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0章 儿子

灵风道:“谁?”
灵风道:“你什么意思?”
净尘子忽然跳出来道:“是又怎样,这是我们武当的内务,净禅子做了亏心事,言文清就算公之于众也合情合理,告诉自己的弟子又算什么?”
胡泰来道:“前辈错了,这正是对言文清前辈的赞誉,你想,这事这么多年都没人提及,岂不是说言文清道长也守口如瓶?”
路恒源哼了一声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王小军大声道:“姓路的和绵月还有余巴川等人搅在一起不是为了什么公道,而是在筹划一个阴谋,就在昨天,他刚参与了一起银行劫案,这位老兄也许是你们的大师兄的弟子不假,但他是一个包藏祸心、阴险狡诈的小人!”
净尘子道:“天下人管天下事,这里人人都知道你的朋友王小军和余巴川有仇,你们处处针对他不代表他就不能出面说话,何况,净禅子把持武当多年,要不是在武林群豪面前戳穿他,谁知道这件事会不会被他捂起来?”
灵风道:“那就赶快拿出来。”
王小和_图_书军一愣,猛然道:“刘老六也来了?”
胡泰来道:“要想搞清楚这位路兄的身份,就要从净禅子道长所谓的‘私生子’说起。”他面对武当诸人道,“各位前辈、师兄,净禅子道长有个儿子的事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时,路恒源忽然缓缓掏出身份证向台下一亮道:“各位看好了,我即满40周岁,言文清活到今天刚好是66岁,他是28岁才入的武当,当时我已两岁,他先生子后入武当派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没错,我是言文清的儿子!”
王小军和陈觅觅一左一右冲上去搀起刘老六,王小军讨好道:“六爷,您不是去调查净禅子道长的事了吗?有什么进展?”
刘平道:“由此推断出路恒源就是大师兄的弟子,这么说还是太武断,站不住脚啊。”
胡泰来道:“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件事净禅子道长只跟龙游前辈说过,不过当时还有一个人在场。”
陈觅觅柳眉倒竖道:“我师兄没有做亏心事,你没听见吗?这事他m.hetushu.com早已和我师父坦白过。”
他话音未落,就听山腰上有人气喘吁吁道:“这两个小兔崽子,也不说等等六爷。”接着刘老六手脚并用地爬了上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咳嗽起来,苦孩儿跟在他身后,见了这么多老道,神情很是不耐烦,又多少有些畏惧。
胡泰来也迷茫道:“我也不知道,这些都是……”
灵风摇头:“毫不知情。”
灵风瞪了净尘子一眼道:“就是在武协大会的时候。”
唐思思忽然咯咯一笑,指着王小军道:“你稚嫩!”
胡泰来道:“这正是我要说的,言道长虽没有公开收徒,但他在民间却有一个关门弟子,净禅子道长的所谓丑闻也正是这个弟子搞出来的,因为言道长仙去之后,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这个弟子。”
王小军道:“你装什么蒜?敢做不敢认吗?”
这时全山的目光都集中在胡泰来身上,刘平道:“胡掌门,你说你有证据,当真吗?”
胡泰来道:“那此前你们知道吗?”
刘老六气咻咻道:“和*图*书有个屁进展,这老道也不知把儿子藏哪去了,我领着这俩小的溜溜地找了这么多天连根毛也没找到。”
胡泰来道又问路恒源:“我再请问路兄,这既然是武当的家务事,你为什么和绵月还有余巴川搞到了一起,在武协大会上指使余巴川责难净禅子道长?”
胡泰来道:“如果一个秘密,这世上只有两个人知道,那么它泄露出去之后只能说明泄密的人不是甲就是乙,游龙前辈多年前就知道了此事,不久之后又确立了净禅子道长的掌门继承人身份,所以他自然不可能把这个武当绝密告诉任何人。”
王小军只好低声问胡泰来:“老胡,现在怎么办?”
路恒源不慌不忙道:“多谢胡掌门为我正名,你前面说的,虽然和事实还有出入,不过我都认,但是你们后面的指控我只能说太可笑了,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随便扣个盆子到别人头上我可不能苟同了。”
灵风喝道:“大师兄他这辈子都没收过入室弟子。”
胡泰来忽然面对路恒源道:“路兄,你说句话和_图_书吧,净禅子道长的事情是不是你捅出去的?”
胡泰来道:“没错,这正是我要说的!”
胡泰来道:“言文清道长能坚守底线不见得他的门人也能。”
胡泰来道:“当着各位前辈的面,我当然不敢信口开河。”
路恒源只是摇头微笑,就像不屑于和小孩子斗嘴一样。
净尘子冷笑道:“龙游师叔已经仙逝,这话我们可没处应证去。”
刘老六懒洋洋对净尘子道:“你太小看你师叔了,他那天是喝了不少,但自始至终没有提及具体的事情,只说他有一件极其为难之事下不了决心,我记得他的原话是‘我有两个最满意的徒弟都可以当掌门,巧的是这俩情况也一样,可是一个对我说了,一个没对我说,你让我怎么办?’后来通过只言片语我总算搞清楚了,这两个徒弟一个是指净禅子,另一个正是言文清。我也一直好奇龙游道人说的‘情况一样’到底指什么,直到前些日子净禅子事发我才隐约猜出来!”
陈觅觅道:“这就是你不了解他了,我师父潇洒不羁,别说和六爷,就hetushu•com算和杀猪的搓澡的只要投缘也能成为至交好友。”
刘老六看了他一眼,笑呵呵道:“看不出你这个老小子脑袋还挺灵光的嘛。”接着他眼睛一瞪道,“少跟我掰扯这个,这是二十年以前,龙游道人有次跟我喝酒喝多了说的。”
胡泰来道:“言文清道长。”
这时净尘子眯着眼睛道:“等等!我说刚才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呢,现在终于想起来了——姓胡的小子信誓旦旦地说净禅子的事全武当只有两个人知道,那这件事本身他是怎么知道的?”
灵风不耐烦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净尘子道:“我师叔他老人家何等身份,为什么要跟你喝酒?还喝得烂醉?”
刘平道:“你是说这秘密是言文清师兄透露出去的?这……未免有点想当然,而且也对死者不尊重。”
胡泰来道:“这么说你也承认这个秘密是言道长告诉你的了?”路恒源沉默不语,竟似承认了。
众人听了这话稍一琢磨,接着都把犹疑的目光投到了路恒源身上。
刘平勉强挤出个笑容道:“原来是武林的百科全书六爷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