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五十二章 老狐狸

“哼!”
上界对剑圣的标准只有两个,一个是点燃圣墟之火,另一个是剑道达到剑心合一,全部满足就能登上剑圣宝座,至于白鹿书院的剑阁,全部挑战通过号称剑圣,那样的条件则更加苛刻,不过两大书院的所有剑圣级高手都是这样走过来的,纵然是点燃圣墟之火、领悟剑心合一,但没有通过第九层剑阁的考验,就依旧算不上剑圣。
屈鹏浑身裹挟圣墟之火,笑道:“但那又如何?人心齐真的就能泰山移吗?老子偏偏不信,偏偏就要霸王硬上弓,灭了你这个众志成城的步王府!”
我直接将这条变形的骨骼扔到了索固前方的草地上,道:“血妖族的骨骼,索固大人不会也不认识了吗?还需要更多证明吗?”
一点剑意“嗤”一声钻透了屈鹏的心口,洞穿心脏,但圣者的生命力太过于强大了,圣墟不灭就不会死,依旧挥舞双臂,祭炼出一道道剑意来狂攻。
“犯我步王府,你就是天王老子也一样宰了你!”
慕容佳秀眉轻蹙:“索固大人,连我的话你也不相信了吗?”
“蓬!”
极速的刺击之中,我猛然侧身,剑刃贴着肩膀掠过,此时我的肩膀已经布满鳞片,横起便是一撞,鳞片撞击在屈鹏的手腕之上,“蓬”一声巨响,仿佛山岳撼动一般,让屈鹏直接弃剑,脸上充满了惊骇:“这怎么可能?给我回来!”
身后,传来了林慕昭和澹台瑶的声音。
……
但我摇和-图-书摇头,道:“我还没败,我如果败了,堂姐上,堂姐败了,小颜上,小颜败了,师姐上,今天我们都没有退路。”
屈鹏面带微笑,眼中除了圣墟之火外还多了一些妖冶气机,带着我鲜血的长剑低垂,一步步的踏空走来,身上卷动强大剑意,道:“不过,你确实有斩圣的资格,但也只能斩羽圣这种点燃圣墟之火不久的下位圣者,遇到本将,你只有死路一条!”
“那就去死!”
“区区一根骨头,算什么证明?”
“哧~~”
赵昊、宋骞、童濯、莫离等人咬牙切齿,但却都没有说话,他们此时恐怕只恨自己太弱了,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
一个是徒手,一个则使用了仙骨剑,差距可想而知。
“好得很,这一剑又如何?”
索固皱眉:“空口无凭,你说他是血妖他就是血妖了吗?”
机会来了。
剑意隆隆,宛若雷霆,我的攻势越来越急,将屈鹏的双臂尽数斩碎,使其无法再祭炼剑诀之后,冷冷道:“还不动用血妖之力,等死吗?”
而屈鹏依旧怒吼着杀伐,完全志在必得的样子。
一个个难以发现的破绽,一处处弱点,纷纷在洞虚境内显露。
剑光横扫天穹,将屈鹏的剑意震碎,但就在震碎的瞬间他猛然变招,剑刃一挑,数十道岩锥法相突破棋盘攻来,好凌厉的剑意,这些岩锥法相几乎能以假乱真,我低喝一声,直接动用九剑归一,仙m.hetushu.com骨剑喷薄出数丈的霞光,一剑剑的将这些岩锥法相劈开。
“说那么多做什么,你靠嘴巴打架的吗?”
慕容佳冷冷道:“人人都说索固大人是一只老狐狸,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对我居然也半信半疑,难道你也怀疑女帝陛下的御批吗?”
“老夫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屈鹏死前的那一刻确实散发出了浓烈的妖气,慕容女史不会真的觉得老夫老眼昏花,不辨是非了吧?”
屈鹏双眸血红,充满了妖气,但却嘴角浮现狞笑,声音压低道:“你以为我会上当,被你所诱使吗?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屈鹏狂笑,一剑化为雷霆从空中洞穿而来,速度又快又准!
说着,索固飘然而起,带着一群户部的强者腾空,飞离羽族数百丈才停下,已然证明了态度。
退!
长虹贯日!破绽,中!
仙骨剑扫出一道剑墙,硬生生的挡住了屈鹏的致命一击,但就在我后退之间,屈鹏却剑走偏锋的踢出了一脚,脚尖裹挟着圣墟之火震穿剑墙,直接踹向小腹,但却被我下沉的剑柄生生的挡住,“蓬”一声,整个人震得后退数十丈,颇显狼狈。
索固半信半疑,淡淡的看了一眼慕容佳,道:“慕容女史,你是陛下身边的十大女史之一,陛下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对血妖族、驭尸族,陛下一向是宁杀错、不放过,这些禁忌的邪灵与我们人族无法同时立足于世,这一点你应该很清和图书楚,如果镇远将军府真有问题的话,老夫绝对不会姑息。”
我一声暴喝,仙骨剑斩落在屈鹏的肩膀上,低喝道:“你看清楚了,这个屈鹏早就被血妖控制了,你却老眼昏花的跟着一群血妖来攻打步王府,我看你是活腻了,难道不知道天心女帝对血妖一族早就深恶痛绝了吗?”
