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三十章 寻觅机会

“合情合理,所以,我现在杀了你也合情合理,对不对?”
……
“你想说服我不杀你吗?”
从空间骨戒里找了一下,找到一瓶解毒丹,从里面倒出两枚吞下,也不知道能不能解毒,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循着水声找了过去,只见一条溪流横陈丛林之中,虽然只有半米深,但已经够了。
……
一时间,心乱如麻。
咬了一口血参补充体能与血气,再休息一会,恢复了一些体能之后便提起灵力纵身跃上树梢,几个起落之后跑远许多,竖起耳朵听着夜色中的宁静,远远的居然能听到潺潺流水的声音,有水……我眼睛一亮,有水真是太好了!
心底一片凉意,这里久留不得,必须走,否则有的人可以利用气味来找到我。
“刷!”
半小时后,越过五重山脉,进入了第四重灵陨山脉。
眼前一片黑暗,外息转换内息。
深吸一口气,倚靠在身后的灌木上休息了近十分钟,现在只祈求也黑夜之中别在遇到玄兽了,否则哪怕是一头一阶玄兽恐怕也能轻松杀死我。
从树上飞掠落下,那一摊灰烬早就已经熄灭了,看样子应该有一两天了,但是……一旁扎帐篷的地面上一共打了五个木桩,那木桩的手法赫然是宋骞的手法,他喜欢把木桩削成四角形的尖,说是这样稳定性比较强。
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体能和灵力都需要回复,而且失血过多,必须好好的睡一觉才能恢复http://m•hetushu•com,深夜之中想找到宋骞和赵昊已经不太容易了,毕竟我没有萧楚生的那种强大的追踪能力,有的也只是反追踪的能力罢了。
我踏着烟云步法避开之后,刚才立足处后方的近百米丛林都被轰碎了,火焰接天,好强的项易,论实力的话,我绝非他的对手。
“不,我只是想问清楚,想知道血斩遵循的规矩是什么?”
……
项易眼中满是寒芒,冷冷地说道:“我们的规矩就是弱肉强食,你弱你便该死,我这样回答,你满意了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手臂上传来痒痒的感觉,那是伤口开始愈合的感觉,左臂是贯穿伤居然这么快就开始痊愈了,难道是因为我的肉身强度关系?
思索了几分钟,决定前行,不就是第三重山脉吗,我又不是没来过!
溪水清澈而冰凉,循着溪水走了大约两里地之后我在对面上岸,前方是一片漫无边际的丛林与灌木,接下来必须寻找一个适合睡觉的地方。
爬出了獾子洞,我的肚子也适时的传来了咕咕的声音,饥肠辘辘,也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少,按照饥饿程度判断的话,至少已经睡了一天一夜还要多了!
“蓬!”
“是的。”我直认不讳,说:“你儿子想杀我,所以我杀了他,这不合情合理吗?”
暴喝声中,一人从天而降,手中握着一团凛然烈焰,是项易,他居然追和-图-书踪到我了!
他们在这里宿营过!?
前方,一堆翻开的泥土旁边是一个地穴,是一个被废弃了的獾子洞,大约能容纳人体大小,我收拾了一些落叶,将洞口掩住,随后准备了一块带着青草的泥土,整个人蜷缩着身躯钻入獾子洞里,随后用泥土将洞口给密封住,这样我的气息都不会传出去了。
四处一片荒无人烟,哪里能见到宋骞和赵昊的身影,我只能漫无目的的寻找,如果不找到他们实在是放不下心来。
我笑笑:“满意,所以我对你的回答就是,你的儿子和萧楚生都弱,活该死在我剑下。”
检查了一下伤势,伤口红色,毒素已经被驱散了。
“轰!”
脑海渐渐空白,进入沉睡之中。
一提身便是五米多,轻轻的落在一根粗壮的树杈上,确认一下北方的方向,脚尖轻轻一点人就已经落在了另一棵树上了,几个起落之间便是数十米地,但周围惊飞的鸟儿却多少让人有些失望,我的身法还是远远比不上唐阙然的。
“站住,你就只有逃跑的本事了吗?”
“畜生,给我去死!”
项易怒吼一声,快速追来,他的速度并不逊色于我太多,但我也未必会被追上。
身体有些冰冷,闭上眼睛,不久之后就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了,身体需要休息,灵墟也需要休息,杀一个萧楚生已经让我竭尽全力了,并且还是在取巧的情况下才获胜,如果凭真正实力的话,我的胜和图书算绝不超过两成。
……
露天不行,很容易被鹰隼类的玄兽发现,树上也不行,容易被蟒蛇、豹子叼走,唯一的选择就是地下,以前不可能睡在地下,因为空气不足,现在不一样了,获得内息能力之后,我甚至能够不用呼吸长达数十个小时,这时间已经足够我疗伤恢复了。
心里暗暗思付,明斗不成那就只能智斗,拖延时间,现在已经日落西山,只要拖到入夜,跟项易夜战,到时候黑暗中一决胜负!
