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七章 白袍战将

他略微惊愕,眼中现出少许迷茫:“禁忌之地的气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座宝塔确实不错,不过为了这宝塔还不至于要杀他,这个人虽然是个白痴,但还不至于一定要死。”我颔首道:“走吧,去山巅,寻找最后的机缘,星陨多半也会去。”
他的剑招是灵修,灵修世界除了堂姐之外还有人王吗?
天穹之上,混沌气缭绕着一道人影缓缓降临,是一个身披银甲白袍的战将,面庞氤氲在一层难以看清的雾气之中,手握一柄斑驳古剑,从天缓缓飘落,刚才的一剑正是他斩出的,更让我感到震惊的是这个人胸口有一道星辰法相,似存在于他体内,但又不像,是一颗将星!
……
不落山山巅,雾霭成片,看不清真切。
“嗯?”
前方的云国老者陷入疯狂,怒吼一声腾空而起,一双手化作金光席卷向塔楼内的那一页金色残卷,残卷周围混沌气缭绕,散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虽然不知道记载着什么,但必然十分了得非凡,否则也不会被当成至宝存放在不落山的巅峰之上。
一颗将星,活生生的就在眼前。
最前方的老者回眸看了我一眼,目光冷冽:“小东西,我们不去找你,你自己来送死吗?你以为凭你一个人,能对抗我镇南王府吗?”
说着,古老的战剑指向了大地上的众人,道:“都要死。”
……
越来越近了。
“他会杀你。”
抬手一挥,真龙之气横扫而出,将老者打入虚灵界的一部分力量拍散,很轻松和-图-书
“轰~~~”
这次,星陨真的变成熊猫眼了,两眼都发黑,一拳是女山所赐,另一拳是我打的,堂堂的灵元山传承者之一,如今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任人鱼肉。
天空中混沌气成片,一声声雷鸣不绝于耳,锁灵塔的禁制完全破解,仿佛是被打碎了蛋壳的宝物,一页金色残篇荧荧泛光,悬浮在顶层塔楼上。
我在虚灵界中笑出声来。
睁眼看去,锁灵塔周围的禁制重重,力量紊乱,空间都变得无比扭曲起来,二十步内有五名强者,其中三个都已经身体破裂,血流不止了,但为了破解禁制获得机缘,这群人都疯了一般,拼命的催谷符海力量,攻击锁灵塔。
“夺!”
前方,最为接近锁灵塔的一名云族老者眉头紧锁,道:“所有人,全力破解大阵,尽早夺取机缘,其余的事情不必管。”
不远处的星陨更是彻底失去了战意,手握镇妖塔,茫然的站在那里,喃喃道:“这是谁,为何……如此绝世……”
血花迸溅开来,云族老者被重创,身为符海境巅峰,却并未能挡得住这一剑,背后皮开肉绽,伤口已经深可见骨了。
“来不及了,全速破阵!”
“一炷香内,你必须进入把我送到锁灵塔十步内!”女山咬着银牙:“那么近的距离下,我有把握夺得这页残缺纸卷。”
……
“长老,不杀这两个灵修小子吗?其中……有一个是步亦轩!”
我继续一步步向前,终于,踏入十五步内了。
我彻底震和_图_书惊了。
一旁,数十名强者围住锁灵塔,一步步的踏进,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在星御境后期之上,而且清一色都是云族的高手,镇南王府的高手齐齐出动,已经掌握了整个局面了。
“你以为救了我,就能让我感恩了吗?”星陨冷冷道,一双眸子里充满了恨意。
就在这一刻,一道寒意笼罩在我头顶上方,是“他”的眼神,下一刻我体内就仿佛有一口深渊即将喷薄一般,要谷爆肉身,这是一种场域攻击,十分可怕!
不假思索,我瞬间就翻身踏入虚灵界来躲避这一击。
他气得浑身颤抖,狼狈不堪,手中的镇妖塔散发浓郁光辉,对着前方的虚空就怒吼道:“步亦轩,你等着,终有一天,我星陨一定会登门拜会,把你打得跟我一样!”
“灵修世界来人了。”
他一袭白袍,临空鱼瞰苍生,笼罩脸庞的雾气之中射出一道慑人的目光,以十分淡漠的声音说道:“尔等皆蝼蚁,何以夺天机?”
“有多少年头了?”
……
说着,一拳轰出!
身躯腾空而出的那一刻,女山的身影出现,左手一张将金色残篇收入空间骨戒中,右手一剑凌空,化为一道匹练劈向了空中那人。
一团清辉笼罩着她曼妙起伏的身段,女山目光幽幽,道:“一张金色的纸卷,记载着某一个残篇,十分超然的残篇,至于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就在老者即将得手之际,陡变又生。
声音若雷鸣,他长空一剑笔直指入虚灵界,仿佛一柄绝世神m.hetushu.com兵斩出的一道气芒,直透虚灵界,威力不减半分。
“蓬~~~”
双臂张开,朱雀身法超然,几乎一瞬间就来到了星陨上空,手掌一捞将其连同黄金树枝条一起提起进入了虚灵界。
“嗯!”
