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五章 北临铁骑,天下无双

北临铁骑,杀来了!
“嗤——”
大长老的白袍上染满鲜血,受伤极重。
“嘭——”
神龙摆尾!
我原以为堂姐不会来增援,但她来了,几乎带着北临的全部精锐!
“尔等放逐地的走狗欺凌我云国,晋阳王誓死一战!”
真龙之气运至巅峰,这一击不但蕴藏剑道意境,更蕴藏真龙术的威力,一矛落下,犹如有一条真龙缭绕在矛柄周围,使出龙行术,身周气势鼎盛,磅礴气机挤压虚空噼噼啪啪作响,这一击几乎已经是我目前能打出的最强一击了!
“蓬——”
兽潮汹涌,与城下的战骑拼杀在一起,不久之后立见分晓,云族战骑虽然精锐,但却远远不是兽潮的对手,死伤无数,城下的尸体层层叠叠,宛如人间地狱,而王侯们更是战死无数,几乎是死伤殆尽了,空中的云皇也不好过,被一名流放者和五角金龙打得没有了还手之力。
“镇北王在此,誓死守护我云国国威!”
但此时,心中一动,左腿猛然金光缭绕,几十条真龙之气迸发,电光火石间自下而上的一次猛踹落在他的腹部!
就在这时,一个个气息强大的人影从一旁的城墙上冲了下来,是云国的王侯,许多都是星御境巅峰,甚至半步人王的修为,符海气息强劲,虽然身上染上鲜血,但战意鼎沸,一双双眼睛盯着流放者,其中一名老者大笑道:“如此猖狂,欺我云国无人耶?诸位王侯,我等不能让http://www.hetushu.com灵修界的兄弟尽数陨落,尽忠报国的时候到了!”
“嗯!”
“咚咚咚——咚咚咚——”
苏颜扶着我的手臂,看着我胸前的一片血肉模糊,眼中满是心疼,道:“我为你护法,你……你就在原地快点疗伤吧……”
剩下的灵修界强者一一再次擎起兵刃,加入战斗。
众人凛然,流放者只是轻伤,依旧无比恐怖,他提着战矛,脸上满是狰狞笑容,道:“本座原打算奴役这一界,给你们一个效忠放逐地的机会,但本座现在改变主意了,决定杀光你们,只要这一界的气运,不要你们这些废物了!给我,去死!”
一道青光从天而降,青牛巨大的身影坠落,裹挟着滂湃的力道,直接踏杀了两名重伤的王侯,尖角一动,刺入了平东王的腹中,力量爆发,平东王哀嚎一声便身躯炸开了,青牛加入战斗,整个形势瞬间就开始逆转了。
“完了……完了……”苏颜喃喃道:“龙界,即将沦陷……”
城头上,一个个满身是血的王侯目光一亮,看向了东方,可以预见的是,在发动攻势之前击鼓的,必然是人类的军队。
不到半个时辰,数十名王侯死伤一大半,只剩下十几个人还在浴血奋战。
许多王侯都落泪了:“云汉两族,同气连枝,北国女王来增援我们了……”
“不是远东侯,你们快看,他们手中的战旗并非我云族的,hetushu•com而是——灵修界的龙汉云旗?”
“辽东侯在此!”
他整个人陷入疯狂。
“援军来了吗?”一名断臂王侯看向远方。
“嗯!”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我心中响起,是堂姐的声音,她的传音十分轻柔:“小轩,我已经在了……”
他扣住仙骨剑不放,我也没放。
一声爆鸣,破灵战矛震荡在他的头顶上方,连续破开三层罡劲却无法再寸进了,但也砸在了他的头骨上,巨响声中强绝罡劲震荡而来,直接把我的虎口震得破裂出血,破灵战矛更是凌空弹飞起来,这一击,就像是劈落在一块绝世顽石上,哪里能斩得进去?
曦光指横扫前方领域,将上千头凶兽瞬间斩杀,火光暴涨起来,一整片数里地都变成了火海,而北临铁骑浴火而过,挥舞战刃将一头头凶兽凌迟斩杀,仅仅两万人,却杀出了至少二十万雄兵才有的气势,一往无前的冲锋,哪怕前方有撞山兽也毫不迟疑,两万人层层叠叠,完全变成了一个整体,战刃向前,爆发出冲天的怒吼。
……
“掩护步亦轩!”
灵修界已经损失惨重,不超过一个时辰内战死接近一千五百人,根本不能再继续血战了。
鼓声沉闷,仿佛是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
流放者怒吼,浑身血气升腾,体表缭绕的那一层罡劲愈发浓郁,低吼道:“本座乃是放逐之地里的一门至尊,你算是什么东西,还想杀我?”
就在这时和图书,东方战鼓声响起!
