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六章 鹿邑上人

一声轰鸣,战矛与流放者释放出的荒芜场域碰撞在一起,仿佛彗星击地一般的发出无比震撼的轰鸣声,脚下的大地也纷纷崩裂开来,皇城被摇曳着,颤栗着。
“死!”
流放者低喝,猛然脚踏虚空,一瞬间周围有股强横气流飞窜起来,空间化为一格格的斑驳意境,竟然在空中形成了一个荒芜的场域,铁拳扬起,狂妄无比的对轰向空中堂姐的战矛,太狂了,居然徒手接银色战矛?
流放者低啸一声,一记冲拳直奔堂姐的胸口而去,堂姐则丝毫不退的扬起了左拳,烈焰缭绕,有真龙之气隐隐流淌,她修炼了一部分的真龙术,但并未去修习真龙术的手段,只是以真龙术作为一种力量源泉罢了,但饶是如此,也极强!
然而,一声轰鸣之后,银色战矛竟被反震了回来!
“轰轰轰!”
流放者将战矛从一名战死王侯的腹内拔出,转过身来,看着北临铁骑的冲锋,不禁脸上浮现出浓浓的轻蔑来。
但就在他的笑容尚未收敛的时候,一道身影破风而来,快到无法想象,瞬息间便从千丈外到了眼前,曲线起伏的玲珑身段裹在披风内,战靴踏出,重重的一击踹在了流放者的腹部,下一刻,人王力爆发,轻描淡写的一击就把流放者踢飞出去!
……
就在两拳碰撞在一起的那一刻,堂姐的手腕周围忽地绽放出炎阳镜的光辉,极大幅度的增强了这一拳的焱劲,巨响之后,两人飞快的各自后退十丈,果然,就如堂姐说的一样,她不一定有镇压这两个流放者的能力了,毕竟他们和_图_书来自于上界。
空中,激战中的云皇一瞥下方,目光掠过震撼。
原来,手持战矛的流放者叫鹿邑。
空中,那人一掌震退了云皇,目光冷冽的看向我,道:“你们竟然杀了鹿邑上人?好……好好好,我会再来,让你们万劫不复!”
大地猛然一颤,群山轰鸣起来。
“嘭——”
暴喝声中,那一段城墙纷纷爆炸开来,流放者腹部的软甲被震碎,提着战矛踏空走了出来,一双眸子带着凌厉光辉看着同样停留在空中的堂姐,啧啧道:“有意思,区区一个龙界居然有一个二次觉醒的人王,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是吗?”
“啊啊啊……”
城墙上,一群云国王侯看得目瞪口呆,一个个几乎快要忘记了自己的战斗。
堂姐微笑,斗篷飞扬,此时的英姿有种惊世的美感。
“惊喜吧?”
堂姐淡淡一笑,银色战矛破空而去,瞬间抵在了对方的胸甲之上,二次觉醒的人王技力量爆发,头顶上方的诸神法相更加清晰,那是一个手握战剑的美丽少女,或许是太古的某位神级的超然存在,此时依稀能看见她娥眉轻蹙,浑身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气息。
“吹破天了。”
“太强了……没有想到北国女王已经踏入太灵境,传说中的超然境界。”
“啊?”我一怔。
“唰——”
铁拳冲天,空中的景象变得扭曲,要被撕裂了。
“通!”
“你只是刚刚步入太灵境中期,血脉力量尚未完全觉醒,而本座则不同,本座已经达到了太灵境巅峰,足以能洞悉和*图*书一切。”
“蓬——”
堂姐再度动用人王技——极速,那一拳连衣角都没有碰到,而堂姐却出现在右侧,银色战矛横扫,凝炼出一整片的火光,同时,一道古神法相在堂姐的头顶浮现,冲天而起,力量瞬间增加了至少三倍有余,战矛愈发雄浑!
这柄银色战矛从剑陨地开始就进入世人的视野,堪称无人能当,绝对超然,难道这流放者太托大了?
“蓬——”
“什么狗屁北临铁骑,看本座如何碾碎你们这些所谓的精锐!”
“呜……”
“轰轰轰——”
“步璇音以太灵境中期抗衡太灵境巅峰而不败,若是她走到了巅峰那一步,恐怕五招内那恶人就要伏诛了。”
“好!”
一群王侯立于城中,仰头看着空中惨烈的战况却爱莫能助。
太灵境的力量在兵铸山内爆发,灼热如烈阳,就在这一刻,执掌兵铸山的女山瞬间就已经受伤,灵体口吐鲜血,而堂姐也被狂风冲得东倒西歪,长发凌乱,身上染满血迹,银色战矛挺起便冲向了兵铸山,头顶上方的诸神法相爆鸣,无比雄浑的力量涌入战矛中,下一刻,“噗嗤”一声,银色战矛穿透了兵铸山,直接贯穿流放者的头颅!
一座座山头炸开,堂姐来得太快了。
“没错,足以镇压你的场域!”
整个城墙都抖动起来,流放者轰入城墙内,空中残留一缕血液。
“步璇音一到,我云族有救了!”
女山与兵铸山保持一体,死死支撑。
“没错,本座十招内便能败你!”
