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七章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

……
凌允正要再说什么,却被桑问雪猛然一拳轰在了腹部,顿时整个人蜷缩了起来,口喷鲜血,已然无力再反抗什么了。
说着,转身便挤开了一重重规则压制,一步一步的踏着混沌规则走向第七层,顿时那种磅礴压力扑面而来,仿佛肉身撞在了一座座浑厚的古岳上一般,浑身的肌肉都开始剧痛起来,我也只得在体内催动不死鸟印记和真龙术,一起抵挡外界规则的压迫,同时,剑罡护体,迸发出一道道超然剑意光辉冲天而起,就这么一步步的走到了七层之上了。
“桑问雪,你……”
“司方!”
“皇甫台!”桑问雪脸色怨毒:“都这种时候了,你居然还帮凌允这种贱人?你以为你是她唯一的男人吗?你错了,她可没有把希望全部放在你身上。”
“噗噗~~~”
好狠!
“不!”
古人不欺啊,女人一旦阴毒起来,简直令人发指。
唐衣婷冷笑:“马上动手,你在磨蹭什么?”
两道剑意突破了规则压制,笔直的射向了三层,直接洞穿桑问雪和唐衣婷的肩膀,顿时两蓬鲜血飞起,两人齐齐的飞下了圣子台,转身看我,一脸忿怒。
魔道女子,无所不用其极,就连自己的身体与灵魂都可以轻易出卖,就在这一刻,我感到了深深的厌恶,比起她们,师姐林慕昭和媳妇李清音简直就是天仙一样的存在。
凌允咬牙切齿:“你果真不想得到我?”
“住口!”
“你!”
司寒双眸m•hetushu.com如血的看向了司凌空,道:“难道……难道您老人家要我眼睁睁的看着皇甫台夺走血煞圣子之位吗?”
“寒儿!”
“寒儿!”
凌允咬着银牙:“你敢当着师尊的面用毒匕首对付我?”
“没错,血煞圣女,谁不想当呢?”唐衣婷淡淡笑道。
桑问雪掌心里雷霆转动,一双雪腿优雅挪动,就这么走了过去,嘴角却满是狰狞,道:“凌允师姐,还记得你曾经威胁过我,要弄花我的脸么?如今我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可以弄花你的脸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你可怨不得我。”
剑锋笔直一指,司寒道:“皇甫台,出手吧!”
桑问雪狞笑道:“三年前的圣子战中,师姐可是当着师尊的面把我的一条腿生生踩断的,怎么,如今却惧怕毒匕首了?”
“嗤嗤~~”
“想,但圣子之位对我而言更加重要得多!”
她没有太过于激动,反倒是有种看淡的感觉了。
“父亲!”
连续两处皮肤皲裂开来,血如泉涌,圣子台上,一层规则压力强过于一层,第六层上的压力已经让我都几乎感到十分难受,只能默运真龙术来抵御,就更别提司寒了,但他心有不甘,依旧一步步的走来,当踏上第六层的时候,几乎变成了血人,站在那里摇摇欲坠,若不是有剑罡护体,恐怕已经倒下了。
“凌允师姐,你已经做了好几年的血煞圣女,你该让贤了。”
狼狈的跌www.hetushu.com撞在圣子台石壁上,凌允嘴角溢血,冷笑道:“唐衣婷、桑问雪,你们联手对付我?”
我皱了皱眉,说:“师兄,我不会对你出手,你放弃吧!”
前任血煞圣子硬闯圣子台第六层,谁会想到今天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司寒在滴血宗被誉为第一天骄太久太久了,以至于根本不愿意接受有人超越自己的事情发生,并且,他已经是半圣榜前一百位的高手,而皇甫台算什么,自然咽不下这口气了。
……
“怎么,唐师妹担心我会夺你的圣女之位吗?”桑问雪手中的毒匕首忽然锋芒一转,竟然笔直的刺向了唐衣婷的脖颈。
“是啊,没错。”
司凌空的声音严厉了几分,道:“血煞圣子之位,能者居之,此次圣子战,显然皇甫台的实力在你之上,不必多说了,立刻下去!”
毫不犹豫出手,就在第七层上,手指猛然一张,剑诀催动。
空中传来了宗主司凌空的声音,低沉而冰冷:“万事不必强求,圣子台第五层已经是你的极限了,切莫再与你的师弟皇甫台争锋了。”
一时间,圣子台上的众人都快头皮发麻了。
凌允眸子里透着狠毒,道:“你一定是责怪我在百里雾海里说的话对不对?告诉你,这些话我问心无愧,在滴血宗从来都是靠实力说话,谈合作也一样靠实力,当初是我看错了你,现在我们可以再合作一次,帮我取得血煞圣女之位,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凌允狼hetushu.com狈的站在三层上,美眸幽幽:“多谢你,之前……是我不好。”
“哼,你知道就好。”
凌允直接向着第四层的司方求救,大声叱呵道:“你眼睛瞎了吗?还不立刻回来帮我打飞这两个小贱人?”
