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09章 不躲了!

“你丫挺的白混这么多年了,放办公室里那叫有预谋的持械懂不懂?随手拿个衣服架上的棍子,就不算有预谋。万一谁下手重把人打坏了,也不算持械故意伤害,顶多算误伤。前者能崩了你,后者就进去蹲几年,哪个合算?”
洪涛一扬手,费林立马双手捂头护住了发型,但这次洪涛没打脑袋,而是照着他的大肚子上来了一拳,还挺重,不打疼点记不住啊。
“别打头、发型都乱了,十块钱吹的呢!”现在的费林也知道美丑了,脸长成那样改不了,但头发可以勤收拾收拾。
“你不是说不和以前的人联系了嘛,就不怕他知道了又和你闹别扭?”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孙丽丽和谁都能耍二百五,唯独和张媛媛厉害不起来。腿上挨了一飞鞋,半个不字也没敢说,乖乖的从包里把电话本掏了出来,连同手机一起递了过来。
可对于洪涛的第二个命令费林就有点弄不懂了,挂衣服的方式多了,随便找一个都比锹把美观实用,老大这个设计真是太没创意了。
事情差不多都安排好了,小舅舅和郑舅舅是自己的后手。来吧,让爷们看看你们周家两兄弟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此时洪涛倒希望他们真的来,否则自己就白布置了。
“这次是他允许的,你说他这是要干嘛,还要录音拍照,连一直卡的死死的规定都不顾了,是不是出什么大事儿了?和-图-书”张媛媛翻着电话本,一边拨号一边提出了心中的疑虑。
“你问我不如去问他,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他那个贼心眼想什么我哪儿知道?”孙丽丽撇了撇嘴,对她闺蜜这种遇到洪涛就降智商的举动很不齿。
“那我就不走,让保罗留在中国。凭什么非得我嫁过去,就不能他入赘一次!”孙丽丽也不想走,可她又舍不得保罗,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真心不嫌弃自己、还愿意娶自己男人,机会难得啊。
“我看这个洪扒皮的皮肉又痒痒了,整天自己不干正事儿,还敢随便发号施令了。你就是对他太好、太纵容了,男人都是贱骨头,一天不骂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要去你去,我不去!”
“但你和他们说清楚,就算真打起来,只要对方没亮刀子,下手就给我轻着点,目的是把人赶出去,不是打趴下。这番话我和你没说过,你自己明白就成,和谁也别说。打起来的时候你和唐晶别冲在前面,懂不懂?”
“你真以为那个是衣架啊?这些日子咱们可能会有麻烦,具体是什么麻烦我也不清楚,不过有备无患。真要是有什么事儿,你总不能带着哥几个赤手空拳的上去吧?这个衣架就是你们的武器。到时候把这些棍子拔下来就是武器,明白了不?”
“谁来的电话?”看到张媛媛拿着电话发愣,正在查账的孙丽丽挑起眼皮。闺蜜这种和_图_书表情很少见,能让她失神的事儿不多。
原因洪涛不用问就知道,他也发春了。网吧里经常来一些姑娘,除了唐晶那种缺心眼的货色,但凡是个年轻男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注意下仪表。倒不是指望人家能看上自己,而是一种本能反应,当然了,能看上更好。
“就他妈你聪明!就他妈你知道美丑!”对于费林提出的质疑,洪涛的回答就是照着他脑袋上来两巴掌,打一下还得骂一句。
“你发现了没有,这半年多时间他好像变了,我也说不清哪儿变了,反正就是觉得他比以前深沉了很多,有时候我看着他的眼睛直发冷,他一瞪眼我就心虚。”第一个电话没拨通,张媛媛又开始翻电话本,可是翻着翻着手就停了,若有所思的提出了心里的另一个疑问。
对于孙丽丽和保罗的关系,原本张媛媛是坚决反对的,可架不住洪涛天天给她灌输那套歪理,不想听也躲不开。慢慢的她也就认了,觉得丽丽能有个安稳归宿也是好事儿,到底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就不强求了。
把老兄弟们招呼回来,一边上班一边还能混在一起,又能找回当年呼朋唤友的感觉了,还能让兄弟们都有正事儿可干,必须支持。
“唉,你算被他吃死了,最终会不会变成杜十娘难说啊。对了,保罗说他想带我回德国结婚,以后就住在德国了,我也拿不定主意到底答应不m•hetushu.com答应呢。你说要是到了德国,人生地不熟的,说话都听不懂,我会不会也变成杜十娘?”张媛媛为了男人发愁,孙丽丽也一个德性,她给不出好的解决办法,别说帮着张媛媛了,自己还一脑门子官司呢。
张媛媛和孙丽丽抱着电话打个不停,洪涛也没闲着,他回到网吧又把费林叫了出来,让他再去找十个靠谱的兄弟加入代练队伍。不管现在需要不需要这么多人,先在网吧里培训,说是以后有安排。
“那、那就放办公室里呗,拿着还方便!”打架对于费林来讲和吃饭差不多,没什么可质疑的。但这个衣架的功能他还是不太理解,棍子就是棍子,干嘛非弄成衣架呢?
