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章 破界刀

绿衫少年低喝:“你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凡尘界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子,竟敢如此对血山精英团如此说话?”
红月嘴角轻扬:“哟,你这小子居然还知道一点审美?这柄刀专为你而来,名为破界刀,听名字你就应该明白了,破界刀能够轻松斩破界壁,你的虚灵界很快就会形同虚设了,断阙阵法设下,今天你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了。”
“嗡!”
蕴含雪域剑诀的剑气轰入小井之中,一时间四分五裂,无数血力破碎,化为一缕缕鬼魂,神情狰狞的扑杀向了我,竟然能自主攻击?
樊天宇冷笑:“你们存在的价值就是被我灵界征服,成为我灵界开疆辟土的傀儡士兵,除此之外你们再无任何价值,哼……可笑的是你们这些凡尘界的蝼蚁还以为自己能重现人王的传说,只可惜人王终究也只是传说,死了这条心吧!”
一缕火光在我手中爆发,符箓燃尽的那一刻无尽神力迸发,裹挟着我的身躯直冲向前方,然而就却重重的撞击在那一道玉纹禁制之上,顿时浑身猛然一震,简直比撞在一座亘古神山上更加的疼痛,差点就头破血流了。
“宰掉这小子!”
一道圣洁战衣凝聚在身周,将无数鬼魅力量弹开,我又补了七八剑,剑气深入数十米,直接将灵界之井的核心摧毁,顿时整座山峦都在疯狂颤抖,一道道血力冲天而起,就像是无数冤魂瞬间得到了释放一般,很快却又消散了。
www.hetushu•com这是什么?”我皱眉道:“身为一个女孩子,用那么大的家伙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比例有些不协调啊……”
说着,红月手中红色光辉凝聚,一缕缕强大气机涌动,只见一柄血红色战刀出现在她的手中,散发着无比森罗的气息,战刀之上一道道纹理浮现着火红色能量,仿佛有击破万物的气势,这刀不简单,一出现就让人产生了一种压抑感,甚至就连我的水寒剑心都感受到了巨大威胁。
这时,红月轻咳一声,淡淡道:“樊天宇、云鳅、鹰鸣,你们三个虽然都是血山近年来难得一见的血术奇才,但也不要太小瞧了这步亦轩了,他可是凡尘界灵修中的天纵之才,领悟了三品剑心的存在,并且修炼了虚灵界、雪域剑诀等绝学,不容小觑。”
“否则呢?”
“哈哈哈哈……”一个长着鹰嘴的少年目光如炬,浑身散发暴戾气息,道:“断阙阵法已经将这小子变成了瓮中之鳖,他逃不脱了,我等要如何戏耍?”
“哈哈哈……”
灵界之井就在眼前,不大,只是一口小井罢了,但喷薄着无穷无尽的血力与死气,犹如血红色的溪涧一样喷出,从地底的一条甬道流淌而出,最终与血羽山上的一条瀑布融合在一起奔流而下,以至于这整座山都仿佛蕴养了无数鬼魂一般,死气浓郁,令人心悸。
必须尽快攻破禁制,摧毁灵界之井,否则可能连我自己都走不掉m.hetushu•com了。
“哼,夺我机缘,又在庭院里趁着我沐浴之时偷我龙骨,我……”说到这里,红月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顿时脸蛋通红,双眼更加充满了杀意。
“我等祭炼的断阙阵法就是专门为你而来的,你还想逃走吗?”
近一炷香的时间,地底一声轰鸣,禁制终于被攻破!
另一个浑身散发磅礴生命气息的绿衫少年手掌轻轻一振,血力暴涨,冷笑道:“诸位,今天我血山精英团来到凡尘界,就拿这个所谓天才的下人来开刀磨砺,如何?”
远处,一道道人影降临,气息无比的森严冷冽。
“朋友,毁了一口灵界之井还想走吗?”
一旁的空地上,满头白发、散发森寒气息的少年讶然,问道:“红月郡主,此人如此得罪了你?”
“什么?!”白发少年目光冷冽的看着我:“你这凡尘界的下人竟胆大如此?亵渎我血山圣女,找死!”
我忍不住大笑起来,与他们隔空对话:“说那么多没用的做什么?一个个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有什么用?来来来,进来一战,我这里正缺少几颗高等死晶精炼灵装,你们这些所谓的天才的死晶品质应该不错的样子。”
火红光芒萦绕在身周,战伐诀真解发动,一缕缕霸烈火劲缭绕在剑身周围,随着月刃的劈斩落下,无数横空烈马、惊世狂龙、圣洁匹练、暴躁雷光等力量泻落在禁制之上,转眼之间就劈得禁制嗡嗡铮鸣,开始产生龟裂了。
m.hetushu.com“哼,上次你夺走我的真龙石骨后利用虚灵界逃之夭夭我就猜出七八分了,你可真是大胆啊,如今居然敢来我暗族领地,斩杀血巫、摧毁灵界之井,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红月嗔目切齿,一派恨之入骨的样子:“你这小贼,屡次三番开罪我,这次别想走了!”
