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四章 屠杀

我深吸一口气,回音:“我试试,你看好机会。”
苏胤晨、苏希丞一起大喊。
“胤晨!”
苏希丞长剑凌空,化为一道惊雷刺入流放者的招式破绽之中,然而却没有想象中的破肉之声,取而代之的则是金石之声,流放者的肉身太强,浑身都仿佛铜皮铁骨,以苏希丞星御境巅峰的实力就算是刺中也无法破开肉身防御。
几千灵修,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一旦发动攻势就犹如平静湖水中投入一块石子,激起千层浪,所有人各占所能,一张张符箓、一道道攻击阵法在兽潮中爆发,直接在兽潮中开辟出了一条真空地,追随苏希丞而来的血龙卫纷纷取出弓弩,瞄准凶兽眼睛暴射,人人都是神箭手,例不虚发,一蓬蓬血液迸溅,将这里变成了血染的战场。
苏胤晨低吼一声,战剑横空,激荡出数百道长空剑芒横扫向流放者,同时大长老横起手臂推出如同山岳般的一掌,两种力量以流放者为中心对冲起来。
我一言不发的抽出破灵战矛,狠狠的砸向了他的天灵盖!
“唰——”
大手一张,显化为一道血色手掌扣向了苏希丞的脖颈,而此时周围的空间都被太灵境的领域镇压,苏希丞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手掌探向脖颈索命。
“杀杀杀!”
我的声音里充满无奈,道:“我试试,如果不成功,你全力保我一命,可以吗?”
另一方面,大长老飞快带圣地强者围攻流放者,众人齐齐祭出剑术、刀m.hetushu.com法,各自形成一道场域,但显然并不可能是对手。
“吓!?”
苏颜娥眉轻蹙,目光暇明的看着他:“这因果,你承受得起吗?”
女山幽幽:“随你,但一定要小心,你死了,我也活不久。”
“小子,找死!”
“上了!”
“哼,太慢了!”
上百名血龙卫齐齐举起战弩,“噗噗”齐射,然而这些弓矢根本就近不了身,在距离流放者的身体一米外就被一一弹飞、震碎了,他的体表有一层绝强罡劲,一般的手段是根本轰不开的。
古雀镜,火光大盛,惊得兽潮四处奔走,仙骨剑不时震出剑芒,杀入一头头凶兽的要害处,所过之处无数中等凶兽、下等凶兽轰然倒下,除了上等凶兽,其余的都在我和苏颜的剑下走不过一招,一时间如入无人之境。
“铿!”
流放者猛然转身,战矛如电般刺落在空中,一瞬间“当当当”的响声不绝,我闪电般劈出的每一剑居然都被挡住了,一股股雄浑的巨力从剑柄传入手腕之中,震得整条手都酥麻一片,流放者浑身缭绕血气,人王技气息再度涌动起来,战矛横扫开来,怒吼道:“你想死,本座成全你!”
女山惊愕道:“你想做什么,疯了?”
“嗯。”
“你是灵修界的首领?”
也就在这刹那间我凌空抛出了通天绫,一道红绫迅速裹住九尾凤、苏胤晨的身躯滚入虚空之中,但战矛依旧贯穿入虚灵界中,“噗http://www.hetushu.com嗤”一声血花飞溅而起,所幸只是刺穿了苏胤晨的小腿,若是通天绫晚到一点点苏胤晨怕是性命难保了。
……
“父亲!”
他双目微微闭合,猛然一口气吹出!
万物剑钟!
流放者扬起战矛正待发难,但脑后寒风急旋而至,我以十成功力劈出的一剑容不得他漠视,数十道剑芒开始重叠,化为一剑斩落,正是万物剑诀中最为凌厉的一式——星雨速斩!
碰撞一瞬间,苏颜被震得嘴角溢出鲜血,脸色略显苍白,力量太悬殊,她如果完全觉醒人王血脉还有一战,但只是血脉半醒的话是根本无法动用她的人王技的,仅仅催动人王力根本就不是对手。
“嘎嘎……”
他的身影快极了,就连云皇也阻挠不住便从空杀了下来,身形裹挟天地之力,左手猛然张开,混沌气劲迸发,浑身血气缭绕,宛若炼狱而来的恶魔,一道数十丈的掌印直接轰入大地之中,整片地面都沉陷了下去,数十名血龙卫瞬间烟消云散!
流放者暴喝,整个人宛如血人,舞动战矛肆意攻杀,如入无人之境,苏希丞、苏胤晨也只能避其锋芒,在苏颜的保护下后退。
流放者目光狐疑:“先天神印?这怎么可能……你是天风书院的人?”
