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四十七章 默契交易

舒畅的呼出一口酒气,蚩战怪异的笑着:“我曾祖父对我说过,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祖先,是被家族赶出来的,他走投无路做了佣兵,这才参加了开辟盘古世界的远征军。”
用力的搓了搓双手,蚩战有点为难的看着长桌上厚厚的名单:“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所有人都卖给您,豪爽的客人。但是,必须留点活口用来当众斩杀,我总不能说他们全都病亡了吧?”
讨论了足足一刻钟,两人还没得出个结果,小楼外突然传来了少女尖锐的哭喊声:“放开我,格鲁!你这头卑鄙无耻的野猪,放开我!”
他动了动身体,让自己在椅子上坐得更加舒服了一些,颇有感触的自言自语道:“谁说不是这个道理呢?你看,我们的祖先背井离乡,来到这个野蛮的、凶险的世界,为的不就是钱么?金灿灿的金钱,白花花的玉钱,亮晶晶的能量晶石,这都是钱!”
蚩战‘嘎嘎’大笑了起来,他指着姬昊笑道:“我喜欢你http://www.hetushu.com的话,这和那些大人的意见不谋而合——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所以,尽情的挑选你要带走的人吧,我会给他们安排一个病亡的身份。”
蚩战怔怔的看了姬昊一阵子,他将手中玉币重重的拍在了长桌上,很热烈的对他说道:“我现在相信,您是真的为了家族复仇啦!就算是帝氏一族的朋友,就算是他们姻亲,也不会为了他们花费这么大一笔钱,这不符合虞族的传统嘛!”
姬昊和蚩战凑到一起,两人开始认真的斟酌,要怎么样,才能在地下监狱中制造一场烧死所有帝氏一族族人的火灾。
“钱,这可是个好东西。”看着聚精会神的姬昊,蚩战由衷的感慨了一声。
蚩战瞪大了眼睛,四颗比寻常人拳头还要大一圈的眼眸里凶光四射,恶狠狠的盯着姬昊说道:“是婆罗氐介绍来的人,所以我破例向你开放帝氏一族所有族人的资料。不管你是真的家和*图*书族复仇,还是想要救他们脱身,总之,你给我足够的钱,我就给你足够的人!”
蚩战猛的站了起来,惊讶的大叫了一声,四支眼眸无比狂热的看着姬昊:“您……确定?”
姬昊走到青铜长桌边,手指一勾,兽皮书册滑到了他的面前,随后书页自动的翻动起来。
姬昊抬起头来,很认真的看着蚩战:“我非常赞同您的看法,所以,您看,我站在这里,为您带来了丰厚的利益。嗯,您能承受的极限是多少?我是说,我能带走多少帝氏一族的族人?”
把玩着手上的玉币,蚩战得意洋洋的看着姬昊:“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力量!所以,为了钱,没什么不能干的。”
‘哇哦’!
顿了顿,蚩战抓起了自己的酒杯,拧开了天花板上垂下的铜管龙头,给自己倒了一大杯酒。
姬昊没搭理自言自语的蚩战,而是继续翻阅着名单。
姬昊轻轻鼓掌,再次由衷的感慨道:“我喜欢m.hetushu•com这样的规矩,真的。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姬昊认真的点了点头,声音变得越发的沙哑、冰冷:“我必须用他们的血,洗刷他们加于我的耻辱,洗刷他们加于我家族的耻辱。”
大手在书册的表面用力的拍了拍,蚩战看着姬昊沉声说道:“帝氏一族所有还活着的族人名单。你要知道,良渚被摧毁的时候,帝氏一族三成左右的核心族人随着良渚一起灰飞烟灭,只有那些居住在帝氏一族自家领地上的族人才活了下来。”
耸耸肩膀,蚩战幽幽说道:“我的祖先被他们赶出了家门,那些高高在上的族人,现在败落了,居然向我们这一支族人开口求救。为什么呢?不就是钱嘛!”
姬昊能感受到虚影的好奇,他对蚩战的所有行为,对蚩战的这些行为举止背后的象征意义,都充满了好奇。
蚩战低下头,在巨大的青铜长桌下面翻检了一阵,最后他取出了一本厚厚的兽皮书。这本巨大的书册长两尺http://m•hetushu.com许,宽一尺许,有八九寸厚,整个用秘法加工而成的薄薄兽皮制成。
“所有人的名字,身份,血缘来历,包括和他们血脉有关系的各大家族的血脉关系表,这里面应有尽有。而且每个人的价码,明码标价,恕不打折。”
重重的哼了一声,大拇指狠狠的向自己的鼻头一挑,蚩战傲然道:“这就是我们黑鲨堡监狱的规矩,这是我的规矩,也是我背后那些大人的规矩。”
“但是注意,多少给我留点人,毕竟良渚城毁了,必须有人承担责任。帝氏一族必须有一批人被公开处决,这对各大家族都是一个交待!”
神魂空间中,虚影悄然现身,万分好奇的透过姬昊的双眼,观察着蚩战的一举一动。
姬昊向蚩战扫了一眼,这家伙很精明么,不像是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粗线条。不过也是,能够把持这座监狱,能够堂而皇之的贩卖囚犯牟利,蚩战如果真是一个粗线条,他的脑袋早就保不住了。
蚩战喝了一大口酒,摇头晃脑hetushu.com的说道:“半年前,通往本源世界的跨界通道还没被摧毁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封来自宗族的信笺。你知道他们说什么?嘿,原来在本源世界的,蚩姓家族,我的家族所属的那一个分支,居然要破产了!就连家族的祖宅,传承了超过十亿年的古堡,都被抵押了。”
“啧!”蚩战的目光转了转,脸上的肌肉剧烈的颤抖着:“火灾?是个好借口,可是,监狱里没有多少可燃物。要烧死这么多人,得仔细的筹划一下。”
姬昊冷淡的说道:“可以有火灾嘛,黑鲨堡监狱?这名字不错,黑鲨堡监狱突然着火,帝氏一族的族人都被烧死了嘛,多好的借口啊?”
蚩战翘着二郎腿,端着酒杯,笑吟吟的看着姬昊。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枚特制的玉币把玩起来,有寻常脸盆大小的玉币被蚩战把玩得油光水滑,里面玉色浓郁,好似浓浆都要滴了出来。
“钱,可爱的钱,美妙的钱,无所不能的钱!啊哈,你知道么,我半年前才遇到了件可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