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八章 人心(九)

“折杀了,折杀了。太子殿下快请,冠军侯快请!”符彦卿立刻换了另外一幅面孔,兴高采烈地上前相迎。“来人,奏乐,请太子殿下移驾寒舍!”
虽然是翁婿至亲,太子驾临诸侯府邸,也少不了必要的若干礼节。因此足足折腾了大半个时辰,宾主双方才含笑落座。
符彦卿先举起酒盏,代表整个家族向太子和皇帝致意。柴荣随即起身答谢,代表郭威和朝廷,向符家父子表示慰问,于是乎,又是一番谁都觉得累,却谁都无法逃避的繁文缛节,直到把双方都折腾得腰酸背痛,方才“表演”结束,进入正式吃喝时间。
“我知道你已经不在乎家主之位!”听儿子解释的急切,符彦卿也迅速意识到自己今天的态度有些过分。又叹了口气,幽幽地补充,“唉!为父也是,好好的,何必让你不痛快呢!你能在外边打下一番自己的基业,为父高兴还来不及。将来你们兄弟俩,一个在外边开枝散叶,一个在旧宅里守成持家,五代之内,咱们符家,倒也不愁荣华富贵!唉,罢了,不说了,太子的车驾快到了。咱们爷俩都松口气,准备迎驾!”
“父王,您,您别生气。我,我早已经也无意家主之位!”见自家老父的眼睛里头,忽然涌起了泪光。符昭序心里一酸,满肚子怨气顿时随风而去。
“二娘,自家人不必如此客气。如果我在乎什么称呼,就不会亲自来过来了!”符赢退开半步m.hetushu•com,先向李氏蹲了下身,然后笑着抗议。
“这……”没想到一件看似再普通不过的小事儿,背后竟然隐藏着如此多的玄机。符昭序顿时听了个目瞪口呆。然而,在内心深处,却依旧有个极低的声音在不服气地嚷嚷,‘用得着么?一家人什么话不能直接说?况且宗训说不定将来跟我一样,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受他父亲待见……’
“呵呵,不是看望老夫,是担心老夫以酒盖脸,继续装聋作哑吧!”符彦卿咧嘴一笑,无奈地摇头,“都说女生外向,果真如此。你居然连太子殿下明早起来这么半晚上时间,都等待不得?说罢,你希望,或者太子殿下希望老夫怎么做,先说出来。老夫也好仔细斟酌一番,不至于让你们夫妻俩两手空空而归!”
“不服气是不是?你难道还以为,老夫不知道这两年在任上那些政绩,是怎么来的么?”知道自家长子是个什么模样,符老狼叹息着撇嘴,“一年四季,什么时候该干什么,差不多郑子明都已经替你写在纸了,你只需要照着做就行,根本不用自己去想。遇到突发事件,也有赵匡胤和高怀德帮你出谋划策,无须你劳心劳力。这种便宜节度使,给根骨头狗都未必比你干得差,你还有什么好沾沾自喜的?”
续弦夫人李氏担心他着凉,赶紧带着丫鬟,小心翼翼地给他脱去鞋袜,抹干净手脚,然后盖上一床锦被。正打算www.hetushu•com命人将卧房内的鲸蜡吹灭,自己也多少眯上一会儿,门外却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响,紧跟着,符赢的声音就透过窗子传了进来,“二娘,阿爷睡了么?”
符家早就专门腾出了一处院子,供太子及太子府的侍卫居住。郑子明也被安排在了太子的临时行辕附近,随时可以过去听候柴荣的差遣,或者在必要之时,杀过去提供支援。其他人等,如潘美、陶大春、李顺、郭智,则又单独开了一处院落,与郑子明的院子只隔着一堵矮墙,只要听见风吹草动,立刻能翻过去汇合。
“多谢二娘了,那,那我就明日一早,再过来给父王请安!”符赢莞尔一笑,转身准备离去。
“我要的是你妹妹带着宗训,在老夫的见证下,出来拜见冠军侯!”见符昭序依旧是一幅朽木难雕的模样,符彦卿真恨不得冲着儿子的脑袋踹上几脚,好让他重新开一次窍。“郑子明年方弱冠,就已经是冠军侯,七镇节度使。将来如果太子做了皇帝,他的位置怎么可能低得了?而既然是皇帝,就不可能只娶你妹妹一个。万一太子再和别人生下孩子,宗训的地位该如何保障?还不赶紧趁着现在,你妹妹跟太子夫妻之情正笃,老夫依旧能有几分薄面的时候,给他找个合适靠山?如果能郑子明答应多看顾宗训几眼,或者干脆收了宗训做弟子,将来即便你们几个做舅舅的不争气,天下谁又能和图书欺负得了老夫的外孙?”
