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2章 未来丈母娘驾到!

这样的生活洪涛绝对过不了,他还是习惯两个人相对独立,各自有各自的工作、朋友、社交圈子。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可以好成一个人,不在一起的时候个人过个人的生活,个人去追求个人的理想,可以有交集,但别掺合在一起。如果把两个人的生活全搅合到一起,弄成一锅粥,洪涛觉得自己宁可一个人单身,也不要这样的日子。娶媳妇不是娶一个监管机构,失去了独立的人,何谈两个人通力合作啊。
洪涛不喜欢那种非常粘人的女孩子,每天必须通电话、上下班要接、你出去会个朋友她也得跟着,或者回来就得写份儿交代材料,把见谁了、说什么了、什么时候去的、什么时候回来的、路上堵车了没都讲清楚。
“这件衣服是小江的吧?”小片都藏起来了,但卫生间里挂着的两件女式内衣还是被江干妈看见了。
于是热恋中的小两口就只能暂时分别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不见面了,唯一的联系就是电话,而且江竹意还没法给洪涛打,卫星站上的电话需要转总机,不允许外人的电话进入。传呼机更是不太好用,卫星站的信号干扰太强,有的地方传呼机有信号,有的地方干脆就被屏蔽了,能不能呼到人全看命。
“我听小江说这个院子都是你家自己的,你父母也过世了是吧?”面对谦恭有加、态度恭顺的洪涛,江竹意的干妈丝毫没客气,http://www.hetushu.com挺胸抬头迈着大步就进了院子,进屋之前还在院子当中站定,四方巡视了一下,依旧是那种不卑不亢、不急不缓的口吻。好像她不是来看未来女婿的,而是在勘察案发现场,先询问询问现场环境。
“没有以后了……好了,坐下说吧。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不同意你们之间的交往。理由呢也很简单,你们不合适。小江是警察世家,她的未来是做好一名警察,这也是她父母和我的期望。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就不多说了,如果你们继续交往下去,对她的未来没有任何好处。如果你真的对她好,就应该离开她,让她能沿着正确的道路走下去。”江干妈转了一圈,没再发现什么异常,这才又走回沙发上坐下,平静的说出了她此行的来意,非常干脆,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欢迎、欢迎,随便看。我一个人住,不太收拾,让您见笑了。这边是厨房……这边是我的工作室,平时我喜欢自己捣鼓点破烂玩……这边是卧室……南边的房子是储藏室,其它房子都有些破败了,没人住,空着呢。”未来丈母娘要巡视自己家,那必须全程导游加讲解,哪儿有自己坐下吃饭的理。好在这次书架上那些爱情动作片都被自己收起来了,不怕看。
“你坐吧,别紧张,我今天来是以小江家长身份来的,我不是警察,hetushu•com你也不是被询问对象。”一进屋,干妈同志没等洪涛让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中间,然后把手里的书包往茶几上一放,还打开了多半圈拉链,这才定下了谈话的基调。不过在洪涛眼里,她怎么看怎么像是要给自己做笔录,就差从包里拿出纸笔了。
她的穿着打扮很普通,但看着就那么利落、精干,手里还拿着一个化纤面料的黑色书包。这玩意让洪涛心里一哆嗦,它是公安系统内部发的,经常外出办案的警察很多都拿这种包。而这位女人的身份洪涛也大概猜到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人家找上门来了,情况不妙!
“那是、那是……您看我刚到家不久,开水还没来得及做,要不您先坐会儿,我做点水给您泡杯茶去……”洪涛肯定不能往她身边做,三人沙发她占了中间,显然也不打算让自己坐在两边了,那就剩下对面的椅子了,这尼玛怎么还像是审讯啊!
