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22章 顺手牵羊

“这啥玩意?”刚从兜里掏出根烟想压压惊,洪涛突然发现自己脚边上有个黑乎乎的东西,用脚踢了踢,不像是衣服,还挺重,于是叼着烟蹲下身,伸手把那个东西拿了起来。
但洪涛不后悔,古人不是云了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自己就很满足了,一个飞贼换了十万美元,好像不太亏啊。如果一年能有七八个这样的飞贼出现,自己还上个屁的班啊,干脆转行去专业抓贼得了,年薪百十万美元!
江竹意一路小跑去夹道北面的车里拿报话机了,她要第一时间通知附近蹲守和巡逻的警力来协助。洪涛则扶着墙一步一步蹭到了飞贼附近,打算忏悔一下自己的罪行,再安慰鼓励一下他。至于他听得见听不见就另说了,最好别听见,这番话不是给他听的,而是在安慰自己。
当下,洪涛数了十沓子钞票塞到了自己的红塑料桶里,上面用破布一盖完事儿,那个布袋子依旧扣好放在墙角,自己则继续坐在三轮车上一边抽烟一边揉腿。布袋子里还剩了五六沓子钞票,不是不想全拿走,而是塑料桶装不下了,m.hetushu.com里面还有一张撒网。原本是多半桶东西现在也不能显得太多,江竹意有的时候观察能力很强,一切还是小心点好,贪心不能太重,很多事儿都是坏在贪这个字儿上。
“我的电台呢!?”剩下的事儿就简单了,江竹意只用了两秒钟就把手铐烤好,然后开始满身的摸。
就算落到一个最坏的结果,失主和贼都明白无误的确认这笔钱的存在,那也没法找,总不能无缘无故因为一个贼的口述就去怀疑抓捕他的警察吧,连正式的质询都不会有,否则以后谁还去抓贼啊。找不到江竹意头上,那就找不到自己头上,因为自己在这件案子里是根本不存在的人。
只要这三个极其落到罪名前面,这个人的结果就是吃花生米,还得是从重从快,连缓刑都不太可能。他被啪的一声,这笔钱就从世界上消失了,标准的死无对证。
“兄弟,别恨我,我这也是形势所迫。再说了,我这也是救你啊,别看这个丫头下手没轻没重,那也比直接吃枪子儿强不是,好歹你还能活着,好死不如赖活着http://m.hetushu.com嘛。但凡没把你崩了,过个十年八年再出来,你还是一条好汉,接着折腾他们丫挺的,别手软,倒时候哥们给你去庙里上香祈福!”
“……你自己能看住他吗?”此时的江竹意已经和几分钟之前那个浑身瘫软的女人完全判若两人了,浑身都是战意,一双眼睛在黑夜里都发着绿光,看得洪涛直想躲,这尼玛就是疯子啊!
为啥还带着一张撒网出来呢?这也是洪涛伏击计划中的一部分。原本自己是这么设计的,先用弹弓把飞贼打下来,不管他失去没失去抵抗能力,兜头就是一渔网,基本也就没啥蹦头了。
不过这一脚的过程他全看到了,还有后面的衔接动作也都看到了。江竹意还没等那个飞贼完全倒在墙根下,第二脚就已经跟了上去,重重的踢在了对方肋骨上。再然后就是一个标准的横锁,两条腿夹住了对方的胳膊,拧腰、旋转、下蹲。只要是人类的胳膊,谁也禁不住这样的折磨,关节会被生生掰断。不过那个飞贼愣是一声没吭,洪涛没有挑起大拇指赞一声汉子,而是觉得http://www.hetushu.com牙根儿直痒痒。这哥们估计已经被第二脚生生踢断了肋骨,疼晕过去了,不是不想喊,而是不能喊了。
别小看渔网的威力,只要被罩上,短时间内很难解开,束手束脚是肯定的。这玩意不是洪涛想象出来的,而是经过很多次实战演练总结出来的。它只要挂到你身上的任何一处,你就慢慢摘吧,还别急着拽,手指头勒断了你也拽不断它。
“这尼玛就叫不义之财吧?要是再被没收上去,放到国库里还得勾引着别人犯罪啊!不成,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还是哥们替你们化解了这份罪孽吧……罪过啊!罪过!”只费了不到一秒钟时间,洪涛就说服了自己,这个钱必须拿,拿了没毛病,不拿就是犯罪。
至于说这笔赃物会不会给自己和江竹意招来麻烦,洪涛觉得可能性非常非常低,基本趋近于零。首先这笔钱很可能是没数的,为啥这么说呢,因为这个飞贼基本不会在盗窃现场一笔一笔的去数,他只是一股脑的往包里装,这是人之常情。另外这笔钱很可能也不会得到失主的确认,别忘了,失主可不是和_图_书普通人,公安局没法直接去质询丢了什么,只能听人家说丢了什么那就是丢了什么。少了的赶紧去找,多出来的也不敢乱说,这叫规矩。否则会因为这点事儿不知不觉的得罪很多得罪不起的人,那你这个职位就算做到头了。
“车上呢……给你电池……”洪涛的腿这时候刚刚有了点知觉,正呲牙咧嘴的从三轮车上往下蹭,听到江竹意的问题,从裤兜里掏出电池同车钥匙一起扔了过去。
这个宅子里住的是官员啊,他们家里哪儿来的这么多外币?还不存在银行里,这不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嘛。再看那些珠宝首饰,哪一件儿也不是次货,拿出一个来就够普通家庭吃喝半辈子的了。自己不把这个包全拿走就已经很不正义了,哪儿能再让这些罪恶之源去坑害其他人呢。
“我操!完了、这哥们胳膊完了!真狠啊……”这一脚不是洪涛踢的,他此时还在车棚里坐着呢。不是他胆小不敢冲出去,而是坐的时间太长、上面还压着一百多斤重量,两条腿都失去了知觉,麻了……
最终结果就只能由这个贼来承担了,不管他如何说,这笔钱也得算hetushu.com在他脑袋上。而且洪涛此时已经不把他当活人了,这么多赃物,还是连续入室盗窃,打个数额极其巨大、影响极其广泛、性质极其恶劣的前缀完全够格儿了。
“我操……不会吧,哥们你没少划拉啊……你这是把国家的外汇储备全兜了底啦?”拿在手里的东西是个黑布袋子,看模样应该是自制的,一米多长一扎多宽,估计是这个飞贼系在腰间装赃物用的。布袋上没有拉链只有扣子,解开两粒借着烟头的光亮向里一看!好嘛,一沓一沓的绿色纸币排了一溜,全是大面值的,看样子得有几十万,美元啊!另外就是一些珠宝首饰,塞满了整个布袋子。
“小脚老太太都能看住他,你去吧,我腿麻了,活动活动就好,没事儿……”地上那位和死猪一样,又被拷了个背拷,估计身上好几处的骨头都断了,洪涛觉得自己没啥危险,冲江竹意挥了挥手,然后又把车钥匙扔了过去。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和江竹意在三轮车棚里有了这么一段亲密接触,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腿居然被她给坐麻了,于是在美女面前智取歹徒的戏码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