“不仗着我老人家余荫?呵呵,说得好!不仰仗我老人家余荫,太子和郑子明会看上你?”符彦卿丝毫不顾及儿子的感受,继续大声冷笑,“好吧,即便人家看上你了。看上你老实听话,忠诚可靠,还特别地知恩图报。可就你这幅直心肠,将来能从地方升入中枢?你啊,休怪为父当年心狠,让你弟弟替下了你。以你性情和本事,遇到个开拓进取的明主,也许还能建立一番功业。如果在乱世当中守成,恐怕,恐怕咱们符家,又要重演当年差一点儿被灭门之祸!”
毕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符彦卿的精神头,远不如客人们健旺。强撑着将柴荣和郑子明等晚辈送出大堂之后,便一头扎进了卧房中,趴在床榻上,开始打起了呼噜。
转眼酒过三巡,符赢抱着柴荣未满半岁的儿子,出来拜见三叔和诸位叔伯。众人免不了,起身作答,将祝福话成车成车的往外抛。好不容易哄走了符赢和孩子,魏王世子符昭信,又带着几个弟弟,各自端着酒杯,上前跟众人挨个见礼。
自己是特地回来探望老父和弟弟、妹妹们的,不是来翻旧账的!自己已经有了自己的地盘,有了自己的兵马,有了一大票可以并肩而战的朋友,又何必盯着老父辛苦积攒了半辈子的这点基业?算了,随他去吧,父亲老了,让他说上几句,反正也少不了一块肉。
话音刚落,果然,远处就传来了一通hetushu.com锣鼓声。无数个鲸蜡灯笼高高地挑起,将魏王府前面的街道,照得亮如白昼。紧跟着,太子柴荣和冠军侯郑子明二人联袂而至,远远地就跳下坐骑,相继给符彦卿施礼,“小婿郭荣,拜见岳父。”
“魏王在上,末将郑子明这厢有礼了!”
“阿爷,您,您说什么呢?”被自家父亲调侃得脸色微红,符赢跺了下脚,低声嗔怪。随即,却一点儿都不客气,绕开满肚子不情愿的李氏,长驱直入,“太子今晚受众人敬了那么多酒,回去之后就睡下了。是女儿自己心里觉得不踏实,怕您老也喝多了,所以才特地过来看看!”
早已准备好的王府乐器班子,吹响各色笙箫。魏王府的正门四敞大开。八名身穿金甲的卫士,手持仪仗,头前领路。符彦卿和符昭序父子,一个搀扶着太子柴荣的胳膊,一个拉着郑子明的手,踩着松软的红色地毡,缓缓走入府内。
“已经睡下了,娘娘找他有事么?”李氏出身于普通人家,对符赢这位从小就聪慧过人的太子妃,不敢有任何怠慢。翻身跳下床,踢着丝履亲自迎到门口。
结果,一顿饭,吃得比扛着沙包修河堤还要累。好不容易熬到结束,宾主双方,都变得精疲力竭。
“没走心?”符昭序皱起眉头,委屈和不解写了满脸。
“父王!”被符彦卿的比喻,气得两眼发红。符昭序忍无可忍,大声抗议,“孩儿,孩儿在你眼里就如此不堪?孩儿,孩儿能有今天,也和-图-书是战场上一刀一枪换回来的,可不是仗着你老人家余荫!”
说起灭门之祸,他忍不住就又想起了自己大哥符彦超和二哥符彦饶。两个哥哥,都像符昭序一样直心肠,两个哥哥,都像符昭序一样知恩图报,待人诚信有加。但两个哥哥,下场都是死无葬身之地。只有自己这个胆子最小,凡事不想五遍不去做的老三,侥幸活了下来,侥幸活成了整个家族的顶梁柱。
不就是没去知会妹妹,找机会带孩子出来拜见郑子明等人么?这跟走心不走心有什么关系?郑子明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宗训?当年妹妹跟柴荣成亲之后迟迟怀不上孩子,还是吃了郑子明所开的汤药之后,才终于有的喜讯。两家关系都亲近到如此地步了,还在乎那么多繁文缛节作甚?
没等她的脚步开始挪动,先前睡得如块石头般的符彦卿,忽然翻身坐起。“谁在外面,是小鹰子么?进来,赶紧进来,秋天了,当心外边露水重。我估计着,你即便今天不过来找老夫,明天白天一大早也会过来了。怎么,太子殿下又跟郑子明厮混去了,没理你个孩子他娘?”
即便按照王府的规矩,女儿半夜入后宅拜见父母,也需要提前通报一声。但这个规矩,向来对符赢无效。所以,李氏也不敢计较什么,立刻还了个万福,笑着解释道:“今天的酒,喝得可能有些急。你父王进屋之后,跟任何人都没说话,就直接睡下了。鞋袜都是我给他偷偷换的,生怕把他给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