“撑住啊,女山。”堂姐大声道。
http://www.hetushu.com继续道:“你不用惊慌,我虽然杀不了他,但不会弱太多,有你帮我就能杀他了。”
堂姐手握银色战矛,长发随风飘动,绝美的脸孔带着淡然忿怒:“放逐地的修士,无一不是凶厉、歹毒、为所欲为之辈,你们想要占领这一域,是不是想得太美了?”
惨嚎声迭起,流放者在兵铸山内肆虐颤抖,他越肆虐,女山的伤势越重,已然跪在了地上,浑身颤抖不已。
“陛下……”
……
雄城三里外的一座山头直接炸飞,化为虚无,尘埃中,两道人影疾驰,分不清是堂姐在追杀流放者,还是流放者在追杀堂姐。
这是一场豪赌,其实我也没有把握。
“怎么了,姐?”
手持战矛的流放者看着自己的拳头,有些出神,皱眉道:“怎么可能,凭你能与我分庭抗礼?”
堂姐提着战矛,立于风中,淡淡道:“你二次觉醒的居然是一种场域能力?”
毁灭性的力量爆发开来,这流放者最后的生命气息也终于湮灭了,一缕灵魂飘然而出,发出低低的惨嚎声。
通灵骨针浮现,一次轻描淡写的穿杀将其灵魂也一柄斩杀,顿时虚空中一阵长鸣,充满了不甘与痛苦,一个来自于上界的强大凶人就这么被彻底斩杀了!
堂姐猛然跪倒在地,大口呼吸,脸色惨白,浑身溢血。
“这就是你二次觉醒共鸣的诸神法相?”流放者冷笑。
“小女娃,受死吧!”
太灵境强者的战斗,完全超乎众人想象,泽云城的城墙一段段的塌陷了下去,大地不断出现可怕的裂缝,两人的http://m.hetushu.com一招一式都仿佛在摇动天地一般,翻手覆手间足以掌握数百上千人的生死。
“唰!”
贯穿山脉的那一瞬,堂姐踏入了虚灵界,而这一刻我更新心脏猛然一缩,像是被拳头握紧了一般,堂姐受伤了,肩膀处一处骇人的贯穿伤!
我一手扶着堂姐,走出虚灵界,另一手攥着流放者头颅,猛然抛向了空中,大声道:“你的同伴已经死了,你还要再战吗?”
我踏空迎着对方的荒芜领域而去,一瞬间就受伤,手臂、腿部在重压下都有些变形,但依旧抬起了仙骨剑,一缕剑道意境在剑刃上浮现,身在虚灵界中凌空点指,速度极快的在空中绘出一道画卷,正是苏颜的容貌,居然成功了!
堂姐极速凌空,银色战矛猛然化为数十丈,带着轰隆隆的天道气境轰向了对方的头顶。
“怎么帮?”
我急忙抱住她,将十重灵海中的精纯灵力渡给她,但似乎没有什么用,她十分虚弱,轻轻拍拍我的脸,声音微弱地笑道:“傻小子,我没事,只是太低估这个人的实力了,我本以为你加上我就能杀他,却没有想到差点把女山给搭上了。”
“我会把他引入你附近的虚灵界中,你以兵铸山伏击,将其绑缚,只要给我一次机会就能彻底灭掉他,解泽云城之围。”
“哦?怎么个看透法?”
“可怒也!”
流放者手持沾着堂姐血迹的战矛贯穿而来,一步踏入虚灵界,身周裹着气息浓烈的荒芜场域,一片金色光芒,正是这种场域让堂姐无法对抗,至于我,则更加抗衡了,只能依赖于兵铸山的神m•hetushu•com威,就在流放者踏入虚灵界的一瞬间,兵铸山迅速分解为百万神兵,延绵不尽,犹如一把软剑般的裹住了流放者的身躯,密不透风!
“我云国人口是灵修世界的数倍有余,但却没有步璇音这等旷世绝才,即便是陛下……恐怕也要弱上步璇音一线……”
独木难支,他再强,难道还能一人对抗整个龙界不成?
流放者一扣战矛,顿时人王力贯注其中,战矛嗡嗡颤抖起来,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冷笑道:“一次奇袭罢了,你以为你胜得过我吗?你刚才已经尽了全力,却只是让我轻伤,而我却早就把你完全看透了。”
我退后一步,不动声色的消失在原地,进入虚灵界,伤势已经痊愈了近一半,能发挥出七成左右的实力了,堂姐说得对,终究还是擒贼先擒王,不把这两个流放者斩杀掉,兽潮是不可能自行退散的。
女山飘然飞入兵铸山,道:“我要闭关一段时间了,你们保重。”
就在这时,传音手环一暖,堂姐的一道传音来了:“小轩,这人很棘手,我打不过他。”
除恶务尽!
下一刻,仙骨剑猛然坠落下去,带着金戈画仙的恐怖冲击杀入兵铸山内!
“还不死!”
……
谁也没有想到流放者会强到这个地步,纵然堂姐和女山联手依旧两败俱伤!
……
“好快……”
空中,云皇独战另一名流放者和五角金龙,起初还能势均力敌,但越战却越弱,他引动整个龙界的皇者之气与对手分庭抗礼,但终究是境界悬殊,此时已经浑身是血了,甚至一条手臂已经不存在,被五角金龙给撕下吞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