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九章 狼心狗肺

是宇文清!
我急忙抬手挥出月刃,直接便用上了最强的力量,五式合一!
绕着环形道俯冲下行数百米之后,前方的火焰越发浓郁起来,我不禁审慎起来,能够进入火渊底部的挑战者要么是火焰属性的灵修者,要么就是修为至少踏入人御境中期以上的高手,否则是很难抵挡这种无孔不入的烈焰的。
深吸一口气,灵力加注战衣,我踏步进入了火焰之中,顿时一股灼然气焰扑面而来,好在月刃战衣足够强韧,并且胸前的星空灵器冰霜战甲也传来淡淡的寒意,为我至少抵消了一半的火焰侵蚀力量,这件铠甲果然是好东西!
宇文清嘴角泛着狰狞的笑容:“老子早就说过,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是不是步璇音的弟弟,你敢来深渊,我就要你死!你今天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死在这里,我要为牧盈盈报仇!”
……
甚至其中还有一头赤焰猿的血液泛着淡淡金色光芒,王级血脉的赤焰猿?我微微一怔,从这头赤焰猿致命的伤势来看它是被一剑穿心的,这一剑周围产生无数爆炸的节点,把赤焰猿的胸口轰得支离破碎,一定是方清渊的杰作,除了浮屠剑诀之外我想不出哪一个挑战者的剑技能强到这个地步。
“怎么了?”
烈火中,宇文清仗剑而来,脸庞扭曲而狰狞,怒吼道:“步亦轩,老子总算等到你了,把你的狗命拿来!老子要为牧盈盈报仇!”
方兴之皱眉道:“不会,而且我http://www.hetushu.com也没有实力杀你。”
方兴之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说:“不管怎么说唐阙然都是烈风域领主唐安礼的女儿,方清渊又怎么敢杀她,只不过是用剑气震伤了唐阙然,逼迫她自己吹响骨笛退出挑战罢了。”
方兴之道:“童濯被牧铉击败,就在兽首石旁留下排名之后也吹响骨笛了,此外,万灵学院的轩辕禁、艾拉也自行退出了挑战,他们自知实力不足以挑战第六层火渊,所以都出去了。”
我不禁嗤声一笑。
宇文清的脸上满是狰狞,笑道:“那就让你领教一下老子寒天剑诀的真正厉害!”
“好啊……”
“哈哈,知道了,谢谢提醒。”
“轰!”
方兴之惨然一笑:“报仇?恐怕牧盈盈学姐也是为了报一口气的仇所以才搭上了性命,而且我还没有那么高看自己,你的气机已经突破进入人御境前期,加上你们步家深厚的家学底蕴,我这个区区的天行学院学生又怎么可能对抗?”
“举手之劳罢了,你没有宇文清、牧盈盈那么咄咄逼人。”我说。
他苦笑一声,问:“牧盈盈学姐没有下来,兽首石上也没有她的印记浮现,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了?”
“你放屁!”
我不禁笑了起来,手中月刃微微鸣响,一针见血地说道:“说什么为牧盈盈报仇恐怕都是假的,你真正的目标是我身上的一半积分吧?一旦杀了我,一半的积分http://m.hetushu•com足以让你盖过方清渊获得头名,进入圣地上层藏书阁一睹那些绝世武诀,而且我空间骨戒的日炎剑恐怕你早就盯着了,是不是?”
“嗯。”
方兴之一个提气,纵身跃上了石壁,身法倒是十分了得。
我心头仿佛被尖刀扎了一下,怒道:“难道……方清渊这畜生居然敢出手杀了唐阙然和童濯!?”
我扬手一剑劈了下去,顿时浑身一颤,随着强大的反震力跃上了最低一层的环形道,而宇文清也脚踏飞霞而来,气势凛然,目光中带着凛冽杀意。
“嗯。”
“难怪阙然的排名会那么低,童濯呢?”我继续问道。
“糟了!”
双臂震得发麻,整个人倒飞了出去,但凌空之间只觉得下方一束凌厉剑芒疾驰而来,那股凛然的彻寒意境让人不寒而栗!
我淡然笑道:“我与死神相伴的时候你恐怕还在自在逍遥,你不是我,你没有权力对我的经历指指画画,好了,拿出你的本事来,我想看看你宇文清拿什么杀我!今天,你要是杀不了我,我一定会杀你,绝不会再让你这种自以为是的畜生再去祸害别人了。”
“你说什么?”