恋爱的日子很甜蜜,江竹意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洪涛就像一只偷鸡得手的狐狸,两个人每次见面都快快乐乐的,只要有闲暇就会手拉手的一起出去吃饭、一起去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去前海冰场滑冰、一起用洪涛那台电脑打游戏。赶上江竹意休息的日子,还会一起躲在洪涛家的小院里,一起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然后不分白天黑夜的过着没羞没臊的小和-图-书生活。
“……黄阿姨,您里面请,我和江竹意的事儿您都知道啦。按说是该我亲自上门去拜访您的,哪儿有让长辈亲自来看我的。这不是节前工作太忙就给耽误了,我今天下午才刚到家,真是抱歉,您多包涵……”果然,自己没猜错,这个女人就是江竹意的干妈、十三处里有名的女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是,我们以后注意……”现在谁是教唆者、谁是受害者已经不重要了,洪涛也没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和未来丈母娘起争执。江干妈说得也有道理,自己确实是主动一方,江竹意在这方面也确实比较单纯。
“我就是洪涛,您是……”开门一看,是位中年妇女,肤色不白,面容消瘦且严肃,尤其那两只眼,随便撇一下就有种被激光透视的滋味。
洪涛倒没有抱着电话熬粥的习惯,正相反,他非常不喜欢在电话里谈情说爱,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就挂。江竹意在这方面也挺随他的,也不是个腻腻歪歪的女孩子,不见面就不见面吧,能理解,这让洪涛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不用,我已经吃过了,本来以为你也吃了,没想到你吃饭比较晚。这样,你先吃,我随便看看可以吗?”江干妈抬手看了看手表,对洪涛的作息时间提出了隐晦的批评,这都晚上七点多了,大部分人家的晚饭应该已经吃完了。
“我叫黄健,是江竹意的干妈,和_图_书你应该不太意外吧?”女人的回答非常干脆,气场十足,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洪涛的脸,准确的说是死盯着洪涛的眼睛。
“不用了,我不会待太久,说几句话就走,你也不用张罗。看样子你还没吃晚饭,这都是你自己做的?”江干妈还是没有啥情绪变化,只是低头仔细看了看茶几上的两盘菜,好像对洪涛的厨艺挺算满意。
“你们俩刚交往了二三个月,这么做合适吗?小江比较单纯,但你应该懂吧?”果然,江干妈的脸上又增加了一层冰霜,虽然没有立马发作,但这个话说得已经很不客气了,一句话就把洪涛放到了教唆者的位置上,江竹意则成了受害者。
孟津、管所、蒋所包括胡片儿警和她站在一起,不用仔细分辨,就能感觉到两种不同的气质。她就像一把出鞘了一半的利刃,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笑一颦都带着煞气。当然了,自始至终人家也没笑过,全是洪涛在笑,腰都快完成九十度了,就差山呼老佛爷驾到什么的。未来的丈母娘啊,比老佛爷也差不到哪儿去。
“哦,对了,您还没吃晚饭吧?我这手艺就是自己凑合吃,正好胡同口的饭馆还开着门,我去端几盘菜回来,边吃边聊吧。”终于算是找到话题可说了,未来丈母娘头一次来,没热水沏茶可以,总不能再饿着肚子。自己炒的菜自己知道,有点咸,外人很难适应,还是叫外卖比较保险和-图-书
“是吧……”洪涛觉得自己太大意了,哪怕让江干妈看见那些小片也比看到这两件内衣强啊。这位未来丈母娘是啥性格自己还不知道,但只要一看她模样就是个很老派的人。这种人最讨厌婚前性行为,在她们眼里,这已经不是道德问题了,应该是犯罪。
转眼新一年的春节就到了,江竹意和洪涛的见面次数反倒少了起来,她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她是越到节假日越忙,洪涛的工作到不是很忙,可他是替班小王子啊,在春节这个一年最隆重的节日里,凡是求到自己的同事,谁不得给点面子呢。所以小年刚过,他的日程就已经排到初七了,满满当当的,比公司老总还忙。
“洪涛家是住这里吧?”门外回答的是个女声,听上去还不太年轻,很陌生,但口气又有点熟悉。
“谁啊!”初七下午,洪涛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家,看着街道上三三两两的人群和鞭炮碎屑,感觉自己就像来自外星一样。还是自己家小院里清静温馨,可是刚把晚饭弄熟,第一口饭还没送到嘴边,院子里的电铃就又响起来了。江竹意今天值班,肯定不会偷偷跑过来和自己幽会,这个女人原则性很强,事业心也很重。
“对对对,目前家里就我一个人……”洪涛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位女警官的情绪和来意,也就谈不上投其所好了,现在说了不如不说,在没有摸清对方目的之前,最好少暴露自己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