可是一听丽丽说真要远走德国,她还是很不舍。她们俩可以算互相扶持、依靠的伙伴,而且是唯一。在一起的时候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可以两个人商量着办,压力小很多,一分开就真是孤家寡人了。
“一根破棍子还这么多讲究?”费林一直手护着发型,一只手捂着肚子,注意力却全在衣架的妙用上。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么有意思的布置,合算屋里放一根棍子就是凶器,随手抄一根棍子就罪减一等,真尼玛奇妙啊。
孙丽丽自打有了保罗这个男朋友之后脾气好多了,也知道稍微保持一下自己的形象,轻易不再龇牙咧嘴的骂人。可私下里她还是那个货色,尤其是在www.hetushu.com洪涛的问题上,她不骂两句就不会说话。
“唉,当混子也得有点文化,你过时了兄弟,好好学着吧!”费林的无知正好衬托出自己的博学,洪涛心情很爽,决定不再折磨这个胖子。
找个忠心的手下不太难,找个有战斗力还忠心的手下也不是很难,但找一个有战斗力、忠心、还有脑子的手下就太难了。费林有战斗力也有忠心,可是脑子明显不太够用。
“干嘛弄这个大个的衣架啊?不是有卖挂衣服钩子的嘛,往墙上一钉就挺好的。”对于洪涛的第一个命令,费林举双手双脚支持。
“洪涛……他,他让咱俩马上去找文委、工商、税务的负责人,请他们去九华山庄,还得上荤菜……我怎么觉得是出大事儿了,要不干吗这么着急?还不许我问为什么。”让孙丽丽一问,张媛媛终于醒了过来,把手里的电话挂上,然后把刚才洪涛的命令复述了一遍。
除此之外,洪涛还让费林去自由市场买十根锹把,回来之后锯成两段,五根一组插在木板上当挂衣服的衣架。
“你帮我去和他说,我去说他又该笑话我了,看见他的脸我就想踢一脚!”一遇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孙丽丽也软了,可她本能的不乐意去求洪涛,想让闺蜜帮忙。这就叫犯相,没理由,就是谁也看谁不顺眼。
大官怎么了?咱也会认识大官的,这是个有规则和没规则交相呼应的社会,谁能搞明白规m.hetushu.com则,谁就可以任意玩弄规则,让规则对自己有利。现在洪涛就打算玩一玩规则了,这东西前几世都没怎么碰过,还特别忌惮,这辈子不试试就太亏了,枉来一遭。
怕事儿?不不不,第一次重生战战兢兢、第二次犹犹豫豫,这都好几次了,还怕个毛。不光不怕,我还要没事儿找事儿呢。
“切,你说的好听,保罗那么听话?你说让他留下他就听你的?这事儿啊你还得去求洪扒皮,让他帮你说说,保不齐保罗就答应了。别看你是女人,但忽悠外国人还得靠他。”张媛媛对孙丽丽的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不过她不看好孙丽丽的忽悠本事。
“我不想你走,这一走指不定要什么时候再见呢。可他说你去德国是最好的选择,还说保罗是个好男人,只要你不变心,保罗会一辈子爱你。你说他也没出过国,连香港都没去过,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外国的事儿呢?而且说起来和我见过的差不多,难道看书多就能什么都知道吗?”
“那就赶紧帮我找人,把事儿安排妥了,我也好帮你说话啊。”饶了一个大圈子,最终孙丽丽还是没逃开干活的命,这次连抱怨的话都没的说了。
“死丫头,你要累死我啊?把你手机和电话本给我,津门的人不能用了,干脆从南方找人上来还保险点。”张媛媛和洪涛没脾气,但是在孙丽丽面前依旧是大姐大,直接从桌子底下就把鞋甩了过去,一脸恶狠狠的表情。