其中一人冰冷笑道:“毁我灵界之井,必要你万劫不复!”
这次,我真的被困住了!
白发少年淡淡一笑:“嗯,凡尘界能成长出这个级别的下人也是不易,诸位出手时请把握分寸,可别一下子就斩杀了。”
“快走!”
上方,一个个幽影、尸将扑下,带着血红色罡风横扫下来。
“大胆!”
动用符箓!
我皱了皱眉,说:“凡尘界的人,在你们眼里只是行尸走肉的原料?”
“洪~~~”
鹰嘴少年鹰鸣淡淡道:“就算是人王来了又如何,在我灵界强大血术之下还不是要被斩杀?”
我已然踏入虚灵界,纵身而起,沿着真实世界与灵界的边界离开血羽山,但尚未走出太远,忽地数十米外一道金光轰鸣冲天而起,无数繁复符文四窜,转眼之间一个个强大气息弥散开来,这是一个中级传送阵法,沐浴金光降临十多个人影,气息强横。
我左手一晃,缺角的兵铸山祭出,光辉缭绕、杀伐意境凛然,虽然缺了一角但也依旧散发着一股无比神圣的气息,石笋飞速分解,化为无数神兵利器轰向了空中坠落的死亡生命们,一和图书时间蓬蓬蓬的身躯爆炸声不断,一众死亡生命化为血雨坠落,如今我以水寒剑心催发兵铸山的神力,威力不同凡响,纵然是幽影也能瞬间斩杀了。
樊天宇是白发的少年,浑身有白骨法相若隐若现,禁不住的微微一笑:“郡主不必多虑,今日我等到此,必然会为郡主讨还公道,让这小子十倍奉还,哼,区区一门三品剑心又如何、天纵之才又如何,凡尘界的下人终究是下人,只配作死气炼化的亡者胚体,与幽魂、行尸为伍罢了!”
红月飞身而起,手中破界刀绽放出一缕缕磅礴赤霞,宛若神明般斩出的一刀,一时间空间都扭曲了,虚灵界的界壁金色符文暴涨,一切空间构成自有其规则,而这规则就是界壁,破界刀果然能东西界壁奥妙,一道掠过,界壁仿佛纸片被划开一开,顿时崩碎成了无数碎片,真实世界力量狂涌而入。
这时,红月郡主却笑了,绝美的脸庞竟有一种邻家女孩的清纯感,道:“步亦轩,你不用如此的刺激这些血山的天才,他们的实力虽然不算是绝顶,但确实比你要强一些,而你所倚仗的虚灵界也不过是空间雷诸多万法中的一门基础罢了,你真的以为虚灵界无敌吗?”
一个曼妙的身段裹在红色长裙之中,身披一袭深红斗篷,目光说不出的明媚,一双眸子里透着忿怒,正是红月郡主,她在众人的簇拥下走来,杀气腾腾。
“你摧毁灵界之井了?”苏胤晨传音问。
“你看出来了?”
爆斩!
和_图_书“原来是熟人。”我说。
红月眼眸泛光,似乎能看透界壁,笑道:“死鱼眼,传说中云国的一代天骄?谁又曾想这个死鱼眼天骄居然会是龙灵帝国的绝世天才步亦轩呢?”
只是眼前的禁制有些麻烦,我没有苏颜、澹台瑶破解禁制阵法的悟性,只能依靠一刀一剑来强行突破了!
我皱了皱眉,手握月刃,平静的站在虚灵界中,抬头看去,只见真实世界的丛林里走来十多个身影,都十分年轻,但每个人身上都澎湃着极为强大的血力与死亡气息,这些人的灵界武学修为都很高,并且都十分年轻,一个个脸上除却杀伐之气外还有些许凌厉的稚气。
月刃战衣!
“哧哧哧~~~”
他气结,浑身颤抖。
我皱了皱眉:“关你什么事?”
我心头一颤,破界刀?这名字了不得,刀气凛冽,如果真的能够破界的话,那就真的不得了了!
“嗯。”
“知道。”
剑气破开空间,凌厉的轰杀在灵界之井的禁制阵法之上,一时间剑气震撼之下,禁制光芒大盛起来,力量也在急剧消耗着。
一个阴森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我前方的道路仿佛被斩断了一般,“当”一声尖锐铿锵音,只见一道如玉纹一般的禁制力量封锁住了前方的虚灵界通道,紧接着上方、下方、后方都悉数被封锁,整个虚灵界居然有种瞬间被封死的感觉。
“灵界的本事都长在嘴上吗?有本事进来一战。”我身在虚灵界,有所依仗,就算是他们真敢来,一样照杀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