司寒怒吼,浑身二十二道圣脉齐开,九重气海撑开一片场域,仿如星河般灿烂,圣气澎湃,整个人宛如脱胎换骨一般,炽盛火焰缭绕,双臂自然舒展,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力,脚踏虚空,一步一步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走向了第六层。
两人扶着伤口,狼狈后退,生怕我真的出手杀了她们,毕竟圣子战的挑战规则就是可以杀戮,根本没有任何的规矩。
司寒几乎要被气得吐血,身躯颤了颤,论肉身底蕴他远远没法跟我相比,就算是半圣榜百强又如何,照样要落败,他浑身战栗,脸色无比的苍白,忽地急火攻心,“噗嗤”一口血箭飞出,整个人直接摔倒在了六层上。
往下看去,凌允、唐衣婷、桑问雪依旧在三层之上,辛苦的一步步向前迈进,而司方则已经在第四层了,脸上满是细密的汗水,但目光决然,一步步的走向我,他知道,司寒一败,唯一有可能在圣子台上挑战我的人只有他了。
唐衣婷一双美眸中透出几分狠戾,突然出手,剑光如雨的轰向了凌允,而凌允的实力本来比唐衣婷就稍强一些,奋然回击,但也就在她回击的同时,身后猛然中了一掌,是来自于桑问雪的一掌,顿时将凌允拍得横移m.hetushu.com出去,唐衣婷剑光一点,又在凌允的肩膀上绽放开一道血花。
“你……”
桑问雪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扭曲,道:“你自恃美貌就敢在宗门上下妖里妖气,看不起宗门内其余的女弟子,今天我就要给你一个教训!”
桑问雪嘴角含笑,手中忽地多出了一柄细细的匕首,匕首上有毒液淬炼的痕迹。
唐衣婷嘻嘻笑:“师姐,看到没有,皇甫师兄现在根本没把你这个血煞圣女放在眼里,他能登上七层圣子台,必然会名动天下,这样的绝世天骄会看上你区区的一个美人榜百名开外的绝色吗?算了吧,你入不了他的眼了。”
“为何不敢?”
我摇摇头:“我谁也没想帮,只是看不惯你们的手段罢了,因为你们让我看着不爽了,所以我打飞你们,你们再敢踏上圣子台半步,我保证下一剑直接轰向你们的心脏!”
桑问雪掌心里回旋血色气息,目光冰冷,但杀气腾腾。
“蓬~~~”
司方低吼一声,爆发出灵墟力量,在身周撑开了一道更大的场域,一步步的走向了第五层。
“皇甫……”
我眯着眼睛:“用你的话回敬你,如今你还有什么资格和实力跟我谈合作?”
唐衣婷猛然出手,细剑洞穿了凌允的香肩,直接将其钉在了圣子台三层的石壁上,动弹不得,笑道:“桑师妹,你可以动手了!”
在废掉凌允之后,剩下的两个血煞圣女人选居然直接就开始交手了,特别是这个桑问雪,算是真正的毒妇了。
和*图*书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关我什么事?”我淡淡道。
“嗤!”
我恭敬道:“大长老,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因为七煞古界内的圣道规则重塑了我的肉身也说不定,不过七层也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再多上一层都会肉身四分五裂而亡。”
司凌空直接落上了圣子台,长袖如龙般裹住了司寒的身躯,随后将其带离圣子台,如果再多留一会,司寒的肉身恐怕就要被恐怖的规则压力给碾碎了。
我淡淡的看着她:“你别误会,我没想帮你,就算是你真的被她们弄花了脸也是你咎由自取罢了。”
司方回眸看了看她,道:“凌允师姐,你自求多福吧,我已经顾不得你了。”
空中,大长老胡峰目光清冷的看着我,道:“皇甫台,你已经胜券在握了,不过……老夫很想问你,你到底学了什么秘法,居然能走到圣子台第七层,生生的拖垮了司寒?”
桑问雪直接出手,很快的凌允又中了两剑、一掌,头发散乱,显得十分狼狈,再也不复之前血煞圣女的端庄与威严了,甚至就连目光都变得有些淡漠了,远远的看向我,大声道:“皇甫台,你高高在上,这下满意了吧?”
转身看向司寒,我淡然道:“师兄,还要继续争吗?”
唐衣婷皱眉:“皇甫师兄,你为什么对我们出手,你真想帮凌允?”
司寒目光怨毒的看向我,道:“我跟他同样都站在圣子台第六层,谁也没有输给谁,凭什么我司寒要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