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六章 你害怕了?

徐长老的手臂周围除却星空灵力之外,居然又多了一层层的符文光芒,是符文力量,莫非他是云族的后裔?
徐长老淡淡道:“不急,月煞血巫大人您先玩玩吧!”
我和苏颜并肩而去,月刃、妃焱化为光芒泄落在幽影的人群中,但幽影的速度何其之快,实力绝对碾压在我之上,四名幽影一起联手进攻,密集攻势下我和苏颜根本抵挡不住,转眼之间就被刺中战衣,一起吐血后退。
几分钟后,洛言、洛宛姐弟加入战斗,洛神剑诀光芒大盛,一行五人贴着岩壁的边缘一路杀过去,尽量的避开了与血巫、幽影级别的死亡生命的接触。
苏颜摇摇头,眼眶里泪水盘旋:“我……我走不动了……大家都死了,就连步亦轩也死了,我一个人回去该怎么办……”
徐长老笑了:“叛徒?老夫从来就不是你们龙灵帝国的分支,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
露水湿滑,踏着一块块青岩前行,我手握月刃,掸了掸肩膀上落的枫叶,目光凝视着远方,那里一道接天金色帷幕正散发着光芒,是那座困住我们的阵法,不过阵法能量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了,那光芒几乎微不可见,在空气中若隐若现,并且下方还有不少死亡生命在奋力攻击着阵法,一道道光芒氤氲波荡。
“嘭!”
风轻衣淡淡说道。
“走了!”
徐长老冷笑一声:“苏颜大小姐、陨雾守护大人,你们又何必垂死挣扎呢?你们再强,能强得过一整个暗族军团的力量吗?束手就戮吧,苏颜大小姐,你是总长的女儿,但是你选择参加召集令的那天起,就注定你不能活着回去了。”
剑意凛冽肆虐,冲击开了一群腐尸之后,我一个箭步就脱离了暗族生命的牵制,笔直的落在苏颜前方,笑道:“小颜,你m.hetushu.com还在真是太好了……”
“不,还没有全完。”风轻衣伸手一指远处,道:“快看,山谷深处似乎还有反抗力量,暗族军队就是朝着那里汇聚的。”
“咚!”
“杀!”
鲜血绽放开来,一名圣地守护的胸口出现了巨大的洞孔,心脏都被瞬间刺穿了,他抬头看着岩壁上的那个老者,眼中满是不甘与难以置信:“徐长老……”
“不好。”
“哟,这不是步亦轩吗?”
……
每一击,阵法壁垒都仿佛在哀嚎一般的发出沉闷的声响,上面的龟裂纹理也越来越多,力量已然无法为继了,终于,在尸将轰出二十多锤之后,阵法猛然涣散,天空中的血色榜单也随时消失,圣地设置在西域蛮荒里的力量已经彻底消失了!
……
“步亦轩……”她目光淡然:“万灵学院的人从来都无所畏惧、宁死不屈,你的个性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走吧,我们一起杀过去!”
风轻衣、洛宛、童濯都倒下了,吐血不止。
陨雾守护擎着长剑,第一时间杀了出去。
我皱了皱眉,说:“阵法一旦溃散我们的机会就来了,一会,阵法散掉之后我们就不顾一切,以最快速度前往圣地营地,与那里的人会合,如何?”
不多久,踏着一条血路杀入山谷深处,周围变成了只有十米的狭窄通道,就在不远处,两名圣地守卫浑身是血、手持长剑,愤然抵挡着死亡生命的冲击,这两个守卫都是天御境中期的修为,但显然根本挡不住一群幽影级死亡生命的攻击。
“苏颜,你也可以去死了!”
