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七章 剑图

堂姐推推我的肩膀:“去吧。”
云皇猛烈咳嗽了一番,身周光辉散去,露出一张中年俊逸的脸庞,苦笑道:“我早就想会见一下灵修世界的领袖了,可惜,万万没有想到见到你的第一面竟然就是最后一面,苏希丞,云国感恩灵修世界的援手,也多谢你了。”
“父皇!”
沐王受伤很重,咳血不止,道:“臣……臣附议。”
两位南北的领袖第一次碰头,却不想这一天即将成为其中一个的祭日。
看着云皇的样子,一群云族王侯尽数落泪,而九皇子、十五皇子等一群皇子、公主也齐刷刷的跪了下来,哭着说道:“父皇!”
“呜……”
十五皇子白拓尘皱了皱眉,但没说话,九皇子与另外几个皇子则咬了咬牙,一副不服的样子。
苏希丞、苏胤晨、大长老等人也都飞了过来,一个个面露忧色:“璇音,你没事吧?”
我急忙将她抱在怀里,看着她苍白的脸庞,心疼不已。
苏希丞看向云族王侯的方向,道:“云皇……好像已经油尽灯枯了……”
……
镇北王,云国所剩无几的王级领主,也是最强的一个,单膝跪地,沉声道:“臣在,陛下尽管吩咐,臣必将竭尽全力拥立新主!”
流放者抬手就是一掌,生生的震荡在战矛之上,顿时大地上以阵法聚力的数千铁骑纷纷后退吐血,而流放者一样被震得倒退数十米,脸色颇显苍白。
说着,云皇一抬手,顿时符文力量包裹着一张古老图卷飞向了我。
她气息微弱得可怕,一双星眸看和*图*书着我,轻笑道:“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哎……姐这次给你丢人了,连一个流放者都打不过。”
“别哭!”
“陛下……”
“陛下!”
“不,你已经很强了。”我摇摇头,鼻子有点酸,说:“我连鹿邑的一招都接不住,你却能跟他抗衡上百招,姐你不用自责的,快点别说话了,疗伤吧,小颜,帮我护法!”
他又吐出一大口血,整个人的气色更差,快要摇摇欲坠了。
“此物,名为通古剑图,一幅画卷即是一本剑道之法,但愿对你有帮助。”
流放者看向我们,淡淡道:“我名司徒青,放逐之地的一个无名小卒罢了,你叫什么名字?”
云皇残叶般飘落在皇城上,一张脸旁不服神韵,如同白纸,浑身龙袍几乎都已经震碎,龙袍内贴身穿的软甲更是出现了一道道刀痕、掌印,最可怕的胸口一整块都塌陷了下去,肋骨几乎全部断了,但强大的意志力却支撑着他没有立刻倒下,只是身躯颤巍巍的一抖。
“这是……”
城墙上,原本半跪着的云皇手持战剑缓缓站起来,口中大口吐血,整个人接近崩溃边缘,体内仿佛有一轮烈阳即将炸开一样,破残的肉身无法镇住一身修为了,他一双眸子漆黑如夜,遥遥的看着苏希丞,道:“你就是龙灵联邦的总长苏希丞?”
我心头有些发堵,一位高高在上的皇者,居然就这样被一个流放者打成了重伤致死,难道下界的实力就这样不堪一击吗?云皇不仅仅是为云族战死,也是www•hetushu.com为龙界的所有生灵战死。
苏希丞虽然修为远逊色于对方,但气势并不弱,道:“云国遭遇如此大劫,我率领灵修世界的强者前来驰援,但似乎还是迟了。”
“姐!”
一旁,镇北王咬牙切齿,扶着云皇的手臂,道:“陛下,您别说那么多了,立刻服下圣药,运功疗伤吧,您的身体要紧。”
“不必了。”云皇摇摇头:“服用任何东西都已经是徒劳,司徒青的修为远在朕之上,早就以内劲震碎朕的内脏与经脉,此时哪怕是神药也回天无力了,你们随朕来,朕死后云族之事要交付你们。”
云皇的目中透着威严,颤巍巍道:“上界对我龙界动手了,此乃天下大劫,躲是躲不过的,朕只是提前离别罢了,尔等都不要悲伤,须谨记云族祖辈的训言,朕走之后,尔等必须同心协力,重铸我云族辉煌,咳咳咳……”
“步璇音。”
大地之上,马蹄声轰鸣,一群北临铁骑纷纷扬起兵刃,直指空中的流放者,一时间仿佛有一道道金色影子从众人的头顶上飞起,凝聚在一起,化为一柄战矛横空击打而去。
司徒青不停冷笑,随后取出了一根玉箫,缓缓吹动起来,随后脚踏云层带着兽潮开始涌退,青牛、五角金龙纷纷飞天而去,带着兽潮一起离开泽云城。
双手接住图卷,我只是瞥了一眼,这图卷是一副山水图,平淡无奇,但仔细一看,内世界的剑心立刻强烈共鸣起来,这幅图十分不凡,内蕴极强的剑道奥妙!
