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八章 人心(八)

可我究竟哪里做得不好?望着年近六十,却依旧虎视鹰盼的父亲,符昭序心里一阵阵发寒。
虽然是招待女婿的家宴,但因为有郑子明、潘美等领兵大将在场,女眷照例是不能出来露面的。而负责帮忙张罗宴席的长子符昭序又是个毛糙性子,没等正餐前的水果摆放整齐,就已经进进出出跑了好几圈儿。
棣州城中央偏北,魏王府。
说罢,也不待对方回应,从铺着虎皮的胡床上走下来,先倒背着手在屋子里踱了半圈儿,随即,又朝着符昭序吼道:“还在这里傻站着做什么?去后宅,给你妹妹带个口信。等会儿,让她找机会把宗训带出来,认一认他的几位叔叔!”
“你果然是不服!过去的事情,老夫就不说了!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考考你吧,刚才老夫让你去给你妹妹送信,你为何不去?”知道自己长子是个什么脾性,符老狼继续笑着摇头。
父亲不想让自己继承这个家,自己当年就已经顺从把少族长的位置交了出去,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m.hetushu.com说!父亲觉得自己没本事,志大才疏,可在节度使位置上这三年来,自己一边组织人手屯田垦荒,一边打击那些跟幽州暗通款曲的堡主寨主,已经令治地焕然一新。父亲觉得自己不懂得把握机会,广结善缘,可自己跟柴荣、郑子明、赵匡胤、高怀德等人都相交莫逆……
“那你弟弟为何去后宅了?”早就知道答案会是如此,符老狼丝毫不觉得意外。撇撇嘴,笑着继续追问。
符彦卿哪还不知道自己这两个儿子都在想什么,恨铁不成钢的指了指符昭序,摇头而叹“你呀,你……,要是有你弟弟一半聪明,老夫也不至于如此劳心劳力,唉!朽木,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亏得郑子明能看上你!”
话说得毕恭毕敬,却是僵硬冰冷,透着如假包换的疏远之意。符彦卿闻听,心里顿时就是一疼。随即,咧开嘴,苦笑着摇头,“呵呵,做了三年节度使,别的没学会,倒学会绕着弯子说话了!不错,不错,你当年要有现和*图*书在的三分本事,为父也不至于让你关起门来苦读。”
“不敢,父王,孩儿不敢!”符昭序的鼻子顿时一酸,勉强笑了笑,拱起手来回应,“父王向来高瞻远瞩,无论做什么,肯定都有道理。只是,只是孩儿愚钝,总是让您老失望!”
“哦,来得倒是快!”符彦卿笑了笑,微微点头。旋即,大声向门口的亲兵吩咐,“贵由,去,命人敞开正门,铺上红毡,准备迎接太子。”
里里外外,被鲸油灯照得亮如白昼。仆人、丫鬟们,匆匆匆匆忙忙往来于厨房和大堂之间,将装在盘子内的各色瓜果,流水般往上矮几上摆。
从小,他好像就不受待见。数年前甚至被父亲直接剥夺了家族的继承权,关在屋子里闭门读书。好在后来遇到了太子柴荣和七镇节度使郑子明,才终于能有机会吐了口气。本以为自己都当上节度使了,还接连两年得到了皇帝陛下的嘉奖,多少能够让父亲满意些。谁料,这次回来探亲,依旧是从父亲嘴里听不http://m.hetushu.com到半句表扬或者鼓励的话,动辄就被数落个灰头土脸!
“阿爷,我,我这不是……”符昭序被训得面皮发红,赶紧停住脚步,擦着汗解释,“我这不是怕出差错么?妹夫和郑子明每天在河堤上摸爬滚打,难得吃上一顿安生饭。万一……”
“唉!这就是你们俩的区别。老夫还有一句话,让赢儿找机会带着宗训出来,拜见他的几位叔叔。”符老狼叹了口气,上上下下打量自家长子,再度轻轻摇头,“你没听见,或者听见了,却没走心。而你弟,却立刻明白了为父的意思!”
“世子,世子年龄还小,跟太子和冠军侯也不熟!”反正自己已经这样了,符昭序索性继续实话实说。
说完,哧溜一下,如闪电般冲向了后院!
“噢!”符昭序低低的回应了一声,却不想动身。给妹妹带口信,随便一个仆人或者丫鬟就能做,犯不着由他这个节度使去。而太子柴荣和对自己由举荐之恩的郑子明马上就到家门口儿,他不去迎接,就实在有些失http://m•hetushu•com礼了。
“父王做事,肯定都是有道理的!”符昭序鼻孔里,酸得愈发厉害,又拱了拱手,强笑着回应。
“孩儿,孩儿跟太子殿下,跟冠军侯,都有袍泽之谊。他们,他们难得来父王的府上一次,孩儿,孩儿不出去迎接,就太失礼了!”符昭序的回答很坦诚,丝毫不做任何掩饰。
还没等他想好该怎么把自己的想法禀告给父亲听,站在门口世子的符昭信已经雀跃着举起了手臂,口中叫道:“阿爷,我去,我去和姐姐说,这事儿不用劳烦哥哥。”
正百思不解间,耳畔忽然传来了父亲符彦卿的声音,“你觉得很委屈,是不是?觉得我待你就不像亲生父亲,而你弟弟,才是我的嫡亲长子?”
正中央的主位上,大周魏王符彦卿危襟正坐。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望着周围,就像一头年迈的狼王,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比起至今还在父亲羽翼下的世子弟弟,自己究竟哪点差了,怎地就这么不受待见?
“这……”符昭序被训得满头雾水,抬起头,可怜巴巴地www.hetushu.com看着自家父亲,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噢,是,父王!”符昭序愈发感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苦着脸答应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跟在了父亲身后。
“阿爷,阿爷,到了,姐夫和郑将军马上就到了!”一句话没等说完,大堂外,已经传来魏王府世子符昭信的声音,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我安排在城门口的家将刚才送回信来,姐夫,姐夫他们已经进城了,正在安顿护卫。大约,大约半炷香的功夫,就能到家!”
见他满脸委屈模样,符彦卿的心里愈发失望,摇摇头,干脆拔腿走出了大堂正门。“好好做你的节度使吧!有些事情,你不懂也好。懂了,反而招灾惹祸!”
“这是魏王府,不是边塞!”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符彦卿的鼻子差点没被气歪。猛地又拍了下桌案,大声呵斥,“从里到外,都是世代追随咱们符家的老人……”
符彦卿被他晃的头晕,忍不住用力拍了下桌案,大声呵斥,“坐下来,竖子,你什么时候能有些人样?好歹你也是一镇节度,慌慌张张成何体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