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三章 飓风(十一)

“回家!”陶大春手起刀落,砍下耶律钦的脑袋。
“姓郑的,你,你不要你父亲了,那好,老子现在……!”耶律钦怒不可遏,红着眼睛,将手中宝剑,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如此,儿子就不必再受此人威胁,如此,儿子就能无牵无挂的离开。回到中原,回到大周,从此高官得坐,骏马得骑。
“回家!”众勇士将手里的俘虏,丢在脚下,在雨幕中,高高地举起的兵器。
“他不是二宝,不是郑子明,你们认错人了,你们都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石重贵拼命挣扎,叫喊,期盼能激怒耶律钦,立刻将自己一刀砍死。
他刚才万万没想到,石重贵这个软骨头,居然真的能狠下心来求死。但是,他却又足够的能力和手段,让石重贵父子生死两难。“你既然来了,我也不难为你,跟我一道去上京觐见陛下就是。说不定,他念在你一份孝心的份上,会放了你父亲,给你们两个一片牧和*图*书场,让你们父子在辽国共享天伦之乐。”
“杀了我,杀了我。有种你就杀了我!”这辈子,石重贵从来就像现在这般勇敢,主动扭着脖子,朝耶律钦手中刀刃蹭去。
“放人,放人,否则,大伙一起死!”屋檐下,喊声此起彼伏。攻击得手的沧州们勇士们,每人拎起一名不知是死是活的契丹将士,用刀压在对方的脖子上,大声威胁。
“来啊,你杀个试试,老子手里现在至少有一百名俘虏。你杀了石重贵,老子就让他们一道陪葬!”像个疯子伴,他大喊大叫,鲜血顿时喷红了郑子明半边身体。
“喀嚓!”一道闪电滑过天际,照亮他们笔直的身影。
耶律钦躲闪稍慢,顿时,刀刃上就带起了一串血珠。“阿爷!”郑子明大叫着扑向,却被萧里蔑死死挡住,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父亲又被契丹武将打晕过去,像鸡仔一样拎在了手里。
这群男儿身影,注定要留在萧萧风雨中www•hetushu.com,永远成为传说。
昏迷中,石重贵吃痛,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走,二宝,走啊,别管我。别……”
“你!”萧里蔑没想到郑子明居然连他父亲的生死也不顾了,再度扬起巴掌,对准石重贵的老脸。
他自以为补救得足够及时,却过分低估了耶律钦和萧里蔑二人的智商。话音刚落,两名契丹负责看管他的武将,已经笑逐颜开,“石延宝,哈哈,你真的敢来。你这个蠢货,比你的皇帝父亲还蠢。哈哈哈,放下兵器投降,否则,老子先杀了他!”
“住手,后退,否则,我真的下刀了!”耶律钦用刀刃朝着石重贵的喉咙比了比,大声强调。
“啪”萧里蔑又是一记耳光,将石重贵打得鼻孔冒血,“退后,否则就同归于尽。”
“对!咱们不做孬种!”陶大春和陶勇二人,也各自拖着一名俘虏入内。已经砍出豁口的刀刃上,不断有鲜血滴落。“放了石重贵,然后我们http://www•hetushu.com放了你们所有人,否则,大伙一起死!”
“噗!”又是一道血光,郑子明从身边人手里抓过第二名俘虏,切断咽喉,顺势向前一惯。
地面上,尸横满院,血流成河。
“啪!当啷啷!”断臂和短斧、宝刀同时落地,耶律钦惨叫着摔倒,萧里蔑被周信一刀逼退数步,再一刀砍掉了脑袋。
“去你娘的!”回答他的,是一声怒喝。周信拎着一名契丹十将冲进屋子,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挥刀抹断了此人的喉咙。
尚未断气的契丹俘虏手捂脖颈,摇摇晃晃向前扑去。双目之中,满是求肯。而萧里蔑,却毫不客气地侧开了身体,任由他摔倒在自己脚下,翻滚,挣扎,死不瞑目。
“你……”郑子明又惊又怒,扭头,指着周信大声怒喝,“出去,赶紧出去,没看见我阿爷在他手里么?”
“二宝?”石重贵仰起头,眼睛里满是惊愕。“不对,你不是二宝,我不认识你。也不会跟你走。你赶紧和*图*书滚,赶紧滚蛋!”
如果他们敢拒绝,对方肯定说到做到。那将意味着大伙同归于尽,他们用自己和身边所有亲信和弟兄们的命,给石重贵赔了葬。而如果他选择放人,过后,大辽国的皇帝也饶不了他,至少,也得杀他全家。
“噗!”血光飞溅,郑子明抓起一名俘虏,毫不犹豫抹断了脖子。
“放下兵器投降,我从一数到三,一……”
“他是你父亲,他是你父亲,郑子明,你自己怎么不说话!”进退两难,萧里蔑忽然急中生智,扭过头,揪着石重贵的头发,露出那张苍老的脸。
“送他上路!”郑子明随口吩咐了一句,蹲下身,从湿漉漉的地面上抱起自己的父亲。扭头冲出屋外,“走,咱们回家!”
“你,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耶律钦手捂着断臂,在地上翻滚,哀嚎。他好恨,恨自己糊涂,恨自己怕死,恨自己不该试图拿石重贵来威胁郑子明。如果他听见喊杀声时,就果断割了石重贵的脑袋,今日之战,和*图*书也许完全会是不同的结局。
“喀嚓,喀嚓,喀嚓”闪电如银蛇般乱窜,照亮耶律钦和萧里蔑二人扭曲的面孔。
“啪!”耶律钦蹲下身,狠狠给了石重贵一个耳光,“闭嘴,否则,老子先宰了你!”
“那是你阿爷,不是我的,更不是我们大家的!”仿佛丝毫不在乎郑子明的感受,周信丢下尸体,梗着脖子回应。“咱们可以跟你这你来送死,却绝不会跟着你一起做孬种!”
“这……”耶律钦和萧里蔑二人也算见多识广,却没见过如此蛮不讲理的属下。自己抓了石重贵来要挟郑子明,是由于这二人原本为父子,血脉相连。郑子明麾下的这些兵将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凭怎么为了他们的小命,就得放石重贵父子离开?
陶大春和周信要的就是这个机会,几乎在短斧飞出的同时,双双扑上。一人用钢刀劈向萧里蔑,另外一人,则直接撞进了耶律钦怀里,将其撞了个仰面朝天。
“嗖!”一把短斧,从郑子明手里飞出,正中他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