从狼藉中站起身,呸一声吐掉嘴里的血沫子,我忍着剧痛,额头上满是汗水,扶正了左臂,对着一旁的巨岩便撞了过去,“蓬”的巨响声中,巨岩被撞得塌陷了一半,而借助www.hetushu.com这种强悍的反弹力,脱臼的手臂也恢复了,再看手掌时,握着仙骨剑的手掌居然被震得满是密密麻麻的伤口,好可怕,他那人王血脉孕育的人王技是力量提升,强横得简直不像是凡胎肉身一样。
“轰——”
“唰——”
“我不动手,被杀的人会越来越多,灵修界星御境的强者不多,现在都被杀光了,灵修界以后要怎么办?”
“嗯!”
“战弓,射杀他!”
“别去了。”
他目露凶光,浑身血气喷薄,冷笑道:“你以为凭这小伎俩就能胜我?”
“我会尽力。”
“小轩!”
催动我的最强防御,无数剑道意境在身周凝实,化为一口凌厉霸烈的巨钟挡在前方。
流放者目光一寒:“本座现在就了结了你,让灵修界知道厉害!”
苏希丞声嘶力竭大吼。
左臂之上传来沉闷一击,紧接着便是一股山岳碾压般的剧痛,他的战矛笔直砸在我的手臂上,轰得皮开肉绽,若不是真龙血熬炼的肉身十分坚韧怕是要被分尸,但饶是如此依旧整个人横飞了出去,砸在一片低矮的山丘之中,痛得无以复加,左臂更是已经不听使唤,被震得脱臼了。
强风扑面,苏颜微微一怔,左拳轻轻一张,一道不死鸟印记浮现,热力升腾,轰然一掌便迎着对手的一击而去。
“想办法,破他护身气劲。”苏颜传音给我。
一团火红身影从天而降,苏颜挡在苏希丞前方,双眸透出慑人光华,妃焱剑轻轻抵在了流放者的胸口,眉心处m.hetushu.com有一道光辉散发,甚至能隐隐的看到一道无比神圣的印记,这道印记化为一道剑意直接震荡出去,“蓬”一声巨响,竟然将流放者强韧的手臂震退了!
这一矛恐怖之极,甚至尚未挥出就让人感觉到那种绝望。
“沙沙……”
“必须打!”
“杀!”
朱雀身法腾空,化为一道轻烟疾驰向流放者的后背,他正挥舞战矛劈碎两名血龙卫的身躯,就在他享受杀戮感觉的时候,通天绫猛然一张,化为一道数十米长的红绫从他颈部萦绕而过,紧接着在我的操纵下飞快回旋,将流放者的身躯捆了个结结实实。
双臂涌动血气,他开始动用人王能力,整个人的气息瞬间暴涨了近一倍,双臂犹如蒙上了一层石层般猛然推向了苏颜。
“嗯?”
流放者目光狰狞起来:“你那么年轻,就算是天风书院的天女又能多强,待我降服你作个贴身侍女,再降服了这一界,回到上界去第一个踏平的就是你们天风书院!”
仅凭气息,直接将大长老的掌风和苏胤晨的长空剑诀意境给吹散了,身形暴起,手中血光凝聚化为一柄战矛,骤然暴射向苏胤晨的腹部,作势要把长空剑王当场杀死!
“凤意掌!”
流放者在风暴中狂笑:“你们虽然是下界的佼佼者,但在本座看来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想与本座一战,你们够资格吗?!”
“小心!”
空中,与云皇搏杀的一个流放者腾出手来,目蕴雷电看向下方战场,冷冷道:“多管闲事,本座尚未去攻你灵和-图-书修世界,你们居然敢跑到这里来送死?”
我咬牙道:“你不是也说过,真正的熬炼与磨砺都是在生死之战中吗?如果我不经历生死之战,又怎么可能达到剑心通明那种无上境界?”
这时,远处的战场中传来一声声爆鸣,流放者的战矛连连劈落,将一个个圣地强者的身躯一分为二,鲜血迸溅得到处都是,甚至一次横扫间就足以将三名圣地强者的头颅斩飞,这些圣地中人不少都是各大天火楼的执事、长老,但如今却像是蚂蚁一样的被一个个捏死,可悲可叹!
流放者嘴角浮现冷笑,战矛化为一道寒光刺入了万物剑钟之中,居然能穿透如快速的防御,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双方速度太悬殊。
“哈哈哈哈……”
面对如此强敌,灵修界众人却毫无畏惧,龙武山几名老祖纷纷祭出飞剑,一缕缕剑芒横空斩杀而去,剑光映照得大地一片通明,他们在剑道上的修为非常不凡,恐怕已经不逊色于我了,只是年龄太大,血气不够旺盛,以至于剑招纷纷被流放者以双臂劈开!
“又是这法器!”
“蓬——”
“蛮牛撼岳!”
苏希丞大声命令。
女山平静道:“以你如今的境界去了也只是送死,悬殊太多了,他的力量几乎是你的十倍以上,怎么打?如果不是真龙之气护身,你刚才就已经战死了。”
苏胤晨大惊,急忙驾驭九尾凤翻飞开来,但却始终躲不过战矛的气息锁定,刹那间战矛便已经抵达面前了,空间挤压下,苏胤晨一张俊秀的脸庞开始变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