是昨天才见过面?”帅大叔一说话,他已听出来了,对方正是昨天行动里开车的司机,不过这个发现并不是什么惊喜,早在王小军和他还有千面人一起行动时他就猜到了,这时司机以真面目示人,那不用说,他必然是武当事件的幕后主使。
灵风嘿然道:“我要说你这算盘原本打得不错,可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你都已经败下阵来了,这个提议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他此言一出,众人都把目光投在周冲和身上,和*图*书就是不知道刚才败下阵来还算不算数,这时道明也一瘸一拐地爬上山来,大家扫了他一眼,都是大摇其头,净尘子的这位高徒怎么看都不像能担起救世主重任的样子,大家都清楚净尘子自私狭隘,不过要说这次有私心,却是谁也看不透他要怎么把利益套现。
刘平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这时王小军忽然喝道:“喂,我有什么好处?”
净尘子见无人说话,又问道:“你们到底同不同意?”
陈觅觅道:“呸,想不到你这么狡猾。”她嘴上说笑着,其实也就是同意了,让周冲和来当掌门,确实仍是不二之选。
净尘子道:“时值武当生死存亡之秋,我建议谁能收拾得下王小军我们就奉他做掌门,各位有何高见?”
王小军道:“第一,你们今后谁也不许为难觅觅。”
王小军看着这人还有点犯迷糊的时候,陈觅觅已经失声叫道:“是你?”
王小军顿时恍然道:“对,是我!”这两人的对话要让别人听见非得糊涂了不可,不过他们自己却一清二楚——这位帅大叔,正是当初王小军去见千面人夺回真武剑时,化装出来的样子,所以陈觅觅说“是你”,王小军说“是我”。王小军忽然想到,那天会面千面人提起来过,说帅大叔掌握了一个关于武当天大的“丑闻”,应在净禅子身上,果然没错。
关系到门派的兴衰荣辱、自己这一支系的生死存亡,周冲和也只有慢慢走向凤仪亭。
陈觅觅道:“武当七子中我m.hetushu.com师父的亲传弟子只有四人,现在不算武功最高的净禅子师兄,是三对三,所以灵风师兄说他代表武当七子时谁也没反对,因为大家现在势均力敌牵一发而动全身,就算他代表武当七子,也只能是包揽和你动手这样的苦力活,却无权竞争掌门之位,毕竟总不能有七个掌门吧?”
陈觅觅在台下使劲拽王小军的裤腿:“是你,是你呀!”
灵风正色道:“所以净尘子的提议根本就是放屁,他就是唯恐天下不乱,比武夺掌门这种事绝不可做!”
刘平气结道:“你——”
净尘子怒道:“岂有此理,武当有今日之事全是因为你,你还敢跟我们提要求!”
净尘子忽道:“我有个提议。”
王小军道:“快别这么说,你年小德薄,当了掌门以后让他们看到希望更得争,你以为那些支派的门人为什么同意让你上任,不就是为了拿你当个过度,最终目的还是要趁虚而入。”
刘平道:“你说。”
“好!”净尘子面向武当派所有人大声道,“谁能拿下王小军谁就当掌门,不过有个先决条件,上台之人须得是我们的后辈,徒子徒孙皆可,师兄师弟就免了吧。”
灵风哈哈大笑,连连拱手道:“多谢小兄弟抬爱,我要真就这么当上了掌门可要多谢你了。”他身后武当七子中一个年纪极老的道人沉声道:“可是要说艺压群雄,灵风师弟也谈不上吧?”
帅大叔看着两人大惊小怪的样子,忽然一笑道:“我明白了,那天果然是你们冒充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