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四十六章 镇狱统领

哈门德再次艰难的鞠躬了下去,姬昊的话语里充满了威胁之意,他可不敢胡乱插嘴。
石台的边缘开凿了一条丈许宽的陡峭石阶,几个身穿黑色皮甲的精怪战士夹着长矛,怪模怪样的蹲在石阶上,好奇的看着姬昊。
哈门德‘嘻嘻’笑了几声,肥胖的脸上满是怪异的笑容:“尊敬的大人啊,在您睿智的目光下,任何事情都瞒不过您。您当然知道,每个人都有朋友,但是更多的是敌人。而那些被关押进我们这里的人,他们的敌人就更多了。”
冷眼向石台周边看了一眼,姬昊看到了狭小的泊位上,还停靠了另外一条小舟,他不由得指了指那条小船:“嗯?还有其他人么?”
姬昊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这座监狱不愧是异族用来关押重犯的地方,防御果然森严到了极点。
冰霜顺着潮湿的地面向四周蔓延,很快就那条陡峭的石阶都蒙上了薄薄的冰片。几个精怪战士被冻得哆哆嗦嗦,一个和图书个敬畏的看着姬昊,就在石阶上朝着姬昊跪拜了下去。
一道无形的波纹扫过,姬昊感觉到自己的汗毛一根根的竖起,空气中隐隐可见细微的电火花闪烁。
“哈门德!”姬昊拖长了声音,用虞族贵族最喜欢的那种装腔作势的声调冷哼了一声。他的声音依旧冰冷和沙哑,透着一股子不近人情味的冷漠:“婆罗氐,和你们打好招呼了么?”
姬昊警惕的看了一眼这些黑色的荆棘,一声不吭的跟在哈门德身后。
走过甬道,在一个只有亩许大小的广场一侧,一座三层小楼中,姬昊见到了这间监狱的统领。
姬昊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在自己的暴力威胁下,婆罗氐办事还算靠谱。
姬昊点了点头,他冷声说道:“希望他的目标和我的目标没有冲突,否则……”
宽敞明亮、陈设华丽的房间内,一张宽大的青铜方桌后面,一尊体型异常魁梧的伽族大汉四平八稳的坐在那和*图*书里。一条粗大的铜管从屋顶垂下,大汉端着一个寻常人两个脑袋大小的大酒杯,‘哗啦啦’的从铜管中接了一杯酒,一仰头就将一杯烈酒喝得干干净净。
怪笑了一声,伽族大汉伸出一根手指,向自己的鼻子指了指:“我是蚩战,这座监狱的镇狱统领。我这里的规矩很简单,一切都明码标价。想要带走多少,就留下多少。”
小舟轻快的掠过河面,船头一枚巴掌大小的竖目纹章光芒闪耀,偶尔一个大浪冲起,纹章上一道强光喷出,浪头被打得粉碎,无数水沫冲起来能有十几丈高。
命令婆罗氐的贴身侍从留在码头上看守小舟,姬昊跟在哈门德身后,顺着陡峭的石阶走上了峭壁。
小岛上没有一棵树,而是种满了一种剧毒的荆棘。黑漆漆的荆棘藤条犹如怪蛇一样在地上攀爬延伸,无数手指长短的毒刺在阳光下反射出冰冷的寒光。
石台上一个肥头大耳的脩族男子带着几个护卫hetushu.com迎了上来,隔着远远的,肥胖的脩族男子就艰难的向姬昊鞠躬行礼:“尊贵的大人,哈门德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啊,今天的天气不错。”
“尊贵的大人,您一定要小心。虽然以您的力量,自然不会在意这些该死的荆棘,但是毕竟很麻烦。”哈门德回过头来,很殷勤的说道:“他的毒液很污秽,您身份高贵,可不要被这些下三滥的东西给碰到了。”
连续喝了三大杯烈酒,大汉将沉重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放,歪着脑袋上下打量起姬昊:“你就是婆罗氐大人说的那人?嗯,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到了我这里,就要守我的规矩。”
高近三十丈,宽却只有三丈左右的金属大门上电光迸射,厚有丈许的金属门户慢慢的滑进围墙。门后是一条长有近百丈的甬道,甬道两侧的墙壁上无数闪烁的符文正逐次黯淡,然后尽头的另外一扇金属门户缓慢的开启了。
顺着七拐八拐的http://www.hetushu.com道路,在荆棘丛中绕行了一刻钟的功夫,姬昊终于来到了监狱的正门。哈门德和门口岗哨低声嘀咕了几句后,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监狱的正门缓缓开启。
刚刚直起腰身的哈门德再次艰难的鞠躬了下去,他恭谨的说道:“是的,尊贵的婆罗氐大执政官的信,我们统领已经收到了。您是婆罗氐大人的贵宾,为您效劳,这是我们的荣幸!”
密密麻麻的剧毒荆棘覆盖了整个小岛,最高大的荆棘足足有十几丈高,藤条和毒刺相互纠缠在一起,其中的缝隙就连细小的虫子都难得穿过。
操控小舟的一个虞族少年掏出一块令牌,无形的波纹撞在令牌上,令牌放出一道柔和的光晕笼罩了整条小舟,前方空气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小舟撞破了一道无形的结界,在一股大力的牵扯下绕过了一处处漩涡和礁石,来到了小岛唯一的码头上。
姬昊轻轻的点了点头:“好规矩,我喜欢。”
说是码头,实则就和*图*书是百丈高的悬崖下一块不过亩许大小的石台。
姬昊带着一个造型夸张的青铜面具,面具上是一张狰狞扭曲的恶鬼面孔,恶鬼的半张脸像是在哭,另外半张脸像是在笑。
哈门德掏出了一块黑色的令牌,抖手打出了一道黑光照在了前面的荆棘上。伴随着‘簌簌’声响,这些黑漆漆、粗大的荆棘藤条犹如活物一样蠕动着,迅速让开了一条宽敞的大道。
姬昊站在房间门口,哈门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得无影无踪,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上下打量着开怀痛饮的伽族大汉。
小岛四周礁石密布,犹如鲨鱼牙齿的礁石嶙峋峭立,湍急的河水冲击在礁石上,水面下就生出了无数的漩涡、暗流。大浪拍击着小岛陡峭的崖壁,不时发出如雷的闷响。
一股森森的阴邪之气不断从面具上散发出来,细微的‘嗤嗤’声响起,石台上的积水被这股阴邪之气一冲,很快就冻成了白色的冰霜。
姬昊站在船头,眯着眼看着前面几里外的河心小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