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七章 迎头一闷棍

“刷!”
红月嘴角勾起,竟露出一抹妖娆的笑容,双手轻轻掠过身周的虚空,像是撩拨碧波的少女一般,但掀起的确实百丈巨浪,血力滔天,以红月为力量核心本源,血浪运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卷动着一剑一世界的剑诀意境旋转,死亡法则力量不断削弱、磨灭剑意的杀伤力,转眼我劈出去的剑气居然纷纷开始弯曲,绕过红月的身躯,与炽羽祭炼的朱雀真火碰撞在一起。
红月一双眸子里透着恨意,血力裹挟真龙神晶,如奔雷般扔了出去,炽羽立刻张开双臂疾速追逐,或许,这真龙神晶对他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红月,你走的掉吗?”
动手了!
此时,女山传音:“继续攻击,很快她就会露出虚弱的一面。”
此时,红月动怒了,单手擎着血色玉笋,数百层血力澎湃开来,挤开真火的缭绕,血力形成一袭长裙,裹着曼妙身段,双眸仿佛着火了一般,叱呵道:“炽羽,你这不要脸的小人,竟敢设伏害我?”
兵铸山绽放霞光,一道圣洁身影飞出,不食人间烟火般,掌心中一道神秘符号闪烁金光,轰然洞穿了界壁,而就在我驾驭通天绫飞过去的时候,前方的一幕直接让我震惊了。
右臂轰鸣,一道道不死鸟印记与战伐诀真解印记辉映浮现,整条手臂都充满了浩瀚力量,不吐不快,扬起仙骨剑凌空斩落下去,快若迅雷,力量与速度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契合。
“哼。”
一声巨响,血色充满hetushu.com整个世界,炽羽的朱雀杀阵被破了,但就在红月挥动玉笋想要反扑时,另一重禁制掀起了滔天巨浪,一只巨大的莹莹玉手凌空,挤开虚空,带着圣洁气息镇压了下去,这是预先设好的禁制力量,红月一旦走入杀阵内就难走了。
两大顶尖人杰联手,倒看红月怎么抵挡得住。
“轰轰轰~~”
四周火起,一只朱雀掀起铺天盖地的真火直扑红月,炽羽布下的结界瞬间如藤蔓般丛生开来,一缕缕火焰枝条绑缚红月身躯,真火入侵,红月的衣衫第一时间被烧成飞灰,露出雪腻光滑、象牙般的美丽胴体,一时间炽羽嘴巴都合不拢了:“这灵界妖孽果然好身段!”
“吓?”
三息时间,足够我做很多事!
“卑鄙小人,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我和炽羽压制住全身气息,如两片落叶般吸附在巨大龙骨的斑驳影子里,而远方,战斗已经快要结束,五名云族少年节节败退,其中两个更是被红月运起的血力压爆身躯,断裂的肢体被返生灵符裹挟着飞出星巢,侥幸活命。
“鸣渊等人即将过来,你们若是杀不了我,就要被我们所杀了。”
接连的爆鸣声中,我和炽羽同时猛攻数十招之后,红月祭出的血力已然没有那么浑厚了,脸上甚至也露出疲态,有些苍白,嘴角再度溢出鲜血,没错,是刚才女山杀阵对她造成伤势,此时因为我和炽羽的狂攻而再次被引动了。
抬头看着空m.hetushu.com中几乎凡人无法抵挡的力量,红月脸上掠过惊色,却并不是十分慌张,手掌一挥而过,空中浮现出一缕缕血色符号,转眼汇聚为一张洋溢死亡气息的符箓,轰然炸开,形成滔天巨浪反震向空中的莹莹玉手。
我也抬起手掌,太皓真经运转,一缕缕金色大字绽放光辉,经文不断缭绕双臂,硬撼红月的血力,一时间双手仿佛撼动一座冰冷山川一般,那种磅礴的压迫感令人极其难受,红月一掠而过,竟从上方龙骨跃过,竟要逃了。
红月则周身裹挟在血力之中,一双眸子盯着我:“原来你也在,你真要杀我?”
两股力量相互撞击,我和炽羽都微微一怔,红月自身实力的强横程度已经超出我们的预料,或许……我们联手真的都未必是这个暗族君王的对手。
炽羽暴喝,双手抬起,祭炼出一团汹涌朱雀真火,直接轰向红月。
“交出真龙神晶,饶你不死!”
仙骨剑奋力一击,几乎以我最强实力催发的一击却只能与血色玉笋打个平手,我和红月同时后退数步,而炽羽则振动双翼,低喝道:“步亦轩,捉不得她了,下杀手吧!”
我不再说话,仙骨剑纵横虚空,瞬间斩出上百次狂攻,整个虚空都快要被切成碎片了,凌厉的次元风刃乱舞,完全被我的剑道意志所掌握,炽羽则从另一方催发攻势,整个人接近化为朱雀,滔天真火如奔流般倾泻下去,狂轰红月的另一侧。
一朵朵冰莲http://m.hetushu.com凌空绽放,随后化作剑气奔泻而下。
……
“呜啊……”
“这东西,应该是传说中的守界石。”女山传音道:“通天绫破界,守界石结界,这东西跟通天绫属于同一个品级的宝物,我助你过去,拿下守界石!”