……
继续向前,又斩杀了几头赤焰猿之后,前方变得火焰浓郁起来,甚至一道道火苗窜上了环形道,这大约就是方兴之放弃继续进入火渊的原因。
我目光一扫周围,宇文清只有一个人在这里埋伏我,而那头玄兽正是传说中的八阶玄m•hetushu.com兽——赤焰夔,一种拥有上古异兽血脉的种族,赤焰夔虽然凶猛但是并不能走远,仔细看就能发现它的后两个蹄子被沉重的铁链所禁锢住了,并不能走太远,这也是宇文清能够在这里活下来的原因。
然而就在这时,兽首石旁忽然一阵颤抖,大地缓缓崩裂开来,一头浑身浴火的庞然大物骤然出现,形似巨牛,浑身漆黑如暗火,冒着一束束青烟,张开大口对着空中便是一声嘶吼,顿时一道凛冽炎劲吹拂而来!
我皱了皱眉,提气纵身一跃便落向了兽首石,必须尽快找到苏颜,唐阙然已经因为我而被迫退出挑战了,我绝不能再让苏颜也陷入绝境之中!
我开始查找赤焰猿体内的玄丹与煞气源泉,一边说道:“方兴之,你不会是想为牧盈盈报仇吧?”
我伸手向后一指,说:“后面的石壁上就有零星分布的火焰石,你自己去挖掘吧,注意安全,到处都是赤焰猿,一旦被发现你又麻烦了。”
那些火焰石的价值并不是很高,但也有几万一颗,正如方兴之所想的一样,许多进入火渊的挑战者其实也是那么想的,拿不到前十名的积分,那就拿一点资源出去,好歹没有白来一趟。
方兴之却脸色瞬间惨白:“真……真的吗?”
转身看向火渊深处,这里距离底部不到百米,远远的看去,一块赤红色的兽首石驻留在火渊底部,泛着淡淡的光芒,上面浮现着一个个名字,苏颜赫然就在其中,她已经进入和*图*书深渊第七层了?
伸手擦拭了一下干掉的血迹,顿时一束束血脉精华飞升而起,萦绕在我的拳头周围回旋不绝,龙阙神纹再度精炼起来,体内肉身力量再度强横了不少,甚至精炼完这道王级血脉赤焰猿之后,我已经是一身汗水,皮肤上泛着钢铁色泽的光芒,看起来健康而刚毅,这也意味着我的肉身在赤焰猿的血脉打磨之下显然又“坚固”了不少。
“她想杀我,被阙然阻止,一箭射杀了。”我淡淡道。
宇文清咬牙切齿,怒道:“老子宇文清是天行学院第一人,老子不是你这种温室里的花,你从小就养尊处优,凡事都有步璇音,你知道什么叫艰辛、什么叫生不如死吗?老子在生死边缘历练走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岂是你这种废物所能评头论足的?”
身周拖曳着数米长的火焰痕迹,那是烟云步法用来卸劲的灵力,整个人犹如空中扑落的苍鹰一般,笔直掠向那块兽首石。
“哈哈哈……”
我瞥了他一眼,开始精炼赤焰猿的血脉,旋即又问:“看到苏颜没有?”
“你也是。”
“小心……小心宇文清学长。”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皱了皱眉之后,说:“他恐怕已经知道你杀死牧盈盈学姐的事情了,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的,而且宇文清学长有杀你的能力,他跟我可不一样。”
剑光爆泄,一瞬间无数冰锥意境迸发而来,冰冷气势排山倒海般的碾压而来,让人莫名的产生一种几乎窒息的感觉,天行学和*图*书院第一人,攻势还是如此凌厉!
“那倒是没有……”
宇文清嘴角勾起,狞笑道:“你是个明白人,自己知道就好,至于牧盈盈……嘿嘿,说什么一往情深,道什么两情相悦,全是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女人不过是修行路上的甘露与果实,吃完喝完就必须忘却,一个真正的强者又怎么会被女人所羁绊?”
“如果你有实力杀我,你会杀我吗?”我问。
道路上,几头赤焰猿的尸体躺在那里,鲜血都已经干了,看来已经死了许久。
“你笑什么?”
先干掉宇文清,再管这个赤焰夔!
“没有想到吧,我们终究还是要在这里一决生死!”
原来第六层的镇守玄兽依旧在!
“好自珍重吧。”
“我为牧盈盈不值。”我淡然看着他,说:“牧盈盈虽然心如蛇蝎、狠辣非常,但对你却掏心掏肺,恨不得为你死,而且事实上最后他也确实是为了你想杀我,最终反而自食恶果,这样一个痴情的女人爱上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狗东西,真是她一生的大不幸。”
“呼啦……”
方兴之与我错身而过,走了十几米后忽地站住,低声道:“步亦轩。”
“她好像已经进入火渊底部很久了……赤焰猿太多,我抵挡不住那种炽烈的炎劲,所以打算返回在石壁上找到一些火焰石也好有个交代,却不想在这里遭到了赤焰猿的攻击。”方兴之眼中浮现出一丝感激,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步亦轩,如果没有你,我今天恐怕就难以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