我心脏猛然收缩了一下,提着月刃疾驰而去。
风轻衣目光淡然,道:“我们合作到此为止吧,愿意来的就来,不愿意来的也不能强求,毕竟……送死这种事www•hetushu.com情……”
苏颜却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双灵动的美眸呆呆着我,泪流不止。
一道光芒在彼处冲天而起,卷动着无数死亡生命冲天而起,将其化为灰烬、撕成粉碎,那是……九霄炎龙舞,但这道九霄炎龙舞的灵力护壁已经不太完整了,充分证明使用者的生命状况已经十分堪忧。
我也转过身来,血迹斑斑的血刃笔直指着血巫、徐长老,道:“来吧,做个了断!”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风轻衣点头道:“准备出发,阵法即将崩溃了!”
“都给老子……滚开!”
就在这时,徐长老忽地眯起眼睛,看着另一侧道:“哼,居然还有几只苍蝇没有死……月煞血巫大人,您做事的手脚可不太利索啊!”
疾驰近一个小时,远远的,我们能够看到营地所在的无名山谷了,然而那里却硝烟阵阵,浓烟四起,就在我第一时间踏上山坡的时候,却发现圣地营地里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四下肆虐的暗族军队。
“轰轰轰~~~!”
“苏颜,你沿着石壁先走,我们……我们身为圣地守护,死在这里是应该的!”一名中年守护大声说道。
“步亦轩,你疯了?!”
“阵法要散了。”
“你这卑鄙无耻的叛徒!”苏颜大骂。
“嗡!”
洛言的身躯被两名幽影一击轰得重重撞击在后方的岩壁之上,居然瞬间昏厥了过去,万灵学院第一绝世天才,完全挡不住这种层次的进攻!
“不可能!”洛言咬牙道:“绝不可能,徐长老是圣地的外门长老之一,可是拥有星御境修为的,再加上随行的几十名守卫大部分都是地御境甚至天御境修为,就算是暗族大举入侵他们也能抵挡得住,圣地营地绝不会失守,而且我们着急,他们也一定更加着急,徐长和*图*书老他们一定也在等着我们前往会合。”
“咚!”
不死绝脉,觉醒!
楚阳皱眉道:“不管如何,先去圣地营地看看,如果沦陷了,我们立刻走,去生命墙通知西阳殿的联邦守军会合,如果没有沦陷,就救出他们,一起撤退,如何?”
我轻轻的应了一声,随后看向了徐长老,目光中苍白之色炽盛起来,体内一股暴烈无比的力量飞速衍生迸发出来,那苍白的力量瞬间改变了体质与血脉,整个灵墟都战栗了起来,原本被摧毁的上品灵脉仿佛瞬间重生了一般,但却是一条苍白的灵脉,力量暴涨十倍、百倍!
“嗯!”
童濯紧握战斧,跟着我冲了出去:“你们爱来不来,反正我童濯没法见死不救,哪怕是有一点点的机会也一定要去,步兄弟,我童濯帮你开道!”
……
天亮,西域蛮荒召集令第十一天,三百人,却仅剩六名存活者。
徐长老辣手摧花,带着星御境力量的一掌落在苏颜的身体之上,“嘭”一声,火光迸溅四射开来,苏颜无声跌飞出去,重重的落在了风轻衣一旁的乱石之中,却依旧抬起头看着前方的我,剧烈咳嗽了几声,梨花带雨的哭着说道:“步亦轩,我们一起死在这里,好不好?”
就在这时,空中一道火红色光芒疾驰落下,一闪即逝!
实力,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带着鲜血的手掌刺穿了陨雾守护的后背,泛着符文光辉与星御境力量,徐长老已经出手了,抬手犹如棉絮般的将陨雾守护的尸体给甩了出去,淡淡笑道:“不自量力,你以为凭你的实力也配跟我动手吗?简直是找死!”
“小颜……”
“噗……”
他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样。
血巫微微笑道:“徐长老,你是亲自动手,还是让我的部下动手?”
