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八章 人心(四)

“中军,原地举盾!!”
见自家王爷满意,正在负责操演兵马的衙内亲军副都指挥使高行俭喊得愈发卖力。周围的传令兵们,则迅速将他的命令化作旗帜动作和鼓声,清晰地传进在场每个人的耳朵。
“杀,杀,杀!”校场上,怒吼声宛若惊涛骇浪。每一名参加校阅的将士,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唯恐自己表现差强人意,对不起齐王爷平素的供养。
“右翼,斜向前推进五十步,左旋,投掷长矛!”
“左翼,原地不动,弓箭手挽弓待发!”
“嗯!”见弟兄们个个都精神抖擞,高行周心中愈发得意。
“唔!”齐王高行周满意地手捋胡须,略微隆起的肚子上,洒满了金黄色的阳光。
“父,父王息怒。我,我只是,只是顺路去那边看看。真的,真的不是故意赖在外边不回来!”高怀德不敢还嘴,耷拉着脑袋跟在自家父亲身后,陪着笑脸解释。
论地盘,如今他高行周,稳居诸侯里的前三。论实力,即便不算已经单独开府建牙的长子高怀德,高家也不比排名第四的常家低下分毫。论人脉和资格,除了老狼符彦卿之外,更是找不到谁能跟他高行周相比。自己跟皇帝郭威亲若手足,长子跟太子相交莫逆,二女儿还嫁给了hetushu•com当朝太尉,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王殷的长子王栋,生下了嫡长外孙王雄,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要知道,大内都点检兼马步都军头李重进是郭威的亲姐姐,福庆长公主之子。跟皇帝郭威的血缘关系,比太子柴荣还要亲近数分!而枢密使王峻,素来又欣赏李重进的敦厚,将其视为弟子门生。最近这两年来太子柴荣在外边忙着治理黄河,难得回汴梁一次。李都检点,就成了出入皇宫足频繁的人。非但代替柴荣承欢于郭威膝下,还多次为国举贤,每次举荐都得到了郭威的恩准。
五千衙内亲军,在旗帜和角鼓的指挥下,不停地前进后退,左右旋转穿插。拔地而起的杀气,弥漫整个校场。
天威难测,人心更是难测。这些年,他可见惯了皇帝临时换人。就像当初石敬瑭尸骨未寒,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景延广,立刻就拥立石重贵取代了太子石崇睿。就像刘知远前脚离开汴梁,太子刘承训就被亲弟弟刘承佑亲手送上了西天。如果高家不及早做出准备,一旦有些图谋变成了事实……
后宅内的仆人和姬妾不敢上前触他的霉头,赶紧去佛堂搬来了一品诰命夫人王氏。王氏也被自家丈夫突如其来的怒气,和-图-书弄得满头雾水。硬着头皮走上前,低声劝解,“老爷,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一群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况且他结交的又是当朝太子和冠军侯,二人都是……”
“王爷,大公子回来了!”一名老将匆匆忙忙跑上观礼台,附在高行周耳畔低声汇报。
不多时,高怀德顶着满头大汗赶到。看见自家父亲完好无缺地站在观礼台上,校阅衙内亲军将士,不禁微微一愣。连忙躬身及地,大声喊道:“父王,不孝儿回来了。祝父亲身体康健,富贵绵长!”
“父王,我没有亲自动手搬沙包。”高怀德好歹也是一镇节度使,受不了父亲在如此多人面前,给自己下不来台。跺了跺脚,满脸委屈地解释。“况且,况且太子殿下都亲自……”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个屁!”高行周一肚子邪火正无处发泄,竖起眼睛,大声呵斥。见到老妻王氏那惊愕中带着委屈的面孔,心中顿时又是一软,放缓了语气,低声补充,“你以为我真生气他跑到河滩上帮太子扛沙包呢?我,我这是,这是借题发挥,借题发挥你懂不懂?这小子,这小子的确长大了,的确该有自己的一帮子朋友,太子和冠军侯,也的确人品都不错!m.hetushu.com可,可这世道,向来是谁坏,谁狠,谁心肠歹毒谁大富大贵,好人一茬接一茬都死无葬身之地啊!孩子他娘!好人可以作为朋友,却注定做不了主公,孩子他娘,我这么说,你到底听懂听不懂?”