我抓住黄金树枝条的一端,纵身横渡数百米虚空,手臂猛然一抖,将星陨从虚灵界内送了出去,黄金枝条还给女山,遥遥的看着真实世界中的星陨。
“是!”
“那还怎么夺?”我问。
我下意识的祭出了最强防御器,由上古灵金铸造的古钟,顿时铿锵音不绝,那一缕剑气轰在古钟之上,激荡出一道道雄浑磅礴的巨音,而我的双手更是被震得迸裂出血,这一剑威力太过于强悍了,居然无法完全防御。
夺取将星的人出现了!
可怕!
眼看锁灵塔的禁制一点点的淡薄起来,在进入五十步内每跨出一步都十分困难,浑身噼噼啪啪的作响,肉身似乎随时都会被压爆了一般,跨出一步之后就必须休息片刻,让身躯适应这种重压之后再前行,否则一个拿捏不稳就有杀身之祸。
我看了他一眼,说:“今天,我偏要杀杀你的傲气。”
纵身而去,上塔楼,夺天机!
“还想逃?死!”
星陨也急了,我的速度明显超过了他。
“嗯!”
“是什么?”我传音问。
我把心一横,全速前行,九马画山、函牛之鼎两门绝术护身,顶着层层禁制向前走去,每一步都踏得十分坚实,转眼就进入了锁灵塔五十步内,周围的一些云族强者目光m.hetushu.com如剑的看来,但却都没有动手,他们信任前方的那老者,认为他是唯一能斩获机缘之人。
“好!”
终于,当我双臂部分皮肤破裂出血的那一刻,我踏入了锁灵塔十步内,以星御境初期的实力走到这一步,绝对可以引以为傲了。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他们一定会破开禁制了。”女山幽幽道。
我没有说话,禁制即将破解,我必须送自己进入十步内!
肉身吱吱作响,骨头都仿佛要碎了一般,双肩更是承受着等同无数座古岳的重压,连肩膀上的衣服都被压爆,变成了碎布条耷拉在那里。
远远的就能感应到一缕缕圣洁气息,来自于山巅中心处的一座锁灵塔,这座锁灵塔已经堪称是真正的塔楼了,至少有十米高,一共三层,周围氤氲着一缕缕蕴含大道规则的结界禁制,宝塔的顶层存放着一件至宝。
女山则有些无语:“我还以为你会宰了他呢……”
“蓬~~~”
“蓬蓬蓬~~~”
外界的大手拍打在虚灵界界壁上,嗡鸣不已,更有一缕缕力道透入界壁之中,这老者的修为已经走到了符海境巅峰的地步,否则也不可能与星陨打了那么久还占了一丝上风,走到这一步的人,又有几个会对虚灵界没有几分了解,将部分力量显化在虚灵界内已经是小手段了。
“登塔,夺天机给他看看!”女山坚定不移道。
踏入锁灵塔二百步内,虚灵界规则立刻变得不稳定,强行把我给排斥了出来,这座锁灵塔周围的意志规则好强,超越了我的虚灵www.hetushu.com界了。
“你……你……我与你不共戴天!”
一群云国强者各自祭出绝学,不停攻击禁制,以血肉之躯爆发的力量来磨灭这座上古存在的强大阵法,其中的佼佼者,几名深谙阵法的高手更是双手掐诀,不断的变幻出一道道符号,以惊人的速度破解着禁制,这速度有些可怕。
一个个身躯直接炸开,几名符海境后期的云族强者根本无从抵挡就被一种怪异力量引爆了身躯,化为一堆血雾,而我更是来自于心灵中的一阵猛烈战栗,这人的戾气很重,比暗族的戾气还重,绝不是什么灵修前辈,而是一个煞神!
“至少太古流传,或许……更加久远,距离太远,我也无法分辨,别说那么多,夺到了再说!”
“轰轰轰~~~”
空中,一道剑光斩落,这缕剑气足有数百丈那么长,让人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人能劈出如此磅礴的一剑,甚至在感应到这道剑气的锋芒之后,连我的万物剑心都有些战栗,感到可怖,一剑破碎虚空,笔直的轰在了云族老者的后背上!
“现在还夺?”我愕然。
不落山上的灵秀与古迹很多,但这座锁灵塔内存放的宝物一定是最好的。
但面对此人,我却有种无法战胜的无力感,这个人的修为自我镇压了,否则无法存在于不落山中,他的血脉深处,有种强大的血脉在澎湃,与堂姐给我的感觉有些相似,此人……已然觉醒上古人王血脉,是一个压制了修为的真正人王!
“哧!”
星陨怒吼。
另一个方向出现一个身影,星陨,他果然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