风轻衣、洛宛一样和图书重伤势已伤飞退,甚至风轻衣手臂上的经深可见骨,鲜血横流。
“完了……圣地营地也没了。”楚阳咬牙道。
楚阳大喝:“你没看到吗,那里不止有一个第五阶段的幽影,就连血巫都在那里,你现在过去是找死吗?赶紧回来!”
“扑通”一声,他笔直的倒了下去,直到最后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圣地的长老手中。
“咚!”
“阵法外的暗族那么多,恐怕就连圣地营地也不保了。”风轻衣道。
两名幽影所簇拥的血巫微微一笑:“早死晚死都要死,徐长老何必急于一时呢。”
事实上我也希望这样,毕竟唯有这样,苏颜才能安全,这次龙虎召集令十分重要,甚至就连龙凡都没有跟着苏颜过来,假如圣地的守护们真的沦陷了,那苏颜也就危险了。
“洪!”
风轻衣苦笑一声:“说到底,我还是万灵学院的人啊,我怎么能做到见死不救呢……”
云族、汉族,千古不世之仇!
童濯、洛言、洛宛、风轻衣一一杀出重围,纷纷转身,剑刃笔直的指着外围的暗族军队,一个个身上几乎都有伤,但却视死如归。
“好!”
洛宛:“轻衣,你又何必呢?”
十名幽影级死亡生命、三十多名尸将级死亡生命齐刷刷的站了出来,随后擎起各自的兵刃冲杀而来,浓烈的死亡气息仿佛乌云压顶一般,极致的气势碾压之下,让我们的血液紊乱起来,甚至一个个相继吐血,尚未接触就已经在气息碾压下受伤了。
洛言眉头紧锁:“都疯了……”
苏颜强撑着身躯,身周九龙飞翔,祭出她所掌握的九霄炎龙舞的最强力量了。
“噗!”
我凝实月刃,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身后刷刷刷几道身影,其余的五大高手也一起跟了上来,迅速突破腐尸们的追杀,直奔营地而去。
和图书法一散,无数死亡生命发出了欢呼声,腐尸、尸卫、尸将等发了疯一般的冲向了东南方,那里也正是圣地营地的所在位置。
一缕苍白之色爬上我的发丝,转眼之间头发与眉毛沦为霜染一般的银色,在风中轻轻摇摆不定,甚至就连瞳孔之中也充满了苍白,无尽的力量从体内迸发开来,仿佛白色火焰一般无可抵挡,月刃剧烈颤抖起来,整个人的气势脱胎换骨,苍白杀意无声蔓延。
徐长老眯着眼睛,笑道:“传说中的白修罗?有点意思,虽然很弱,但是意志力倒是十分坚强,啧啧……当初苍白杀路没有灭杀你,如今西域蛮荒却是你这个白修罗的葬身地,今天就插翅难飞,跟你身边的一群汉族余孽一起受死吧!”
“好!”
不多久后,一道落神指剑迸发开来,将两名尸将震退,风轻衣也来了。
童濯怒吼一声,战斧回旋,整个人仿佛陀螺般的横扫而过,赤焰斧光芒暴涨而起,将无数腐尸绞碎,由他来配合开道冲杀过去确实成功率大大提高了,就在童濯力尽的那一刻,我立刻补位斩杀过去,一道道冰霜剑意在死亡生命的群中乱舞切割。
“轻衣?”
远处,只见一名尸将级别的巨人提起巨大的战锤,用力的轰砸在阵法之上。
银色的瞳孔静静的看着惊骇的徐长老,我的意识开始沉沦,在完全沦陷之前,低声道:“你不是想看白修罗吗?怎么,现在你害怕了?”
月煞血巫抬手道:“幽影、尸将上,其余的全部给老子退下,给你们半分钟的时间,把他们全部宰掉,立刻!”
“刷刷刷……”
苏颜就在两名守护的身后,肩膀上、腿上、腰部都有血迹,已经伤痕累累了,但一双美眸之中却透着愤怒,手中妃焱光芒大盛,又是一次劈斩,火光切开人群,爆发出轰隆隆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