“中军,向前二十步,前劈三次!!”
“啊……”从来没见父亲对自己如此冷淡过,高怀德愣了愣,满脸难以置信。
“游骑……”
“左翼,前插!”
“游骑……”
这是哪跟哪啊?黄河分明位于齐州之北才对?老将心里不住嘀咕,却没有勇气公开反驳高行周的话,行了个礼,匆匆而去。
“啊!”正在推算时局变化的高行周被吓了一跳,身体向后躲了躲,旋即嘴里发出一连串低低的咆哮,“直接待他来见孤就是,汇报什么汇报,多此一举!”
“太子是太子,你是你!”高行周狠狠的瞪了高怀德一眼,翻身跳上马背,扬长而去。“好好想想,你到底错在哪儿了,想不清楚,就不要回家见我!”
想到手握禁军兵马大权的亲家公王殷,高行周的脸色,就忽然闪现了一丝阴云。女儿跟女婿伉俪情深,在王家的地位极为超然。太尉亲家公王殷跟他这个齐王,也算是交往了多年的老兄弟,彼此惺惺相惜。如无意外,二十年和_图_书内,王、高两家,可以联手成为大周境内谁也不了的一方势力,坐看世间风云变幻。
然而,这念头,有意外是常态,无意外才稀奇。上个月,太尉王殷居然酒后乱了方寸,主动提出,让自家掌上明珠王柔,嫁给禁军大将,大内都点检兼马步都军头李重进做填房!这,可是一招歪棋搅乱了整个棋局!
如果李重进在王峻的支持下,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每次念及此节,高行周的心脏就会抽搐不已。
“可,可王爷先前派人,派人通知大公子时,说,说的是落马……”老将被训得鬓角冒汗,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补充。
“呀,你回来了!怎么不去河堤上搬沙包了?”高行周看都懒得看自己儿子一眼,拔腿就朝观礼台下走去,一边走,即便继续数落,“既然你那么喜欢搬沙包,就住到黄河大堤上好了。刚好,把你弟弟换回来。免得老夫空有两个儿子,却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动手。病了,痛了,连个送药的人都找不到!”
一旦入选亲军,无论兵将,皆拿双饷。逢年过节,还另有一份猪肉和米粮作为犒赏。家里遇到红白之事,根本不用张嘴,王府的管事,自然会派遣小厮带着钱款上门帮忙。所以,每一名亲军,都从入营那天起,就已经将性命不和图书再当成自己的。只要王爷一声令下,刀山火海,也绝不旋踵。
“右翼,后退十步,结阵!”
高行周却不想给自家儿子更多解释机会,快马加鞭,一路冲回了府邸。将坐骑朝亲卫手里一丢,又大步流星返回了后宅,脱头盔,去罩袍,解铠甲,将全身上下的零碎,丢得满地都是。
“老子,老子恢复得快,不行吗?”高行周脸色一红,怒吼声顿时愈发响亮,“你不用管这事,去把他给老子叫过来。难道,难道老子不病,他就可以学那大禹治水,三国家门而不入了么?”
“对,天黑还早着呢。你还可以搬个过瘾!”高行周今天根本就没打算跟儿子讲理,扭过头,指着对方鼻子呵斥,“你看看你,哪里像个手握重兵的节度使?平素处处唯他人马首是瞻不说,还,还低三下四跑去河堤上玩泥巴!咱们高家,咱们高家究竟是祖坟哪里风水不对了,居然生出你这个分不清高低贵贱的混账东西?”
这五千身披重甲,手持利器的精锐,是他安身立命的资本。也是确保高家荣华富贵长盛不衰的坚实后盾。想当年,泽潞节度使常思凭着五百弟兄,就能横扫半个河东。如今,他高行周麾下的精锐是常思当年的十倍,哪怕这天下再度风云变色,谁又敢硬逼着他屈膝弯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