“嗡~~~”
我:“……”
血力犹如深渊般爆发,不断谷爆炽羽的禁制,铿铿之声不绝于耳,转眼间就将杀阵破得差不多了,炽羽虽然是朱雀后裔,但终究是太年轻,修为没有那么深厚,就算是处心积虑也奈何不了红月这个级别的强者。
炸裂声不断,周围的雾霭被冲击出一道道骇人巨浪,红月祭出的死亡规则符箓十分了得,将空中的玉手震得崩溃了大半,但剩下的一小半依旧裹挟着浓浓的混沌意境镇压了下去,轰然一声,红月浑身战栗,口吐鲜血,手中的血色玉笋也光芒暗淡了许多。
红月大怒,挥舞血色玉笋,大地轰隆隆作响,整个风扬山几乎都跟着抖动起来,一丝丝血气从地底渗出,汇聚成江流河海,为红月所用,她信手一挥便是一道匹练横空镇压,震得炽羽连连后退,来硬的,炽羽依旧逊色一筹。
“啊!?”
“嗯!”
另外三名少年也一一落败,红月出手狠辣,毫不留情,全部都催动返生灵符逃之夭夭了。
转身看了一眼真龙神晶,红月一双灵动的眸子仔细探查,确定没事这才纵身而来,脚踏血云,微风猎猎,裙裾飞扬的样子煞是好看,如果不是煞气重了点和-图-书,恐怕也算得上是三千界中的顶尖美女,素手轻轻张开便将真龙神晶从龙骨上采了下来。
“你想要?那就给你!”
“铿~~~”
那里是一片泥泞地,周围龙骨莹莹,就在红月从上方掠过的一瞬间,泥浆猛然爆炸开来,一个浑身泥浆的小子从泥泞地里窜天而起,手中握着一根黑色大棒,快若闪电的一击直接落在红月的后脑勺上。
这一击十分浑厚,红月抬手祭出血壁挡住之后便再次吐血,气息大幅度降低,而地底涌现出的血力也越来越少,这地方是真龙埋骨地,布满了神圣的真龙之气,而红月修炼的血力是死亡规则,可以说,这里是她最差的战场,换一个地方,或许结果就不一样了。
我:“……”
红月冷哼一声,俏脸之上蒙上一层寒霜,道:“想杀我就尽管放马过来,我接着就是,区区的几个杀阵,你以为奈何得了灵界君王?”
一条红绫破空而出,我踏着通天绫追杀过去,在虚空中极速横渡,仙骨剑重重落向她的后背,就算是不杀她也至少要重创她,这样的女人想完好活捉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杀阵被破了。”
听着都疼,身为暗族君王的红月何尝受过这般耻辱,居然被人来了一闷棍。
红月玉体横陈,躺在泥泞中,尚未从闷棍中完全醒转过来,但以她肉身的强横,用不了三息时间恐怕就能恢复神智了。
“哼……”
红月身形一旋,掌心里出现了一柄血红色的玉笋,散发磅礴气息,似乎刚才她和图书就是凭借这件宝物来数十息内就击败几名云国天骄的,这血色玉笋,是件宝物!
“蓬蓬蓬~~~”
“当!”
红月转身便扬起血色玉笋,“蓬”一声巨响,空间仿佛发生断层一般,前方出现了一道散发厚重气息的界壁,“当”一声居然挡住了通天绫的穿梭,这血色玉笋果然了得,看来是某种类似于空间法器的宝物,难怪红月死也不舍得撒手。
万事俱备,只欠红月送上门。
“你也别想挡住我!”
女山刚才设下的禁制留力了,因为不想杀红月的关系,现在苦果来了。
“你不是一样想杀我?”
“轰!”
轰然一声,这闷棍够重,几乎瞬间就把红月砸入泥泞地里,那浑身都是泥巴的少年一脚踩住红月的肩膀,一手抓住守界石奋力一把,生生的就把法器给抢走了,同时回眸看了我一眼,嘿嘿一笑,转身飞梭而去,没入雾霭之中。
红月一怔,电光火石间低头避过剑芒,同时手中血色玉笋迎向了仙骨剑,卷起一缕缕滂湃血力,其中有冤魂的吼声,以及充满各种负面情绪的死亡力量,阴森森,无比恐怖。
以真龙神晶为代价引走了炽羽,红月立刻掀起数十重血浪杀向了我,曼妙身段横空,一掌落下,蕴藏无尽血力。
炽羽一咬牙,奋起双臂就冲了过去,朱雀翅刃斩开虚空,化为数十道烈焰刀芒照头劈了下去,他可不想留红月一条命,能杀就杀了,毕竟因果已经种下了,这次如果红月活着出去,或许就会找朱雀一族的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