此时我的实力大约恢复到了八成左右,左臂稍微使不上力,别的倒是全部恢复了。
一屁股坐在灌木之间的一块平滑石头上,周围鸟语花香,秋意浓浓,倒是一个进餐的好地方,来不及去煮肉,只是掏出大饼来,就着溪水一口气吃了八块饼,大半饱之后,心底微微有些沉重,赵昊和宋骞依旧在这片诡秘、阴森的灵陨山脉之中,赵昊受伤,宋骞没有什么战斗力,必须尽快找到他们。
如果有人依靠气味追杀我,那么溪流是最好的逃生方式,流水可以冲走我的气味,哪怕对方的嗅觉灵敏如猎犬也会在这里断掉线索,三年苍白之路的生活让我学会了许多,这种猎人手段也不过是求生的基本能力罢了。
随着我的脚尖落地,四处鸟飞惊飞。
后背重重的砸落在地,我已经没有力量停留在树冠位置了,手臂上的酥麻与火辣辣的感觉似乎正在消散,快要麻木了,这是毒液入侵身躯http://m.hetushu.com的征兆。
走,去找他们!
虽然住宿条件十分严酷,但却是能活命的住处。
忍着痛,运起暗眸术,看清楚伤势之后马上拔出腿边的刺灵匕首,划开伤口放血,顿时一股暗红色毒血流淌出来,体内提起一丝灵力,运起战伐诀逼出毒血,转眼之间整个人就有一种浓烈的昏厥感,毒血也流淌一地。
一道烈焰直钻入我刚才站立的树干上,顿时整棵树都被火焰所吞噬掉了,瞬间枝干破碎、崩断,这一掌的力道何等强悍!
直到近黄昏的时候,在第四重山脉的内围山脚下,发现了一个宿营过的地方。
或许真是这样,伤势痊愈的速度说明了一切。
项易这一掌气势厚重,让人根本无法硬接,我只得滑身后退,借助烟云腿法滑落在数米外的另一棵树上。
推开“门户”,将一蓬蓬土壤弄出去,顿时外面光芒极其刺眼,这是一个白天。
我皱了皱眉,说:“凭什么你儿子可以杀我,我却不能杀他,这就是你们的规矩?”
远方,隐隐传来呼啸声,有人在搜寻我。
没错,我的灵力远远不及项易的地御境中期的深厚底蕴,只能维持这样的狂奔不到五个小时,但……我只需要一个小时就够了,灵陨山脉的天可是黑得很快的。
“畜生,你还想走!?”
想到这里,我马上转身就走,一个起落之后就已经在十米之外了。
项易怒吼一声,身体周围火焰灵力回旋,炽烈的意境与萧楚生的寒劲完全www.hetushu.com不同,手掌扬起便是一掌轰然而出!
我脑子里瞬间有些空白,这怎么可能,难道我睡了不止一天一夜?
“你说什么?!畜生!”
纵身跃下,落入溪水之中,顺流而下。
抬头看看北方,那里就是第三重山脉了,难道赵昊他们进入了第三重山?那里……可是六阶玄兽云集,甚至会出现七阶玄兽乃至八阶玄兽的恐怖地域啊!
两个人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二十米左右,那么远的距离项易很难对我发难,此时的我不禁开始庆幸当初堂姐让我师从沈步云是多么的明智了,如果没有如此超绝的烟云步法,恐怕我很快就会被项易追上并且加以格杀掉了。
项易厉喝道:“老子功力深厚,能狂奔昼夜不停,你呢,你能维持身法多久?”
顿时,两道身影在夕阳下疾驰而去。
“蓬!”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浑厚气劲从天而降!
“没错,就是老子!”项易的脸上满是狠辣,手掌周围布满大地灵力,道:“就是你杀死了我的儿子项古?”
项易的嘴角挂着狞笑,一字一句说道:“你这个灵魄境的畜生居然有这么大的潜能,连萧楚生都死在了你的手里,这倒是我看走了眼了,还有什么遗言,趁早说吧!”
我皱了皱眉,已经找到了一个多小时了,六阶玄兽都见到了几个,却依旧不见宋骞和赵昊的身影,这两个臭小子跑哪儿去了?
我提起气息,右手张开凝实月刃,淡淡道:“项易?”
入夜,一整片松木林里静悄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