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章 暴气丹

“尝尝老子的寒天剑诀第三式吧!”
狂猛一拳撼动在冥火剑的侧面,宇文清被震得连连后退,急忙扎稳下盘,目光中透着难以置信的光芒,惊愕道:“怎么可能,一个区区的人御境前期居然能力量上碾压我?”
抬头看着空中的密集剑气,我深吸一口气,拔地而起,月刃带着四式合一之力猛然挥舞起来。
“哈哈哈哈……”
我右手紧握月刃,左手则不动声色的取出了日炎剑握在手中,目光冷峻,道:“既然你用暴气丹了,那不论结果如何,我也不可能让你活着离开深渊了!”
宇文清对我何其痛恨,他对苏颜的爱而不得,全部转化为对我的恨意,这种扭曲而狰狞的爱意简直让人恐惧,一旦我落败,宇文清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所以不能败,只能胜!
“咻!”
“找死!”
冥火剑震颤不已,猛烈冰霜迸发如江流,随着宇文清的一剑劈来,空中竟仿佛绸带般的产生了无数冰霜绵劲碾压而来,就仿佛下了一场霜华之雨般,但这些霜华之中绵里藏针,一个个杀意凛然的爆点隐藏其中,一个不慎就会为之所吞噬。
月刃周围泛着一缕缕的冰霜羽芒,我眉头紧皱,虽然有纹骨和五式合一的力量,但宇文清绝没有那么好对付,他比宇文琦、牧盈盈都要强太多太多了,多年的苦练与修行让他狠戾如狼、冷血如蛇,寒天剑诀更是已经修炼到了大成之境,放眼整个北域这样的年轻一辈高手也是屈指可数的,一旦轻敌,我倒是可能会输和图书在他的剑下。
“只要宰了你,苏颜就会对我刮目相看,只要宰了你,老子就是北域新秀中的第一人!”宇文清目光狰狞,手中长剑力量不断迸发,强得有些吓人。
“刷……”
尖锐鸣响声中,月刃猛然刺入一道被我灵窍所捕捉到的能量之中,顿时“蓬”一声爆炸开来,果然,这就是宇文清这一式剑诀之中的真正可怕之处,灵力爆点,每一个爆点都能置人于死地,每一个爆点却又都是宇文清所掌握的进攻方式之一,只要全部破掉这些爆掉,就等于破掉这一招了。
“给本少爷去死吧!”
宇文清手中长剑一凛,无边寒意再度涌动开来,让周围的温度为之猛然下降了至少数十度,嘴角一扬冷笑道:“那又怎么样,区区的肉身力量难道能改变灵力剑诀上的差距吗?在我宇文清面前,你步亦轩的剑法连三流剑诀都称不上,就算是把龙息功内劲修炼到第十层你也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
“嗯?”
宇文清一声暴喝,身体腾空而起,带着无数冰芒的光华,长剑震颤,瞬间一道道彻骨的剑芒从剑刃周围迸发而出,一束束剑芒犹如巨大而尖利的冰锥一般从天而降,让人有种莫名的无力感,几乎整个天空在一瞬间就被宇文清的冰霜剑意所布满了,下一刻,剑招排山倒海般的碾压而来。
“打,本少爷要宰了你!”
把心一横,我左拳凌空,纹骨力量瞬间迸发出来,并且拳头之上蒙上了淡淡的一层血色光芒,是穷奇和图书血脉凶暴能力的光泽,这一拳原本足足有一千五百钧的力道,经过纹骨力量的提升,至少达到了两千钧的空不存在,拳风嗡嗡作响,居然逼迫得宇文清的长剑后退了本分。
四周的空气嗡嗡作响,甚至连我的衣服上也迅速凝结出一粒粒冰珠,整个人如同置身于冰窟一般,好强的寒天剑诀!
退则死,进则生!
我淡淡一笑:“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滋滋……”
“你有资格不让我活着离开吗?”
“来吧,我也正有此意呢!”
宇文清暴喝一声,长剑穿空而来,带着强绝的寒冷灵力意境,剑刃周围的空气瞬间凝结出一缕缕冰花掉落,甚至隔着冰霜战甲我都能感受到剑意几欲刺破肌肤、吞噬皮肉的强烈战意了,好一个宇文清,果然名不虚传!
“嗡嗡嗡……”
“蓬蓬蓬……”
两股猛烈剑气不断碰撞、爆炸开来,冰霜对冰霜,竟然不相上下,而我挥剑狂斩之际,只觉得右手的纹骨仿佛烧起来一般,灼热的力量飞快循着手掌涌入月刃之中,这一刹那月刃居然被金色纹骨光芒所笼罩,再次斩击之时竟有摧枯拉朽之时,将宇文清凝成的冰霜剑幕从中间撕开了一个大口。
烟云步法被我运用到了极致,双剑的剑锋之上浮现着浓烈的银色光辉,那是四式合一的力量,身体被冰霜气芒洗礼着,仿佛被一块块小小的冰霜刀片刮过一般生疼,必须在战衣溃散之前破了宇文清的这一招,我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宇文清的和-图-书神态越发狰狞,地御境中期实力的一剑连绵不绝碾压而来,哈哈大笑道:“步璇音的弟弟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能改天换地、扭转乾坤不成?给我去死吧,你这样的废物都该死!”