……
“哧~~”
“户部索固!”
我深吸一口气,就在屈鹏冲到面前的瞬间睁开眼睛,眸中剑道规则一闪即逝,转眼周围就化为一道深渊,充满棋格与闪烁棋子的深渊,正是洞虚境,一时间,屈鹏祭出的数十道风暴所裹挟的剑道规则纷纷显露无遗,这种洞悉一切的能力远胜于万物境和剑道神眼,是一种规则上的完全掌握。
面对屈鹏的一剑,我别无选择,根本不用虚招,向前一步便在混沌世界中踏出了一方棋盘,棋盘蔓延百丈,将我和屈鹏都笼罩在其中,随后极速下坠,形成了一方乾坤境,顿时屈鹏的一剑就变得慢了许多,抬手一记仙剑斩月!
“那就全力一战,宰了他!”堂姐步璇音的声音清脆而斩钉截铁。
“众志成城,不错嘛。”
渭阳九曲!破绽,再中!
“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我会证明给你看!”
“狂妄!”
“嗤~~~”
我眉头一皱,好厉害的一个裨将,这剑法简直已经出神入化了,看似简单,但却充满杀伐气机,一套剑法全是为了杀人,没有半分多余的动作,这一剑来得迅www.hetushu.com若雷霆,只能下意识的回击,仙骨剑荡开一缕柔劲,忽地犹如蒲草般缠住了对方的长剑。
他张开五指,想要驭剑而回,而我又怎么会给他这么一个机会,凌空斩出一道剑气,将屈鹏的长剑震飞出洞虚境中,回身便是三剑分裂攻势,攻得屈鹏只能后退,火冒三丈,双指一横只能以肉身来催动剑诀,重新再打。
连续三招,招招直中要害,顿时屈鹏祭出的风暴剑意法相纷纷崩溃了起来,整个人都要抓狂了,怒吼一声,剑诀催动而来。
圣气与圣墟之火相互碰撞在一起,一股窒息感传来,炽盛的火光之中,一整片剑道规则开始坍塌了起来,顿时让我心头一寒,有种不祥预感,果然,“哧”一声,一道裹挟圣道气机的白色剑芒冲脸而来,是暗劲,屈鹏如此快的一剑之下居然还藏着一记暗劲?
“嗤嗤~~~”
绞剑术!
“师弟,退下来,不要再战了!”
我擦拭了一下下巴上的血迹,弹指间血迹燃烧为灰烬,笑道:“你再强也始终不是一个剑圣,既然不是剑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何况身在洞虚境中,屈鹏的一切招式都被看破,数十招后便已经遍体鳞伤,双眸中充满了妖冶火焰,厉喝道:“我乃镇远将军府的人,你敢杀我?”
屈鹏低吼一声,长剑抬起,瞬间激荡出数十重剑道风暴袭来,脸色显得颇为狰狞,藏身于剑气风暴内冲了过来,低喝道:“在本将面前,你根本没有一丝一m.hetushu.com毫狂妄的资本,给老子去死吧!”
来不及躲避,飞快抬起头颅,身躯横空。
九重护身剑罡几乎瞬间就被击穿,同时那抹剑芒掠过我的下巴,留下一道半寸深的可怕伤口,甚至就连骨头都被震得碎裂了少许,火辣辣的痛感传来,下一秒就有更加浓烈的危机感传来,屈鹏揉身剑光中,一剑奔雷般钻向我的心口。
拖剑诀!弱点,又中了!
慕容佳冷笑一声,道:“索固大人,我早就听说镇远将军府的屈鹏将军天生异骨,悟性非凡,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偏偏步亦轩这个小东西居然利用这一点给镇远将军府泼脏水,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步亦轩残杀战功赫赫的名将,该死!”
李清音颔首:“没错,灭掉这个妖孽,捍卫我上界正道的尊严!”
仙骨剑化为一道白色气浪笔直的轰穿了屈鹏的眉心,震碎圣墟的同时,抬手将其圣墟之源给夺了出来送进了神叶世界,随后抬手猛然一张,五指如龙爪般的扣住了屈鹏的脊骨,硬生生的将一整条已经严重变形的脊骨从他体内抽出,顿时脊骨上缠绕的一缕缕妖气已经显露在了阳光之下,吱吱作响,化为道道蒸气消失。
屈鹏一剑斩出,九重剑罡缭绕,宛若掀起了一道数十丈的狂澜般铺天盖地的袭来,剑意隐藏在狂澜之中,千丝万缕,充满了每一处空间规则,这是剑心通明巅峰的境界,果然厉害,只要能突破这一重,他就是货真价实的剑圣了!
“步亦轩,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