北临铁骑,天下无双。
曾经有人那么说过,直到此时,真正的看到了北临铁骑,这句话才让人信服,仅凭数万战骑就能在北国雪域对抗整个云国的兵力,并且将镇天王的数十万人马杀得溃不成军,甚至就连镇天王都被斩杀,实力已经摆在眼前了。
“镇远侯在此,愿意血战!”
她轻声道:“唇亡齿寒,云国要是就这么灭了,下一个就是我们,所以我五天前就动身了,如今两万北临铁骑就在后方,当他们正式发动冲锋之后,我会立刻出手,你赶快疗伤,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镇压得住两个上界的流放者。”
……
“萤火安敢与皓月争光?”
“来自于东方,难道是远东侯的军队?据说远东侯秘密训练了一支万人铁骑,无比厉害,只是太偏远了,难道他来了?”
“杀,护我国威!”
声音沉闷,神龙摆尾是真龙术中威力最为惊人的手段之一,这一击直接踹得他身形佝偻犹如虾米一样,腹部天罡被震得碎裂多层,一口鲜血吐出,恐怕这是他进入下界之后的第一次受伤。
多达三十名王侯,原本身穿锦衣玉袍、高高在上的存在,如今却都披上了战甲,在云族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冲锋陷阵,所有人都知道,唯有斩杀了眼前的这个流放者,云国才算是挡住这场浩劫,否则的话,怕是要亡国灭种了。
哪怕是消耗流放者一点点的力量,对他们而言也是为国尽力http://m.hetushu•com了。
就在所有战骑的最前方,一个风姿绝世的绝美身影穿着一套银甲骑乘战马飞掠在最前方,手握一柄通天绝地的银色战矛,左手轻轻扬起,一缕炽热光辉迸射而出!
……
我立刻继续运转凤凰法,甚至吃下了一截圣药,飞快愈合断骨,争分夺秒,既然堂姐来了,那么龙灵大陆就还有一线生机。
“会是谁来了?”手持战戈的王侯浑身颤抖。
谁曾想,流放者冷笑一声,手臂一探如游蛇一样探入剑气之中,猛然五指张开扣住仙骨剑的剑身,低吼道:“如此宝物,在将死之人手中太浪费了,赠送给本座吧!”
一群龙武山的道人低喝,一柄柄利剑劈向了流放者。
一名王侯的瞳孔猛然一张,禁不住后退半步,颤声道:“北……北临的铁骑,我的天啊,是步璇音来了,北国女王来增援我云国最后的领地了。”
“死牛鼻子,滚开!”
夺回仙骨剑,我抽身急退,服下一颗丹药,迅速恢复伤势。
我点点头,运转凤凰法,治愈内伤,浑身轻轻嗡鸣起来,眼前的一幕不忍目睹,泽云城的城门已经打开,无数战骑横冲而出,与兽潮决战,许多弓弩手则去增援王侯们的战斗了,但射出的弩箭威力太弱,根本伤不到太灵境的流放者。
“轰——”
我手握仙骨剑,立于一块山岩上,喘着粗气看着远方搏杀的场景,心头震撼不已,在剑陨地时我曾喊出过灵修世界不可欺,而眼前,云族的和*图*书武者又何尝没有用鲜血诉说一个种族的尊严与不屈,转眼间就有几名王侯被流放者的战矛斩杀,但其余人依旧前赴后继。
流放者浑身是血,气息稍微减弱几分,哈哈大笑道:“凭你们也想镇压本座?青牛,来!助本座一臂之力!”
右手一晃,仙骨剑横冲而去,先民指路!
“驱赶兽潮!”
地平线上,一面面迎风招展的云旗渐渐出现,轰隆隆的马蹄声震动大地,下一刻,龙界最强的骑兵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之中,北临铁骑,清一色铭文铠甲、战刃,所有战骑几乎都在铁甲之内,一双双炽焰喷薄的眼睛透过头盔的缝隙看着远方,就在接近兽潮一里外,齐齐的拔出了剑刃,一整片密密麻麻的剑刃在阳光照射下泛起耀眼光辉。
“平东王来也,虽死亦要一战!”
我希冀,但下一刻却心底满是绝望,忽地身躯动弹不得,对方欺近一步,生生一拳落在我的胸口,“咔嚓”声中,肋骨断了树根,口吐鲜血飞退,破灵战矛没有奏效,甚至连迟滞对方一息时间的效果都没有,败了,惨败!
流放者怒吼,手掌横扫而过,罡气凛然,将一群道人轰得重伤后退,实力略逊的竟然直接就身体炸裂而亡了。
“伤势太重了……”
众人一一落下,气势爆发,眼中满是怒火与愤懑,杀气腾腾的冲向了流放者。
破灵战矛,有效吗?
我鼻子一酸,绝境中的压抑感爆发,差点没哭出来:“姐,你怎么会来了?”
“龙汉云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