宇文清狰狞大笑,身周一道道冰霜浮现而出,脸上青筋浮现,一道道寒芒迸发而出,竟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倒出一枚丹药之后就吞了下去,下一刻,他体内仿佛有无穷灵力在涌动一般,整个人的力量已然发生了质的飞跃了!
我皱眉道:“宇文清,你真是一个疯子,为了杀我你宁可服用暴气丹自残吗?”
“蓬!”
环形道之上,宇文清脚踏冰霜,脸上满是扭曲的神情,厉吼道:“这绝不可能……本少爷的寒天剑诀北域无敌,怎么可能输给你这种连剑诀与剑意都没有掌握的废物,这不可能!”
“哼!”
所以,在龙灵大陆上几乎没人会去使用暴气丹,除非是生死仇杀,否则是不会有人用这种极端方式来提升战力的。
“是不是废物,试试就知道了。”
“刷!”
宇文清气势凛然,周围的冰霜气流回旋,形成了一个凛冽的小型风暴,整个人气质阴沉寒冷,仿佛一柄已经出鞘的冰霜神剑一般,道:“今天我们只有一个能走出火渊,来吧,死战!”
只是,破掉第一个爆掉之后产生的反噬之力就已经让我手臂发麻了,而这连绵不绝的招式之中却至少还有十个以上这样的隐藏爆点!
宇文清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色,显然没有想到我能洞察到他剑招m.hetushu.com之中的杀机,一旦这些杀机被提前发现,威力便会大大的减小了。
我提着月刃,冷冷道:“还要再打吗?”
没有想到,宇文清居然已经把我当成了生死仇杀之人了,此时吞下暴气丹之后,宇文清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地御境中期,一招一式的强度都提升了许多,可谓是狂妄嚣张之极!
我目光笃定,就在宇文清一剑飞来的瞬间脚踏烟云步法后退,月刃带着四式合一的力量骤然扫过,“嘭嘭嘭”的在空气中爆发出一团团冰霜与灵力的爆炸声,然而宇文清的眼中的杀意更加的浓烈,剑刃比及我胸前的时候骤然一抖。
宇文清显然没有想到我能破他的这一招,被月刃之上的四式合一力量碾压之下,“噗”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仿佛断线风筝般的倒飞了出去,而空中那厚厚的一层冰霜剑意也随之涣散,这一招算是彻底的被破掉了。
在龙灵大陆上的灵修者都以剑道为尊,而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着能获得一部绝强剑诀,但偏偏剑道之路难以窥透,大陆上关于内劲、心法、外劲的各种武学纷繁杂乱,其中威力臻于一流、超一流、顶尖的多不胜数,但偏偏剑诀却十分稀缺,二流剑诀就已经是举世罕见,一流、超一流剑诀更加是从所未见过。
高等剑诀威力强大,方清渊的浮屠剑诀只是位列二流就已经几乎独步天下了,而宇文清的寒天剑诀同样是二流剑诀,虽然只能算是二流中的下乘,比起浮屠剑诀略有不如,但能有眼前如斯恐怖的意境也就不算意外和*图*书了。
暴气丹,一种短时间内提升力量的丹药,十分罕见,但也是被联邦特立为“禁药”的一种药物,短时间内提升一个人的大约半个大境界的实力,但一旦药效过了之后,他的修为也会跌落一整个大境界,并且还会折寿至少十年之多。
我目光凝重,月刃猛烈铮鸣起来,四式合一之力贯注,脚踏大地猛然迎面而去,龙灵大陆上灵修者的生存之道历来如此,迎难直上,绝不后退半步!
“嗡!”
周围的地面上都开始凝结冰霜了,猛烈的剑意仿佛一柄深海巨剑般的从宇文清的身体内迸发而出,寒冷刺骨,令人无法直视,此时此刻,宇文清才是真正的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在催发寒天剑诀的一刹那居然让我有种碾压与窒息感。
“啊!?”
他怒吼一声催发剑意,化被动为主动。
“不可能……”
居然又是一个力量爆点,寒天剑诀果然不简单!
我双脚轻轻一分,巍然如山岳般的站定,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势拔地而起,周围一道道金色星芒闪烁,后背之上热流涌动,一条栩栩如生的狰狞巨龙凝实而成,挣扎欲出,仿佛随时都要吞噬一切、君临天下一般,龙息功第十层,力量狂猛贯注之下,被寒天剑诀碾压的气势瞬间便扳平了,甚至尤胜一筹。
第三形态冥火剑嗡嗡铮鸣,剑身周围激荡开一道道冰霜剑意,竟然让宇文清周围的火渊焱劲退避三舍,转眼之间就形成了一个近十米的彻寒区域,而且这还仅仅是依靠剑意所催发的力量所造成的影响!
“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