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二章 阿亢

姒熙的脸阴沉了下来:“所以,赤坂山一带,面临的主要敌人是血月?”
姒文命点头,轻声道:“帝释天手腕还算温和,他执政千年,血月一脉和我人族从未爆发万人以上的战斗。但是帝释阎罗向来极度仇视我人族,世间万族都视为奴隶、猪狗,所以这一场大战……会死很多人吧。”
“我是烈山亢,人皇炎帝嫡孙烈山亢。我的朋友叫我阿亢,但是你也可以称我亢帝子。”烈山亢眯着眼冷厉的看着铁岩:“我带了族兵,在赤坂山备战,准备和异族恶鬼拼命。但是你们这些杂碎,败坏烈山氏的族名,害得我连夜赶了回来处置这件事情。”
一声近乎疯狂的雷鸣从天空落下,浓浓的雨云向内一合,一线天中坠落的星光荡然无存。姒熙在天色骤然昏黑的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倾盆大雨呼啸而下,山坡上无数的星光兰被风雨摧折,眨眼间就遍地凋零。
风吹过,花瓣凝成的面孔消散,姒熙背着手,赤红色的面孔绷得和_图_书紧紧的,眸子里满是紧张和疲累。
“姒枪,在主人面前,可千万别提这个‘老’字,你还想去喂三个月的侏罗兽么?”背负长刀的姒刀笑了笑,向身后挥了挥手:“嗯?他们也到了,那就动手吧,赶紧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查一个清楚,回去好交差。”
姒文命深深的吸了一口,疲乏的说道:“等过两天,我回蒲阪亲自和他们说吧。嬴云鹏他们自己送上门来,我们也就不客气了。十日国在蒲阪的所有箭手,这次必须服从调令,全部赶赴赤坂山一线备战。”
“大兄,按照老主人的吩咐,动手罢?”背负长枪的青年笑问了一句。
一柄长枪重重砸下,连续在铁岩身上狂抽了一百下,打得铁岩浑身骨头折断了七八成,差点没把铁岩生生痛晕过去。
姒熙点了点头,关切的问姒文命:“赤坂山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至于调动这么多人手过去?”
一团柔和的光芒亮起,一个身穿http://www.hetushu.com淡金色长袍,头顶金冠,生得威严端庄的青年背着手,慢慢的走到了铁岩面前,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铁岩的心口上,差点没把铁岩踹得痛死过去。
电光闪过,二十几个青年同时化为道道残影没入了雨幕中,瞬间就闯入了戊山部的驻地。
铁岩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突然从噩梦中惊醒。
姒文命苦涩的笑了笑,花瓣凝成的面庞都骤然耷拉了下来,然后所有花瓣飞起,他又变得一如既往的充满了精神:“血月一脉执政大帝帝释天回归,帝释一族帝释阎罗继承大帝帝位,按照虞族的传统,新继位的执政大帝必须建立足够的功勋。”
蒲阪突然下起了大雨。
随后是护墙后的两个小小营房中,几个坐在火塘边正在饮酒驱散风寒,轻声笑语随意闲聊的大巫也是眼前骤然一黑,根本没弄清什么事情就被打得晕厥过去。
一阵风雨吹拂而来,数千枚花瓣轻盈的飞起,慢慢盘旋着到了姒熙的面前。花m.hetushu.com瓣向内一合,就凝成了一张反反正正的面庞:“阿爹,有人找姬昊的麻烦?”
“那就好,我放心了。”姒文命轻声说道:“阿亢也赶过去了,想必弄清事情的真相并不难。”
他一跃而起,惊悚的发现自己不在温暖舒适的木屋中,而是被挪进了冷冰冰、潮湿坚硬的矿洞里。但是还不等铁岩大声呼叫,一柄大斧狠狠的砸了过来,斧背重重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领先的四个青年,背后分别背着一刀、一斧、一剑、一枪,他们顶风冒雨,连夜赶到了戊山部的新驻地外。远远的站在一座小山包上,借着闪电带起的亮光,他们眺望着灯火全无的山谷。
一缕分魂横跨不知道多少万里,强行调动天地元气折下花瓣,组成自己面孔和姒熙遥空对话的姒文命同样叹了一口气:“所以,阿爹你必须坐镇蒲阪,什么地方都不能去。我们能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姒熙眯着眼,仰头看了一阵子天空璀璨的星辰,然后缓缓说道:“和*图*书那就这么办吧。祝融氏已经吸引了他们全部人的注意力,我也已经派了姒刀他们过去。”
他们袒露胸膛,长发随风在脑后乱舞,风雨击打在雄壮的胸膛上撞得粉碎,闪电横过天空,照亮了他们笑意逸飞的年轻面孔。他们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的走在大地上,但是他们每一步迈出,都能凭空迈出百里。
‘咔嚓’骨裂声响起,铁岩惨嚎一声,抱着碎裂的肩膀在地上嘶声惨嚎抽搐。
白色的兰花瓣精致而透明,反射星光后,整个山坡就变成了一片沸腾星光。
残影在驻地内穿梭,睡梦中的戊山部族人陷入了更深层的昏睡中,住在山谷最深处的几座宅子里,身份地位最高的一众长老,则是被悄无声息的弄进了姬昊他们开辟出的矿洞中。
姒熙站在一个开满了白色星光兰的山坡上,他头顶无风无雨也无云,厚重的乌云裂开了一条缺口,璀璨星光盘旋而下,照耀在姒熙身上,照亮了绵延百里的小小兰花。
“帝释阎罗。你若要来,我便迎上。你要和_图_书灭我族裔,那就不死不休。”姒熙体内传来隐隐的大地轰鸣声,他整个人似乎和整个天地融为一体,周身气息变得无比强大、威严:“我族祖先生于此,我族祖先活于此,我族祖先葬于此。我族世世代代繁衍于此,这一方天地,终究是我们的,而不属于你们。”
沉默了半晌,姒熙淡然道:“那么,这次姬昊那些娃娃的事情……只能明白的告诉他们,让他们吃点亏?”
护墙上,数十名夜间值守的戊山部战士眼前一花,哼都没哼一声,后脑勺上被人重重的拍了一掌,眼前一黑同时昏厥倒地。
漫天风雨呼啸坠落,一行二十几个精悍的青年汉子在雨幕中缓步前行。
“自己老实交代,我给你们一个痛快。”烈山亢冷淡的说道:“或者,我灭你戊山部满门。”
姒熙点了点头,看着花瓣组成的面庞苦笑道:“五龙长老他们……勾心斗角还是欠缺了一些。他们能稳住巫殿大局不动已经很不简单,想要他们照护好我们精挑细选带回来的那些娃娃,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