这一跪www.hetushu.com,不跪云族人皇,只是为了跪一位为了家园而战死沙场的云族强者。
……
说着,堂姐手掌抬起,银色战矛浮现手中,人王力从娇柔的身体内迸发而出,十分惊人。
“你叫什么名字?”堂姐抬头问道。
“是,陛下!”
“嗯。”
为了泽云城,这位龙界唯一的人皇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
我点点头,深深感到这副剑图的非凡之处,身体一沉单膝跪地,道:“多谢云皇赐图!”
“不必客气。”
“是。”
皇城内,哭声震天。
“你认为,谁堪大任?”云皇问。
“没事。”
终于,一场灾劫退去了。
司徒青目光鸷视,道:“你们龙界只是下界一千个碎界之一,空气中的规则稀薄,灵气也只能算是下等,你们真的要与上界放逐地为敌吗?依我之见,以你的能力足以功盖这一域,取代那个人皇成为新的女皇,不如我们做一笔交易,我助你登上皇位,你只需要助我放逐地缔结新的死灭道就可以了。”
云皇点头,气若游丝道:“十五儿所言极是……镇……镇北王、沐王何在?”
“步璇音,下界之人。”
堂姐摇头:“大家都安在,那就太好了。”
“没错!”
堂姐一声轻哼,单膝跪倒在地,再也提不住战矛了,刚才也只是强撑着而已。
一群王侯纷纷让道,而我走走到了云皇面前,道:“陛下,步亦轩在,请吩咐。”
他目光凝视着我,道:“你修炼剑道,在剑道的路上已经远胜过于他人,朕这里有一张图,乃是年少时机http://m.hetushu.com缘获得,或许对你的剑道有一定裨益,权当是最后的礼物,赠送给你了。”
“就凭你们?”
……
十五皇子白拓尘走上前,目光笔直的看着云皇,道:“父皇往生极乐之后,打算立谁为皇?如果父亲不立新皇,怕是云国即将就要大乱了。”
云皇抬头看向我。
云皇继续道:“多谢你……在星巢中斩断邪树的根茎,斩断上界的卑鄙之人窃取我龙界气运的手段,你此举是造福千万代后人,你要谨记,你若为这一界最强人杰,你所代表的就不再仅仅是灵修界,也代表我云族数万万生民,朕即将死去,能死在这沙场之上,也无遗憾。”
一群王侯纷纷跪下,但也有不忿者,特别是九皇子以及他身边的几个大臣,面露不逊之色,但也只是低下头,没有发作。
我扶着已经服下疗伤灵药的堂姐,带着她一起走入城内,而城外的北临铁骑则也跟进城数千人,云族的军队倒是没有排斥,毕竟之前的一战北临铁骑成为真正的中流砥柱,挡住了兽潮致命的一波攻势,如果不是北临铁骑及时赶到,泽云城怕是已经沦陷了。
苏颜点头。
堂姐悠悠一笑,红唇如玉道:“我不习惯当狗,你……立刻滚,否则拼个鱼死网破我也要为龙界斩除了你!”
“父皇……”
“陛下……”
“小轩……”
堂姐美眸暇明,平静道:“你们呢?凭区区两个人就想征服这一界吗?现在鹿邑已经死了,你一个人能镇得住我们那么多人吗?别忘了,我们还有许多法器与手段尚未施展m•hetushu•com,你如果真想鱼死网破,那就尽管一战好了。”
“好!”
一群王侯涌了过来,一个个看到云皇的样子,禁不住落泪。
“好,你很好!”
说着,云皇远远的看向我们,道:“步少侠,你也带着北国女王一起来吧,朕亦有一件事想付托给你。”
云皇浑浊的目光中透着一缕赞赏之色,道:“镇北王、沐王、辽东候听令,朕即将离去,着……立十五儿白拓尘为新皇,十五儿天资聪颖,为人仁厚,堪当大任,你等必须尽心辅佐,再铸我云国昌盛繁荣之盛世!”
云皇,面如死灰,静静的坐在一口磨盘上,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体内的天阳功真火熊熊燃烧、蔓延,从胸口烧开了他的肉身,一代雄主,就这样如同一个纸人般的瞬息间烧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堆灰烬随风而散。
“步少侠。”
云皇没有返回皇宫,他已经没有力量走太远的路了,只是在一旁找到了一个磨房,就在一堆狼藉中坐了下来,脸上毫无血色,大口喘着粗气,这位强大的人皇,即将逝去。
“我记住你的名字了。”司徒青目光冰冷,道:“但区区一个下界也敢与上界之人抗衡,你们太瞧得起自己了。”
“是吗?”
云皇的目光露出几分慈祥,笑道:“你与我的儿子们年龄差不多大小,只是……你的天资与悟性要远胜过于他们所有人,可惜……我若是有你这样一个儿子就好了。”
镇北王一愣,飞快道:“继承者之事乃是陛下一人独断之事,臣绝不多言,只待陛下决定新的国君,臣必然以死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