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一章 对策

将两条烧伤的小腿治疗了一下,姬昊掏出了三禽九兽丸,一瓶十二颗药丸一口吞下,庞大的精血气息被小腹中的五彩火苗急速转化,不多时就转化为滚滚巫力回归几处巫穴。
姬昊的脸阴沉了下来,如果共工无忧、旭帝子强逼孟獒一起诬陷自己一行人,那么这个罪名可就洗刷不干净了。
双手一搓,丹元法力催动,四周突然有淡淡的水汽汇聚而来,不多时姬昊头顶笼罩着一块十几丈方圆的乌云,雨水纷纷而下,清凉彻骨的雨水洒在两条小腿上,‘嗤嗤’声中通红的皮肉逐渐恢复了正常色泽,大片水汽不断冒了出来。
嘶嘶呼痛,掏出一瓶五龙垚配制的药酒,狠狠的在酸痛的小腿上揉搓了一阵,姬昊拿出了一枚玉质巫符,将勉强恢复了一丝半点的巫力往玉符中灌了进去。
两条小蛇痛得尾巴乱甩,却更是激发了他们天生的凶悍之气,‘嘶嘶’叫着不断的将一根一根的细针拔出来。鸦公痛得浑身羽毛直竖,他‘和-图-书嘎嘎’叫着,眸子里也是凶光四射,眼珠几乎能滴出血来。
雨牧呆了呆,随后浑身绿色毒气犹如潮水一样翻滚而出,眸子里凶光四射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
雨牧骇然一惊:“虽然孟獒是个杂碎,但是他毕竟是巫殿执事!”
姬昊看着雨牧:“巫殿执事?那又如何?他若是欺到了我们头上,你敢杀么?”
巫帝遗宝,就算是大巫使用起来都如此艰难,姬昊和鸦公联手,居然都只能勉强催动火羽靴十个呼吸的时间,而且连火羽靴百分之一的威力都没能激发出来。
玉符‘嗡嗡’的鸣叫起来,犹如蝉儿的翅膀一样轻微的震荡着,凭借着自身震荡之力悬浮在了空中。
等所有细针都被拔出,鸦公愤怒的长啸一声,浑身火光隐隐,伤口迅速的愈合,很快就恢复了元气。
太司被自己妹妹狼狈的拖拽到了姬昊面前,他气喘吁吁的掏出了白骨杖,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事情,没完!姬昊,他们居然诬http://m.hetushu.com陷我们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居然还诬陷我们讹诈烈山部?这事情,没完!”
两条小蛇乖巧的盘在姬昊的肩膀上,瞪大了眼睛轻轻吐着蛇信子。
从孟獒的为人行事来看,这家伙根本不用别人强逼,只要共工无忧给他一点甜头,他就会毫不犹豫的破坏原则,把姬昊他们一伙人卖得干干净净!
“该死的孟獒,他为了讨好共工无忧,居然对我们下毒手。”姬昊给鸦公也喂了几颗药丸,愤怒的低声咆哮道:“鸦公,这笔账,我们得尽快和孟獒算一算!”
姬昊帮鸦公将深深陷入他体内的细针一根根的拔出来,鸦公痛得浑身直哆嗦,黑色的羽毛相互撞击,不断发出低沉的铿锵声。
短短十个呼吸的时间,火羽靴就耗尽了体内所有巫力,巫穴、经络中空荡荡的,犹如黑洞一样差点要将全身血肉都吞噬进去。
‘呀~啊~’!
两条神火蛇跳到了鸦公的身上,张开小嘴咬住了从鸦公体内透和-图-书出的针尖,竭尽全力的帮鸦公将一根一根两尺多长的细针艰难的扯了出来。
完全不受姬昊控制的,是火羽靴主动带着姬昊向前疾飞了这么远,耗尽了姬昊和鸦公全部巫力的同时,这件强得离谱的巫宝,也把姬昊的双腿差点没烤熟了。
雨牧翻着白眼尖叫道:“你飞直线三千里,苍天哪,我们要绕路跑,这一路上起码是五千里地哪!”
“嘎!”鸦公同样耗尽了全部巫力,关切的瞪大了猩红的眼珠子,死死盯着姬昊的双腿。
喘了一口气,感觉到两条小腿已经恢复了正常,体内巫力也补充了三成的样子,姬昊一跃而起,厉声喝道:“不能让孟獒回巫殿!联系风行,把孟獒在半道上,截下来!”
这些细针都是西荒穷奇部的匠师锻造,内蕴锋利无比的庚金锐气,两条小蛇稚嫩的小嘴咬在针尖上,他们的嘴角都被针尖划破,不时有一丝一丝的血迹渗出。
一见到姬昊,蛮蛮就丢下锤子,迅速的冲到姬昊身边,一把抱hetushu•com起了鸦公:“鸦公,你没事吧?蛮蛮看到那个孟獒居然对你下毒手!蛮蛮一定要锤爆他的脑袋!”
看着累得浑身膘肉都在喷水的雨牧,姬昊脸帮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雨牧,你怎么也是大巫,这点路程,三千里地而已!”
饶是如此,不过十个呼吸的时间,姬昊也已经逃出了三千里,这个速度让姬昊都觉得骇人听闻。
姬昊呆了呆,干笑了一声,急忙问道:“风行呢?怎么不见他?”
过了大半个时辰,蛮蛮扛着两柄重锤,少司犹如拖死人一样拖着太司,一前一后的赶了过来。
姬昊痛呼一声,双足裹着浓浓烟火从高空坠落。
一道一道无形的巫力波动向四周扩散开去,雨牧、风行他们身上都有和这枚巫符配套的玉符,只要在十万里内,都能循着特定的巫力波动准确的找到姬昊。
片片火光凝成的鸦羽不断飞起,迅速向小腿皮肉内钻去,重新凝成了附着在小腿上的羽毛纹身。姬昊两条腿被烧得通红,滚滚热气不断从www.hetushu.com皮肤上喷出,拖着两条肿胀得发亮的小腿在地上踉跄走了几步,所过处方圆数丈内的草木都变得枯黄。
雨牧挥了挥手,气喘吁吁的说道:“风行最擅长窥人隐私,他在后面盯着孟獒呢。你刚逃走,孟獒就被共工无忧和旭帝子拉进了戊山部的驻地……咱们,估计有麻烦了。”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雨牧扛着大铁锅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一见到姬昊,他就丢下铁锅,‘咚’的一下直接拍到在地上干嚎:“下次……不要……跑这么……快……这么……远……苍天在上,我的腿!我的腰!我的肉啊!”
“好蛇儿,好蛇儿!”姬昊心痛的抚摸着两条善解人意的神火蛇,急忙把他们从鸦公背上抓了下来,给他们分别喂了一颗三禽九兽丸,又从腰间锦囊内掏出两块新鲜的血肉喂了下去。
与此同时,姬昊开辟的几处巫穴也全部张开,犹如旋风的风口急速吞噬四周天地元气,不断转化为巫力囤积下来。体内巫力快速的恢复,姬昊的心里也笃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